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09.04 [原創/SCORCHER系列]來電請洽
西亞爾大學。

ADY站在校門口,盯著穿梭於校門的學生,臉上有著青澀慢慢脫胎的氣味。
雖然不久前他剛領到畢業證書,只是張可有可無的証明,比尋常畢業生多了兩年歲月也不過是在年紀上多撇了兩像正字的記號。



-又是電話。

手上被貌美的女孩子塞了一張字條,抬首,笑靨巧兮,遞送過來的秋波讓人敬謝不敏。ADY僅只是聳個肩,女孩卻把對方的瀟灑當作默認,眨了眨眼影妝點出的人工美麗,立體感十足的五官在陽光照射下只剩下一片片剪影。

-嗯…她叫做什麼?

攤開的字條只有光影一片,ADY放棄辨識。
像是隨處可丟的紙屑,沒有數地上還有多少被他視為垃圾的碎屑。同性的人投以慍怒的怒瞪,ADY沒再理會那些無聊的嫉妒。

慵懶的神情下多了分疲憊。


-還是我睡覺的時間啊…該死。

委託人怎麼還不來?眼前的人都變成一座光團,他打個呵欠,往陰影的地方挪動。


-喲。

ADY睜開眼,從男子身後傾洩的陽光只描繪出他的輪廓。

-早。
-在做日光浴?

男子脫下帽子,將一頭灰白的頭髮往後梳。ADY可以看見男子的左頰上有著深紅色的刺青,是個讓人一眼就難以忘記的醒目。
今天是牛仔帽啊,ADY心想。撐起上半身與男子平視,說平視也不算,論身高他高出他一點。

-我更喜歡曬月亮。
-哈哈,我想也是。
-是在等人?
-沒想到等到你,13。

被稱為13的男子笑了笑,如同幾次在大廈的頂樓那般。
青色貓眼瞇成一條細縫,在ADY指尖的紙條停了一秒,緩緩掃過地上的菸蒂及碎紙。ADY拍拍自己的牛仔褲,狀似不經意的抖落那些像是芳心愛慕的留言。

勾勒在唇邊的笑意彷彿更有誠意了點。


-難道你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不是。
-喔?
-喏,這個。


ADY拿出一張光碟,不久前才搞砸他第一個委託的13一下就知道他的來意。


-喔。還沒等到你的委託人?
-嗯。
-如果現在請你喝飲料,是不是又搞砸你的case?
-唔,很有吸引力的邀約。

拂開黏在額前的棕色劉海,ADY嘆了一口氣。


-剛好我也在等人。

改站在ADY的旁邊,13壓下帽簷,拉著領口搧風。

-喔喔。
-如果又是下雨天,不知道我們兩個誰才是雨男。
-下雨也好啊…好熱。
-同感。


忽視向自己投射過來的招呼,13再次將牛仔帽壓低。
身旁的ADY可以清楚地看見他臉上的不耐煩,在那個人走過來特地打聲招呼時,表情在頃刻間變做一朵友善無比的笑顏。

-嘖嘖。

只有13聽到那聲針對他的嘖聲。
打發走那個人後,褪去了臉上的虛偽,似笑非笑地回望ADY。

他想起「不笑的小丑」,又多看13幾眼。


-看來不是在等他。
-看起來像嗎?
-聽起來很像。

從那個人口中聽到親暱地叫喚,帶著莫名然的敵意──當然是針對他,ADY可不打算被捲進人家的八卦中。
但別人的流言倒是有打發時間的樂趣在。


-如果你想,我可以讓他這麼叫你。
-你自己享受就好。
-有福同享嘛。
-有難各自當。

聳肩,13對這番言論不置可否。
事實上,他不介意把這分殷切荼毒其他人;有道是:感冒還是災禍這種事,傳給別人,自己總是好得比較快。


-他女朋友出國唸書。

沒有任何意味的解釋,ADY也只是點點頭。

-所以他就四處粘花惹草?
-我才不想當他摘的那把草。
-看來是孽緣。
-更衰的大有人在。


13頗為幸災樂禍道。
那段往事被眼前的人用以嗤之以鼻的口吻敘述,不過當事者有慣性遺忘「不必要」的段落,什麼是「不必要」,ADY覺得似乎沒有必要問。


-裝得真好。

ADY只給他這麼句評語。


-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13再次想起很久前有人也說過類似的話,不假思索地投以相同的回覆。


-的確是。
-喔?

側首看見ADY表露出相仿的笑意,13挑起雙眉,馬上意會地點個頭。


倦意終有盡頭,ADY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
距離他忍耐的極限還有五分鐘,腳底的影子也該到拉長的準備,舔舔乾燥的下唇,ADY抓攏一把垂落在胸前的長髮,重新用紅色的絲帶綁好。

餘光看見13將遞來的紙條在掌中揉碎。
ADY沒忘塞字條的人中不乏有同性,因為皮相而投以愛意,就如同路邊發的傳單那番不值錢。

他突然想笑,而實際上他也笑了。


-嗯?
-沒什麼。


攤開手掌,13挑眉一問:

-還是你想要當做紀念?
-那可是給你的。
-比路上發的衛生紙還不值錢。
-哈哈哈。


-13。

站在他們不遠處的男子有這一頭偏暗的藍紫色頭髮,以及同髮色的雙眸。
手臂上繪有大量的梵文刺青,雙耳掛滿了耳飾。ADY一邊打量這次向13打聲招呼的男人,同時也感覺到他所給的回應,與方才有多大的差異。


-喲,凱。
-嗯。


感覺到手臂被捉著,ADY低頭一看,有人勾著他的臂膀,將他拖出陰影之下。
隨後又輕易地鬆開。他挑眉聽著13給他做介紹。


-ADY,這是凱查爾,我的同居人。
-你好。


在天台上注意到了雨中戴小丑帽的男人,ADY翻尋自己的記憶。

原來他旁邊的人是他。

同居人,曖昧又模糊不清的字眼,ADY心想。
想歸想,沒將所想的臆測表露於臉上。凱略顯冷淡的神情不因為他的視線有所改變,逕自沉默時,話鋒一轉。


-對了。


ADY知道話頭轉到他身上,與凱的雙眼對上,對方給他一抹促狹地淡笑。


-原來是你讓他拖一個星期地板。
-吭?

轉而看向13。


-初次見面後的事情。


凱又補充。
13搔刮著自己臉頰的刺青,乾笑數聲。等待他的解釋,最後13瞟了凱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透露。


-滿身濕回家。
-而且丟了一把傘。
-喔。

大概是處罰吧,ADY猜想。


往來的學生往這邊探看的視線變多,或許是因為人數變多,反而讓搭訕的人變少。
注意到五分鐘已過,ADY早在接下case前說過約定的期限,正當拍拍褲管打算離去前發現了他的委託人,卻是站在校門口的另一側。

中間隔著13和新認識的凱。不知怎麼,ADY不打算先說出先行離去,或者是對等待過久的一種報復?
淡淡瞥著想要過來,卻頓足不前的委託人,勾起淺淺地邪笑。


-要上課了。
-哎。


耳邊聽見13虛弱地應聲。
隨即13從抱著的講義中抽了一張白紙,刷刷寫了一行數字,撕下,塞到ADY的手中。

-嗯?
-你揉了這麼多張,應該不差這一張。

攤開手,只看了一眼後又闔上掌心。
凱已經走離他們數步遠,只向ADY揮了手致意。


-的確是。
-我先走了,掰。


13嘴裡吐出一段像是句子的構句,未待ADY反應過來,毫不留戀只留下一抹橙色上衣的背影。
桔紅色的牛仔帽迅速退開自己的視線,又是一片白芒。委託人的聲音嗡嗡作響,他下意識將光碟拿出,制式地發出「嗯」、「嗯啊」的狀聲辭,模糊地道歉,大概是曬太久了,ADY一邊抵抗又湧上的睏意,將case了結。

濕黏的汗將乾淨的紙條浸成軟爛的白色,當ADY重新打開手心,字跡已經變得糢糢糊糊。


-徵求同居人。


接受的訊號重新播放,青色的貓眼帶著期待的笑意,彎彎地勾起。


-詳細請洽──


快得像是平面廣告的宣言,三小聽管無從選擇地被迫接收,待大腦處理後是顏面神經不受控制地牽出一抹低笑。


-這可比路邊的衛生紙還來得有份量啊,13。


嘴裡莫可奈何地說,卻蠻不在乎地把紙條扔進垃圾桶。
跨出數步後,拿出手機鍵入號碼,卻未撥出。


-我還不打算脫離遊民的行列…


可以考慮一下?
拇指在按鍵上打了幾個字,ADY想起上次逃家差點被發現落腳處,或許換個地方住住也不錯?


-同居啊…還要請另外一位多多指教了。



2008.09.03 Fin

接在《第三個同居人》之後。


原來前幾天我沒回帖嗎?
謬思女神沒有給我回帖的靈感啊......
(謬:回帖還要啥靈感!)

13搞砸ADY的caes是意外啊= =......
為什麼突然就變成事實了(?)
那只是某人無聊的時候的打發時間啊

畫說那個13虛偽面對的傢伙其實可以給他個你想像中的名字
ADY說這樣的話他更容易想像些

哎哎......
徵同居人的話會給薪水嗎?
算時薪還月薪啊?

回帖無能...對不起...請怪謬思女神......
2008.09.04 22:50 | URL | ADY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29-ecdd36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