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8.12.25 [試閱][銀魂/銀土]主角命格和災難總是掛上等號
《銀他媽血風帳》番外‧試閱篇
銀時x土方,第一段試閱。
(H還是親熱畫面當然是要等到本子才看得到=3=)



「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因為你是災禍體質。」問話的人被白了一眼;不過這次說話者的吐嘈卻少了點底氣。

「那是內建在主角技能欄的能力,被動執行,不關阿銀的事。而且這是番外篇對吧?還是溫泉特別篇!」

啪咂。

發出哀嚎的銀時折斷樹枝,似乎有看不見的線路也跟著斷裂,深山裡空氣中清新的氣息在他的週遭自動空出一塊真空地帶。

土方也嘆了一口氣,他明白銀時的抱怨所在,不過他也不是自願站在這裡吹冷風。

溫泉招待券所給的地點是一間位於山林中的溫泉旅館,四周種滿了桃樹,因而有了「桃仙苑」的雅稱;向來只招待會員,對於一般平民等同天價的住宿費,以及整片桃花園屬於私人財產,是這裡人煙希罕的主要原因。

正值賞花時節,不同櫻花爛漫的景致,嬌艷的桃花帶著奪目的桃紅佔據了深褐色的樹梢,一朵一朵。

土方背倚在木板牆上,指尖夾的並非是習慣的香菸,而是溫泉旅館特別準備的煙管,紫桃色的煙竿留有原材質的質感,不熟悉的氣味和唇上的觸感令他拿在手中的時間多過抽菸。

吐出一縷白煙,他搓了搓有些乾冷的手。

「反正我也不能泡。番外篇就番外篇,把你腦袋污穢的畫面刪掉!」結痂的傷口不能泡太久,就算能泡,那個自然捲打得如意算盤也不可能實現,他以為他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嗎?

土方哼氣,看銀時帶著滿身氣蹲在旁邊。

「吉米可是連你的行李都準備好,呿,那個臭老頭……還騙我們是賞櫻!」銀時磨牙道。

真選組離開屯所前,銀時還被山崎用不甘心的眼神怒瞪,現在雜人等全都不在,卻不能窩在房間裡邊耳鬢廝磨,可惡。

這裡的老闆和松平叔是舊識,不過現在已經退休做個溫泉店老闆,每年都會寄招待券給老友們;只不過因為山茶宴的關係,許多曾經擔任幕府重要官職的人員紛紛被傳召,甚至是收到宴會的帖子,距離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個月,部分官員卻行蹤不明。

不過任務並不是找到老闆,土方回想當時的場景,就算是先知道松平大叔早決定派他們來幫忙,當下也拒絕不得吧。


當時在門口接待他們的並非普通的侍者,素顏的金艮夫人親自招待他們兩人,原本銀時還受寵若驚地多看了美麗的夫人幾眼,長烏亮的頭髮在腦後挽了個髻,桃紅色的簪子因為動作一晃一晃。

『兩位是土方副長和坂田先生?』夫人淡淡一笑,『我是金艮坊子,直接叫我老闆娘就好了。松平先生他告訴你們了嗎?』

銀時和土方互看對方一眼,直覺告訴他們不會是好事。

『看來沒有。』老闆娘先是皺起漂亮的柳眉,拍手傳喚侍者趕緊送上茶點。『兩位特地前來度假…這樣對客人怎麼好意思。』輕嘆了一口氣,直率地表達出情緒的金艮夫人,比起一般溫婉的女性多了分爽快俐落的感覺。

這讓對面的不明究理的男性臉色稍微緩和一點,萬一是什麼大小姐脾氣的官夫人,可不是一個自稱是小市民的自然捲和警察可以應付的。

『夫人,請問是什麼事?』土方代表詢問。

『不知道的話,還是繼續不知道下去比較好喔。』老闆娘眨眨一雙丹鳳眼,銀時這才發現對方有著一雙和土方眸色相似的眼瞳。

『請直說吧。』

不管如何,他們都已經被騙到這來了。何況老闆娘一雙電眼實在讓人很難拒絕…

『前陣子發生的事情,土方副長應該略有耳聞吧?』老闆娘詢問的時候眼神卻是看著銀時,語帶猶豫和保留;土方表示沒關係後,老闆娘才又續道:『外子因此還未回來,整間旅館暫時由我打理。』

『是希望我們找出金艮大人的下落嗎?』土方瞥了銀時一眼,像是在說「那是屬於你的業務」,不過銀時卻撇嘴說:「你也有一份」。

『不,那個笨蛋沒回來就別管他了。』瞧見兩人愣了半晌,老闆娘掩嘴笑了數聲,『我講話直,請別見怪。』

『…嗯。』

『這段期間陸續有天人來騷擾,但原本聘請的保鏢告假返鄉,一直無法讓那些天人打消吞併這裡的念頭,加上為了不打擾其他房客,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半垂著眼眸,讓人無法臆度她的心思。

『明白了。』土方知道老闆娘話中有話,並不打算多問。

老闆娘姣好的面容有些嚴肅,掩飾性地喝了一口熱茶,隨後無奈歉道:『非常不好意思,特地來這種深山泡溫泉…,今日若碰上,就勞煩二位了。』


於是他們兩個連酬勞都沒問,任務就這樣接下來了。

土方事後也有些後悔,畢竟他們是來度假,被設計的感覺並不好過,但金艮夫人的請求著實難以拒絕;不過似乎是作為補償,房間和用品等級都高了幾等。

手上這支煙管是老闆娘額外送的,送給銀時的則是一套全新的白色和服,袖襬是龜甲的幾何紋樣,腰間用青色的束帶綁起;土方身上穿的則是去年銀時從歌舞伎町帶回來的色和服,桃金色描繪的飛花落在雙手衣襬上。

穿著比平日華麗的衣裳,土方不解為什麼老闆娘要他們換上這些華而不實的和服,做誘餌嗎?還是嫌他們穿那樣太寒酸?

「溫泉之所以是溫泉,之所以是情侶的約會勝地,派不上用場也太心酸了……」來溫泉就是要嗶──(消音)和嗶──(消音),像拾荒老人蹲在人家旅館後門,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心酸的!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免費的招待券你還嫌。」土方淡淡回了聲,對於銀時的抱怨難得不多回應。

老闆娘說明那些天人會先到後門,部分人員留在這裡,其他人在繞到前面包抄,人數約十人左右,若只是來騷擾的天人,光憑他們兩人,要不引起騷動解決掉應該沒太大問題。

有問題的只有自己的手和旁邊已經陷入歇斯底里的自然捲而已,土方嘆道。

「稅金小偷你們這是詐欺!浪費公帑度假的事他們在做,小市民使用招待券卻還要付出額外的勞力。」銀時只差沒有在頭上綁布條說天理不公。

「你不是自己也點頭答應了。」土方瞟了他一眼心想,還不知道是誰雙眼發光地看著美麗的老闆娘。

雖然是後院,但布置並不簡陋。碎石鋪成的小道,桃林中錯落的籬笆巧妙的隔開溫泉旅館和外界,桃紅的景色隨著遠山的青更顯得繽紛。

小道延伸的步道是遼闊的視野,兩旁種植著人工培育的桃樹,從土方站立的位置看去,有任何人進度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免費的果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曾經讓登勢請去住免費的溫泉旅館也是,被抓去工作就算了,對象居然是一群幽靈,光是回想起他還是會一陣頭皮發麻。

「你可以回去。」

「這樣糟蹋別人的好意會遭天譴,阿銀才不是這麼沒肚量的人。」

「是啊,只是萬年缺錢的廢柴。」

和銀時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到現在,土方也有些倦了;離老闆娘所推測的時間還有幾分鐘,熱茶是一杯接著一杯,他煙管也愈用愈上手。

「老闆娘的丈夫:金艮日寺似乎也是自然捲。」他想起在養傷的時候,松平曾抱怨過山茶宴的帖子居然寄給一個退休的死老頭,抱怨抱怨著,連深交三四十年以上的老朋友燙頭髮燙幾百遍失敗的事也拿出來說。「現在也長出白頭髮。」還多看了銀時的捲髮幾眼。

「喂喂,你歧視自然捲嗎?自然捲自救委員會會員不會放過你的!阿銀我是天生白,百分之百無雜質的白毛!」

「自救什麼?不是說從毛囊一路捲到髮梢嗎?」土方嗤笑道。眼角餘光瞥見遠處有人影晃動,向銀時使眼色:「來了。」

「終於來了。」銀時伸個懶腰,扭動關節躍躍欲試道。「啊!差點忘了,我已經和作者申請報名:『新‧萬事屋』,老闆是我,老闆娘是多串喔。」萬事屋夫妻檔正式成立!

青筋從額頭冒出,土方轉頭陰惻惻問道:「誰是多串?什麼新‧萬事屋?我才不想和經常性失業的廢柴組什麼團體,要做也是我當老闆,哼。」

「那可不行,萬事屋的老闆一直都是阿銀,難道你想玩萬事屋和真選組對調PLAY的遊戲?」銀時一臉好心可以出租萬事屋專用工作服,讓土方在動手打到騷擾的天人之前,先賞了銀時一拳。

「玩你的頭!你是想讓其他隊員跟著失業嗎?」那就真的變成一群廢物男人的團體。

「嘖嘖,多串這麼不圓滑可是沒辦法做好萬事屋的工作。」

「誰想要做!」

「是你自己說要就當老闆,阿銀我可以勉強替你代職幾天,想要和阿銀一起工作就只有萬事屋老闆娘喔。」

「誰在和你工作,你閃什麼閃!」

「對喔,十四這是在和我約會,現在是要手牽手嗎?」伸手。

「混帳!」

「喂,你們是來堵我們的吧?不要忽視我們啊!」天人氣勢磅礡出現,卻只落得一句對話框的下場。

銀時和土方看也不看,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沒注意,抄起最近的東西就往他們扔去。

「吵死了!」沒看到他們在吵嗎?吵什麼吵!

約兩個普通人類身高的猴子天人被兇過後居然咬咬下唇,放聲大哭般大吼:「別太過分了!既然要打倒我們好歹把出場介紹播放出來吧!」流星槌往地下一扔,引起巨大的聲響。

「老大別哭啊!」旁邊一群猴子猴孫也跟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51-77149b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