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12.06 [300Ts:215][KOF/京庵]隱藏在道之下
*註:嗯…應該算血腥有(?),微量的18N
其實只是猛爆性突發超短篇,沒有前因後果



[300Ts:215][KOF/京庵]隱藏在道之下


蒼白的指爪突然扣住他的咽喉,尖銳的指甲幾乎刺進他的喉嚨。

但那些都遠遠不及他指尖傳來的冰冷,冷得彷彿連哀傷都一併刺入他的體內。蒼藍的火燄帶著妖艷的魅紫,被燃燒而扭曲的氣流也掩不去那雙手的主人彷彿嗚咽的喘息。

體內的氧氣彷彿要因此沸騰起來,眼神開始失焦,在化為白幕時他始終盯著他殷紅的髮絲在燄中飛舞,瞅著他的雙目,如同淌血的紅玉,要他到死都不能忘懷的灼熱。

於是他將掌心輕貼在他的手背上,輕如鴻羽般的。

是彼此一定懂得,遠比宿命更為本能的羈絆,用體內的鮮血焚燒出的璀璨光芒背後有著誰也不能侵犯的唯一,只能回應對方的燄,無關赤與蒼。

「……京!」

被呼喚了人因此笑了。險些斷氣的軀體彷彿沒事般汲取湧入的空氣。扣住他頸項的手指沾有他的血,縈繞的蒼紫火燄將那般純粹的色彩萌上一股妖異的詭魅,他衝動地想要舔去,──如果能的話。

他的唇落在他如手指一樣蒼白而冰冷的唇上,急躁地,用掠奪的力道奪去方才失去的,蠶食唇齒所能囓咬的一切,直到對方發出實際意義上的嗚咽也不罷手。

環抱著比外觀看上去還要纖瘦的身軀,在擁抱者手中揚起的赤燄埋入被擁抱者的背脊時,被擁抱者傳出的呻吟卻微弱得只能融化於擁抱者的口中。

「看來這次又是我贏了呢,庵。」良久,他才鬆開自己的雙臂,任由對方癱軟在他的體內,用刺目的鮮紅染滿他的前胸。

京抬起庵的下巴,吮吸庵唇角不斷溢出的血。緩慢地,嗅聞他所吐出的血腥與虛弱勾勒出的曖昧,縱使只是假象也讓京歡欣鼓舞。

身上僅留下對方撕扯後破爛的衣衫,兩人皆是。同樣是鍛鍊過的身軀有著無法掩飾貪歡的痕跡,流在庵雙腿間的體液早已乾涸,京將帶血的手撫摸庵雙腿的內側,仳鄰死亡而愈發清醒的意識無法與身體同拍,迅速從體內流失的體力與鮮血令他只能讓京盡情擺佈。

自耳後親吻到眼角、鼻尖,軟舌在庵不斷喘息而開闔的雙唇上輕柔地描繪他的唇形。

「這樣是不能殺了我了啊,八神。」像是從喉間傳出不能自遏的笑意讓京低沉的嗓音帶著一股惱人的邪惡,「下次別挑在愉快的事情後動手,否則要用上什麼伎倆讓你無法從床上起身,我可是一點都不會客氣吶,庵。」

惡質的威脅宣言。談話的對象彷彿是兩人。

庵如果能自己的話肯定會閉上眼,然而他光是要在京的愛撫下停止顫抖都不可能了,泛著水光的雙眸最終化成淚,沿著臉頰不斷滑落。

光裸的背脊上刺目的血跡彷彿被折斷了雙翼,那張原本俊秀的臉頰同時浮起了倔強與妖媚的神情,交構成墮落的姿態。

庵埋在京胸前的神情,是自己也不曾見過的愛憎。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77-fb4caa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