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4.24 [銀土]銀他媽血風帳(0)
CP:銀土,中後期可能含些微沖神,沖田戲份吃重。
想看銀土lovelove的請看上一部《夜深人靜不幽會就來上床吧》,設定延續,走正經風,每個人帥氣度至少上升70%,純江戶設定不穿越。
所謂銀他媽血風帳就是「人多到一個不行」,作者除了怨念外還有被虐(滅)。本篇與司馬大叔的新選組血風錄絕無相關,若有雷同都是司馬大叔顯靈了(?)←原作會哭的


註:因為不想被烏鴉嘴説會寫到十萬字(泣),所以會一直飆劇情不幽會了=3=




【初】

座燈籠因為風的關係,一盞昏黃的燈光搖擺不定。

幾分鐘前真選組的長官松平片栗虎方從屯所離開,門口還有守衛站哨。桌上的熱茶餘溫未卻,一室的氣溫宛若灌進冬日裡的寒風。

負責在屋樑上監視是有否人竊聽的山崎在長官走了以後也躍了下來,將紙門闔上卻還是有絲絲冷風像針一樣扎在肉上。

掐於指間的香煙燃燒,沖田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土方,近藤的沉默過於異樣,山崎緊張地咽了一口口水。

「…吶,阿年,總悟、阿退,你們不會怪我吧。」

握緊拳頭鬆了又緊,緊了又鬆。山崎看向其餘兩人時,只看見土方及沖田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知道了。」土方捻熄菸,山崎轉頭看向沖田時他正在伸懶腰,並開始活動關節。

「一開始答案就決定了不是嗎?」沖田笑道。但山崎卻感覺不到平日帶著戲謔的玩笑,抬眼,副長雖然臉上也帶著笑,卻是讓人想到鬼之副長的土方。

山崎頓了會才明白過來,這兩個人與其說是在等近藤的答案,不如說是在確認。

近藤以難得嚴肅的神情警告,雙手交叉放在嘴邊,深呼吸之後道:

「救我們回來的,既不是天人、也不是將軍,早在成立真選組的那一刻起,我們的命就交給松平大叔。」近藤突然無奈地一笑,「既然如此,松平夫人被『邀請』作客,連栗子小姐都被監控,這些事我們可不能不管。」

「近藤先生,我們這群人的命就交給你了,儘管吩咐吧。」土方將刀平舉在近藤眼前,沖田跟山崎雖然沒有動作,但態度卻再明白不過。

鬆開的眉頭,有些沒輒地看著三人。「我只有兩個條件,一、阿年你不准擅自行動;第二、一切都以自己的安全為優先。」

被點名的土方笑了笑,帶著屬於副長的狂傲撫著刀道:

「我明白了。不過這次行動由我負責,近藤先生你只要負責留在屯所坐鎮就好了。」見近藤要反對,土方又補道:「關於松平大叔所說的這件事我也有關聯,整個屯所裡還有第二人可以擔當嗎?況且這件事應該沒有人比我清楚。」

「就交給土方先生去辦吧,要是他死了我會負責接下副長的位子,近藤先生你儘管放心。」沖田拍拍近藤的肩膀,如肩重負般道。後者聽聞只是有些啼笑皆非,雖然這類的話已聽不下數百次,但近藤知道這是沖田要他放心的意思。

「那麼調查的事情就交給山崎,盡可能在近期內把有用的情報全部匯整交到我或阿年的手中,阿年我會替你向松平叔談談,有任何狀況不准一個人擅自行動,總悟你也是。這件事傳出去不僅是我們,還會牽連到松平叔,所以──」近藤停下半晌,音量雖小卻諸字清晰。

「擅自洩露者,切腹。」土方代替近藤補完未盡的命令,眼底閃爍著執行者堅定不已的決心,以及不容失敗的冷酷。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03-3ab7d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