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11.12 [Amatsuki/紺中心]崩月7
七、

對於陌生人來說,這裡的人是不是過於熱情了?

紺剛來到這個新住所時,當初帶領他的人經常來訪;如同他所保證的,有任何事麻煩他可以儘管說。

但沒說的時候有必要來嗎…紺嘆了一口氣,看著平八主動幫他將借回來的書抱到角落的小几上。

「你啊,平常不用去工作嗎?」

臂膀抬起擦去頰邊的汗,平八回道:「平常我就負責看守長屋的大門,白天可以做點零工。」

「我可不會付你薪俸。」紺索性將書闔上,話說得很白。「和個來路不明的人這麼熟絡好嗎?不怕那些街頭巷尾的人說話?」

這裡沒有沙門的庇蔭,也沒有寺廟那番杳無人煙可以阻擋人的流言蜚語,紺已經很習慣路人對著他的身形和髮色投以怪異的眼神。

但不管撿他回去的婆婆也好,和尚也好,甚至是一開始對他完全不予信任的朽葉也好,加上眼前這個楞小子,怎麼都不對他多提點防心?對於一個異邦者來說,這樣的友善反倒給他奇異的不適感。

面對這些理所當然的問題,平八反倒不放在心上似的。

「是在說那些大嬸和女孩子嗎?你來的時候的確引起很大的騷動呢。」

「吭?」

「雖然江戶有很多外國人,可是還沒有見過可以讓那些女人議論紛紛這麼久的男人。」

紺舉起左手喊停:「你確定我說的和你講的是同件事?」

這次平八卻恨恨地抱起雙臂道:

「要我明著說你長得俊秀就直說。對啦,那些人一直在問你是從哪來的?」平八一臉不平的模樣讓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被一個長得比自己好看的男人恥笑,這種讓人吐不出怨言的鬱悶讓平八只能鼓著腮幫子等紺笑完。

又笑了數聲,紺才搔搔下巴回道:

「沒什麼。不過既然跟著我有被比較的麻煩,幹麻還常來我這?」頓了一聲,紺戲謔地取笑道:「醜八怪?」

「你──」才剛起個頭,見紺偏著頭滿臉笑意的神情,雙肩馬上又垂了下來:「算了跟你比起來我本來就平凡得很不起眼……」見平八還老實接受這個揶揄,紺悶著笑拍拍平八的肩膀安慰道:

「至少不用背後蒙受別人的指指點點,你希望的話我替你染個頭髮?身高這點我就幫不了你了。」

「才不用!」

「噗哈哈哈……」

來到這裡鮮少笑得如此開懷,紺又糗了平八幾句,光是醜八怪三個字就足以讓平八嚷嚷許久,卻仍是被冠上這個綽號。紺拍拍平八的背,雖然止住了笑聲,卻仍然止不住表情的笑意。

「吶,回歸我剛才的問題。沒有髮髻、髮色又怪異,就算突然出現官人把我捉走也不奇怪,這裡可是講究『身分』不是嗎?」抹抹眼角的淚,紺口氣稍為嚴肅了起來,「既然如此,少與我打交道才是正常的行為不是嗎?何況我又不會付你錢。」

「嗯…」平八沉思片刻,卻仍是笑了起來。「看到別人有困難,會想幫助不是很正常嗎?」

問言紺愣了半晌,平八仍繼續道。

「而且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你不是壞人,來到這裡的時候不也是先安撫我的不安?如果真的是什麼壞人的話,沙門大人也不會答應你到外面來住。再看到你一隻手不方便,會想幫忙也是應該的。」

臉埋在左手手掌裡,紺像是服了這番話,無力的垂落雙肩瞇著小格窗透進屋內的光線。

「真服了你…」

「紺?」

無力的右手仍舊垂掛在懷裡,紺吁了一口氣。

「你肯定很常被騙吧。」

「什、什麼?」

把玩著煙管,金屬製的煙頭戳著平八光滑的眉間,紺沒好氣道:

「如果說我只是想騙到你們的信任再幹壞事?在這裡要是犯了錯可是採連罰制,得到你們的信任後,你們就跟上了賊船沒兩樣,我這樣說還願意相信我?」不比原世界的冷漠,紺總算對這個「江戶」的人民有所認識。

不像那個疏遠的都市,不像每天都只是無趣的過日子,感情並非天生淡漠,而是沒有足以掛心的對象。紺試圖想過要回去那個他所熟悉的世界,然而這裡卻一點一滴地腐蝕那個想法。

這裡有太多足以勾起他興致的東西,包括書本上的軼事、包括物、包括人。

揚起清淺的笑意,一直積塵在紺雙眸裡那股複雜的情緒頓時穩定平和下來,浮出清的深藍。

「如果發生了再說吧!我相信你。」平八打打胸脯保證道。

「那麼你就留下來繼續給我差遣好了,醜八怪。」一旦熱絡起來,本性便不自覺地流露。紺惡質地咧嘴一笑。

「不要那樣叫我!」

「哈哈。」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45-7baea9f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