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10.20 [銀土]銀他媽血風帳(15)
【拾伍】

並肩走在一起,穿著淡粉色和服的年輕女子側首看了她一眼,總是認真的表情今日看起來更為嚴肅。

九兵衛穿著俐落的束裝,即使逛街仍是把劍帶在身上,但阿妙卻覺得那柄劍隨時會出鞘,可以說是一種女人的直覺吧。

「小九。」被叫喚的人微微抬眼,「謝謝你出來陪我買煎蛋的材料。」

「沒什麼。」

阿妙突然牽起九兵衛的手,引來後者一陣驚訝;阿妙仍淡淡笑著,微笑中散發出一股凶狠的冷光,不過不是針對她。

「是因為有跟蹤狂的關係嗎?小九看起來有點心不在焉。」或是戒備重重,不過阿妙沒有明說。

「咦?」難道阿妙感覺到那些埋伏的浪人?九兵衛眉間又鎖得更緊。

不過顯然這兩個人所想的完全不一樣,阿妙先是露出非常不耐煩、如同般若鬼神摩拳擦掌,在九兵衛愣了一下後又恢復成原本溫柔的淺笑。

「從走出道場就感覺到了。放心,對付跟蹤狂我很有經驗,小九不用這麼緊張。」

「呃,不是…」

思忖是否要告訴她近藤的拜託,阿妙又牽著九兵衛的手,渾然無視暗中跟上的浪人。找不到機會開口,九兵衛只好陪在她身邊,默默地保護。

而在一群跟蹤狂中,抹去眼角一把感動的淚水的東城步,先是欣慰他們少主和朋友開心地手牽手逛街;在快要看不見兩人蹤影時發現有不少人也跟他同時行動。

眼神一冷,東城步僅僅只是拿著木劍,阻擋下要那群跟蹤他親愛的少主的嘍囉。

「想跟蹤我們家少主,先過我這關吧!」撇除幾項陋習,東城步不愧是柳生四天王之首,只是站在那就讓人感到一股壓迫。

「誰、誰在跟蹤你少主?我們的目標是──」

「噓,跟他說這麼多做啥。」旁邊的嘍囉B阻止道。

「為什麼會被發現?等等──這傢伙也在跟蹤!」

「我這是暗中保護少主的安危!」東城步辯解道。若沒有懷中那本封面大剌剌寫著「少主的觀察日誌」,或許會有人相信。

「別跟他囉嗦,那個娘們已經走遠,我們上!」

「不自量力。」本來就不是同個層次的對戰,東城輕易拿下勝利,並將這幾個跟蹤狂扔到暗巷裡。

未被發現的另群跟蹤狂繞了數個小巷,拔腿跑到她們前方埋伏。東城才要追過去,打算硬來的嘍囉甲乙丙丁已經搶先出場,並迅速地被阿妙的手提袋及九兵衛的快劍制伏下。

「怎、怎麼這麼強?」嚥氣。

「眼罩…等等,我怎麼沒聽說柳生家的人在這?」不是去保護將軍了?看似地位較高的嘍囉認出了九兵衛,發出失算的低吼。不過大概是被打到暈頭轉向,事實上將他打到腦漿差點噴出來的,是阿妙手中的環保塑膠袋。

打算捉住志村妙,以要脅真選組局長的嘍囉連求饒都還沒說,對付跟蹤狂駕輕就熟的阿妙馬上就讓對方升天。

「少主,你沒事吧?」

瞟了擅自跟來的東城一眼,九兵衛收刀入鞘,回應他的是阿妙的疑惑。

「東城先生,請問這些跟蹤狂是?」

「這個…」視線游移,東城步用眼神詢問九兵衛是否該全盤托出,而九兵衛嘆了口氣。

「是衝著近藤先生來的。」

「近藤先生?」話下似乎有微妙的合音,撥離出來的話,可以聽到「大猩猩」三個字。

阿妙畢竟不是笨蛋,想了下他和那個跟蹤狂的關係後,隱約也猜得出這些跟蹤狂的來意。過了會,九兵衛又解釋道:「前幾天他來道場,拜託我這件事。」否則他應該是前往將軍的宅邸保護將軍。

一股微妙的情緒自心頭留過,還未仔細分析是厭惡多點,還是其他,帶著定春前來的新八在不遠處揮手,氣喘呼呼地跑來。

「姊、姊姊,你有看見神樂嗎?啊,九兵衛,東城先生。」稍後才注意到兩人,過了半拍後發現地上似乎有幾具想裝死爬走的屍體。

「神樂?昨晚不是在萬事屋過夜嗎?」

「今天還沒看見她,中午也沒有看見她回來吃飯;阿銀也是,一大早就不見人影。」神樂不論如何都不會錯過吃飯時間,想起幾天前她和銀時的異樣,新八有些擔憂。「先前沖田先生都會到道場附近巡邏,因為今天沒看到他,所以問了一下真選組的隊員…不過他們沒回答。」

「嗯?」九兵衛和東城不約而同互看了一眼,希望不是他們所猜的那樣。


-


「你在做什麼!!!」

倏地,迸發出一句大吼。

瞠大雙瞳的沖田反射性往土方看去,滿臉血汙,吃力地抵擋萬齊的快劍,仍分神道:

「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帶他們下去!沒時間讓你想那些有的沒的!」眼看爆炸引起的火勢已經蔓延到甲板上來,土方更是眉頭一皺,抽回刀,在一個攻擊的間隙朝沖田怒瞪。

「擔心局長,一開始就不該上來!」嚥下要從喉間湧出的鮮血,土方道:「現在你就是代理副長!快走──」

「噢呀,真不愧是土方副長…完全不為所動。」讚美的口氣中究竟有多少誠心,完全不得而知。「這就是閣下的下屬甘願冒死,也要回去通告的『土方副長』,果真有那個價值……」

未完的話被土方打斷,泛起一抹冷傲的低笑,劍尖指著萬齊的眉心:「打架就別囉哩叭嗦,『人斬』應該不是靠張嘴皮子得來的吧?」

未夠誠心的奉承更讓人氣憤,土方看著遊刃有餘的萬齊,反觀漸趨狼狽的自己,安然脫身都是渺茫。

但無論如何,都要撐下去!

「究竟是鬼副長能撐到最後,抑或死在我劍下…就讓我聽聽閣下的旋律能響到何時!」

「哼,就讓你再也聽不到!」


刀劍交擊的聲音仍不能壓下高杉不懷好意地狂笑,銀時神情一斂道:「你故意的,高杉。」

「沒錯。」高杉坦承道,眼底森冷的諷意並未因笑容而溫和下來。「這不是很有趣嗎,銀時?哪怕是多了一個白夜叉,這個腐敗的世界會有什麼改變?」

「不過我可是真的好奇…如果又有第二個『白夜叉』出現,能夠在這個江戶掀起多大波瀾?」

當年那場戰爭的最後究竟留下了什麼?曾經的夥伴,等待他們的是早已支離破碎的情誼、傷痕累累的未來。

對他來說那時就已經結束了,屬於白夜叉的時代就已經結束了。然而高杉仍像當時一樣清醒地與命運抗爭,名為修羅的鬼神始終不肯解下自己綑綁的枷鎖。

銀時看著眼前的高杉,突然感覺到什麼都變了;但一開始凝視的方向便不同,哪來的變或不變?

「你想做什麼我懶得理你。不過,不要把無關的人牽連進來。」銀時側身持劍,看著笑得愈發張狂的高杉。

「無關是誰來決定的?哈哈哈…銀時,你明明知道這之間不可能沒有關係。」

「嘖,真是讓人厭惡的孽緣…」哼聲中帶著莫可奈何的嘆息,眨眼的短短瞬間銀時再明白不過,唯有斬斷高杉不斷地笑聲,才有辦法讓過去的無奈不再干擾。



不同沖田是因為高杉的話而停下,神樂一面掩護澄夜,視線仍是不時望向銀時。

方才沖田的話她也聽見了,救生船載不下他們這麼多人,就連他們都不夠用了,那銀時要怎麼辦?神樂只能在遠處乾著急,看著他們離自己愈來愈遠。

然而土方的怒吼喚回了沖田的理智,阻撓的天人被一劍砍成兩半,渾身都散發讓人膽寒的殺氣,沖田一把抓起神樂的手腕開始逃跑。

「你──放開我!小銀、小銀────」用蠻力也甩不掉沖田的鉗制,一手還拽著澄夜,神樂急道:「喂,臭小子,難道沒有其他飛船了嗎?」

沖田一馬當先跑在前頭,松平等人急忙跟上,往後一看,可以看見高杉的手下和天人馬上追了過來。而銀時和土方仍留在原地,瞳孔裡的兩人逐漸縮小,直到再也無法瞧見。

在回首也完全看不到甲板後,沖田才冷聲回道:「如果沒被燒掉的話。」

「真選組不是有直升機?我們溜上來的那台飛車?喂!沖田總悟!」

松平也不禁擔憂問道:「阿年他…」其實心裡有數,一旦他們到了逃生船而土方並未跟上,那……松平沉重地嘆息,肯定是凶多吉少。

澄夜同樣是慘白著一張臉,頻頻回首;拿出懷裡那枚被體溫熨燙的川家的三葉葵,澄夜咬著牙,像是洩恨似的在上頭施力,卻怎麼也無法將它破壞。

多少人就有多少心思,賀兵衛心情複雜地看著本該不屬於他的邀請函,又因為土方的氣魄撫平了被人設計的惱怒,但他也知道現在並不是埋怨的時機。想說,也要有命才行!

「哼,他還要親自主持副長的交接儀式!誰准他擅自死在這裡了?」沖田聲音很冷靜,冷得壓抑不住怒氣。他最討厭他這個性!不管是什麼時候都選擇獨自承受,他以為他那條命值錢到可以換所有人?


──如果你死了,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土方十四郎!


盛滿了殺意的慍怒讓沖田一出手就奪去許多性命,殘留在劍上的血在揮出時飛落,卻又染了下一具軀體的豔紅。

從後追上的又子與武市雙雙停下腳步,近距離對又子的射擊不利,武市又不可能和沖田一較高下。

雙方登時明白誰的威脅力最大,沖田自隊伍的最前頭跑到末端,阻止了又子的雙槍;只是一個停頓,旁邊的天人便蜂擁而上,打算趁機做掉兩人。

「嘖。」錯失掉一舉拿下殺傷力最大的又子,沖田往後一躍,只是這短短的瞬間就足夠讓又子重新待陣,扣下板機欲奪去他的行動能力。

「臭小子!納命來吧──」

「沾了髒髒東西的小褲褲露出來了喔。」不知何時介入其中的神樂笑咧了嘴,蔚藍色的雙眼是再堅定不過的認真。拳頭握緊狠狠往腳踩的木板砸下,一連數拳,就連神樂自己也必須往後閃躲崩塌的地板。

陷落的地板有火勢竄上,沖田抓過神樂的後領,銳利的刀鋒隔開了朝眉心射來的子彈,彈道雖然偏離了致命傷,卻還是在身上留下一道傷痕。

沖田嘖了聲,「紅色子彈…真是麻煩的女人。」

領著隊伍到吉村待命的地方,週遭已被炸得面目全非,連船身都有不少損壞的痕跡。沖田先是問了通訊狀況,雖然勉強可以對外聯絡,但他們也沒辦法定位這艘船的位置。

「沖田隊長,副長呢?」

一邊命令其他人上船,沖田背對著吉村,並沒有馬上回答,而四周的人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方才被神樂破壞的地板已經被火舌吞沒,可以通往甲板的通路也逐漸被坍塌的樑柱掩埋,縱使他想要再回到甲板,也要他有命可以闖出火場。

濃煙瀰漫,開始有人摀著口鼻;為了讓逃生船飛出去而打開了閘門,雖然灌進了新鮮的空氣,卻也讓火焰燃燒得更加旺盛。

「松平叔應該不只帶這些人上來吧?」轉移話題,沖田有瞥過這次松平大叔的隨行護衛,應該不只眼前寥寥數人。

吉村屏息,投以松平叔一個搖頭。「…被岡田似藏還有其他天人殺了,有四五個人好不容易逃到這裡,因為保護船的關係…」頓了一聲,吉村闔上眼沉重道:「倖存者我已經先安置在船內了,他們的屍體…可能沒辦法送下去了。」船的承載量逼得他不得不如此抉擇,松平也不多加責難,許多人朝著火場的方向一拜。

「沖田隊長,副長沒有追上來嗎?」吉村又問。

掛於每個人臉上的表情早給了吉村答案,但他仍不死心地再問。


沉默良久,沖田仍選擇不隱瞞。

「…還在上面。」

「什麼?!」失聲大叫。

抿了嘴,沖田看了神樂一眼,難得地重重嘆了口氣:「老闆也在那。先下去吧…」

「可是副長他──」吉村驚慌道。

「我說:『下去!』。開船!」沖田大喝,將剩下的人全部趕到船上,自己則堵在門口。

如果不能讓他們平安下去,那這次任務的犧牲又算什麼?沖田這次沒有讓憤怒奪去權衡事情的嚴重性,現下誰也沒有任性的權利──至少,使命必須完成。

「這是『副長』的命令,你想同時違逆我和土方?」

隱約感覺到不對勁,沖田似乎沒有打算進入船內,開始移動的飛船正逃離火焰的肆虐,但站在門口的沖田卻像隨時都會跳下。松平才要開口,神樂已經先行一步攫住沖田領子,惡狠狠地往船裡摔。

「誰管你還有那個美乃滋的命令阿魯?」神樂又衝上前去按住沖田,隨後馬上有人把門關上。

神樂整個人坐在他的肚腹上,一雙眼裡寫滿了不甘。「雖然我討厭你!但是小銀說不可以浪費別人的好意,你想死的話,自己找地方去切腹!不要在這裡礙眼。」

「小銀才不會死!你不是說美乃滋狂沒資格死?我也不准小銀去死!你也一樣,混帳!」

落在沖田眼前的拳頭遲遲沒有落下,計畫失敗的沖田閉上眼嘆了口氣,推開了神樂坐起身,伸手拍著她的後腦。

「我還要等土方回來篡位,誰說要去死了?昆布女,把鼻涕和眼淚擦在我身上,衣服你可要賠我啊。」

「誰哭了阿魯!」用腦殼頂撞沖田的下巴,雙眸裡漾著水氣,但沒有落下。

澄夜走到神樂身旁,輕輕拍了她的肩膀。


放眼望去每個人都是一樣狼狽,自己身上也沾了不少血色,澄夜環視眾人一眼,雖然雙眼哭紅,但已沒有眼淚再滴落。

佇立於一塊稍微空曠的位置,面對所有人,澄夜行了九十度的鞠躬禮,讓松平等人大大吃驚。

「公主殿下!」

不理會想要攙扶自己的臣子,澄夜仍維持鞠躬的姿勢道:「這是我對各位、對那些為了這場山茶宴的犧牲的人、以及土方先生和坂田先生保護我們,唯一能做的。對不起,還有謝謝。」

「保護公主殿下,本來就是我們的職責,澄夜公主,趕快起身吧!」

「在他們死去時我只能束手無策在旁邊哭泣,還讓各位一路護送我到救生船…我──」話聲一度哽咽,指甲握進肉裡,澄夜深呼一口氣,「是我沒用手上的籌碼保護大家,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突兀捉著澄夜的雙臂,神樂要她抬起頭來。「澄夜是自願要參加嗎?是我自願要來救你的啊!」

「女…神樂,因為我是公主。」抿了唇,澄夜溫柔地看向因為那天她任性的想要和她一直做朋友、就義無反顧來救她的神樂。「雖然我一直很討厭那座城,不過這本來就是我的義務。」

沖田從後摀住了神樂的嘴,澄夜勾著淡笑點了點頭。

放於掌心的三葉葵亮澄澄的閃耀著,澄夜走出重新打開的門扉,西沉的夕陽牽起了滿目藍灰,抬首還可以看見停滯在空中的飛船。

害怕澄夜想不開,神樂極欲掙脫沖田的箝制,惡狠狠地咬住摀在自己嘴巴的手掌,撇下他衝到澄夜身邊。

沖田把口水抹在別人背上,倚在門邊,不時眺望紅光豔豔的火燒船,陰沉著一張臉。澄夜和神樂走到甲板上,穩住搖晃的步伐。

「這個已經沒有用了。」紛紛擾擾的源頭,澄夜隨意地就讓它消失在手中、風中、海中。

松平失聲喊了一聲,隨後無輒地笑起。

「回去還請松平伯父說卡片已經不見了喔。」澄夜道。

「大叔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們有看見金卡的下落嗎?」挑眉瞥了其他人一眼,眾人都是無辜地聳肩,表示一切都不知情。

重新眺向那團燃燒的火燄,飄零在熱流與冷風中的殘花拂過漸暗的夕空。

最終焚盡的,會是誰的結局?



-後-
自我覺得沖田、公主變成熟了。
雖然在寫上半部的時候會覺得公主的戲份很多餘(其實作者也這樣覺得過|||b),但事實上公主掌握很關鍵的部分,好比說她和神樂的關係,將萬事屋與山茶宴扯上關係,到頭來還是要面對身為「公主」這件事;小有無奈這段著墨還有待加強。(感情部份苦手orz)
總悟雖然老是想竄土方的位子,但發生危機的時候還是可靠XD;對土方的看法就如同文中寫的,其實是「自家人才可以打自家人」的彆扭小鬼(噗);對我來說神樂更難寫…雖然覺得她應該是最想讓阿銀下來的人,但在最後卻又比沖田更相信他們。不過這也跟擔心的對象有關,而且土方看起來比較慘(被讀者痛毆)

雖說這是銀土文,不過不太希望是因為感情當作主要的原因,讓阿銀攪進這個動亂中,私認為這兩個是把公和私分得比較開的人(特別是土方),所以才要用其他事做為藉口(真是彆扭=..=)


上面的話原本要等到結束才寫的,可是每次到結局我就不知道要寫什麼||||b,所以慢慢補完。(←紙上很多要囉嗦的事)
於是,我想看回帖了QAQ(喂你跳tone跳太大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43-6176c3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