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7.12 [銀魂/銀土]道具的屬性和人的本質有關
接續上篇《這年頭附加道具都有神奇的力量》,請先看了那篇再接這篇XD

一樣H有,務必三思而後行。
(為什麼寫個後日談還會莫名奇妙暴到跟本篇一樣的字數TAT)


p.s請不要對原因及理由過度重視orz(原本真的只是為了眼鏡阿銀去寫的哪裡考慮到前因後果…)







「怎麼了十四?已經不行了嗎?」

「嗯咳…啊…哈啊…」

「可是下面似乎還不滿足,讓阿銀滿足你吧。」

「…不、不──唔住手…」

「因為阿銀露出這麼色的表情,吶,十四,能夠讓我多看一點嗎?為我…為我擺出更淫蕩的樣子。」

吮吸土方唇角留下的口沫,銀時手掌在他的大腿與根部間游移,癱軟的身體經不起刺激而扭動著,雙腿無力的掛在銀時腰間,言語上的羞恥讓緋紅遍布了整個軀體。

「十四…」

耳邊呼吸都帶著誘人的勾引,土方想要扭頭忽略呼進耳根裡的輕佻,但銀時並未放過他。

像惡魔的耳語般,心底的反駁也因為不經意的溫柔慢慢瓦解。眼淚被輕柔地拭去,被擁在懷裡的身軀軟軟的任由銀時擺佈,卻在下一刻被用力地貫穿。

「別想從我身邊逃走…十四……」

「呃啊啊────」


-


從早上到現在,都沒有人願意靠近副長室一步,就連早中餐都是銀時送過去。

銀時只是神色曖昧地說:「你們副長需要休息。」不過明眼人都知道是什麼原因,正因為如此更沒人敢靠近。

被清理乾淨,被通知今天臨時放假,全身痠痛到不想移動,兩小時前銀時說委託還沒完成,跟他借了件襯衫後又離開了。

那副被他打壞的眼鏡被擺放在床頭邊,坐在床舖上,撩開和服可以看見滿目的紅痕,手臂、胸口、肚腹一直蔓延到腿部,溫度像是未散去般,土方只是一個碰觸都會想起昨晚銀時強硬的動作。

「可惡──」就連聲音都像用力過度後的沙啞,土方摀住自己的嘴。

夜晚也是像這樣阻止自己發出更為羞恥的聲音,用力打了自己的臉頰卻仍然冷靜不下來,試著站起身,卻痠麻得只能靠在壁龕上。

「啊啊,土方先生你要生了嗎?需不需要替你找產婆?」沖田的聲音隔著薄薄的紙門傳來,土方一個踉蹌,差點倚著牆蹲了下來。

「閉嘴!」

「哎呀呀,還喊得出來,老闆還說他玩得多過份。」頗失望地嘆息道。

憑著一股怒意,土方突然打開房門,不只有沖田躺在走廊上,山崎還躲在遠處的草叢,幾名隊員看到土方怒火中燒的模樣馬上腳底抹油溜了。

在場只剩下不怕捋虎鬚的沖田在說風涼話。

「還站得起來?真不愧是M體質的土方先生啊,肉體真是驚人。」指著脖子上的點點,沖田頗為好心地提醒,不過表情倒是沒有任何善意的表現。「喏,老闆說要給你的。」

拿著酸痛軟膏,爆出來的不只有被捏爆的藥品,還有不斷從土方臉上和手上冒出的十字和青筋。

「我要砍了那傢伙…」

「老闆說他下午才會回萬事屋喔,不過要先去暖床老版大概很樂意吧。」

「信不信我先砍了你。」土方用力捏了自己的臉,讓單純的疼痛蓋過身體的痠麻,可是股間那股不適感還是讓他走起路來十分彆扭。

「喔喔我好怕啊~」

土方拉開衣櫥,拿了一件平常甚少穿的藍鐵色外褂披上。沖田拿起眼罩戴上,就坐在土方房外的走廊上,聽那個工作狂使喚山崎把原本的公文送過來,還有新的輪值表。

「真是討人厭的土方…愛做就全部給你去煩惱好了。」嘴裡不太真心地碎唸道,沖田挑起眼罩的一角,無輒地翻個身。



傍晚時分,炎熱的氣候隨著晚風拂盪而逐漸暗沉下來。

將委託完成後銀時買了份甜點好好犒賞自己,沙發還沒坐熱,木門被用力踹壞的聲響倒是大大造訪了萬事屋。

「難道是敗訴的原告──」銀時翻起身,木屑飛揚中走出的男子咬著菸,滿臉殺氣地直奔到銀時面前。

「混帳你有什麼遺言三秒內交代我送你上西天去!」

挾帶著龐大的鬼氣拜訪萬事屋的土方就是抽出刀架在銀時脖子上。銀時乾笑數聲,回問道:

「腰…不疼嗎?」昨晚做成那樣還有辦法提刀來砍人,土方副長的能耐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啊。

嘴角抽了一下,土方盯著西裝還未換下的銀時,沒了眼鏡,赤裸的死魚眼讓只讓怒火漲停,依然旺盛的燃燒中。

「嘖,你還敢問!」刀柄毫不客氣直接往銀時臉上招呼,土方收刀入鞘。捂著鼻子狂抽衛生紙的銀時趴在萬事屋那張裝飾遠重於實用的辦公桌上,吃痛地看著土方氣沖沖地坐在客用沙發上。

還是很痛吧。銀時望著土方那張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的臉,何必這麼勉強呢,乖乖待在屯所休息就好了。

拿著還沒入口的燒烤布丁,銀時跟著坐到土方旁邊抽去香菸捻熄,討好似地開口:

「別生氣了,這個就給土方副長消消氣…」

「就說不想從你口中聽到『土方副長』這個稱呼。」冷眼一瞥,對甜點看也不看就推了回去。

「是是。」

幸虧那兩個小子因為委託的關係,這幾天都住在志村家裡。銀時想要摟住土方的腰,卻馬上又被打了一拳。

「你最有昨晚那番舉動的解釋…」揪著銀時的領口,土方像審判犯人般冷冷脅迫道,大有答案不合就當場處決的氣魄。

「這個嘛…」

「吭?」

阿銀拿出襯衫口袋裡的備用眼鏡戴上,大感不妙地土方正要鬆手,卻被一把攫住。

「十四因為阿銀改變形象的關係,覺得渾身不自在這點,感到很有趣罷了。」銀時笑道,推了眼鏡的邊框補充道:「要成為眼鏡角,可不只有一副眼鏡而已。」

「有趣什麼鬼──」甩開禁錮在腕上的手掌,土方砸嘴道:「形象什麼的,本質上根本沒有改變!誰渾身不自在了混帳──」

「那現在不敢看著阿銀的人又是誰?」

「誰不敢看了!」

直視那雙殷紅的眸裡,一抹邪氣漾在銀時嘴邊,眉毛與雙眼距離拉近就變得無比認真。土方咬牙哼了一聲,不服輸地回視。

營造起的沉默引起難耐的衝動,沉不住氣的土方扭動身子,在銀時又打算制住他前勾住他的脖子,往那張在自己身上留滿痕跡的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頃刻後腦杓被扣住,被迫唇沫交染,土方瞇著眼,與銀時搶起這次接吻的主控權。

「呼呼…」

「你這是在邀請我嗎?」逼近土方,不滿一指的親近彷彿隨時都會在親吻一樣,銀時垂著眼笑道,「不在屯所休息,跑來找阿銀…我可以視為邀請嗎?」

「誰邀請你了。」手背抹去流下的汁液,土方出手推拒又壓在自己身上的銀時。「滾開,我要回去了!」

「剛來找阿銀就要回去了?哎,不是要問為什麼阿銀會這麼『賣力』的取土方副長的原因嗎?」

「不需要你賣力,閃開──」

像在嬉戲似的,一下退開土方,卻馬上又拉回懷中。戲弄的成分遠大於認真要他留下,被弄得無所適從的土方氣一提上來,使勁拍掉那隻纏在腰上的手。

「坂田銀時!」因這樣的舉動動起真怒來的土方喝道。

「可能是眼鏡喔,阿銀可能被眼鏡附身了。」伸手欲抽去土方的腰帶,在土方捍衛自己的衣物時銀時將手探進了和服裏側,指尖輕輕地搔刮著土方的肌膚。「戴上眼鏡S度好像就會上升啊,十四要不要試試看?」

「胡亂牽拖!」

趁土方因為撫弄而失去防備,拉回想要逃脫的人壓在沙發上,慵懶地笑道:「為什麼要逃?我是你認識的阿銀啊,這樣跑走阿銀也會傷心的。」

「我倒覺得我傷心到快想把你給砍了…唔嗯、不准留在脖子上──」土方攏緊雙腿不讓銀時得逞,推開毛茸茸的頭顱,昨晚的記憶又浮了上來。「放開我!自然嗚嗚……」

「有種道具專門制服不願意打開雙腿的人…吶。」拿起擺在桌旁的洞爺湖,銀時抽掉腰間的皮帶,直覺反應有危險的土方僵著身子,下意識往旁邊蜷縮。

手貼在土方的頰上,愛憐似地來回撫摸,銀時突然捏了土方的鼻子。

「騙你的。」

「──銀時!」土方大吼。

冷汗流了整片背脊,強行掙脫出銀時的掌控。銀時撈過人輕緩地在背上拍撫,然後把眼鏡摘下。

「多串這麼可愛,欺負一下而已別生氣。」這次似乎真的玩過火了,銀時悄悄在心裡反省。但土方就不是回應,看起來隨時都會直接賞他一刀,他只好乖乖地摟抱著。

「要不要戴戴看?搞不好十四也有潛藏的什麼因子喔。」將紅色的眼鏡放在土方手上,但握緊的拳頭怎麼也不肯鬆開,銀時只好自顧自得替土方戴上。

「做什麼你──」這樣耍很好玩嗎?右手拐擊擊出,掛著半掉的眼鏡土方旋身低吼道,「警告你,還有下次的話──…」

動作過於猛烈,土方下意識扶正將掉出的眼鏡,頗不習慣地皺起眉頭。銀時急忙將眼睛摘掉,然後抱住土方。

「十四你還是別戴了。」

「什、什麼?」被銀時的舉動駭得一愣,被抱著滿懷的土方又開始掙扎,「放開!你到底在發什麼神經──」

「戴上眼鏡的多串色情度好像上升了啊。」是平常表情太過凶惡所以造成的反差?原來眼鏡的屬性還是要看戴的主人是什麼特質啊。

張著嘴支吾幾個單音,土方最後還是付諸拳頭,氣結地哼聲。

「哼。回去了,我不想聽你廢話,放手!」

纏繞在腰上的手臂怎麼也不肯鬆開,感覺自己被耍著玩的土方冷冷瞪著銀時。

「欸,阿銀是很認真的啊…」手指拎著眼鏡,銀時抬首看著站立的土方回應道:「不管是不想放十四走,還是想把十四關在自己才能看見的地方,這種獨占慾可是真的喔。」

土方一愣,「你在說什麼…?」

是真的被附身了吧?眼前的人突然陌生起來,其實他認識的死魚眼被眼鏡吞噬了吧!

「委託人因為太溫吞所以老婆差點被拐跑了,阿銀也會擔心十四覺得膩了被其他人拐走,副長大人可是很搶手的啊。」這也是原因之一,覺得這種相處方式很新鮮也是個緣故,不過土方根本聽不進去。

「嘖、你在白癡什麼──」就為了這個原因?土方出拳的力道小了點,但還是讓銀時痛得勒緊環抱的腰肢。

「痛、痛…只是一不小心認真過頭,被做到哭泣的多串好痛痛痛────」萌字還沒說出口,接連的暴栗讓銀時只能閃躲,但在不肯放開手的情況下,每一下都準確地砸在白色腦袋上。

「你在玩我對吧、很好玩是嘛…」怕膩所以換個口味是不是啊?要不要乾脆連情人都換一個吭?

銀時不能否認另番面貌的土方的確很有調戲的價值,可是要安撫隔天暴走的土方可就不是件愉快的事情。接住施暴的拳頭,銀時猛然站起身,拽住土方往胸口抱緊。

「以後不會了不會了…阿銀會更溫柔地對待十四。」

臉被按在銀時的胸膛,推不開的窘境讓土方遷怒張開嘴咬了兩排牙印。「啊哼,昨天哪個人說會溫柔結果一直做一直做還逼我說出『要壞掉了』?吭──」

「哈哈。」搔搔臉頰,銀時無以回應。就像失控的卡車一樣,把所有的能量用完才有辦法停下,開了頭就很難要自己踩煞車。「今晚不會了,給阿銀一次機會吧。」

「什、什麼──」

猛然被扯進房裡,銀時迅速地將床舖從櫥櫃搬了出來,前腳才剛要離開房間,馬上又被捉了回來。

將土方拖到凌亂的被單上,劈頭就是一記深吻,捉住亂踢的雙腳,帶著安撫的意味慢慢深入,細細地舔遍口腔的每一處,交纏著舌頭發出唾液交沫的滋聲。

銀時的手撫上土方露出整片臂膀的肌膚,沿著背脊往下撫摸,指腹上的細繭在皮膚上按壓,落在雙肘的和服渾然起不了遮蔽的作用,只留下衣衫半掩的誘惑。

推阻的手被一指指親遍,土方微瞇的雙眸看見銀時又戴上那副眼鏡,忍不住用腳往他的胸口踩。

「你就這麼愛那副眼鏡嗎?」

最後在無名指上輕咬一口,銀時挑眉一笑:「怕十四對眼鏡阿銀有不好的印象吶。」

「最好是有什麼好印象…」

腳踝被捉住,銀時一個使力讓土方倒躺在床上,濕軟的舌頭從踝關節慢慢侵蝕小腿,細碎的吻像在搔癢,虛踢了幾下卻使和服的下襬往膝蓋褪去。

「所以我才說這是十四在勾引我…」想承受更多、隱忍的吟哦隨時都會出口,與誠實的身體相反的口舌,無一不是讓他想要更用力地令他吐出老實的哀求。

濕潤的唇印一口氣滑至大腿內側,在昨晚的吻痕上留下新的痕跡,不意外地聽見零碎的呻吟。

「誰在勾…引你…唔嗯……」

「對十四言語調戲,就會有更可愛的反應呢。」刻意從土方的股間抬起頭低笑,扳開拼命想要闔緊的雙腿,銀時壓著一邊屈起的腿,用著低沉的嗓音道:「我喜歡你,十四。」

「呃唔──」身體彈了一下,得意的低笑聲像是麻藥般讓土方失去了力氣,半闔的雙眼暱著銀時,手指交扣在一起,銀時貼在土方唇邊又說了一次。

「這次換說喜歡我。」

「唔…」

「說啊…」

哄騙的口吻過於甜蜜,土方微張的口吞吐著不規律的短音。銀時極有耐心地愛撫,不時舔咬著早已變成一片櫻紅的耳垂,急促的呼吸隨著逐漸加重的狎弄,漸漸多了情色的羞赧。

「不說就絕對不會放你走…」

「還是阿銀不夠努力?」

「十四…說給我聽,不說的話就不給你喔。」

分身被人握在手裡搓揉,盈在眼裡的水氣隨時都會溢出,土方手攀在銀時肩上,因為這句話手指用力掐進背裡。

手探進銀時的髮內,土方咬上那張不斷用言語調戲的嘴,封住看了就讓人生氣的笑顏,銀時嘴邊上揚的弧度一直刺激著他的神經。

什麼見鬼的擔憂和惡質的興趣!扔開令人心煩氣燥的眼鏡,惡狠狠地回道:

「你…你給我閉嘴……如果只是玩、弄我…就別做了!」

儘管瀰漫著情慾的顏面沒有說服力,儘管施力的手根本沒有威脅,因惱怒而顫抖的身軀都在渴望進一步的撫弄,土方仍是一邊喘著邊警告。

手拂開土方額邊汗水服貼的瀏海,銀時點點頭應諾。

「…怎麼會是玩弄呢…」不過為了情趣用言語刺激一下而已,安撫懷中拼命張牙五爪的貓兒,銀時稍微收斂起放肆的玩弄,像是為了消弭土方的不快感,更為溫柔地舒緩緊繃的軀體。


待身軀全放鬆下來,銀時拿過枕頭墊在土方腰下,知道即將發生的事還是讓土方別過臉;撬開齒縫糾纏的舌頭打亂對方的呼吸,銀時緩慢的進入土方體內,手掌極緩地在弓起的背上安撫。

直到纏在腰上的腿開始不滿足的磨蹭,銀時才慢慢加快挺進的力道,隔著襯衫仍可以感受到留在背上的疼痛。

「啊…啊哈、銀、銀時……」

交貼的身軀傳遞著彼此的體溫,銀時臉埋在土方的頸窩邊。

「嗯?」

「……嗯唔……喜歡…你…」

銀時一笑,捧起滿臉羞紅的臉頰低吻。「我聽到了,十四。」

「嗯哼…」


-


「結果我們的土方先生還是得在萬事屋過夜?」

旁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近藤拼命喊說十四對不起,但手裡一張從銀時那拿到的阿妙照片倒是死也不放手。

兄弟和女人間,還真是兩難啊。沖田淡淡看了他們老大一眼,不過曠職的土方留下的公文誰去批?趕快退位算了,那種狀態還想去找老闆算帳,土方的腦子到底長在哪裡?

『沒有人會對送上門的甜點拒絕在外的。』

「我現在以代理副長之職宣佈土方犯了局中法第一百零五條:縱欲過度,叫他趕快去切腹。老闆你想用土方的指印畫押還是什麼趕快做一做然後把遺書寄過來,我會給你們火葬的。」

『臭小子不跟你說了,總而言之替多串多請半天假,再講下去他就要醒了,不講了。』

掛斷的嘟聲傳來,沖田向近藤解釋說土方正在萬事屋待產中,說要請產假。近藤聽聞後傳出的卻是山崎的嚎哭聲,以八卦的流傳速度,土方回來第一個要解決的又是漫天的謠言。

「哎呀呀…」銀時回到房裡望著還在熟睡中的土方,將垂落的髮絲勾到耳後。「說聲…『謝謝招待』,十四應該不會打人吧?」

猶自淡笑的銀時把眼鏡扔到壁櫥的抽屜裡,躺回床舖裡攬著土方,宣告獨佔似的將人扣在懷中。








-後-
再鬼下去就會夫妻失和了|||||b
副長很難哄啊QvQ(真的鬼下去副長會跑掉再也不回來啦!!!)


鬼畜阿銀強制終了(鬼的只有嘴||||b),嗶就嗶加起來花我上萬的字數,眼鏡阿銀你好樣的orz





好久沒來了喔~

這一篇在論壇引起熱烈迴響= =+
每次更新,等到我發現的時候早就排到5、6樓去了。
大受歡迎啊XD
2008.07.16 21:26 | URL | 一兩銀 | 編輯
是啊熱烈到我也意外到= =||||b
哎不過在論壇才可能排到五六樓拉XDD,這裡就是一如往常XDD
2008.07.17 16:59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22-16168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