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7.20 [Amatsuki/紺中心]崩月6
六、

盯著鏡子,紺感覺到自己的髮色更深了一點。

搓揉著變長的瀏海,五指成爪拂到後腦。若不是為了髮髻,他還沒機會看看自己頭髮留長的模樣,連髮都是好久前的事了,就連在學校乖乖上課這件事都快忘記。

對他來說,上課這件事還不比出去尋找樂子來得重要;無趣的課業、枯燥的生活,現在回憶起來,或許這裏還比較有趣點。記憶中和他幹架過的對象,或許多過朋友。

紺將整個臉栽進臉盆裡,讓沁涼的泉水消去暑意。

秋老虎帶來的熾熱仍未散去,抹抹臉他走到後院的泉水邊,思忖等會是否要去隱居老人那拜訪一趟。


「呵呵,真是特別的見解。」

「哪裡。」紺禮貌地回笑道,「只是一些旁門走道的拙見罷了。」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麼不同的想法,紺你還真是個有趣的人。」老人吐了一口煙圈,笑呵呵道,「多說一點,好久沒人跟我說這些有意思的事。」

紺淡笑又道,將原世界所推論出來的原理用簡易的方式論說。

藉由沙門的人脈,紺認識了這個鎮上一名聲望頗高的隱居老人,並從老人那得到許多珍藏的書籍。作為報酬,他待在那做點零工,但更多時間是和老人下棋或談天。

今日的會晤結束後,甫一走出宅邸,紺便從懷中拿出煙管咬在嘴邊。

「真是不簡單的老人…」紺不無欽佩地輕笑道。

一不小心就被套了許多話,不愧是隱居…紺搔著在這裡顯得太過特殊的髮色,雖說不是沒想過染色,但隨著時日一長變深,他想還是順其自然。

取出打火石點燃,呼著一口口淡菸,把玩著火石幹抬首瞇著眼看著逐漸聚攏的雲層。

「嘛,接下來就是從寺廟搬出來。」生活不成問題,想做點什麼事還是一個人比較輕鬆。

習慣獨自往來,給人看照過後也該離開,紺心想;寺廟有朽葉監視,做任何事來都綁手綁腳。

他並不是戀舊的人,也許是年紀的關係,除了對自己的存在及意義感到困惑外,原世界本就孑然一身,到此處仍然是一個人。

一個人,自有一套生存的方法。

這個世界並未給他帶來太多麻煩,假以時日他就能完全融入其中。但內心總有一股怪異的感覺,彷彿他是被困於這個名為「江戶」的活歷史教室中。

最值得慶幸的,或許是自己仍在日本這件事,紺自嘲笑道。

「不過這要怎麼開口…」搔著後腦,紺這個煩惱讓本來就有心助他的隱居老人輕易地解決。

如同紺在老人那獲得這世界的知識,自身的特別也被他人看在眼中。

寫下最後一筆,老人笑了數聲將簿子收回珍藏的櫃中。

「這些事情…佐佐木大人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喚人過來幫忙準備,隱居老人難得的來到寺廟,與沙門聊了一個晚上,說是希望紺可以多來拜訪他,聊些新鮮事。


「紺,你要搬出去?」

朽葉在隔天早飯時問道,同時將空了的飯桶推到紺面前。

「我說你啊…大白天就吃這麼多,小心胖到走不動。」再次對朽葉的肚量感到無語,紺無輒地留下一滴冷汗道。

「少囉唆!」紅了半張顏面,隨即粗聲粗氣地用大吼帶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將飯匙和木桶裝滿水,紺不帶著任何起伏的平靜回道:

「嗯,有這麼想過。」經過殿前看見沙門做早課時有被提過,知道是隱居的幫忙後,一股異樣又微妙的情緒浮起,但不願錯過這個機會的紺硬是壓了下來。

「沒辦法,因為新找到的工作離寺廟有點遠,每天還要起來給大胃王做早飯,偶爾也想輕鬆一下。」不等朽葉開口,紺扮了個鬼臉糗道。

「什麼──」

「不會給你親愛的沙門大人帶來麻煩,這個保證可以吧?」明白朽葉的在乎之處,若非沙門作為擔保,他是死是活也不會被關心吧?

被說中了心事,卻又想有所反駁,朽葉抿著唇注視著彷彿看透一切的紺,最終仍是撇過頭去。

瞇著眼眺向入秋的庭院,慢慢飄落的枯葉散亂在一片土黃色的地表。紺看了看朽葉的拿著飯菜準備去給沙門的身影,突然一笑:

「喂,今天中飯來烤蕃薯,等一下來掃一下後院,想多吃點就多掃些落葉過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23-745ef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