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7.04 [銀土/隱沖神]銀他媽血風帳(08)
【捌】

「聽說了嗎,這次受邀的大人物可真多啊。」

「連公主都出席了,那兩樣東西不知道最後會落於誰家?」穿著褐色短掛的男子不懷好意笑道,「也可能全部都死在船上也說不定,哈哈哈──」

沖田感覺到神樂的身子傳來一陣顫慄,暗啐一聲,他怎麼忽略掉這丫頭和公主有交情;在懷裡的女孩正打算發揮她的蠻力掙脫前,沖田早一步弄昏神樂。

渾然未覺的兩名浪人猶自討論著。

「不過…也可能是那位大人……」另名穿著深灰色和服的男子道,提到那名男子時突然含糊其辭起來。

「真希望他們和天人兩敗俱傷,嘿嘿。」

屏息躲在暗處,沖田猶豫該不該衝出去逮住這兩名浪人追問,看了昏去的神樂一眼,思忖的片刻那兩名男子突然噤聲,聽聞拔刀的聲音,看似是發現了什麼。

沖田將神樂揹在背上,悄悄探頭一看,發現方才被他打趴在地上的數名浪人,紛紛警戒起來。

「切,真是礙事。」沖田低聲抱怨,迅速從暗巷離去。俄頃,原先躲藏的地方有第三人介入,緩緩泛起冷笑觀察了一會後又離去。


-


「真是苛薄的委託人,連晚飯都不提供!」發出貧窮大叔的吶喊,銀時揉揉肩膀埋怨道。

方從集英建設那回來,剛接下一件做苦力的委託肚子餓得要命,現正打算拿著酬勞好好犒賞自己一頓。

正當走近飯屋時傳來一陣納豆的味道,一名擁有紫色秀髮的女性在地上摸索,找著找著摸到銀時的褲管上,翻個白眼把女子甩到一邊,然後蹲下來將掉到一旁的眼鏡塞到她手上。

「啊、阿銀!這就是命運的相會嗎?解救柔弱少女卻不求任何回報的男人,懷著感謝報恩的美麗少女願意為恩人付出一切,最後結為連理──」是猿飛。

銀時頗不耐煩地把攀著他小腿的猿飛扯開。「你擋到我吃飯的路。」

遭受冷淡的對待卻絲毫不受創,猿飛正要繼續糾纏下去時懷裡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一手捉著銀時和服下襬,用著貨物被拖曳的姿勢前進。

突然,銀時感覺到重量一輕,回頭一看正瞧見拿出手巾擦著淚,嘴裡說:「對不起了阿銀,今天的小猿沒辦法陪你渡過寂寞的夜晚,但我一定會回來安慰你──」

「拜託你不要再來了。」銀時還來不及吐嘈,忍者迅速的動作飛快從他眼下消逝。雖然不明就理,但樂個輕鬆銀時也沒多想。

直到吃完飯正打算回萬事屋的路上,看到近藤從另個方向過來,穿著頗為正式的和服像是要去哪裡似的,而腰間一樣配著劍。

「喲今天是跟蹤狂聚會嗎?納豆女之後是大猩猩。」銀時打過照面,毫不客氣地揶揄道,「現在又要去跟蹤阿妙?」

「哈哈。」近藤笑而不答。「萬事屋看起來過得還可以嘛。」

「嘛。」聳肩。銀時發現在路上看見真選組的頻率變高了,但隊長級以上的幹部卻很少見,就連好久前為了躲房租去找土方時也沒看見近藤出現在食堂或是和隊員在一起。

難得碰面的關係,令他忍不住問道:「那個傢伙呢?」

近藤馬上反應過來,笑道:「阿年出任務去了,放心,這次有個隊長和隊員陪著。」

「喔。」眉間悄然舒展開來。

「有事情找阿年?要我幫你帶口信嗎?」

銀時搖頭,「不用了。」

「萬事屋還真是不老實啊,哈哈哈──」近藤沒輒地笑了數聲,銀時嘖了一聲搔搔後腦,不去聽近藤話裡的調侃。「想問阿年什麼時候任務結束吧?再慢一個星期內就會回來。」

「一個星期啊…」銀時心忖。

「我還有事,就先這樣了萬事屋。」近藤看了逐漸昏暗的天色一眼,出口告別道。臨走前不忘提醒銀時:「最近恐怖份子出沒頻仍,你自己多小心。」

「嗯?」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真選組的人警告,銀時疑惑地看著近藤離開的背影,在第一個巷口改變了方向,前往的方向並非恒道館,他才想起新八說近藤好一陣子沒有跟蹤他姊姊。

「哎呀呀…」異常就是壞事發生的開端。銀時踱步回萬事屋去後不久,看完晚間天氣預報來訪的新八又一次為這句烏鴉嘴做一次不愉快的詮意。


-


「神樂吃完晚飯後說要帶定春出去散步,但是只有定春回來,怎麼辦啊阿銀?」

帶著定春從恒道館過來的新八,說完後便看著萬事屋老闆無奈地搔起肚皮,懶洋洋地說起風涼話:

「現在的小鬼都不學好,晚歸不知道去哪裡鬼混了,夜晚可是大人的世界啊。」

「這都是家長身教不嚴的問題,別說這些風涼話了,不知道和神樂在一起的人會怎麼樣啊!」儼然當對方才是受害者,新八很信得過神樂的身手,有那麼瞬間為那個不知名的對象哀悼。

不過說歸說,畢竟神樂以年紀計算還是個未成年少女,身為監護人還是要盡點責任。

「會扔下寵物肯定是不希望被打擾吶,要是我們找警察尋找失蹤小孩萬一在不該發現的地方找到的話,爸爸可是沒辦法接受支付醫療費的事實。」

新八突然一愣,臉上掛了三條線。「難道神樂是去追沖田先生了嗎?」

「吭?年紀輕輕就學大人晚上出去幽會?這小鬼想要跨入大人的門檻還差得遠咧。」

「不是啦阿銀!」新八打斷銀時像三四十歲大叔欲求不滿的牢騷,將今天下午神樂和沖田打到一半的事情告訴他,銀時默了一會,搔搔自己的下巴。

「原來神樂這小鬼也到了思春期啊。」說得話像開玩笑,但表情卻少了那麼分說笑有的戲謔。

正當氣氛靜了下來時,定春突然朝著門口汪汪叫了數聲,引起銀時和新八的注意。



睜開眼,在雙眼看見破舊的木製屋板前,神樂先是嗅到食物的香氣,然後是沸水滾滾的聲音。

坐起身轉頭頭顱,便看到沖田就坐在她旁邊點了一碗拉麵,察覺到神樂醒來不等她開口,先塞了兩盤輪過去。

「哎看來老闆養不起你,居然會餓昏在那個地方。」沖田杜撰子虛烏有的謊言依然臉不紅氣不喘。秉持著送上門的好處不收會遭天譴的精神囫圇吃了兩口,聽聞這句話後神樂猝然拍案,悻悻然吼道:

「臭小子你居然打昏我!」後頸還留有被重擊的疼痛感,神樂站起來一把抓住沖田的領子。

「你是餓昏頭了嗎?哎哎偶爾做一下善心人士卻被狗咬,果然不應該亂撿路邊餓死的小動物。」

「誰是餓死的小動物啊混帳!」捉著沖田搖晃,神樂雖然氣極卻沒有忽略沖田轉移話題一事,「澄夜怎麼了?那些混蛋為什麼說會死在船上?」

「公主殿下?那可不是一般市民知道的世界。」左支右吾就是不肯說真話,沖田雖然知道神樂堅持,卻沒料到在這個節骨眼上格外機伶。

「所以才問你這個臭警察,你一定知道那兩個男人是什麼意思吧阿魯?」

沖田無奈一嘆,按上神樂使勁捉著他衣襟的手。「身為一國公主,被恐怖份子當作下手的對象也不是奇怪的事,不然養一群保鑣和警察做什麼?」

有條有理的分析卻不能讓神樂冷靜下來,他所說的話沒錯,緊抿著唇盯著神色泰然的沖田,但神樂的直覺告訴自己絕對不止這個臭小子說得這麼簡單。

「忘了你聽到的事吧,做不到的話我可以助你一拳之力。」舉起拳頭,沖田的話比方才更認真,但語氣卻像平常神樂聽著就想動手的口吻。

「哼!」鬆開手,神樂氣沖沖地跑開,桌上還放著她並未動口的丸子,沖田拿起來一口口咬下,狀似煩惱地碎唸道:

「這下可好了,土方一定又會像老媽一樣碎碎唸…」原本不打算讓萬事屋知道,這下功虧一簣土方大概會煩燥上好陣子,還是不要告訴他?沖田思忖該怎麼向近藤他們稟告,索然無味地將丸子吃完。

都是因為莫名奇妙多了那條巡邏路線才會碰上那個昆布女,沖田改而把錯誤算到安排路線的土方上。自開始就默默看著眼前兩個年輕人吵架的小吃店老闆插口道:

「很久沒看到副長來喝一杯了,警察的工作還真辛苦。」對於最近暗地裡的騷動,老闆語重心長嘆道。

「真正辛苦的還在後頭呢…」吐出冷蔑地哼笑,沖田捧起拉麵碗發出吸食麵汁的聲響,掩去了話下濃重的冷意。


-


慘遭飛踢的銀時抱著肚子,隨即兇手捉著銀時和服領口,氣急敗壞地急聲道:

「小銀、澄夜有危險了!我們去救人快一點阿魯,不要像隔壁風濕痛的老頭一樣慢吞吞的──」

銀時尚未反應過來,新八聽見公主的名字連忙打斷神樂急躁的催促,出聲截口:「神樂你慢慢說,公主殿下怎麼了?」

「公主?我怎麼不知道我們家小鬼和高官達貴有關聯?」

揉著肚皮掙脫神樂的摧殘,銀時疑惑道。

「當家長也應該注意一下小孩的交友狀況吧!阿銀你身為主角也應該倒帶看一下出場人物。」新八躲在定春旁邊吐嘈道,神樂現在就像覺醒的賽亞人渾身散發出強烈的鬥氣,讓正常人無法靠近。

「吵死了,那都是因為作者沒有盡責地把出場人物在卷頭做附註!阿銀我可是有好好把作者的話和版權頁看完的優良習慣!」感覺到HP值因為神樂的關係開始慢慢減少,銀時趕緊將話題轉回來:「公主都有專人保護怎麼會有危險?小鬼你是從哪聽到流言的?」

「哼!是跟蹤那個臭小子聽到的!」神樂迅速解釋道。愈到後面銀時臉表情都沉了下來。

最後指著自己瘀青的後頸,忿忿然宣示道:「我絕對要報這個仇阿魯,沖田總悟那傢伙居然打昏我!!」

「阿銀…」新八看著他們老闆,光聽這段對話就讓他感到不對勁,擔憂問道:「平常真選組出勤也不至於保密成這樣,難道真的發生什麼大事?」

令銀時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不讓神樂知道等於連他們都包含在內,若『只是』公主可能遇襲需要瞞他們嗎?那兩個男人所說的話真實性值得追查,但為什麼沖田需要私下調查?土方知道這件事嗎?那人現在又在哪?涉關國家人物,真選組有在這件事上插手?

那個S小子和大猩猩都有出言警告他不要插手最近恐怖份子的事,土方連晚上都要巡邏是一個月多前的事。

「這麼早就開始了嗎…」銀時呢喃自語,想起土方房裡的空曠,他終於可以理出那時感到的不對勁在哪。依土方的煙癮,即使重新裝潢沒隔多久房間還是會瀰漫的一股煙味,再空曠房裡也不會乾淨得不像有人居住。

正當銀時慶幸那日還有辦法碰到土方,聲音充滿了火藥的神樂又捉著他的衣襬道:

「小銀,我才不管臭警察怎麼樣,但是澄夜是我的朋友,朋友有危險我要去救她!」

「冷靜點神樂,還不知道這事情是真的假的,況且公主殿下身邊還有很多守衛保護。」新八試圖安撫情緒高漲的神樂,同時要銀時說幾句。「阿銀你也說說神樂!萬一神樂真的衝進將軍的宅邸我們可是全部會被抓去關啊。」

捉住像頭衝直撞的野豬神樂,銀時摸摸她的頭柔聲道:「嗯沒錯,朋友有危險就要挺身而出,不過在這前先滾回去睡覺吧,乖小孩晚上九點就該熄燈了。」

「小銀/阿銀!」

推著兩個人到沙發旁,要定春堵在大門,銀時放開兩人逕自走向寢室,打了個哈欠。

「收到了收到了!不管怎麼說要去調查還是要有充足的精神,晚上可是大人的世界,你們兩個就別想太多先滾去見周公吧,阿銀我晚上還想等著新番啊,春季的已經開播了。」

「可是──」神樂還要說什麼,銀時卻準備去洗澡睡覺了。

盯著銀時寢室的紙門,神樂咬著下唇一跺腳,惱怒地往自己的壁櫥躲起來生悶氣。

只剩下新八站在客廳,看著相隔著客廳兩邊的拉門,無奈地長聲嘆息。

「希望真的沒發生什麼大事…」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20-1b12d45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