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09.13 [300Ts:114][KOF/京庵]摔爛的電吉他
一瞬間湧入耳內的龐雜音訊頓時化為虛無。

錯愕及不可置信的訊息毫無保留地從那雙紅眸傾洩而出,夾雜著莫名然的憤怒,哽於喉間的呻吟化作具體的氣塊,堵住了呼吸也許還有時間;他向來不覺得自己與溫暖一詞有所關連,但卻感覺得出流失的體溫造成的落差。
八神只看著他,就連疑問也隨著他所注視的男人的嘴角逐漸勾起彷彿微笑的弧度,切割成不成問句的碎片。

「心疼嗎?」男人說。

反問的口氣卻聽不出任何希望對方反駁的惡質意味。

被注視──用常人的眼光看來八神的目光說是仇視或狠瞪也不為過,但對他而言彷彿只是稀鬆平常;實際上也是,他從不覺得他有膽怯或逃避的必要,那雙眼總是太過銳利太過冰冷太過唯一,自兩人首次相會便是如此,導致他過於習慣而不願接受那雙比他赤燄還要艷麗懾人的眼眸中有了他所不曾見過的柔軟。
對象是非生物。
或許值得慶幸?當他還不曉得八神曾對貓咪露出他認知上所謂柔軟的神情,那些字眼對誰都太陌生,尤其是在彼此。
那一片殘骸仍可見到完好時瑰麗的色澤,他惡劣地向八神舉起自己的右手並揚起一朵熾熱的火燄;熾熱──刻板的字辭解釋。
緊接著的舉動如同脫軌的列車,頃刻間被燃燒的啪吱聲吞噬殆盡。時間被壓縮到只有針線孔那般小,小得視網膜只能將景象忠實地傳到腦海,絲毫沒有讓情緒有浮現的機會。

火燄的意義從未如此寒冷。


「不是你心愛的Bass,別露出那張表情…八神。」
未完的句子要人遐想,只是被點名的對象卻從未鬆開那張始終緊閉的口。

那把曾在八神懷中同愛人被疼惜著的Guitar只在瞬間化作廢物。然後,下一秒,他任著八神衝過來並將修長的手指纏上他的脖子,嘴角的彎度不變,戲謔得要人撕裂那抹得意並讓人感到顫慄的笑──如果那能稱做笑的話。

「只是不習慣而已。」
「那是Fans送你的嘛,送錯了吧,你不是彈Bass?」
「吶,八神,」


「你到現在還沒喊我的名字。」


他摸著那隻稍嫌冰冷的手,優美的指骨形狀像一開始就鑲嵌在他身上如此自然,加諸在那隻手上的力道也未讓任何一個音節失去他該有的音調。他的另隻手正拂過八神的耳殼,並施力縮短彼此的距離。
那些隨著灰燼一同逝去的其他情緒與眼中的人融成一體。八神閉上眼並鬆開了緊咬的脣齒,他不說,決不能說。即便是惡夢纏繞的夜晚也不斷呢喃的名字從未有任何救贖的意義,也不曾與浮木寫上等號。
單方面截斷瞳中的影像並不能阻止接吻取代他試圖建築出拒絕與距離。他和他的默許,沒有明確的契約或默契,給予對方的只能是負面,無法判別Guitar唯一一次發出與樂器音質不同的聲響到底給他多大的震撼亦或詫異;對侵入自己舌間的男人相比究竟是哪方佔據他心思的多數。

「……京。」
不帶示弱的語氣卻同敗退的將軍。八神鬆開手並睁開眼,奪去他全部視野的男人也將雙手的自由奪去,並給予比火燄溫度還要高的親暱舉動,帶著濃烈的侵占企圖。

京從來不會承認,八神的懷中除了他以外,見不得他容下任何東西。 



-後-

莫名地喜愛腹京-////-
當然最愛的還是八神咧v
(藉此當作鮮專欄──十三夜的四週年紀念)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74-8c651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