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6.13 [Amatsuki/紺中心]崩月1-3
基本上是紺中心,CP有無還不確定(不管有沒有順序請自動將紺放在最末位*咳),私自補完劇中兩年空白。(看不到紺的怨念讓我重翻好幾次1-4集orz)

因為怠惰非常的關係,所以...都並不會太長。
(大概...可以一路清水到最後吧*遠目)


一、

從市場上回來,經過沙門所住的寺廟,一抹奇異的髮色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名少年比一般人還高,而且有著金色的頭髮,平八正想那是從哪裡來的外國人時,寺廟的門卻關上了。

後來他知道那個人叫做篠之女紺。

再次見到這個人是在半年後。透過介紹人來到他所看守的長屋,說是要租一間房間。平八看著少年慵懶地笑著,脫口而出:

「外國人?」

紺像是很習慣面對他人的疑惑,摸著自己還是暗金色的頭髮模糊不清回道:

「嘛…對於你們來說,或許是吧。」

字正腔圓的江戶口音讓平八對這個人的戒心低了下來。拉開了木門,平八讓紺進入了窄小的長屋群。

「要怎麼稱呼?」紺率先開口,「我叫篠之女紺,叫我紺就行了。先前住在阿婆那裏一個月,然後又到沙門那待上好幾個月。」

「啊、啊我叫做平八。」訝異少年突然講起自己的事情,平八連忙回道。

「這樣講應該比較放心我這個外國人住在這吧?」微微一笑,從逆光中平八只見到紺勾起的唇角,眼底的疏遠與冷淡卻巧妙地掩去。「出事了可以去找和尚,嘛,不會牽連到你的。」

平八有些難為情地搔搔臉頰,的確,讓一個外來者住進這裡,萬一出了什麼事他要負一部份的責任,紺這番話讓他安心不少。

領著人到一間巷角還空著的房子,紺笨拙地拉開不順手的拉門,平八定睛一瞧發現紺的右手無法使用。

「還有什麼事嗎?」

「哈…」平八乾笑數聲。走進屋內率先將窗子打開,未使用的房舍傳出霉味,讓兩人都蹙起眉頭。

「如果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儘管說。」平八笑道。

紺微微一愣,突然哧噗笑了出來,平八不明就理地看著紺手支著下顎笑得眼淚快流出來的模樣。

揮揮手,紺止住笑聲才笑道:

「你們啊…真是一群好人。」

「啊?」

比起剛才的表情,顯然柔和下來的容貌讓平八愣了半晌,這才理解這抹笑與先前有多大的區別,也感覺到紺對他的態度有了細微的改變。

注意到平八的凝視,紺挑挑雙眉湊近,引來一陣驚呼。

「你、你──」

「怎麼了,不是在看我嗎?讓你看清楚一點而已,我可不是什麼罪犯或是變態。」指著自己的髮色,紺打趣道。

一時找不到話反駁,平八內心一股無力感襲來,卻又沒好氣地笑著。

「以後可有很多事要麻煩你啦,平八。」

「包在我身上!」打著胸膛保證道。

「…真是的。」紺輕聲呢喃道,但平八並未聽見。「這樣會讓我對這有所留戀啊……」微一苦笑,紺並未讓平八察覺臉上那抹複雜的表情。




二、

失去知覺的右手像是脫離軀體的存在,疼痛傳遍四肢,唯獨右手感覺不到任何痛覺,就連命令都傳達不到。

紺撐著眼適應從長窗透進屋內的光線,好半晌才能緩緩移動自己的頭顱,額頭上掉落的毛巾與披覆在身上的外褂告訴他有人在照料重傷的自己。

隨後痠麻讓他無法再做移動,乾澀的雙眼眨了又眨,紺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了解自己的處境。

原本只是因為出席日不足而去參加什麼幕末江戶巡迴展…在日本僑遇上了長相奇怪的怪物,然後……紺試圖回想當時的情況,只記得右手被利爪一抓,再睜開眼,碎裂的護目鏡看去並不是藍色的人工天頂,而是再真實不過的藍天。

為什麼?

我為何在這?這裡是哪?那樣生物是什麼?說著讓人聽不懂得詞,為什麼我會被攻擊?

與人工製造出相似的街景卻比任何事物都要陌生,疲憊劇疼的身軀在巷中步履蹣跚、漫無目的地前進著,最終失去了意識。

不斷的蟲鳴唧唧,迴繞在腦海裡的疑惑不去,紺咬著牙用著唯一的左手撐起上身,光是如此就讓他滿身大汗。

仲夏的陽光從木門那傾洩而入,紺瞇著眼看著一名老嫗端著清水走進來,吃驚地望向他。

「哎呀,已經醒了。」

「…」試圖言語卻無法傳出聲音,老婦意會後又端來一杯水,潤過喉後老嫗先開口。

「你似乎是被妖怪攻擊,我是在七町目的後巷撿到你,感染破傷風,你至少躺了兩個星期,腦子沒壞的話點點頭。」

紺吃力地點頭,眼底滿是疑惑、驚懼與惶恐,但老婦還看見了掩蓋在這些之上的冷靜沉著,即使不安遠遠多過所有。

「我知道你現在很多疑問,不過還是先等病養好再談吧,想要痊癒至少還得躺上兩個禮拜,醒著的時間多得可以讓你好好想想。」

或許是老婦的親切安撫了他的情緒,強撐的意識一瞬間瓦解,倒回床鋪的紺雙眼依舊撐個縫讓陽光透進他的眼底,光影似實似虛地搖晃。

「哎忘記先問這小夥子的名字了。」老婦的喃喃自語最後也跟著蟬聲逐漸湮沒在熾熱中。


燒了又醒,醒了又昏,在沉睡與迷惘中載浮載沉著。

這或許是他記得最清楚的事,在他來到名為「江戶」的日本。與歷史課本上的江戶描述相同,對於書本上的知識活生生出現在眼前,紺並未感覺到何謂新鮮或是愉的感情。

一整個月下來的折磨讓他失去期待,體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可被稱為醫者的老婦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但仍對他的髮色與服裝投以疑惑。

這個時代已經有外國人在日本國內遊走,也虧老嫗的好心讓他未被當作可疑份子被交到官府去。

除卻他內心的疑惑,首先他要克服的是慣用的右手無法使用,等於筷子、書寫等動作他都必須重新學習,也必須了解這個時代的人所做的事,不僅是平面的了解,必須融入整個生活裡的隔閡感在紺用左手拿起菜刀將芋藷剖成兩半時,再次嘆息無法使力的另隻手。

「已經在準備午飯了啊,真是麻煩你了。」老婦看診回來後,看著在廚房忙碌的紺欣慰的一笑。「今天打算做些什麼?」

「材料有限…葛湯可以嗎?」放棄剁切圓形的物體,勉強削了個皮,紺轉而思索可以讓他單手就完成的料理。

「你做的菜飯哪樣不行,別太勉強了。」

老嫗拍了拍紺的雙肩,後者無奈笑了笑聳肩,換上簡便的和服,若不提外表與身材的話,紺的一舉一動已有了江戶人的氣息。

但老嫗仍發現他的肩膀還是有些僵硬,那是長期精神緊繃常出現的症狀,不過這方面她也無能為力。

「對了,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老婦索性坐在紺的對面,接過刀子將紺未做完的程序完成。

「嗯…」神情漠然地看著鍋子,手拿著長勺在沸水裡攪拌,紺一直以來都在思索相同的問題。

「妖怪那方面要去問和尚,我已經先跟他打過照面。」

「阿婆!?」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一個人被丟到這來誰都想要回家,雖然這個年紀也該獨立了。」老婦溫煦地笑道,將切碎的食材倒入鍋中,「那個和尚雖然素行不良,不過本事可是我們這裡公認的,去問他比較了解,我也只能幫到這裡。」

「…謝謝。」

紺真心地垂下頭道謝,老婦再次拍拍他的肩膀。

「我替你弄來一件外褂和和服,你太高了,下擺可能會比較短點,年輕人就是要抬頭挺胸活下去,我可不認識軟弱的小鬼。」

自豪地笑笑,紺瞇著一隻眼應道:

「那當然了。」




三、

寺廟裡,是他難得看不見「妖怪」的地方。

在這裡的人似乎只有少部分擁有看到妖怪的體質,紺還不知道這個能力是好是壞,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和尚和一名穿著與一般女性不同的女孩。

他在女孩身上感覺到…不像人類的一部份,但他沒有問。

「你就是那個異邦人,哈哈真是個俊俏的孩子。」沙門打量他幾眼後重重地在他肩膀上拍了幾下,旁邊的女孩跑去將大門關上,這才相互自我介紹。

被稱為朽葉的女孩用著警戒的眼神看著紺,領著他到寺廟正殿旁邊的廳堂。

不是妖怪、卻也不是普通人。

朽葉盯著紺奇特的髮色,然後一樣東西出現在她眼前,抬首是紺那雙讓人捉摸不清的雙眸。

「一點小小的心意。」小小的袋子裡裝著香甜的和菓子,朽葉看向同樣拿著一樣袋子的沙門,伸手收了下來。

「之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沙門別有深意地看著紺的背影,將人送到這裡會是什麼原因,他想這名外來者不難猜到,卻仍保持氣定神的態度,這點讓他露出滿意的笑容。

「我們的住客又多了一位,朽葉好好帶他認識一下環境,還有房間。」

「好的沙門大人。」

紺望著那扇闔起的大門,複雜的感覺油然而生,自然這些困惑與無奈都無法向他人訴說。



最先被收買的是胃。

朽葉在了解這名外來者的個性之前,就先臣服在他的手藝之下;在了解之後,則是對他這項長處與惡質的性格感到牙癢。

來到寺廟的半個月後,經常傳出咆哮與撞擊聲等噪音早讓沙門練就一身見怪不怪、臨危不亂的態度,或許他有點高興這樣的轉變,畢竟這間寺廟只有他跟朽葉,缺乏同齡的朋友讓這裡沉寂太久了。

這是今天第三次朽葉將紺踢在腳下,沙門看著拍掉滿身砂石還不忘鬥嘴的紺,笑意盎然地吃下一大碗的蕎麥麵。

「你這個暴力女──」

「吵死了!是你把菜砧放在哪裡!」

「然後就被你一掌劈成兩半,我柴魚只是先晾著!晚上味湯沒你的份。」

「混帳!」

單論拳打腳踢,紺已經比一般人強上許多,但對上朽葉卻只有挨打的地步。沙門滿足地打了個飽嗝,已經打完一輪的紺氣喘吁吁地抹去臉上的汗,相較之下蹦蹦跳跳來到他眼前的朽葉臉上的笑容有些過於燦爛了。

「沙門大人,已經用完餐了?」

「嗯。」做了個用餐完畢的手勢,沙門點點頭。「今天晚上是味湯啊…可惜鄰巷的木場老爺要我去替他驅邪,可能喝不到了。」

沙門十分惋惜道。自紺來了之後他們的伙食品質上升不少。

「那就連大胃王的都省下來,明天可以多喝好幾碗。」紺也走到沙門旁,幼稚地和朽葉擠眉弄眼。

在沙門面前顯得乖巧許多的朽葉僅是用手肘拐擊,閃過攻擊的紺在拳頭要揮來之前拿出了兩個長條物。

「啊?」

「含在嘴裡就知道了,張嘴~」

紺戲謔地笑道,將東西塞進咬牙切齒的朽葉嘴裡,甜膩的味道從口腔傳來,讓朽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這是什麼?」也拿了同樣的東西,沙門看著暗金色的糖果問道。

「麥芽糖的一種,不過我加了點別的東西進去。喂朽葉別把我的手也咬掉。」

抽回自己的手,紺自己也含了一支在嘴裡,流氓樣十足地看著虎視眈眈的朽葉。

「那晚上就麻煩你們倆看家了。」

「是,沙門大人。」

「我一樣可以進廳堂找書看吧?」

「嗯。」寺院中的藏書閣久未翻動,因為紺的到來又再次恢復使用。明白紺在想些什麼,沙門索性也隨他去了。

即使紺要求要到街上蹓躂,只要想辦法掩蓋那頭搶眼的髮色,沙門也沒禁止,僅是讓朽葉跟了過去。

「謝啦。」

朽葉側首看著每當說去看書的紺,都有一種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麼的疑惑。

沉默地含著糖飴,朽葉又一次嚥下想要跟著沙門大人一同出去的請求。



不要靠近。

朽葉站在走廊的另一端,手上捧著要給紺的衣物,躊躇不前。

一襲墨的和服,披著紺藍色的格子外褂,紺坐在欄杆的邊緣靜默地翻閱。金色的頭髮在夜的世界格外明顯,朽葉可以感覺到從寺廟外傳來陣陣騷動,投影在燭火上的身影隨風搖盪。

身世成謎,目的未知,朽葉奉命看守這個異界人,本能告訴她他將會帶來危險。

但她仍是跨前一步。

與平日見到的嘻笑不同,拒人於千里之外,朽葉悄聲無息地走到紺身旁,直到影子暴露她的蹤跡。

緩緩綻開來的笑意有些刺眼,朽葉將衣物丟到紺臉上,然後傳來熟悉的低咒聲。

「幹什麼啊你──」

「哼。」

朽葉旋身踱步離去,不能確定內心那股煩躁從何而來。

搖曳的光線在臉上擺晃,紺下意識握住右手腕,沒有多餘的心思注意朽葉突如來的怒氣。

望向庭園外不自然的寂靜,這裡除了燈火以外沒有其他人工燈源,比起原世界四處充滿的霓虹燈,完全的夜令他想起輾轉難眠的夜晚。

襲擊他的妖怪叫鵺,像玩偶的人形則為夜行。

殘破的制服雖然還在,卻再也不可能穿上。


無處可返,無所歸去。


置身於熟悉的歷史卻毫無干係的江戶,紺反覆思考自己存在在這的原因及存活的證明。

掐進肌膚裡的指印與爪痕重疊,微一咬下唇,壓抑下漫天的疑惑。


再不熟悉,都會因為時間麻木。

而困惑無所不在。




嗨嗨,大人您好~

我也因為一直看不見紺而怨念深重呢 XD

其實我是因為大人你的緣故才注意到這部的呢,我也很喜歡紺喔~

希望能早日看見下文,最近都看不見他實在是太寂寞了 orz|||
2008.06.10 00:12 | URL | 斂 | 編輯
噢噢噢T口T
又一個跟我一樣怨念深重的紺飯嗎[抹淚]
啊拋磚引玉果然有用XDD,歡迎同好啊歡迎XDDDD
TvT基於怨念會試著補完的

2008.06.11 20:51 | URL | 蘇沛 | 編輯

喔喔喔,看到新文就好治癒的感覺呢 XD

我已經被作業和報告壓得快要死掉了… 在要關電腦前看到新文真是不高興二字可以形容的啊,大人我好愛你(毆) XDD

當成小品文看也很不錯呢,我只要有紺出現什麼都好
(這個人發現後來動畫紺都沒出現後就不看了 orz)

大人加油吧,讓我們一起活過期末的人間地獄吧~ (笑)
2008.06.12 01:10 | URL | 斂 | 編輯
所謂期末就是靈感大爆發的時候啊[看遠]
作業報告加油啊[拍肩]

可以看到發文有人回帖我也好開心啊Q口Q
想說這個不熱門又不姦情所以回應啥咪自然少很正常哈哈[乾笑]

我也是只要有紺就好的人[正色]←喂

似乎看到29話有出現原世界的紺啊>/////<
雖然我比較喜歡髮但因為都是紺所以都喜歡ˇ
[同時也在擔心設定上差太多...orz]
安啦我也沒再追[沒有紺的]動畫←這人噢...

期末加油!!!![綁布條]
2008.06.12 13:58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12-fc4b0d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