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6.15 [銀時視野]意外通常是事情的開端
本篇一樣參考開皇家的設定,請對照他家的《意外通常是事情的開端》第二回XD
原文網址:http://gintamalove.uu1001.com/read.php?tid=283
其實副標題叫做兩個S的故事(喂)。(居然花我兩千多字啊S二人組= =+)



戀人的溫度,眷戀似地在懷中不去。

銀時讓土方離開後躺回床舖上,用jump當作枕頭靠著。每當要出任務之前土方都會說那句話,他也明白那彆扭的腦子裡藏著何種心思,只是每次聽聞都免不了一抹長長地嘆息。

「真是死腦筋的傢伙…」翻個身,銀時抓過土方躺過的被子,上頭還留有淡淡的菸味,銀時嗅上幾口後便無言地攤成大字型。「哎我要活生生的多串啊…有個太勤奮認真的情人也是種煩惱。」


然後他這個煩惱換來的萬事屋的另外兩名房客以及樓下的房東及食客的白眼。

銀時梳洗過後到樓下蹭飯。趴在吧檯上,端來紅豆蓋飯的登勢婆婆白了他一眼,直接抱著電鍋狼吞虎嚥的神樂也毫不客氣地發出:「這年頭的男人真是一點都靠不住阿魯」的女人當自強的表情。

而整個人就像銀魂裡吐嘈的具體生物新八推了眼鏡,對著他們老闆發出不平的宣言:

「在這樣下去萬事屋就真的要喝西北風了,怎麼老是想靠土方先生的荷包!你也振作點吧,長谷川先生都已經找到新的工作了。」

「別把我跟那個MADAO相提並論。」

「說起來也只是多了主角外掛而已。」銀時給了新八一抹「連個外掛都沒有的配角還是乖乖做你的旁白吧」的眼神,換來眼鏡君憤恨不平卻又無可反駁的咆哮。

懶洋洋地將紅豆蓋飯吞下去,銀時搶來遙控器無趣似轉台,結城記者站在一間被拉起封鎖線現在正在整修的女僕喫茶店前,說什麼真選組逮捕攘夷志士有功,還特別用了母子螢幕將那個S小鬼囂張的勝利手勢重播出來,真是的真選祖還是跟以往一樣亂來,多串也管管那群流氓吧。


百般無聊地窩在電視機前面,直到登勢轟了出去。銀時摸著被重踹的屁股,搖搖晃晃地走回萬事屋,儼然等了他很久索性鳩佔鵲巢起來的S王子搬出他冰箱難得留有存貨的甜食,此時正將最後一口草莓冰棒吞到肚子裡。

「口味果然跟那個吃狗糧的土方先生一樣糟糕啊。喲,看來又得當失業人口的老闆。」

「喂私闖民宅還亂動阿銀我的東西,多串是怎麼教你的啊?!趕快把你的錢包留下滾出去。」做在老闆專用的辦公桌上,銀時翹著二郎腿磨著牙瞇眼道。

「你的東西就是土方的東西,然後土方的東西當然就是我的所有物。土方那傢伙自己說看到不爽的東西就直接轟下去,誰叫草莓冰棒上的乳牛太礙眼,我只好充當善良大使替老闆解決。」講得很委屈的樣子,銀時直接拿起桌上的筆往沖田頭上砸。

「沒事不要到萬事屋來,這裡不歡迎流氓警察。」

「什麼嘛老闆,我可是特地來告訴你你那個工作狂床伴最近有個很大的任務所以沒辦法來私會,放心吧要是他爬牆的話我會很樂意替你除掉土方先生的。」

銀時搔著後腦砸嘴道,「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連在床上都在呻吟工作嗎?這種情人你還接受的了啊。」沖田攤開兩手搖頭道。「既然老闆也是M命的話,作為一個S星球的王子就告訴你一件事吧。」

「趕快滾出去吧,喂喂你到底有沒有長耳朵啊,沒看到連善良市民的阿銀都要掄起拳頭動手毆打警察了嗎?」

置若罔聞的沖田才沒理會銀時的叫囂,拿出一封信箋丟給銀時:

「『那個』土方先生明明很討厭執行任務,卻又老是耍帥衝第一個,所以老闆你趕快去死一死吧。」

「這是什麼鬼東西小鬼你這年紀就打算寫遺書的嗎?」接過信,上頭寫著是最近可以打零工的地方,他怎麼都不知道這群稅金小偷也開始負責失業人口的就業問題了?

篤定土方不會替他關照到這個地步,銀時狐疑的眼神在沖田身上打量,其實上面寫的是足以讓他投胎好幾次的龍潭虎穴吧。

「我很樂意收下你和土方先生的遺書喔。這是山崎怕你太四處粘花惹草所以打算讓你工作到過勞死的東西,我想說要來見你最後一面就好心順便帶來了,有什麼要遺言啊請用三十個字交待完畢,太長我可是記不起來。」

「原來你是四核心的腦袋容量卻只有256K的S王子,嘖嘖。」送上來的禮物可以不要,不過關係到肚皮問題就先把危險性放在一旁,這是現下銀時把信收到懷裡的原因。「這次任務是有多長啊連吉米都會關心多串回來看不看得到阿銀?」

「大概比痔瘡治好的時間還長吧。」沖田聳肩無趣道。這陣子因為天人長官來訪,讓整個屯所的氣氛都沉悶下來,那些爾虞我詐的交涉就扔給土方去煩惱到變成白髮吧。一面和銀時打嘴皮子,沖田拿出手機注意了一下時間,下午還有討厭的會議要開,真希望是土方宣佈退位的重大消息啊…

一個揮手,沖田用著一張嫌惡地神情準備離去。

「就是這樣了,別忘記多存點錢包白包給前副長,還有紅包給新上任的副長我啊。」

「給你這種傢伙當上長官,真選組很快就瓦解了吧。」

「我還真是討厭土方那種人啊,老闆。」沖田冷哼道,眼底的紅光盡是對土方複雜的感情,「為什麼不去當那個戀愛笨蛋的土方就好?老闆你也這麼覺得吧。」

銀時懶懶地瞥著那個像在自言自語的死小鬼,無奈地搔了搔一頭不能再亂的頭髮,現下的小鬼真是一個比一個難管。

不過…

「沒有認真的多串,你們很快就變成單純的流氓集團,那時候就會跟失業的阿銀一樣。」一半是真話,銀時也有想過土方不要這麼死腦筋,但沒有這些要素就不是他認識多串。

「哼…」沖田別有深意的冷哼道,「老闆你可別碰上工作中的土方先生啊。」

「哈?」

銀時明知故問地反問。好幾次他都想反問土方一直強調別去見他的理由,不過想起那雙隱藏著所有的眸子就足以讓他猜到一切。

如同戰場上絕不留情的白夜叉,不冷血狠辣地斬斷一切威脅,便無法保護自己的同伴。

就算靈魂在哀嚎,也要像鬼神般捍衛身後的一切,如此折磨著自己趨加強大起來,可以說是一種病態的責任感吧。銀時沒有向沖田解釋這些,可以的話不知道這些也是一種幸福。

「…你果然和混帳土方一樣,哼。」

扔下這句話沖田便離開了,帶著點小孩子賭氣的意味讓銀時發笑。

重新拿出那張寫滿工作的短信,銀時搔著下巴,任務回來之後去喝個酒泡一下桑拿,要是任務夠大應該還有一兩天假期…如此思索接下來的約會,銀時只把擔心放在心裡,如一日地做著萬事屋老闆的零工生活。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14-5c2028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