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03.25 [300Ts:280][KOF/京庵]Pledge 001
前言:

借八神老大生日的名義寫文,有種不寫我會被怨念滅頂的恐懼(?)…不管怎樣就是很想寫!(真劍)
いおりん生日快樂vv(いおりん←fans對庵的暱稱,可參考wiki百科-八神庵 YAGAMI IORI)

(題外話:4月就要上市的XII,官方居然沒有出八神的戰前小說Q皿Q!!戰前小說一向都超萌的啊!!*腦內暴走中)


※註:本篇設定延續XI,八神的蒼炎及三神器之力被Ash奪走。對於劇情不了解或是不知道官方在幹麻的(咳),就請當八神沒有火燄就好了。


[300Ts:280][KOF/京庵]Pledge 001


001


已經花了十幾分鐘。

八神心想。當他紺藍色外套被對方的武器劃傷時,突然想起無關緊要的事──關於時間。

他一向不是那麼在意。在戰鬥中分神也屬罕見。

左腕上,石英錶的光澤在燈光下隨著他的晃動而劃過一條銀光。八神鮮少在戰鬥中捕捉到錶面那小小的銀色刻度,更是從來沒關注過戰鬥時間是否過久。

對於敵人感到厭煩是他衡量的基準,只不過,他對每個不請自來的敵人一律歸類於麻煩。

為什麼會注意…八神一邊甩開指尖的血跡,一邊思忖著。

「沒有火燄的八神庵,只是個普通人罷了!」敵人如此叫囂道,握著過大的武器揮舞著,看起來像個小丑。

眉眼一皺。

「哼,對付你們綽綽有餘!」摒棄無謂的思考,重新握起拳頭,攤開,仍是空盪一片。

沾染在指尖的血肉彷彿要吞噬過於蒼白的手骨,連著腕上的手錶也覆蓋上一層鮮豔的紅。碰觸敵人身軀的次數變多,沾黏在手上的血腥比起過往更為明顯,每次戰鬥完他都必須找地方將滿手血汙洗淨。

飛灑的鮮血暈染他的視線,紅色的,如同遮在他眼上的髮絲。

縫中只能看見垂死的軀體,苟且殘喘,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見將要喪命的自己。

而他始終沒閉上眼。

應該在掌心焚燒的蒼燄,如今只是虛空一片。

八神抹去手錶上的污漬,明白了為什麼。

「嘖,想起了無聊的事……」


---


吵雜的地下酒吧,總會在八神推開門時出現極為短暫的停頓。

再不起眼的進入方式,八神總是有辦法讓人的視線停留在他身上,差別只在時間長短。

離舞廳有段距離的吧檯,酒保正擦拭酒杯,本該聽不見那微弱的沙鈴聲,然而八神的來到還是令他抬頭往門口看了一眼。

酒吧裡的氣氛有細微的變動都逃不過酒保的直覺,可說是一種職業病吧?

「庵。」酒保挑起雙眉,看著八神朝吧檯走近。「又遇見混混?」他注意到八神手上的血跡。

「嗯。」

「在你弄髒酒杯之前,先去洗個手吧。」遞上乾淨的手巾。

本來就打算進盥洗室清洗,八神沒有多加拒絕便接下手巾。但酒保在八神轉身時,伸手指了後台的方向。

「我可不想重新整修洗手間,去後台。」

八神不置可否地回望酒保。

「你的Fans、找碴的流氓,搭訕者,不管是那一個,和你一起出現在人擠人的洗手間,會有什麼後果?」前陣子樂團才剛表演完,這附近來找八神的人多到讓店裡的業績提升兩成,自然糾紛也跟著上升。

加上八神又不願解釋──在他眼中看來是懶得解釋,正在興頭上的Fans與看不爽八神的其他人一旦槓上,當事人往往選擇忽視或是出手制止。

但是下手的目標經常是無辜的傢俱,他上星期才重新裝了一扇門。

更別說專程找八神麻煩的人。

桀驁不馴的八神難得地順從酒保的意思走向後台;自然也沒注意到望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視線。


「七伽社在找你。」酒保倒了半杯的純麥威士忌,沒加冰塊。

八神將破了的外套換了下來,此時穿著色皮質的風衣外套,過長的下襬恰恰到雙膝的連膝繩上。帥氣地坐上高腳椅,用於固定領口的銀鏈也隨之一晃。

即使酒保知道八神並非刻意,但還是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混雜了酒店裡糜爛的氣味,酒精的嗆鼻此時顯得有些薄弱。八神在啜飲了一口之後才回應道:「我知道。」

「你們不是競爭對手?真是稀奇。」酒保停止擦拭杯子,面向八神道:「樂團競賽?」

C.Y.S的七伽社當面和八神嗆聲的事早已是過時的新聞,在K.O.F中是敵人也是眾所皆知,但那天七伽社到來卻不像是找架打的樣子。

「去問他。」

「從你口中說出來比較有價值,在很多方面。」

瞥了酒保一眼。「無聊。」

自討沒趣的酒保也不堅持,聳聳雙肩轉提其他話題。

「除了他以外,還有人在打聽你的下落。」

「哼。」不以為意。來追殺他的人從來沒少過,想引起他注意,還要看看有沒有那本事。

酒保睨了八神的雙手一眼,語帶雙關道:「你的手引來不少事端。」不管是音樂還是火燄。

「我知道你不在乎,不過,或許事情會出乎你的預料。」

「那就少囉唆。」

「你原本預計要在這裡停留兩個月,這期間如果出了什麼事影響到表演,那損失誰來負責?」

八神沉默不語。在他將最後一口酒飲乾後,酒保搶先一步拒絕收下八神的酒錢。──像是早已料到他會離開似的。

「庵…」好好照顧好自己。酒保沒有說出口,他知道八神不喜歡多餘的關心,那是他的自負,但也是他倔傲的一面。

明明有看穿別人心事的敏感,卻經常視而不見。隱約察覺到八神獨自來往的原因,但認識他的人都極有默契的不去觸碰他的底限。

「火燄的事不用你說。」八神直接了當地戳破所有人議論紛紛的疑惑,「我會殺了他。」

「不管是否有蒼炎嗎…」

酒保的呢喃,仍是用嘆息作結。


---


「喲,八神。」

在八神的本能告訴他來者是誰前,招呼語搶先一步喚起他的警戒。

訝異在八神眼中一閃而過,在他反射性舉起手便要揚起火燄時,虛浮的感覺再度提醒他不能使用蒼炎的事實。

動作在電光石火間,卻足以讓踏入燈下的來者看見八神臉上閃過的任何表情。

「……京!」從八神齒縫中迸出的名字,帶著冷凝的氣息與更多的壓抑。

明明還是如此狂妄的神情,卻讓草薙彷彿看見八神狼狽、不想讓他撞見的錯覺。

「你的警覺心變弱了。」毫無惡意道。

「哼。」八神仍是做出攻擊的姿勢,背脊微弓,面目不善地盯著草薙。「既然你自己送上來…那就打吧。」

「我可不是來找你打架的。」草薙並未做出防禦,即使他清楚八神不會理會這些。

「少囉唆。」

爪擊襲來的同時,草薙僅僅只是向前踏了一步,順著八神的步伐將兩人的距離縮短。

捉住八神的手腕僅有人的體溫,沒有他意料中火燄的溫度。

八神察覺到那是草薙手下留情,更是憤怒地追擊。

「等、等等──」草薙仍是緊捉著八神的手不放,驚險地避開要撕裂他的左手。「嘖…你稍微聽人說話一下好不好?」

「多餘。」失去蒼炎的力量後,許多招式使不出來。若是以往,他早用火燄將捉著他的手的傢伙燒成灰燼。

這份差異更是讓他急於掙脫。兩人之間的距離無法拉開,在體能上的相仿造成現下的僵持,明明可以用火燄打破現狀,但草薙卻不。

「為什麼不用火!」

「這可不是講究公平什麼的,我本來就不想和你打。」草薙與八神雙眼對上,這才將手放開。

「由不得你。」

「稍為冷靜一下吧,八神,好歹我們也是合作過的隊友。」聳聳雙肩,對於八神的怒意視而不見。「不管你想或不想,反正我不想動手。況且,憑你現在的樣子也不可能打贏我。」

他與他之間從未留有同情及退讓,草薙也非刻意戳八神的痛處。

擁有火燄都只讓他們兩人打成平手,失衡的天平對八神造成的影響,他自己不可能裝作不見,因為八神從來不是會逃避的男人。

「是你打聽我的消息?」八神突然問,卻像是自己說了什麼笑話,頗有嘲諷的意味。

所有人都知道是八神庵追逐草薙京,相反過來的場景,想必沒有人見過。

八神也不曾想過,所以他也無從猜測草薙的來意。除了對決以外,他們聯手的次數…多得讓他感到可笑。即便一隻手就能數出來的次數。

然而,原本只是無意中脫口而出的問題,想從草薙臉上得到否定的答案,但卻意外讓他失望了。

「對,我從紅丸新認識的女人口中知道你在這。」據實稟告。

如果說有什麼可以讓一向冷酷的八神露出在他人眼中,可稱為失態的表情,眼前絕對算得上第一。

「…草薙京,這不好笑。」超出他意料外的話語彷彿打破什麼平衡,八神試圖在草薙眼中找到玩笑或是可以反駁的其他情感,然而那雙與夜一般深沉的眼眸,卻不給他任何機會。

草薙用著和決鬥時一樣認真的神情凝視八神。八神原本可以拂袖而去,卻在草薙的視線之下佇立在原地,被迫將他所說的話聽進耳裡,重重地粉碎架構出的平衡。

「沒什麼好笑的,八神。我來找你的目的就是因為想你──」

想要阻止草薙將話說完,八神再次發動攻擊。這次草薙的火燄纏繞上八神的雙腕,不讓話有任何被曲解的餘地。

「──每當看見月亮就想起你,是你做的暗示…八神。」

是誰在戰鬥過後留下這句話?

與月色相映的背影成為每次戰後的回味,最主要的部份。

明知道那是八神要他不要忘記對他的仇恨,然而兩三次的合作減輕了每次相見時的肅殺感,他們也曾相安無事地處在同個空間中,對付共同的敵人。

依舊是認定對方是唯一的敵手,然而建築在這層關係上,衍生出的其他情感卻超出他的掌握,宿敵的身分早已慢慢變質。

「…放開!」足以將他灼傷的痛楚絲毫不影響八神的行動,而草薙這時快一步扣住將襲來的五指。

八神讀出草薙眼底的訊息:「你想逃嗎?」

逃?逃從來不是八神的作風──

但草薙散發出的氣息的確讓八神感到陌生,未曾接觸過的氛圍讓八神的本能萌生出難以捉摸的失控感。

憑什麼──?八神不失氣勢地回應草薙的視線。

「這才是我認識的八神庵。」草薙回以一抹稱不上稱讚的笑意。

「就是這樣?那你可以滾了!」

「…休想。」

八神瞠大眼。「什麼?」

腕上的溫度何時只剩下單純的體溫,八神並未察覺,只知道他急欲殺之的對象用著與他一同執著的神情,將他的行動鎖在籠罩的陰影之下。

「我剛剛不是說了?八神,看來你連記性都變差了。需要我再重複一次嗎?」草薙冷笑道:「我很想你。」

──所以,你哪都別想去。

哗!太太太喜欢了!这样才是佳文嘛!京庵配对现今真是少极了。加油...!快更新吧!
2009.04.13 20:23 | URL | Horong | 編輯
哈哈,情況允許的話我會努力的…現在要看到京庵文真的很少見[哭]

2009.04.20 02:54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58-53833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