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10.06 [晴空紀念][300Ts:094]飛散的記憶
不見了。


任由穿越槁木呼呼吹著乾澀的風扯開風衣的帽子,旅人呆愣地站在原地,看著全然不同的蕭瑟景致,一時間沒了言語。

「…到哪去了?」旅人喃喃自語。

傾洩而下的日光多了分憔悴,晦暗地拉長自己的影子。

原先矗立的南之天門早已倒塌,本就神秘的西庭蔓草叢生,總是縈繞談笑聲的北之迴廊,如今只有風的哽咽。

東之庭院的紅茶香,早被陳舊的腐灰所掩蓋;為了魔女而存在的信徒,也四散各處。

依稀可以見到西之樓台光影,旅人不自覺走近,熟悉、卻又陌生無比的情緒悄然而生。


「五年…只是五年,已經面目全非?」不,絕不是這樣!旅人快步走向城的邊境,風裡傳來人的聲音。

窸窸窣窣,依稀帶有熟悉的聲線。


『你說魔女?先前已經搬到魔女之所。』將最後的記憶搬到新的地方,是為舊人。魔女揚起淡淡地笑意解釋道。『晴空,已經是回憶了。』

『什麼?』

『嗯…其實也是很突然的事。』魔女莫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望向曾經藍天一片的天空。『突然一道天雷,讓原本駐留的魔女和其他人們,也不得不暫時離開。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匆匆趕回來的吧?』

『嗯。接到消息後,我馬上就趕來了。』

『原本要迎接四週年紀念呢。』魔女唏噓道。『雖然天雷打下前我們有將所有東西遷走,但是被雷洗禮過的晴空已經不能再住人了。我們決定將魔女和人們的住所分開,然後在原先的位址留下里程碑告訴來不及通知的姐妹們。』

『我看見了。』旅人沉重地嘆息。

『曾經在晴空之下的友人們,現在居住在終夏。雖然不似晴空那番溫煦的日光,但常年夏季的風貌仍一直在附近等待曾經的友人,以及現在。』

『謝謝。』

魔女回以一抹暖陽般的笑意。



旅人走向終夏時,目的白光讓他瞇起雙眼,唇邊勾起一抹果然如此的笑意,惆悵一掃而去。

映入雙眸的是綻放出最耀眼的黃色。

向著陽光的向日葵,昭告著他們新的開始,及告別過去。


賦予離別的憂愁,旅人再度遠行。載著晴空遺留的光輝四處流浪,最終回到了豔陽如夏的烈日下,並又離去、再歸來。

『我會再回來。』當年,旅人如是說。

腳底踩著模糊不清的光影,是深秋也無法帶走的日炎。



拉緊了風衣走進湯館,遠遠可以看見以東之庭院為原型重建的東域,如今是西之樓台曾經的風貌。

「回來了。」

「嗯。」旅人將風衣解下,看著眼前的人只是惆悵的笑,「這次,我該如何稱呼我們新的家?」


「荒城。」


像是剪下終夏絢麗的日光,如今做荒城的主人的妝點,依舊帶著讓人會心一笑的笑顏。

與過往截然不同的景色,帶著一次次殞滅與再生的痕跡,旅人閉上眼,感受殘陽的暖意。


指向空中花園,如同以往的慣例,那裡正開著宴會。

素雅的邀請函放在旅人手中,他笑道:

「現在正舉辦宴會,一起參加吧。」

「我還記得第一年舉辦的也是假面舞會。」旅人懷念笑道,「我會參加。一樣是在空中花園?」

像是要點頭,遲疑了會後搖頭:「這次是在中庭。」

「嗯。」

「屬於荒城,也屬於我們共同的回憶的歡迎宴會。」

旅人點了點頭,踏入假面舞會的舞台,褪去風衣與又一次悵然地低嘆。

抬首。


──I'm Home.


當年如此,如今依然。




-後-

晴空五週年紀念(?),終夏我有參予到週年紀念嗎…(沒印象*跪)
如今是荒城了,帶著很多熟悉及陌生。

更早前為晴空寫下的二週年紀念(導覽),請見此:http://nutswen.blog2.fc2.com/blog-entry-210.html


[300Ts:94]飛散的記憶

2008.10.02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37-62c3db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