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8.07 [土方系列中心/銀土有]人生就像拼圖一樣15.稅金小偷
第十五片、【稅金小偷】

方付完房租,落得兩袖清風的銀時悲情地將手插在口袋,因為油價上漲也沒去加油,拖著像灌了水泥的雙腳走在街上。

迎面走來許多對情侶,商家強力促銷的廣告在螢光幕上放送,服務生拿著香甜可口的甜食給路人試吃,更覺得悽涼的銀時拐個彎,叼著剛剛試吃波堤的牙籤,找到了巡邏中的土方。

和沖田打個照面之後,銀時捉著土方的手臂就往他一直很喜歡的咖啡廳走去。

於是。

「限你用三十個字解釋這是怎麼回事。」被苦惱的服務生規勸說店內不可以吸煙,巡邏中被抓來煙癮又犯讓土方脾氣不是很好。

銀時扯著乾笑,翻著menu遲疑該不該點餐。「今天是情人節。」

這樣夠簡潔了吧?雖然節日就是商人正大光明行詐財之實的日子,但在氣氛渲染之下他也很想和戀人手牽手走在路上約會,而不是苦情地摸著乾扁的口袋,家中兩個小鬼一個跑去追星,另一個則是摩拳擦掌,等著晚上去幹架…不是,是約會。

覺得自己連晚餐都有問題,銀時決定不等土方工作完就先約會,不過連局長都跑去搭訕了下屬偷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土方在被銀時拖走的時候就有預感會是這個答案,聽到銀時老實的回答一股氣也提不上來,向服務生隨意點了一杯咖啡和甜點,掐著菸頭靠在椅背上,腳刻意伸長踢到銀時,留下兩個鞋印。

「不是說情人節是商人詐騙的手法?」土方嗤笑道。

「阿銀我也被這個手法騙了啊,沒錢生活又不穩定,情人又不陪我去約會,回家只有空蕩蕩的冷風阿銀我很寂寞啊…」裝可憐的趴在桌上,土方明知道這是演戲還是皺緊雙眉,忍住想要打下去的衝動。

「那就是你的問題,我要回去了。」才剛要起身馬上被捉住外套,銀時指著站在旁邊的女服務生:「既然都點了飲料,至少喝完再走吧。」

「呿。」

就這樣離開好像顯得自己很沒風度,但是他還在工作啊,就這樣坐在這裡打混好嗎?吮喝著咖啡向外望,街上行人來來往往,女孩臉上幸福的表情都在說這一天是什麼日子,咖啡廳裡剛出爐的蛋糕傳來牛奶的味道,與煮好的咖啡混雜在一起。

店裡輕快的情歌像在慶祝,旋律在土方腦海揮之不去,他不討厭像現在悠的坐在咖啡廳裡的優,前提是他放假。但瀰漫在空氣中過甜的氣息讓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今日他拒絕了很多女性的邀約,難道都是為了這個自然捲?憑什麼他捉著自己的手就要跟過來呢?啊咧,作文?

銀時默默地吃著土方替他點的草莓蛋糕,盯著土方刻意撇頭不看他的側臉,女服務生勤獻殷勤的往這裡靠過來,讓銀時覺得自豪又煩惱,自己的戀人太過受歡迎很多時候都不是好事,尤其是方才有個女孩子希望他幫忙轉交巧克力。

真是讓人感到相當…不甘心啊。

兩人就坐在伸出手可以碰觸的距離,卻什麼都沒辦法做,還要忍受女孩子芳心暗許的視線,早知道剛剛就直接帶回萬事屋了…銀時一邊心想,暗忖土方什麼時候才願意轉過頭來。

「…你是看夠了沒有。」覺得脖子有點痠,轉過頭就看見眼睛只差沒看到脫窗的銀時,拿起咖啡杯掩飾性的喝了一口。

「多串怎麼看都看不膩啊,既然不能抱抱也不能親吻,讓我看一下總可以吧。」嘟著嘴自以為很可愛的抱怨道,雞皮爬滿了全身,土方拿起帳單就往銀時臉上貼。

「少噁心了,有空在這裡哀怨不如多接幾個委託。」

「稅金小偷是不懂可憐阿銀的窘境啦,連情人的手都不可以牽阿銀快枯萎了。」趴在桌上,用小湯匙敲著玻璃的杯壁哀道。

這人這麼堅持情人節一定要做情人間的事情嗎?不覺得自己有在期待發生什麼事,但被這麼一說又覺得好像自己表現不夠,原來這種節日一定要表示什麼才可以證明自己的心意嗎?

想要擁抱、親吻、做愛在平常就可以做了,一定要在這種節日做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土方按捺住又要燒起來的火氣,聽著銀時耍的要求些有得沒的。

「雖然是美乃滋巧克力,阿銀我也是可以勉為其難的吃下去,只是多串都不做給阿銀啊啊…」像是飢渴到要嚥氣的口吻,讓土方內心那股埋怨又提高一級。

「不准汙辱美乃滋!」

土方手探進口袋,要尋找某樣東西,銀時在猜應該是打火機,但土方又找了一下,手空空的拿開。

「嗯?」

「打火機掉了。」土方無奈地聳肩,菸裝飾性的叼在嘴邊,靠在椅背上。

銀時又要繼續抱怨時,土方突然開口道:「萬事屋只要付錢就會接任務嘛,那你替我找回我的打火機好了。」

挑起雙眉,銀時頗有興趣地回道:「酬勞呢?」

「你擔心我這個稅金小偷付不起?」土方挑釁地反問,唇邊的笑意染有一點邪氣,在銀時眼中簡直像挑情似的,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打火機是什麼造型你自己清楚,今天太陽下山前我要拿到,沒找到你就不用過來了,酬勞嘛…」語帶曖昧的斷句,土方樂得看銀時焦急的模樣,內心有種得逞的快感。

「也要看你有沒有辦法找到吧,哼哼。」

「多串這樣小看萬事屋可是不行的喔,沒有忘在屯所吧?」

土方搖頭,「要是忘在屯所還用你找?現在三點了你就多多努力吧。」朝著銀時揮手,土方愜意地喝光最後一口咖啡,招來一名女服務生結帳。


-


受到鼓舞的銀時延著平常土方巡邏的路線找,還打電話到屯所問說他們副長今天最後一根菸在哪裡抽的,但搜尋下來都沒有發現那小小的打火機,美乃滋的造型看一眼就很容易記住,但卻沒有人有印象。

失望的垂著雙肩,不死心地又繞了一圈,有遇到出來購買民生物資的山崎,但詢問之下對方只給他很驚訝的表情,不可置信副長會把心愛的打火機弄掉了。

真的要低頭?覺得大好機會正在跟他招手,卻沒辦法達陣的失落感在內心發酵,雙腳像灌了鉛,銀時走回咖啡廳,發現土方早就離開了更是挫敗地低著頭,坐在方才的空位上。

「先生需要點些什麼嗎?」

一名聲音甜美的女服務生拿著今日情人節套餐的menu,熱情地向銀時推銷。

戀人不在吃情人套餐只會更心酸啦…銀時推辭道,但女服務生卻執意將menu置於他眼前,覺得事有蹊蹺,銀時接過菜單打開,像他所認識的那人一樣筆跡俐落,用便條黏在他每次第一眼膠著的甜點那欄,上頭只寫了一句:

『你眼睛到底長到哪去?』

銀時放下菜單,左看看右看看,最後站起身往土方原本做的位置查找,在靠近窗邊,沙發的夾縫中找到土方的美乃滋打火機,坐回位子,走遠的女服務生端著一盤豐盛的草莓拼盤以及草苺聖代過來。

「這是先生點的草莓情人特餐,請簽收帳單核對金額是否正確。」

擺在銀時面前足以讓兩人吃到有點膩的甜品,糖漿淋在草莓上透著晶亮的光澤,奶油上灑著可可粉,捲心酥插在粉紅色的冰淇淋上,兩顆心型的糖心球放置在中央,週遭用草莓醬塗出情人節快樂的字樣。

他收下帳單,上面是土方的簽名,金額被用麥克筆塗掉了。

雖然不是戀人的手製巧克力,但那個人願意為他做到這個地步,已經是最甜蜜最幸福的禮物了。銀時微笑向女服務生道謝,將帳單折好放到口袋裡。

這個時間這個日期,咖啡廳照理說應該是高朋滿座,哪可能讓客人離開後還有機會折返坐在相同的位置上?

嘴裡吃著那人不坦率的禮物,從未覺得糖分攝取過多的銀時一口口嚥下酸甜的草莓,看著外頭車水馬龍,幸福得好想馬上衝去屯所向那人表明愛意。

吃光兩人份的情人套餐,抹抹嘴,銀時向先前遞給他menu的女服務生問道: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最近的花店在哪裡?」

女服務生指著櫃檯的地方,甜甜的酒窩隨著微笑掛在兩頰。「店裡面有賣糖心玫瑰喔,需要我替你介紹嗎?」

「那就麻煩了。」藏在衣服夾縫的私房錢,銀時小心翼翼地取出走到櫃檯付帳。



(甜死你不償命XD)
(原本預訂2/14發可是寫完連3/14號都過了…想在國曆七夕發但我想起來又遲到了*毆飛)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26-33d55db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