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03.18 [雙銀土]高溫殺菌請小心被反咬一口(下)
於是,當白血球王好不容易回到被攻佔的城堡,便看見飾演BOSS的病毒王GH101055號,俗稱土方十四郎。

身旁是沖田,穿著粉紅色的緊身衣;而在病毒王土方的身後則是被感染的士兵們,訓練有素地將城堡周遭包圍起來。

「沒想到這裡最強的防毒系統是用老闆當作範本,難怪要大費周章把我們弄進來。」沖田打了個哈欠,擺明不關他的事情,戴起眼罩打算找個地方睡覺。「打了好幾天,我也累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屍體101055號。」

「搶怪還敢說累!」每次經驗值都是被沖田賺走,他身為BOSS居然也要練功,那傢伙不是金手指嗎!

白血球王看著眼前的病毒王,雖然芙蓉大人替他裝載的程式中有這個人的資料,可是那並不屬於現在的白血球王的,而是從那個人身上複製過來的。

不過記憶體有一區的影像被鎖起來了,沒有原主人和芙蓉大人的解密就打不開;除此之外就是打架、拌嘴,沒有多少重要的資料。

「咳咳…你們攻佔這裡有什麼企圖?」白血球王問道。

白血球王一路上損耗太多血,無預警碰上在城堡外練功的魔王,馬上就被打趴在地。

「哼哼。」病毒王土方哼笑。不知道是因為白血球王長得和某個欠揍的傢伙一模一樣,修理起來特別有快感的緣故,還是剛升上Lv.99的關係,心情很好的樣子。

病毒王土方蹲在倒在地上的白血球王面前,雖說是用那傢伙當範本做出來的複製體,不過也太像了。

「欸,那隻牙籤在哪裡?」

「你…你們到底想對芙蓉大人做什麼?」

「喂,我在問那隻牙籤,你有沒有在聽!」連目中無人這點都複製到了,有沒有這麼討厭的複製人!

用山崎羽毛球拍的握柄敲了白血球的後腦杓一記,從白血球王口中吐出來的居然是一團黏稠的白色不明液體。

「嘴硬就算了,給我全部攻佔下來!一區一區找!」服從病毒王的士兵聽令後,整齊劃一地分散到各地。

「副長,大腸桿菌區要去嗎?」山崎雖然變成病毒王的權杖,但實際上還是副長的監察,提醒病毒王一直沒有進攻的地方。

「…就交給近藤老大吧。」

一路練功成長的病毒王從道具欄中拿出香煙點燃,等級未滿70還不能使用;順帶一提,美乃滋補血劑僅限病毒王使用,其他人誤服則會導致中毒,需要用同份量的草莓巴菲才有辦法消除。

白血球王按著被重擊的傷口,盯著病毒王土方問道:

「你…你就是貘底下最強的BOSS…找那傢伙做什麼?不要以為程式把你的樣貌修改成那個人重視的對象,就會對我有用!」

病毒王不以為意地看著白血球王。老實說他一開始有白血球王的樣貌嚇到,可是發現這傢伙沒有死魚眼之後,那種相似感就降低了。

除了討厭的地方很像以外,白血球王比他認識的那混帳青澀和老實多了。

「真抱歉啊,我跟你這個複製體不一樣,我是本尊。」吐煙。

「喂,不要讓芙蓉大人得到肺癌!」

這點完全不一樣,土方心想。下意識將眼前的白血球王和那傢伙做區隔,中間的差異讓土方起了戲弄人的歪念。

「打倒我再說吧。我看你馬上就變成血球王了。」

「咳咳…芙蓉大人……」白血球王吃力地用手捂住鼻子,一臉很痛苦的模樣。

病毒王土方將病毒王的權杖收回道具欄,勾起白血球王的下巴,深吸了一口煙噴在他的臉上。

「滿口芙蓉大人、芙蓉大人的,那女人就這麼重要?」要是這話讓本尊聽見,肯定會很得意地說他在吃醋吧?可是眼前這傢伙…

病毒王土方看白血球王一臉認真地回應,一股好笑的同時,又覺得有點生氣。

「當然!芙蓉大人就是我的一切──」

「那就把『你的一切』變成我的東西吧,白血球王。」莫名奇妙被抓到這裡,不得不按照這鬼地方的規則走,連吃個美乃滋還要先過任務,加上眼前這個複製體,病毒王土方積壓許久的不滿讓他的笑容充滿鬼氣。

白血球王本能地感到危險時,病毒王並未再度拿出的權杖,而是將充滿病菌的煙吐進白血球王的嘴裡。

「──!」

白血球王訝異的同時,記憶體中被封鎖的那塊區域突然一閃而過,白血球王有一瞬間變了表情。

病毒王土方並未持續他的暴行太久,確定白血球王感染之後便鬆開自己的手。

「那支牙籤可以讓我回到原本的世界去。」病毒王土方開始解釋道。其實他不想解釋的,但是BOSS的毛病──在敵人快要死前會把秘密說出來是每個魔王都會犯的大忌,讓他不得不遵照這個慣例吐實。

「所以說趕快把牙籤交出來!我對這裡根本沒興趣。」

他看著逐漸變的白血球王,一邊計算大概要多久才會看見所謂的勇者。

「副長。」藉由系統提示發聲的球拍山崎道,「牙籤出現了。」

病毒王一轉身,便看見和地上白血球王一樣的臉,但眼睛和眉毛的距離卻差了十萬八千里的本尊。

「啥,這次是變成多串的模樣?喂喂喂,這梗已經用過了。」扛著所謂的牙籤,勇者銀時參上。

「我是本尊。」

「吭?騙人!製作團隊太偏心了吧!多串你是用什麼外掛修改BOSS的服裝?」銀時指著病毒王土方大吼。

病毒王一樣有一件色的披風,可是領子外圍還有一圈毛茸茸的圍巾,色細繩纏繞在病毒王的脖子上,身著緊身背心露肚臍,色皮褲上還有銀製的美乃滋造型的扣環。

更別說身後那雙不知道是裝飾性還是有實際用途的惡魔翅膀,這行頭讓勇者阿銀更加體悟到,勇者會想要討伐魔王不是沒有原因的。

「練功啊,混帳。」眼看可以回去的道具就在眼前,病毒王土方二話不說下令圍攻勇者阿銀,「把他手上的牙籤搶過來!」

一聲令下,連魔化的白血球王也跟著站起,

「和Lv.99自己對決的感覺不錯吧,混帳自然捲。」病毒王不愧是病毒王,非常盡忠職守地挑起擊退勇者的任務。

「你是對那傢伙做了什麼?」勇者阿銀對戰小兵時還有餘裕向病毒王問話。

「沒什麼,稍微『交流』一下而已。」病毒王土方手捏著煙湊近嘴邊,別有深意地笑了笑之後才含在嘴裡。

「是用哪裡交流啊混帳!」看著病毒王土方笑得一臉不懷好意,阿銀的股間感應器很不吉祥地響起。

然而病毒王土方存心要挑戰勇者阿銀的神經,刻意將他的話接了下去:

「用感冒最快的傳染方式。」

「為什麼阿銀我就沒有這種交流方式!」勇者阿銀使出會心一擊,攻擊力上升20%。

勇者阿銀掃開眼前的小兵,在他與病毒王土方之間開了一條康莊大道。勇者阿銀迅速衝向病毒王,牙籤掃過他的胸前;病毒王土方也不甘示弱,從道具欄中拿出病毒王的權杖,擋下這一擊。

正面接下勇者阿銀的攻擊,病毒王的權杖發出痛苦的尖叫,勇者阿銀的狀態變成暈眩。

「唔…多串你把長老移植到球拍上去了?」仔細一看,那是那個不起眼的吉米。

「把牙籤交出來!」山崎球拍等級也是九十九,根據不同的攻擊可以變換不同的表情,並有隨機的附加效果,最強的效果是從山崎的口中吐出冷凍美乃滋製的羽毛球,碰觸到敵人有十秒的麻痺狀況。

「想要阿銀的牙籤嗎?乾脆跟我一起出去如何──」勇者阿銀擺脫暈眩狀態,朝著正在喊話的病毒王土方道,「不然阿銀只好用牙籤幫你淨化了喔。」勇者阿銀揚揚手中細長的牙籤,語帶雙關道。

「混帳!」知道勇者阿銀在指什麼,病毒王土方怒氣值上升,攻擊力與速度加15%,準確度下降10%。

「哎呀呀,不這樣做也沒辦法消滅你,可以用身體替你淨化的白血球王可是被你魔化了吶。」勇者阿銀持續挑釁病毒王土方,然而兩人對決的餘波造成附近的士兵有的被淨化,有的被魔化。

背景由色的城堡所構成,畫面上出現一片暗紅色的天空,病毒王土方背對著新月,惡魔的翅膀不知道用什麼做為動力,呼呼地擺動著,而腰間的美乃滋扣環也隨著土方的蓄力而在發光。

魔化後的細菌士兵站在病毒王的身後,變成病毒王手下的白血球王也一樣。

正當病毒王蓄氣完成後,勇者阿銀也做好必殺技的準備姿勢,然而後者卻在發動攻擊前露出欠揍度高達百分之兩百的邪笑。

「──什麼?!」

本該受控制的白血球王從他的身後扣住自己的雙肩,不知何時恢復成白色的模樣;當白血球王白色的手套碰觸到病毒王的權仗時,球拍山崎發出的痛苦的吼聲,不到數秒,病毒王的權仗被打回原形,球拍與山崎掉落在病毒王腳邊。

原本還可以用翅膀勉強抵住白血球王的碰觸,但在山崎變回原形後,馬上就無力地停止動作。

「…」山崎的原型真的是羽毛球。明知道不能在這個時候吐嘈的病毒王土方還是忍不住臉上掛了三條線。

「嘿嘿,這下可是兩個Lv.99的勇者對上你喔。」勇者阿銀卸去必殺技的力量,扛著牙籤,滿臉是得逞的笑容靠近病毒土方。「這下子要從哪裡淨化起呢?欸,兄弟,你有什麼建議?」

「當然是從病毒王的力量來源──美乃滋扣環下手。」白血球王勉強用一隻手制住病毒王土方,另一隻手越過他的胸前,指著光裸的肚臍下方,閃亮的美乃滋扣環。

勇者阿銀用牙籤戳了戳病毒王下腹的美乃滋扣環,然而就在牙籤碰觸到扣環時,病毒王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該死……」看見病毒王土方失去反抗的力氣,勇者阿銀好奇地用手扳開病毒王土方的褲頭…不是,褲頭上的扣環,可是扣環卻聞風不動。

「看來要有特殊道具才打得開啊。」勇者阿銀摸著下巴思忖道。

病毒王土方悶哼,瞪著勇者阿銀道:「欸,這傢伙不是被我魔化了嗎?」

「噢,是我幹的,土方的屍體101055號。」一直在睡覺的沖田突然掀開眼罩,伸個懶腰打哈欠,走到場中搭著勇者阿銀的肩膀,「我是淋巴球王,沒想到我一直搶怪還是讓混帳土方練到最高等,老闆你來太慢了。」

「等等,這是什麼時候的設定?」病毒王土方詫異吼道。

「一開始就這樣了啊,凡是緊身衣都是好人,是土方先生自己沒發現而已。」沖田攤手道,「順帶一提,近藤老大已經被通樂沖到外面去了,就剩下你了,土方先生。」

「就算沒有淋巴球王,我也有自癒能力。」白血球王補充道。

勇者阿銀擊掌,和白血球王一人一邊架起病毒王土方,朝著城堡走去。

「好了,魔王就是該待在城堡讓勇者『攻佔』下來,多串我們走吧。」

「混帳,放開我────」

變相遭到囚禁的病毒王發出驚天動地的嘶吼,然而方才血紅色的天空突然打過一道閃電,將勇者阿銀與白血球王的背影蒙上一層白光。

「趕快被淨化升天吧,土方先生。」


Fin(?)

OMAKE預告──

被帶回城堡的病毒王究竟會遭受到勇者與白血球王怎樣的「侵略」行動?
勇者又該如何淨化一心想從良的病毒王?
白血球王被封印的記憶又是什麼?

白色緊身衣與色緊身衣的對決最終回!

勇者/白血球王:「接招吧,病毒王!用我(們)的熱度感化你──」
病毒王:「去死,高溫殺不了病毒,你們有沒有常識啊!」


某水果作者特別製作的OMAKE,敬請期待。
(不是我喔vv)


※病毒王的服裝造型,請參考一兩銀幫忙繪製的圖vv(作者私心發作中vv)
請見↓
病毒王(女王版):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326/nutswen/1146256194.jpg

3P…不是,勇者阿銀+白血球王x病毒王土方(某方面(?)來說的確也是3P):
http://img.photobucket.com/albums/v326/nutswen/1146256193.jpg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57-bbb3f2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