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06.22 [300Ts:280][KOF/京庵]Pledge 005
005


站在十字路口上,因為一度失了目標而迷惘的神情,自八神臉上一閃而過。

為了那個奪去他火燄的男人,他一路找到S鎮上。當著獵人的同時,跟在他身後蓄勢待發的敵人從未吝嗇伸出自己的爪牙攻擊。

明明同樣是「追殺」的舉動,對他來說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

奪回被搶走的蒼炎,以及那份屈辱──該是如此簡單的,但半年多下來卻令他感到難以言喻的徬徨。

冷色的街景,自暗巷突襲的敵人打斷八神的思緒。

「嘖,擾人的蒼蠅。」

敵人悄聲無息的攻擊,也在寂靜之中銷聲匿跡。八神依循情報追到鎮的外緣,作為誘餌的情報探子,他想要不動聲色地全數殲滅完全不是問題。

「只是引誘我上當的圈套?哼,不自量力的嘍囉。」情報到這裡便斷了。

他來到這裡也多久了?兩個月、三個月?已習慣不讓身體和腦子有空閑的時間,八神來到這個鎮上時便透過酒保組成了一個臨時的樂團。

然而樂團的生活成了他這陣子的重心,而且行程一路排到兩三個月後。

八神因為這個發現而歛起所有表情。

對於第一還是強者的封號他並沒有什麼興趣,他的目的一直都只有一個,要付出多少代價也無所謂。

那麼他現在站在這裡的原因……八神放棄了繼續追查下去的念頭,旋身離去。

那股不同於身體上的疲倦,抑制著八神想起某人時狂躁的心。


---


七伽社比一般日本人高出許多的身高和體魄引來酒吧許多人的注目,也有部分的原因是來自於他獨特的樂團穿著。

不理會那些竊竊私語的Fans,他知道這些人都是衝著八神庵而來,他的目的也一樣。

「喲,好久不見。」走向吧檯,他熱絡地向酒保打了聲招呼。

「的確頗久不見,社。」酒保頗為無奈道,「你明知道最近是誰駐唱,還這麼大搖大擺從正門進來。」前陣子他就來問過最近是哪個樂團駐唱。

「來確定一下是不是正版的紅毛,你也知道嘛,那傢伙……」

「幸災樂禍的話,你找錯人了。」

「耶,別這麼兇嘛,這可是違反職業道。」七伽社嘻皮笑臉道,完全不受酒保冷臉的影響。

「找他有事?還是要我傳話給他?」這類事酒保似乎已經習以為常。對象是八神,傳話或是口信越來越多;基於不給酒吧添麻煩,酒保會替八神擋掉許多不必要的留言。

「嗯…就說我來找他好了。」狀似思索了會。

酒保狐疑地看向七伽社,但他並沒有追問。「最近說要找他的人還真不少。」

「那傢伙可是八神庵吶。」七伽社嘖嘖道。擔任Bass,有時還會兼任主音或是吉他,混這個圈子的人想要不知道八神庵這人物都難。

過了幾秒,七伽社才反應過來酒保這番話意有所指。

「難道有什麼特別的人物引起你注意?」Fans、樂團上的競爭對手、尋仇的傢伙,想要找八神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但會讓酒保說出這番話的人肯定有別以上選項。

酒保卻在這時選擇沉默。

「欸欸,別選在這時候嘴巴緊的跟蚌殼一樣。」

「這裡是賣酒的,可不是賣情報的。」酒保一點情面也不留。

七伽社一手撐著下巴,另一手煩躁地揮動:「好、好,那就來一杯吧。」

一邊啜飲酒精濃度頗高的白蘭地,他邊在腦中思忖任何可能的人物。

「我酒也喝了,酒錢也付了,透了一點消息吧。」七伽社搖搖手中已經空了的玻璃杯。「至少來點特徵吧,可別說要收回剛剛那句話喔。」

酒保挑眉道:「特徵…髮眼的人何其多,哪來什麼特徵?硬要說的話,只有他戴著手套吧。」

七伽社知曉酒保故意隱瞞,聳聳肩也不逼問。在這種龍蛇雜處要遇到「正常人」可不容易,那樣的特徵反而更為明顯。

光知道這點,他就有點眉頭了,雖然他猜的那個人實在是不像會主動找上八神的人。

「別這麼擔心你的搖錢樹,倒是你要注意的可是你剛才說的髮眼那傢伙──應該是男人吧?可別跟我說是個絕世美女。」七伽社打趣道。

「這樣你也知道是男人?」

「是女人的話你就不會說出來讓我去搶了。紅毛那小子還真是走運啊……」這是什麼意思大概也只有某些人才懂。

七伽社笑容中饒富興趣的意味更濃。

---

動用關係尋找到那個人的舉動簡直是多此一舉。

隱藏在他們體內的「本能」讓他們輕易地發現那個人,那股沒由來地感到厭惡與憎恨,是他們一族內心深處的一種暗示。

大蛇與三神器,不用靠任何儀器就可以察覺對方的身分。

七伽社不費吹灰之力就映證了他的猜測,倒是被擋路的對象注意力根本沒放在他身上。

「原來那股討厭的氣息是你,七伽社。」草薙一臉頗為厭煩地開口。

若七伽社有心的話,完全可以隱藏自己身上的大蛇之力,會用這種方式出現肯定沒好事。

「還是一樣囂張的讓人討厭啊,草薙家的臭小子。」七伽社從口袋裡摸出煙盒,取了一支煙點著。「很訝異我在這裡?平常我們也是有正常人的娛樂嘛,我可是很有名的吉他手喔。」

「那又怎樣?」草薙則是表現出完全沒有興趣的模樣。對於他的這個反應,七伽社只是聳聳肩也不在意。

「紅毛最近在這個鎮上有表演活動,難道你也是來找他的?」見草薙動作一僵,七伽社挑起雙眉吐了一口煙圈。

「怎麼可能嘛,哈哈,你們兩個不是宿敵嗎?不過上次K.O.F還和樂融融地一起參加比賽,還組成了京庵隊,紅毛那小子已經放棄追殺你了?」

「不要在那自說自話。」草薙神色不善地瞪著自說自話的七伽社。

「呦,還真兇啊,我說錯了?紅毛已經在待在這個鎮上好一陣子,雖然公開說在這停留兩三個月到表演結束,之前可是養了挺久的傷,也就是說他這段時間完全沒去找你,這不是放棄是什麼?」七伽社在調查八神的駐唱表時,就連他先前的行蹤都調查過一番,其實他是為了找某個人而來到這個鎮上。但關於養傷的部份,其實他並沒有正確的消息,此時也只是信口胡謅罷了。

但這樣就足夠唬弄人了,七伽社心想。看著草薙啞口無言的樣子,他知道他押對寶了。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那小子打起來像不要命似的,反正他也沒有火燄了,打敗他也無趣。」將剩下的煙屁股捻熄,偏頭睨著草薙憤怒的臉。

「……哼,這是我和他的事,不用你管。」雙眼瞇細,盯著眼前比他還要了解八神狀況的七伽社。

他沒有漏聽七伽社用了「也」來找八神的字眼。除了競爭對手以外,七伽社和八神在音樂領域上的熱愛是他無法觸及的領域,他對於這種關係沒由來的不爽。

尤其在八神失去火燄之後。

七伽社彷彿看出了草薙在意的疙瘩,用著更為挑釁的表情回應道:

「沒火燄的八神『我們』可沒興趣,現在的他就算在我面前也只是普通人。不過其實這樣正好,想找他聊聊關於Band的事情,也不用忍受他身上的混著大蛇之血的神器之力。」假借樂團競爭名義切磋也不是新鮮事,但他這次想見八神純粹是想看熱鬧。

沒想到在碰上八神之前先碰到了草薙京……看來這小子的反應不比紅毛來得小啊。

「這麼說來,『八神』和你也沒關係了嘛。」七伽社擅自下了讓人不快的結論。

七伽社伸起手臂阻擋草薙的拳頭,但附在拳上的火燄毫不留情地燒去他的袖子。草薙冷酷地眸仍是瞪著七伽社,攻擊的幅度雖然不大,但確實阻擋了他的去路。

「反過來被堵了啊。」七伽社不以為意地心想。因為他知道還有另一個人正往這過來,想必草薙也注意到這點才未接連攻擊下去。

「社!」少年清脆的聲音從上面傳來,緊接著身影落到兩人之間。

「喲,克里斯。」

「你不是去找八神嗎?怎麼會碰上草薙家的人?」克里斯也不防禦自己的背後,拇指往後指著草薙,語氣頗為失望道。

「剛好路上碰到,問問看他是不是也來找紅毛。」旁若無人地和克里斯聊起來。

「怎麼可能?社你是遇見複製人了吧?」克里斯誇張地嚷嚷。

赤燄瑰麗的色彩瞬間壟罩四周,那純粹的顏色至今仍沒有人能夠複製出來。

七伽社和克里斯連續往後退了好幾步,才避開這次的攻擊。

克里斯瞥了草薙一眼,「那種討厭的感覺……還真的是本人。」

「如果是來測試赤燄的話,放馬過來。」

「說起來三神器只剩下一個,要是草薙京也沒有火燄的話……」克里斯這才認真起來,甚至慢慢靠近渾身瀰漫著一股危險的氣息的草薙。

「我會像八神那麼不濟嗎?哼,所謂的八傑集如今淪落成只會耍張嘴皮子的傢伙。」

「你這傢伙跟紅毛還真像啊,不耐煩的時候就準備動手。」七伽社聳聳肩道。「但本質上似乎還是完全不一樣……是不是啊,克里斯?」

克里斯詭譎地一笑,青澀的外表因為眼底的惡意而散發出不相襯的邪氣。

「是啊,畢竟月亮沒有光還是月亮嘛,如果太陽沒有光的話……」

草薙突然一震,心臟不可自遏地狂跳。

始終無法聽清楚的話語此時清晰地在他腦海中響起,眼前的克里斯與夢中的人影相結合,那一閃而過的影像已足以讓他得知究竟是誰。

「──什麼也不是。」


---


「吵醒你了?」

溫婉的嗓音從八神上方傳出。

迷茫的眼神迅速被冷冽取代,出聲的女子並沒有漏看那八神那瞬間的恍神,揚起饜足的笑意,隨意將毛毯放置八神腿上便退了一步。

恰巧是八神習慣的距離。就連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次的「新夥伴」有足夠的共識。

方排演完接下來表演的曲目,八神難得地借用無人的休息室小憩片刻。警戒心雖未卸除,但一身張狂的氣息卻收斂許多,可能是和心愛的音樂有關。

進門的女子是這次組團的主音,一旦踏上舞台,甜美的聲線立即被力量盈滿,迸發出一種接近聲嘶力竭的狂野,這種獨特的唱風的確有吸引到八神。

「送洗的衣物已經洗好了,要我拿來給你嗎?」她問道。看著方清醒的八神,慵懶的氣息與淡淡的邪氣融合,如果這時他勾手的話想必很多女性投送懷抱……主音也不確定是否可以抗拒這種誘惑,但她確信八神不會這麼做。

眼前的男人只是搖頭。

「換好衣服後我馬上離開。」一如往常的冷漠。但他們都已經很習慣了。

「好。」

八神用指尖拂開凌亂的紅髮,臨時換上的白色帽T-shirt穿在他身上稍嫌過大,用繩子綁住的領口此時全都散了開來。

當其他團員看見八神隨性的一面,不約而同地吹了聲口哨。

鼓手更是直接了當地調侃道:「庵啊,你隨便一個招手,女人都不知道排到哪條街了。」

「連男人都想排隊了啊。」一旁的吉他手附和道。

「只睡了半小時夠嗎?」鍵琴手發出較其他人正常許多的發言。

「嗯。」更像是聽見了,而非回答的狀聲詞。

可以和八神有如此「正常」的交談,想必沒有多少人有這種體驗。自從他參加了K.O.F之後,對象更為稀罕。

樂團的人恐怕是最接近八神「常人」的一面。所處的環境有著根本上的不同,可以讓八神正眼看待的人世上恐怕不出數人。

然而就因為樂團完全獨立於那塊他所厭惡的世界,才擁有這分殊榮也說不定。

「這麼快就想將衣服換回去了吶?」八神挑眉看了嚷嚷的鼓手一眼。「真是讓人生氣,你這傢伙穿什麼都好看,我不是女人都快迷上你了。」

穿在八神身上的白色T-shirt,是因為鼓手穿不下這才拿出來給暫時沒有衣服換的八神。但一百九十多公分的身材,即使嫌太小件衣服也不會小到哪去,穿在八神身上明顯還是大了一號。

應該在肩線上的無袖帽T-shirt仍是垂下一截變成袖子,下襬也快蓋到屁股。八神要了一條皮帶繫在腰間,整體感覺便大不相同。

「夢話睡覺時再說吧。」八神輕哼道。雖然他從不探人隱私,但合作的對象可不會放過告訴他八卦的機會,這傢伙老早就有心儀的對象了。

「穿那套服裝不就在宣揚你是八神庵趕快來追殺你?雖然真的很好看沒錯……不過又被劃破外套可能要再訂一套新的了。」每次表演八神都會被要求至少要穿著那身衣服演奏完一曲才可以換裝,不僅是K.O.F,在這領域中也是同樣出名。

鼓手衝著主音得意洋洋地哼笑,因為這裡只有主音一名女性,有男人在更衣,自然是女人要迴避了。

八神倒是一點都不介意被吃豆腐的樣子。

「無所謂。」換回所有人都熟悉的那套裝束。八神彎腰調整綁在雙膝上繩子的長度,勾起那件換下來的白色上衣,「洗好後還你。」

「不用了,反正我也穿不下。」鼓手直接扔到待洗的衣物籃中。

「庵,酒保說你沒事過去晃晃。」鍵琴手將手機留言轉述給八神聽。「還是要睡一下再走?燈給你關。」

主音同時晃晃手上的鑰匙,清楚八神的脾氣,他們也不會勉強要一道行動。

他們知道八神淺眠,卻不知道近日八神卻異常容易陷入熟睡。若不是長年練就出對環境細微的變化也能馬上反應的本能,或許他會繼續睡到所有人離開為止。

這種情況已經多久不曾擁有了?八神也無法憶起「熟睡」這個字眼,究竟有多久不曾體驗到。

「不了,你們先回去吧。」這種變化是好是壞……正如一直困擾他的火燄與宿緣,沒有人可以告訴他到底該如何選擇。


---


──什麼也不是。

與夢境中未完的話疊合。草薙有那麼一瞬失去控制放出了猛烈的赤燄,將自己與街道蒙上一層烈燄。

即使透過再明亮的光線也無法看透深邃的雙眼究竟是藏著什麼心思。與失控相同的速度收回火燄,但草薙的週遭仍有一層淡淡的陽炎,如同不起眼的薄膜般脆弱,卻足以將所有燒成扭曲的熱度。

七伽社和克里斯幾乎是在話一說完後馬上躍上屋頂,雖然小有狼狽,臉上卻毫無挫敗的神情。
「喏,草薙家的小子,告訴你一個消息。」七伽社對上他的雙眸,草薙總是帶著玩世不恭的臉上此時全然沒了笑意。

當年草薙京不能使出無式也不曾如此憤怒,不,說是挫折可能更為洽當,畢竟他不是當事人;兩次都在他眼前讓敵人奪走神器之力,強者如他想必無法接受如此窩囊的結果。

「不需要。倒是我現在很想拿你們測試我的火燄──鬼燒!」

火燄延著焦的牆壁竄上,同時草薙的身影也飛速來到屋頂。七伽社與克里斯互看一眼,分別從兩旁逃逸。

「哎呀呀,火氣別這麼大。紅毛那傢伙就在你找過的酒吧喔,當然老闆和酒保不可能跟你說。」面對殺氣騰騰的草薙京,七伽社咋舌卻還是沒有出手。

草薙眉眼一皺,突然收住拳頭。

「畢竟你和紅毛一見面就打起來,說你是他Fans的公敵也不為過,那小子現在可是酒吧的搖錢樹──他可是比你想像中的還出名吶,在『這個』世界。」七伽社挑眉道,「當然我們C.Y.S也是。」
「好好保護你的火燄吧,草薙京,曾經封印我們大人的傢伙火燄就這樣消失的話,我們的面子也掛不住。」

七伽社說完便靠著克里斯的掩護迅速離開,只留下一地的焦與焚燒的氣味。

霓虹燈在草薙身上交錯的光影有如夜晚的野獸般,露出猙獰卻美麗異常的刺眼。與夜相映的髮遮去了他的表情,唯有那一圈淡淡的燄色仍是縈繞不去。


---


克里斯回頭看了並未追上來的草薙一眼,向七伽社問道:

「社,你有沒有覺得草薙京怪怪的?」頓了一下,又補道:「其實你也怪怪的,居然刻意告訴他八神的下落。」

七伽社失笑道:「我可沒這麼好心。你看現在的草薙京碰上紅毛會打起來嗎?」

「他們哪次不打起來。」理所當然道。

「嘖嘖,我看可不一定。」七伽社摸摸下巴,想起剛才草薙不尋常的執著,他肯定那兩人這次碰面的結果會和之前不同。

「你也看見了,剛才草薙京的反應,跟在紅毛面前提到他是一樣的反應。那個草薙京啊……」七伽社揚起玩味的笑容。

如果說草薙的自覺是驅使他去找八神的重要前因,那接連而來的刺激就是迫使他做出這番抉擇的催化劑。

一旦兩人的關係跨越了朦朧的界線,所謂的「宿敵」不過是用另一種名詞包裝而成的唯一,一生一世就那麼一人擔當的起。

當草薙再度重返那間八神駐留的酒吧時,他已決定親手將那條斷裂的羈絆重新打上死結。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64-5edfc4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