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10.15 [300Ts:086][OP/LZ]該死的直線七秒
OP極短篇。


「哇、哇啊啊──」
LUFFY雖然緊握把手,雙腳黏在威霸的踏墊上,整了人卻像被風拉扯的橡膠。在飛行數十公尺之後,迅速墜毀。
所幸威霸沒事。
當LUFFY找回草帽的時候,大大鬆了一口氣。由此可見NAMI的淫威已經根深蒂固在每個草帽海賊團心裡。
「你在這裡做什麼?」
「Z、ZORO!」LUFFY見到來者之後又鬆了第二口氣,小心地扶起威霸,但LUFFY已經沒有打算站回駕駛座上。
看了看作賊心虛的船長,又瞥向那隸屬於財奴的財產,ZORO很識相地別過眼,當作沒這回事──誰叫他們的零用金實在少得太可憐,維修費不是他們負擔的起的。
「要玩也要找空曠一點的地方吧。」ZORO道。
「哈哈,說的也是。」
牽著威霸,LUFFY和ZORO走在雜草叢生的森林之中。
看著四周一模一樣的景色,兩個沒有自覺的人不約而同看了逐漸明顯變了顏色的天空,再低頭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ZORO…」
「不關我的事。」
雖然他們船員相信ZORO會找到LUFFY,卻不能擔保這兩個人可以不帶麻煩回到船上。
應證這句話的是所有船員看著森林的方向,然後再眺望被驚動的飛鳥,最後是若無其事地埋頭各做各的事。
「沒關係嗎?」CHOPPER敏銳的聽覺接收到了森林中傳來的哀號,但絕對不是他們船長和劍士的。
「CHOPPER你指的是晚餐要加料還是他們會忘記回來吃晚餐?」
待在草帽海賊團久了,都會當擔心是多餘。

ZORO被迫抓著LUFFY的肩膀,站在搖搖晃晃的威霸上。被改造過的威霸馬力特別強,催一下油門就飛得老遠。
驚險地躲過迎面撞來的樹幹,ZORO拎回LUFFY的草帽,背後是三人高的螳螂,頭上還腫了個大包。
「LU、LUFFY,」ZORO在已經飆到上癮的LUFFY耳邊大喊。「你會騎嗎?」他記得他連直線都可以騎到衝進海裡,ZORO覺得有必要好好確定一下駕駛員的技術。
「哈哈哈──我沒辦法騎直線超過七秒。」這是NAMI熬不過LUFFY的堅持,借他騎後所得到的數據。
連彎道都不行吧。ZORO發現無法中途下車,只好硬生生搶過油門的把手,把LUFFY拉到一旁。
「ZORO你會騎?」
「不會。」ZORO看著螳螂已經消失蹤影,將速度慢了下來,但大匹的影在他們喘口氣後馬上又聚集過來。「嘖,只不過是不小心踩到他的頭而已。」的,誰會發現啊,ZORO一點都沒自覺自己是最沒資格抱怨他們保護色。
要不是因為拖著威霸跑會損壞,ZORO哪可能讓LUFFY又踏上威霸。
「喔喔喔!ZORO再快一點!」改而圈著ZORO的腰,LUFFY在ZORO身後嚷嚷道。
「煞車在哪裡?」
「左邊,不對,在過去那個。」LUFFY乾脆將手伸到把手上,捉著ZORO的手背移動。
「要撞到樹了,白痴!」
「啊啊啊──煩死了。」橡膠手往後伸長,所造成的結果,不過是草帽海賊團的人再度看了天空上的飛鳥一眼,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
「他們應該快回來了吧?」
「要吃晚飯了。」SANJI叼著菸,完全沒在擔心道。

扶著威霸,肉身撞上樹幹的ZORO把LUFFY踢到一邊,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天空已經完全了。
「…現在?」
抓螳螂烤來吃嗎?ZORO瞄向那群被打掛的蟲屍,完全提不起胃口。
「ROBIN說晚上看月亮就知道船停在哪邊。」顯然是知道他們會在森林迷路多久,才有此提醒。
抬頭,「…哪來的月亮。」全都被烏雲擋住了。
「哈哈。」

嘆口氣,習以為常地跳過責備,ZORO靠在樹幹上,雙手抱臂問道:「那現在要往哪邊去。」
「那邊!」
果然…ZORO見LUFFY又憑直覺胡亂選了個方向,慣性地聳了雙肩,跟上。
「你等一下要怎麼跟NAMI解釋?」指著已經歪向一邊的車頭。
「哈哈、哈哈哈,到時候再說吧。」是到時候等著扣錢吧…ZORO頓時有NAMI是故意要他來找LUFFY當共犯的預感;事實上,真相也不遠矣。
「說你個頭!」
「總比衝到海裡,要你來救好嘛。」理所當然道。
「嘖。」
不管是哪個,ZORO都同樣會去找那個惹麻煩的船長,這點草帽海賊團的人早就心知肚明。

「ZORO,我好像聞到烤肉的味道。」
「等、等等LUFFY──」別又用飛的回去!當LUFFY的手又圈在他腰上,ZORO翻了個白眼捉住威霸的把手,「LUFFY!警告你這次不要再飛──」歪了……
「嘻嘻。」


(我果然對LZ比較有愛…)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41-82f6a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