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02.27 [300Ts:069][OP/LZ]船長
平凡的光景。

為慶祝影子的歸來,他們在月光摩利亞的三桅帆船上開了場宴會,如同草帽海賊團每次劫後餘生所舉辦的瘋狂派對。

身受重傷也渾然不在乎的恣意狂歡,累了倒頭就睡,醒著的人,酒一杯接著一杯。

新加入的船員布魯克彈奏的賓客斯的酒也在每人耳邊迴繞著。


索隆醒來時悄聲無息。

並非四周沒有聲音,而是他睜眼、忍著全身疼痛從床舖上爬起,一直到適應了每次重傷後渾身消毒水的味道時,才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他張開掌心,感覺到撕裂的痛楚,全身每一個關節彷彿未上油的齒輪,發出吱吱的聲響,更消說繃帶下一塊塊迸裂的傷痕。

第一個發現索隆醒來的是羅賓。

羅賓只是朝著索隆笑了笑,但後者並未看見她唇角所揚起的笑意。

當索隆看見自己的刀置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時,原先留在眼底的渾濁霎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索隆彷彿只是睡很久而活動一下筋骨,拿起雪走下床。

走到騙人布及弗朗基替倫巴海賊團所造的墓前,彷彿只是隨意地插在地表上,盤腿坐下。

「啊…嚇了我一跳,已經痊癒了嗎?」正在演奏小提琴悼念的布魯克訝道。

「嗯,有些睡過頭了。」

「那是……?」

「死去的刀『雪走』,也讓我緬懷一下吧。」索隆雙手和十,嘴裡並未說出任何離別的言詞,僅是闔眼祭拜。

布魯克看著狀若無事的索隆,原先想說的話卻不知如何開口,關切的話說完後,只提起自己已經加入的事。

「是嗎?你的運氣真不好…這一團可是好事不來,壞事不斷。」雖是如此,布魯克無法從索隆的言詞中聽出一丁點對這個海賊團的不滿。

稀鬆平常的對話,聽不出前幾日海賊團險些全滅的陰影。布魯克與索隆並肩回船上時,除了喬巴氣急敗壞地要索隆將繃帶纏上以外,似乎沒有人再提起索隆重傷以及魯夫的精神異常好這件事。

隔幾天後他才從喬巴及騙人布口中得知,在這海賊團中,索隆身上大小傷不斷,卻老是在能夠活動時就將繃帶拆掉,像個沒事人的模樣已經是個常態。

然而七武海就這樣離去的事卻絕口不提。

布魯克畢竟是比其他人多活了大半輩子,他知道這是草帽海賊團的默契,他也有所共識不去戳破。

船長只從他人那得知簡單的經過,但身上大小的傷口和疲倦在一夜間全數消失,這番異常並非如外觀所見,只是笑笑帶過。

至少在布魯克突然想去廚房拿牛奶時,看見他的新船長抱著酒走到甲板尋找擅自接下守夜工作的劍士時,感覺到那分不能說出口的在意。

「哎呀,你看見了。」習慣性在夜間看本書才就寢的羅賓,在走廊上看見布魯克時,別有深意的一笑。

「喲呵呵呵…這也是大家的默契嗎?」

羅賓豎起食指輕貼在唇上,眨眨眼睛。


遠離了魔鬼三角地帶,大片燦爛的星空穿過稀薄的雲層映照在千陽號的草坪上。

巨大的啞鈴隨著船隻變大也日漸誇張,索隆的身影被啞鈴的陰影遮住,魯夫是在繞了一圈之後才看見他。

將裝了酒的橡木桶滾到索隆旁邊,自己卻是隔著啞鈴的圓盤,背對著索隆坐下。

「給你的。」

早在魯夫的步伐聲傳來時,索隆就已經從小憩中清醒。

「謝啦。」

「嗯。」

索隆沒有問魯夫是怎麼從上鎖的酒窖中拿出來的,也沒有思考那個對男人吝嗇的廚子怎麼會放任偷吃食材的慣犯進入他的廚房,也沒有關切大半夜的,卻專程跑來找他的魯夫有什麼話要說。

太過了解對方,以致於除了平日嘻笑的對話以外甚少言談。

飲酒的咕嚕聲在靜默的船上顯得格外清楚。

魯夫可以感覺到索隆的呼吸,喝酒的速度及頻率;他抬頭看著星光,瞎扯這幾天他們和布魯克玩了什麼新遊戲,唱了哪些歌,弗朗基和騙人布又研究出什麼新的玩具。

「下次我們也去坐潛水艇吧,哈哈哈。」

「好啊。」

「布魯克說要教我們玩樂器,索隆喜歡什麼?」

「沒有。」

「是嗎。那我們一起合唱賓客斯的酒!之前香克斯他們也很常唱。」

「我聽到會背了。」

帶著笑意的嗓音,帶著罕為人所聽聞的溫柔。那是魯夫不經意發現的,屬於索隆獨特的溫柔,不僅是對他,對其他人也是一樣。

即使彼此都把對方放在平等的位子上,索隆仍是有意無意似的,默許他許多行為,這讓魯夫突然萌生一股無力。

建立在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定位有所覺悟上,船上的每個人都很任性,尤以船長最甚。

他的命令,僅要不違背船長該有的氣度,索隆從來不曾拒絕。

他也明白索隆對他的容忍度比所有人都高,他也不曾顧忌什麼去使用這份特權,享受他找到的第一個船員對這艘船以及船長的信與支持。

只是換個角度想,索隆幾乎不曾在他面前展露他的「任性」。

他會指著香吉士大罵說他要喝酒,不理會喬巴的勸誡而擅自拆掉繃帶,在娜美又向他討債時氣沖沖地喊她魔鬼……

但沒有一樣是針對「魯夫」。

太了解自己所肩負的責任與任務,讓魯夫無法向索隆抱怨,要他不去在乎那些。

他察覺到身上的傷和索隆有關,知曉有人向他隱瞞事情的真相,明白這是大家為了不讓「船長」愧疚而保持沉默的體貼。

而他身為「船長」,自然不能拒絕大家的好意。

不能向索隆說任何道謝或是道歉的話,也不能對索隆的行為有任何意見,甚至連疼惜都不行。


「魯夫。」

索隆頭一偏,側首看手按在草帽上的魯夫。

「啊?」

「喝完了。你打算等臭廚子醒來罵人,還是扔到海裡?」搖搖手中的橡木桶。

索隆喝酒的速度很快,但這麼大一桶要喝完也要一段時間。魯夫透過拉長的影子才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那就留下來裝淡水好了。」索隆也不像是要魯夫回答,改坐在木桶上,依舊是背對著魯夫。

「哈哈,反正被發現了還是要被罵。」

「你啊,完全習慣了吧。」

「嘻嘻。」魯夫按著草帽,和索隆背貼著背,一同坐在木桶上。「索隆不也一樣?」

「嘖,活動活動筋骨而已。」

「索隆沒看見,可是香吉士還是有擔心你。」

「……」

「喬巴又在說你都不乖乖包紮,身為船長我也要說一下,傷患就是要聽船醫的命令。」迂迴的關切。

索隆正想向平日一樣只吐個單音敷衍過去,但魯夫話下的絃外之音讓他將即將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

不能說破,這是他們倆都有的共識。

他從來不曾想過隱瞞或是坦白他的行為,對他來說,當下那是最好的選擇。

魯夫若有發現的話肯定也了解,索隆篤信這一點,於是沉默。

將他的話當作一般的提醒,維持著數日來的「平常」。過度的擔憂會被視為對彼此的不信任,但魯夫無法對「夥伴」──尤其是「索隆」,為了自己而犧牲野心。

出航就代表他們對自己的生死負責。若索隆為了團隊而死去,並不會有人怪罪於船長。

是魯夫自己無法接受,有船員為自己而亡這件事。


他站在理智與情感的交界上,難得地露出了氣惱的神情。

隱藏在草帽下的表情索隆不能看見,他也不會主動解開魯夫這層心結,即使與他有關。

背貼著背是他們倆獨處時一個習慣;正因為相信才將背交給對方,對索隆更是如此。

索隆放心地將重量施加在魯夫背上,後者弓著背,微彎著腰看向自己的草鞋。

「索隆。」

「嗯。」尾音上揚。

魯夫突然提了不相干的事:「雪走他…已經走完他的旅程了。」

「嗯。」

「我們還要繼續走下去。」

眉一挑,「當然了,船長。」

索隆回過頭,凝視已將草帽脫下的魯夫的雙眼,堅定不已地重複道:「別忘記你是船長,要是沒有當上海賊王的話,你要切腹陪罪。」

「所以你也要當上世界第一大劍豪,索隆。」


──所以你不能死,索隆。


「不管發生任何事…」支撐草帽海賊團這面大旗的夥伴們,缺了誰都不行。

魯夫的手搭在索隆雙肩,最後收攏。

索隆知道,當朝陽亮起時,「他的」船長已不再遲疑。

「我答應你,海賊王。」

我答應你,魯夫。



-後-
索隆重傷後的橋段,看過很多SZ的版本…可是我好想看LZ的啊!(哭)
心血來潮寫著寫著,然後就變成這個樣子orz

似乎LZ的結局都會回歸到原點?一旦魯夫做了什麼事,違背索隆的理念就要他切腹(…)


看到LZ文重現江湖我都快哭了<-喜極而泣, 喜極而泣...

不知怎的最近突然很想看LUFFY為ZORO嚎啕大哭...不過這樣就變悲文了/// (又不太喜歡架空或是穿越, 但是又希望LZ能幸福美滿白頭偕老)
2009.02.27 22:17 | URL | C | 編輯
很多時候~我覺得LZ這兩個...
那種啥都不跟對方多說的習慣~
是一種美好的兩人世界(結界?)!
沒有人可以像他們彼此間的感覺!

對LZ來說~有太多"無聲勝有聲"!
2009.02.28 10:11 | URL | 真 | 編輯
>>真:
雖然這種感覺很好,可是也會讓我陷入沒有對話可以寫的窘境啊[掩面]


>>阿C:
我懂我懂...一發出去,好多LZ飯冒出來了[望遠]

其實那畫面我也好想看[掩面]
可是這篇是感覺到了,但是不能哭,哭出來感覺就辜負了ZORO了[?]
哭完後還是可以HE啊!!![因為這是OP!!!]
2009.03.03 23:25 | URL | 蘇沛 | 編輯
well...同感.
倒是還是希望他倆動作(!)和對話再多些,
不然寫文和看文都累阿...XD
LUFFY其實可以再任性些,
不要管辜負不辜負了啦 XDDD
(雖然我知道這次情況特殊...嘆)

所以說嘛, LZ市場不是沒有的只是需要培養
<-出本暗示 XDDD
2009.03.06 00:11 | URL | C | 編輯
這兩個因為都太強了,反而很少並肩作戰[痛哭]
連對話都好少...[扭曲]

不過L平常就夠任性的說XD,再任性下去換Z受不了[咦]
出本啊...[哭著看行程表]...
2009.03.09 01:59 | URL | 蘇沛 | 編輯
呃呃...我瞭解妳的無言...
妳也是"無聲勝有聲"的狀況啊...

汝身為他們的娘親要跟他們同進退[啥]...[汗]
2009.03.09 04:04 | URL | 真 | 編輯
啥咪共進退你說一下……
因為ZORO下落不知道到何方所以娘也引退這樣嗎…

話太少是要寫啥咪(掩面)
做娘難為啊
2009.03.09 17:32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55-35cd9a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