Darkling Ruins

2008.04.03 [100題/獵人/西奇]#51.拒絕疏離逃脫
「哎呀。」

橘紅的頭髮在藍灰色的背景下,像火燒般的夕陽。

少年雙瞳裡的藍紫模模糊糊沒有焦距,然後垂下頭。街裡的陰影總是比霓虹燈所能籠罩的範圍要大要深。

男人的手伸出去時,在少年面前變出一張撲克牌,翻面是小丑醜陋的笑容。

「被飼主拋棄了?」聲音參雜嘲諷,手指一移,小丑的旁邊是張紅心A。

「少囉唆。」

凝聚焦點,少年再次抬起下頜,露出一雙漂亮的貓眼,直視男人充滿侵略的眼底。

男人發出嘖嘖兩聲,身長的優勢讓他手撐在牆上,趨身逼近,可以將少年整個網羅於自己的陰影下。

多年未見,雖然少年明顯長了個子,外表依然帶著年少的稚嫩的氣息,惟有看透假象的人才知曉,少年所體驗過的險惡遠比他的年紀多上太多。

少年生來便屬於暗,為了追逐光芒而離開漆的搖籃,仍不能撕下烙在身上屬於暗子民的印子。

曝曬在陽光下的醜陋,見識了以後才會明瞭暗中的血腥是多麼溫柔的掩飾。

「還是…從飼主那逃了出來?」

男人不疾不徐地追問,把玩著少年柔軟的淡紫色髮絲,發出低啞短促的笑聲。

「我猜對了?」

「沒有的事你想猜什麼。」少年推開男人,無機色的街燈照在少年白皙的手臂,蜿蜒的血跡鮮紅得刺目。

那條巷內四處是臥倒的軀體,但街本是如此,彼此挑釁的野獸中會死於比自己強大的對象下。

「呵呵,那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在你一直想逃開的地方。他們沒有死,礙事的人不是殺光比較輕鬆。」夾於指間撲克牌隨處一扔,嚥氣的聲音只存在於夜晚的須臾。「是小傑的關係?」

熟悉的名字只換來少年帶著威脅性的狠瞪,不受影響的男子掩不住興奮地低笑。

看著少年無意掩飾殺意的雙瞳,男人更為滿足的開懷笑起,就是這雙眼,毀滅所有的無情,讓少年的家族執意選擇他做繼承人的氣勢。

遭光明洗禮後的暗色更加純粹,只有被打擊過後才會知曉自一開始,兩人從來不可能在一起。

「既然你也沒事做,那跟我回去吃頓飯吧。」愉的嗓音反而有著說不出的恐怖,男人捉起少年的手,而少年也未反抗,只是抽回手放於口袋中,默默地走在男人身旁。

「你請客。」

「呵呵呵…這是當然。需要電話嗎?」

握在手中的手機顯示出某個人的名字,少年沒有問男人從何得知,憑他的手段想要知道並不是難事。

闔上蓋子,少年扔還給男人。「多事。」

「呵呵,看來這次真的吵得很兇呢,奇犽小朋友。」手搭在少年的肩上,男人湊在他耳邊,親暱地吐出在虛偽不過的關心。

「真該殺了你…」奇犽並未躲開,冷冷地斜視男人臉上似小丑般的刺青,藏於口袋的手早已露出尖銳的指甲。

男人抱胸一笑,「歡迎至極。」


***


果然像這男人會住的地方…

尾隨男人來到他下塌的飯店,並無覺得不妥的奇犽進了房,打量不到數秒便自動自發往最大張的沙發過去。

位於飯店的最高層,拉下垂洩在落地窗旁的流蘇,可以見到人工妝點出的燈景。

在他眼中都是在普通不過的場景,不感興趣的窩在披覆深紅色布絨的沙發上,蜷縮起雙腳,指尖的紅色在那張殷紅的布料下絲毫不顯突兀。

男人走進浴室,拿了一條毛巾走至奇犽身旁。

「我已經打電話給櫃檯,等一下就有吃的送過來。」

奇犽狐疑地看著過分溫柔的男人,取走毛巾:「你真的是西索嗎?」

慇勤太過,不安好心眼。奇犽毫不隱瞞自己信不過他的信息。

西索聳肩笑了笑,掬起奇犽的手,細長的眼眸在他身上打量,「以前只有『需要』我的時候才不會躲的遠遠的,那現在乖乖跟我到飯店的小朋友又是誰?」

也跟著一笑,奇犽眼底沒有任何情感。

「我會挑食。」風馬牛不相干的話題。

「無所謂,我也一樣。」西索放開他的手,再一次步往浴室。「我請他們三十分鐘後送來,在那之前你可以再加點東西。」

「巧克力球,一定要這個牌子的。」

用念做出文字符號,不等對方答覆又躺回沙發裡,任浴室傳來沖水的聲音。


***


雖然知道他天生便是殺手,慣性隱身於暗中。

明明在眼前,卻感覺不到任何氣息,看他的樣子似乎也不像使用絕,西索讚嘆地低笑,早在學會念之前,少年早將暗的生存法則用身體記了起來。

才要靠近時,奇犽卻睜開了眼,指著房門。

「東西送來了。」淡淡瞥了正要伸向自己的手,奇犽並無訝異道。

「真是掃興呢。」

僅圍著一條布巾,西索垂著濕淋淋的頭髮前去應門。分秒不差的三十分鐘,奇犽盯著電視機上的電子鐘,懶洋洋地翻個身。

食物的香氣遠比西索詫異的舉動更加吸引他的注目,餐車推到奇犽面前,有一半都是甜食。

「剛剛在想這次要染什麼顏色好呢…看來暫時還是先維持橘紅色好了。」西索隨意夾了醃漬的水蜜桃放入口中,然後將剛剛那盤甜點推到奇犽面前。

後者看了看西索垂下的髮型,道:「染成色我就不認識你。」

言下之意,在他身上所有正常的事情才是最不正常的事情。

聞言西索只是聳肩,隨便挑了無袖的背心和白色長褲套上。奇犽正努力不懈地將餐車上的東西全部掃到肚子裡面,除了方才西索推過去的那盤。

「哎呀呀,這可真是偏心啊。」

「我挑食。」

西索拿起叉子,將上頭的水果插起,捏著奇犽的下顎,「挑食可不是乖孩子會做的事情。」

「不巧我從來不是這塊料子。」毫無畏懼地回道。「我討厭奇異果,有毛好噁心。」

「我也討厭,所以你要吃下去。」用著不像厭惡的表情撕下表皮,西索這次捏著他的雙頰,半是逼迫他吞下去。「要讓一個壞小孩吃下去有很多種方法…要試試看嗎?」

臉頰上的疼痛讓奇犽稍稍皺起雙眉,但還在他可以忍受的範圍。

微微啟齒,奇犽僅咬了一口,語出挑釁道:「拷問我可是沒有用的,家族訓練你也知道。大人總是不作好榜樣。」

剩下的部份被西索吃掉,舌頭舔去兩人嘴角的汁液,西索有些遺憾道:

「嗯…我有同感,會選擇時機裝乖的小朋友更難應付啊。」

「彼此彼此。」


那盤甜食上的水果就在奇犽不情願地被餵食,以及西索愜意地看著少年吞下他一點都不喜歡的東西結束。

嘴裡含著巧克力球,奇犽手拿著遙控器,無趣地亂轉。

覺得沒什麼事情好玩的西索坐在柔軟的床鋪上,拿出撲克牌,在施力點不均乳白色床單上擺起來撲克牌高塔。

微妙的氣氛在兩人之間流轉。

間或傳來西索得意的哼笑,或是奇犽覺得無趣的低嘆,電視畫面不斷閃爍。

「對了。」

時間頓時停止。

西索弄倒傾斜的高塔,發出牌摩擦的聲響,那瞬間奇犽手中的遙控器也轉移到西索手上。

眨眼間,主權轉到西索身上。

「還是這個眼神比較可愛,剛才那種無神的樣子看了就覺得無趣。」無視奇犽踩在床舖上,用著銳利的指甲刺著他的眉心。

甩拋遙控器,西索關上電視,攫住他的手臂,另手按住奇犽的腹部,放倒在床上。

陷在被單里的身軀更顯瘦弱,瞇細的貓眼傳來主人的不,被制住的雙手不見掙扎,但傳來的殺氣卻源源不斷。

「怎麼可以讓我失望呢。」輕鬆就制服少年,雖然也有部份是因為少年並未認真應付的緣故。

奇犽偏頭躲開西索的親近,用還帶著少年軟軟的嗓音哼道:

「憑什麼要讓你稱心如意。」

「我看你挺無聊的,來聊天如何?」

「好啊,聊你會怎麼死,應該很多人想花錢買你的命吧。」

「說說看你在街遊蕩的原因?」

笑意在西索臉上變做戲謔的冷笑,挑開上衣的釦子,奇犽只穿著單薄的深色短衫,脖子上掛著無從辨識寫些什麼的銅色鍊子。

比一般人還要白皙的肌膚是西索對於他們一家人第一個想法,似乎活在暗中的人總是比他人還要白上一些。

從指腹傳來的觸感,證實這是一副結實的肉體,再過數年,將會是具令人稱羨的體魄。

像對待什麼珍貴的寶物似的,以指片搔刮著,奇犽雖然比任何人更能忍受痛覺,但這種狎玩的玩弄只令他感到陌生,惱怒。

「沒什麼,覺得無聊想晃一晃而已。」

「晃太久飼主可是會擔心。還是…」停止戲弄的手掌,西索貼近奇犽的唇邊,低喃:「故意在他眼前學壞?」

「會任性的小孩才有糖吃不是嗎?」故做冷靜的神情看不出破綻,奇犽挑眉回道。

「答對了,想要什麼獎賞嗎?」不等他開口,西索駕輕就熟的撬開奇犽的唇齒,過於粗暴地吮咬。

雖然年幼的訓練讓他見過許多性事的畫面,了解卻不代表他必須體驗。陌生的接觸令奇犽顯露罕見的慌亂,然西索卻十分享受這種青澀的反應。

急促起伏的胸膛,雙手劇烈地反抗著西索的鉗制,呼吸交換間奇犽張口便咬,卻讓他的手指有機會捏住舌頭,無法言語。

掙脫而零亂的衣物輕易地被解開,奇犽瞬間冷靜下來,卸下所有武裝任西索擺布。

那樣的低姿態,反而讓西索大感無趣的放手。

「真是聰明的小鬼,懂得撩撥我的情緒啊。」對西索而言,懂得反抗的獵物才有征服的價值,奇犽很明白這一點。

只是能在這種情況下憶起西索的個性,奇犽的腦子著實轉得夠快。

「過獎了。」氣喘吁吁地回道,奇犽撐起身子,任西索像報復似的在自己頸旁啃咬。

「還沒回答問題呢,奇犽。」

知道不會有危險後,奇犽也不推開在身上肆虐的西索,濕潤的唇印一路滑到背脊,才讓他伸手推開想要繼續往下的頭顱。

「只是覺得很煩,有點厭倦罷了。」說謊。

「動手殺掉比較省事,偏偏他就是要用那種費力的方式。」說謊。

「所以就出來晃晃,順手解決幾個看了不順眼的混帳。」說謊。

習以為常的說著老練的謊言,他們都清楚彼此不可能坦白,說話似乎只是排遣無聊,真相混在謊言中,是他們一貫的伎倆。

言語間的心機是變化系改不了的特質。

反覆無常,喜怒不定。

「呵呵,真像是他會幹的事。」

「嗯啊,久了還是會膩。」奇犽穿回衣服,任西索從後面抱住,玩著他的手指,修長的手看不出來沾滿血腥,伸出銳爪時卻像貓一樣,抓傷他看不爽的人或物。

但更多時候,是撕裂人體的凶器。

「那這次打算玩多久?」西索順著他的話續問。

明明,都只是虛情假意。

「到我膩了為止,有個人當金主也不錯。」

「呵呵。」

神色詭譎的兩人言不由衷地對答,奇犽望著落地窗外糜爛的色彩,緩緩闔上雙眼阻斷西索試探的眼神。


***


夜深。

蜷縮在柔軟被褥上的奇犽突然睜開眼,全身冷汗。

挑著笑,看著奇犽像被驚動的貓全身警戒,饒富興趣問道:

「怎麼了?」

「西索你──」打開落地窗,裸足踩在深色的地毯上,奇犽回首瞪向笑得好不奸詐的西索。

「你大概忘記你的飼主鼻子很靈,稍為提點一下他就知道在哪,真是害。」

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搖晃,西索並無隱瞞道。「在問我什麼是什麼時候?你應該猜的出來。」

奇犽可以確信碰上西索後他都沒有下手的機會,這麼一來,唯一可能的情況只有:「在街察覺到是我的時候。」

「賓果。」鼓勵似地拍了兩下。「我並沒有答應你不連絡他,不想見他嗎?」

奇犽默不做聲,依照他的推斷,他人很可能現在就在上樓的途中。

但他現在還不想見他。

「雖然讓他多繞個幾圈,不過會這麼快找上門還真是不簡單,看來你們都長進不少。」走上前去,寵溺地拍撫著奇犽的背,西索露出只有在遇上令他興奮的獵物時,才會展露出的邪笑。「只要再過一陣子…就會是甜美的果實,呵呵呵呵……」

舔著下唇,西索用手背磨蹭奇犽的臉頰,看待所有物似地珍惜著。

「嘖。」

揮開手,奇犽思索從這裡到地面的距離。原先設想小傑不會猜到他回到他所厭惡的暗中,沒想到卻碰上西索。

預料之外讓事情變得棘手,奇犽又瞪了西索一眼,敞開的落地窗不斷灌進狂風,只要一步向前就會墮入城市的洪流中。

「哎我玩的很愉快,不多留一陣子嗎?」

腳步聲,趨加明顯。

奇犽縱身一跳,任風撕開鈕釦,投身於一片紙醉金迷的燈海中。

「果然還只是個孩子。」西索笑了數聲,旋身打開房門,倚在門邊等待。

「西索,奇犽呢?」小傑的身影從走廊角落現身。

食指指向地面,西索像玩得很開心的頑童不斷發出桀桀的笑聲,隨即小傑的身影又從走廊的盡頭消失。

「玩捉迷藏嘛,真有趣。」

已經消失的氣息突然又出現在房內,西索一偏頭,看著嘴裡咬著巧克力球的少年,隱匿身形的技能,恐怕沒幾人能夠識破。

「做為打發時間,就多待一陣子吧。」

少年站在落地窗前,轉過身背對著西索如此道。

隱藏在瀏海下的神情,即使是鏡子也無法映照出少年真正的心情。



2008.04.02Fin

100題文創之 #51.拒絕疏離逃脫
文案:同人∕獵人/西索x奇犽


-後-
老實說我自己也搞不懂打出了什麼東西來|||||b
西索一點都不變態T口T (雖然飼主和小貓打起來很爽←喂)
至於逃跑的原因啊以及小傑是否找得到人都是沒有下文的事=v=(逃跑ing)

(更詳細的原因請見此)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02-6e03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