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5.31 [Amatsuki/鴇紺]驟雨
CP可看成鴇時→紺,不過順序跟箭頭都不會反過來的=3=
試筆作。



驟雨滂沱,空氣中頓時彌漫著一股潮溼悶熱的黏膩感,隨著雨聲漸大,連腳步聲都變得稀稀落落。

鴇時從寺堂正殿離開後,透過走廊上一排雨珠串出的水簾眺向成了灰色的庭院,隨後又邁開步伐走到廳堂旁的偏房,焚燒的菸味從角隅傳來。

篠之女坐在門板與走廊垂直的角落,一本書躺在屈起的腿上,手執著煙管,注意到鴇時走來敲落煙灰的手頓了一下,淡淡笑起:

「喲。」

也跟著一笑後走到篠之女旁邊坐下,鴇時好奇地瞥看他腿上的書。「篠之女,你很喜歡看書?」

「嗯?在回不去的情況下,好好了解這裡這必要的,江戶時代可是有不少有趣的事。」紺搖搖煙桿,噙著笑看著面對日本史就一臉呆滯的鴇時。「有些書換成原本的世界可是國寶呢,你這小子偶爾也該唸一下。」

「哈哈。」鴇時乾笑,視線移開紺轉而看著停中被雨打得一晃一晃的枝葉。

氣氛一靜默下來,沙沙雨水沖刷地表的聲音趨發明顯,無論在哪個地方,只要大雨,由淙淙雨聲所營造的氛圍卻從來不變。

傳入鴇時耳內的除了錯落的水聲,紙張翻頁時傳出細微的聲響,就連紺呼吸的頻率都清晰可聞。

抱著雙腿,鴇時側首凝視紺俊帥的側顏,專注於書本上,饒富興趣的表情不時浮現清淺的笑意。冰冷的雨水打到腳上喚回鴇時的出神,煙管的尖端敲在他的額頭上,紺沒輒道:

「無聊的話可以找事情做,看要打掃還是去找朽葉,不要盯著我看,被一個男人盯著看怪詭異的。」

「朽葉和沙門出去了。」

鴇時背靠在牆上,紺微彎的上身讓他想起紺帶他去過的長屋,身高比這裡的平均高上許多的兩人讓原本就窄小的長屋更顯得狹窄,當時他並不覺得突兀。

但在敞的廳堂、或是無人的走廊,篠之女似乎習慣坐在一旁或角落,鴇時發現這件事視線又膠著在他身上,蜷縮的姿態不似他所認識的篠之女,該是外放而張狂,像是自我保護般的封閉令鴇時想起一件件紺所說過的話。


剛睜開眼,他仍懷有相當大的驚懼。

雖然隨遇而安是他的優點,但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在於──與他同個世界的篠之女走在他的前方,令他這位外來者有了同伴的安心感。

紺氣定神閑的態度安撫下這股陌生感,他所想的事情都經由紺轉換成這裡的語言,所唸過的知識也必須透過篠之女對這裡的熟悉才有辦法實現。

過於順利的發展讓他漸漸忘卻篠之女剛來到這裡時,常人會有的不安與恐懼。

即使他所看見的已經是適應這裡的篠之女,但那股潛藏在心裡對這裡的不認同與他人的異處確實存在著。


「篠之女。」

「嗯?」

一雙異色的雙瞳直盯進紺的雙眸,偏著頭看著鴇時闔上他的書,一隻手伸到他面前。

「這是做什麼?」紺微蹙著眉頭看著笑得燦爛的鴇時,煙桿在指縫搖盪,手猝然被握在掌心裡,方開口鴇時的聲音卻蓋過他的抱怨。

「只是一直忘記說一件事……篠之女,我──」

「說就說不要握著!」一個抽手,煙灰險些灑落在他的衣襬上,紺不明就理地睨著改跪坐他前面的鴇時,隔著他屈起的膝蓋認真道:

「可以遇到同鄉的人,心裡輕鬆不少呢。」

紺一愣,綻開笑容的鴇時靠在他的腿上,心思本就縝密的紺意識到他這句話背後的涵義,微一偏頭避開了交集的視線。

咬著煙管所埋怨的聲音有些模糊,紺眼角瞥著整個人躺在他腿上的鴇時,刻意洩去力道放直腿,因而失去重心的鴇時往後倒下,然後又一次被煙管戳著額頭。

從下而上的視線可以看見篠之女慵懶的淡笑,與容易感知到他人內心的感受的自己不一樣,他總是早一步察覺到自己沒有注意到的事,紺的體貼會讓週遭的人有一種安心感。

所以他也希望自己的存在,可以讓同為異邦人的篠之女有所依靠。

「你這個笨蛋,我哪需要你擔心啊。」

撫著被戳的額頭,鴇時吃吃笑了數聲。

紺呼了一口氣沒轍似地瞥眼,唇邊一朵清淺的笑靨訴說了什麼意思,鴇時再明白不過。




(然後篠之女失憶了…*望天)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10-59e1e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