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09.12.31 [金魂][金土]Mutual Attraction(上)
寫在前面:
1.本篇創作目的是給遲到許久的偷米09年的生日禮物(10/20)
2.金魂文,半架空背景
3.雖說是金土但實際上應該只能算金魂多人+金&土




[金魂][金土]Mutual Attraction


(上)

皮鞋在光亮的走廊上發出錯落的聲響。一名抽著雪茄的長者為首走在前頭,護衛低調地守在兩側,以謹慎的步伐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

在長者的身後約兩步的距離,髮的青年抿著唇,冷漠地注視戒備重重的護衛,聆聽長者不時傳來的聲音,有些是命令,有些像在扯。

「所以啊十四,下頭交給你們了。」在可以看見大廳的門口時,長者以這句話作結。

「這樣會打亂勢力,無所謂嗎?」青年像是再度尋求保證般重複問道。

「改朝換代時都會有所犧牲,你自己看著辦吧。」長者隨便地揮了揮手示意青年停止話題,「跟你這小子講話就是輕鬆,不過重要會議還是派那頭猩猩來吧,省得話不斷。」

青年垂首,「我明白了。」

「明白可要做到啊,哈哈哈。」長者拍拍青年的肩膀後便讓護衛護送他到長型禮車。當青年再度抬頭時,原先畏懼護衛而不敢正大光明看著青年的女子,紛紛將視線投了過來,當中不乏有曖昧的邀請。

青年不著痕跡地嘆口氣,取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後便隨意地走動,直到擺脫跟蹤他的人為止。


**


燈紅酒的新宿夜晚,與過去沒有任何的差別。

人工燈海妝點的城市比比皆是,看得太多,即使能分辨其中的差異,也會對那些差異感到麻木。

遊走於這虛華的世界,就不可能忽略燈光下的暗。

他捻熄煙,像在自嘲地冷哼自己突如來的感慨,坐進由部下駕駛的色轎車中。


車子緩緩駛入鬧區。

外觀僅是一台不起眼的色轎車,實際上它的效能一點都不像外表普通,這是山崎退能在槍林彈雨中存活下來的經驗談。

此時他的任務是來接送開完會的土方十四郎──他的上司,同時也是歌舞伎町最年輕的道組織:真選組的副長。

此時的土方穿著簡單的西裝,一頭短髮隨意的往後梳,臉上掛著框眼鏡,看起來就像精明幹練的主管或是警察,若不看那雙怎麼也掩飾不了銳利的雙眼的話,山崎心想。

「副長,直接回去總部嗎?」在外山崎都用課長稱呼土方,但現在只有兩人,於是他也換回比較順口的稱呼。

「嗯……也好,我有些事情要跟近藤老大報告。」土方取下眼鏡揉揉乾澀的雙眼,山崎體貼地關掉車內的小燈。「別關,將早上的會議紀錄給我。」

土方一早便到他處開會,並未參予到組內的例行會議。

「可是……」山崎從後照鏡看見土方的表情突然止聲,無奈地將牛皮紙袋遞出,「松平叔有什麼吩咐嗎?」

松平叔,全名松平片栗虎,政府的高層官員,但實際上也是培養他們真選組勢力的重要推手;也是令土方必須偽裝,到另一處開會的原因。

政府官員與道的勾結並不是什麼大秘密,只是湊巧在背後罩他們的是最有權力的松平罷了。山崎偷覷土方的表情;土方面無表情地瀏覽完後,雲淡風輕地解釋道:

「先前傳出的新接班人,也就是夜兔的那個女孩:神樂,上頭交代要多關照一點。」

「意思是要我們站在夜兔那邊?」同真選組是新興的道組織,夜兔的神樂也是繼前四大天王之後最有可能當上繼承人的歌舞伎町女王,但現今那位神樂小姐,年僅十九歲。

「四天王中的登勢小姐公開說明支持後已經退居幕後,西鄉媽媽桑也贊成,孔雀姬站在中立的立場,暫且不說溝鼠組的老爺是否想要自己培養新人,但大勢底定。」土方閉上眼,頭靠在柔軟的椅墊上低吁,「加上松平叔啊……那女孩的來歷有待勘查,山崎。」

「收到。」

「不排除松平叔和神樂有關係,任務中小心點。」山崎與其他真選組組員不同,主要的任務監察及蒐集情報,他直接聽令於土方,只需向組長近藤及副長土方負責。

「嗯。副長,有個小道消息,是關於登勢小姐的。」

「說來聽聽。」

「在登勢小姐前去祭拜亡夫時,撿到一個男人。」

「喔?」登勢雖然被稱為女帝,但在四天王中算是最有人性的一位,會作出這個舉動並不意外;真選組尚未成立前曾受她的幫助,勉強稱得上有點交情。

「金色卷髮的男人,跟登勢小姐的亡夫一點都不像!據說他是偷吃祭品才被發現的,這種男人登勢小姐居然還待帶他回去──」山崎激動地拍方向盤道。

「山崎,說重點。」土方無奈打斷他的話。關於這些小道消息,山崎總是特別投入。

「是。這個男人現在被送到夜兔那去,未來會不會成為神樂的助力還不確定。關於這個男人的來歷,桂那邊一直派人在追查。」

「桂?」土方冷笑一聲。立場上來說,警方是他們的死對頭,其中以桂為首;雙方都以維護歌舞伎町的秩序為標的進行鬥爭,但說穿了只不過是想在這塊地上得到各自的利益。

「真正的用意還不清楚,但行動不像平日低調,好像刻意引發騷動的樣子。副長,要找上登勢小姐那一趟嗎?」

土方揮手道:「不了,我們查的到的事,登勢小姐不可能不知道。派一兩個人到夜兔附近晃晃,別讓他們發現了。」

「是。」

「假如消息是真的,登勢小姐還將那個人往神樂那送……哼哼,去查查那個男人的來歷,查不到也無所謂,桂如果真那麼積極的話,多半會親自出馬。」

山崎聽著土方低沉耳的笑聲聽得心驚膽跳,並不是因為即將發生的火爆場面而顫抖,如果他回頭看的話,絕對會看見用修羅之姿當作背景的土方副長。

副長這是壓力太大了對吧?一定是看了早上亂七八糟的會議紀錄又無從宣洩,方才又被松平叔施壓……山崎默默祈禱,回總部後可別拿他出氣。


**


真選組的總部是由一間殘破的和式建築重新改造而成,佔地並不廣,但在龍蛇雜處的歌舞伎町近郊也是十足十的顯眼。

據山崎的調查,過去似乎曾被用來當作道場,因為不明原因而荒廢,後來被松平叔買下,私下轉讓給他們真選組作為據點──正確來說是成立之前就是他們的聚集處,後來才緩慢改建成現在的模樣。

總部在象徵上的意義大於實際效用,因此在這裡配置的人員並不如想像中的多。

當土方和山崎回到總部時,只有會議室那裡傳來吵雜的聲響。

「喲,該死的土方先生回來了。」沖田坐在不知道從哪接來的電視機前咬著洋芋片道。

「今天不是輪到第一隊站哨嗎,你這隊長怎麼在這?」土方沒好氣道,順手將眼鏡摘下並收到眼鏡盒中。

真選組總共分成十隊,沖田總悟隸屬於火力最強大的第一隊;單純以武力來說,比副長土方及組長近藤更強。

「早就派人去了。啊啊,土方先生你這樣子就像不得志沒得應酬的落魄業務員,見不得其他優秀職員的好才會一進門就嘮嘮叨叨,跟老媽子一樣。」沖田自顧自地說完後便回頭去看電視,山崎邊流冷汗邊後退,很怕突然暴走的土方突然一拳揮來。

「我都還沒清算你在會議中提出的什麼鬼發言!」已經是組內最誇張的配備了,居然還想擴充武器──

「好吵啊,土方先生你怎麼不去死。」沖田可說是最會激怒以冷酷形象在外的土方,而且有隨著年紀長而日趨加重S的傾向。

「副、副長,冷靜點!」山崎慌慌張張想要找救兵,但早在沖田出口挑釁時,其他組員早就溜得不見人影。

正當山崎也想落跑時,一道有如滅火器功能的聲音介入,讓火藥味瀰漫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

「十四和阿退回來啦!」是組長近藤勳。比起土方更為高壯的男子,給隊員的形象就是不拘小節又十分脫線,也許只有這樣的人才有辦法包容像土方及沖田的人物吧?山崎總在這種時候想到這件事。

「近藤老大。」土方注意到近藤身上的香水味,大概也猜得到方才他去了哪裡。

「組長。」

「這次松平叔有交代什麼事情下來嗎?」近藤要拉開椅子坐下時,又起身走到正要準備報告的土方旁,伸手拂亂他的頭髮。「在那之前,十四和阿退先去休息或吃點東西再來報告吧。」

「近──」每次見到他這髮型都這樣,土方已經懶得生氣了。

「這是命令。」堵得他無話可說。

「是。」


起居室內,近藤與土方坐在桌子的兩邊。

前者正在看土方帶回的報告,而後者則是轉過身去,咬著煙等近藤的命令。

「十四.」

「嗯?」

近藤頗不認同地搖搖頭,在土方認為他是不贊成松平叔下達的命令,或是對自己提出的方案有所質疑時,下一句話讓他又是無輒地摀著頭低嘆。

「說過好幾次了,不要抽這麼多煙。」

「近藤老大,重點不在這。」看這麼久的心得居然是這個。土方無奈的同時也順手將煙捻熄。

「不,我真的覺得你抽太多了,十四,這樣對身體不好。」近藤一臉正經道,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否有將報告看進腦子。

「別光說我,近藤老大,你又去找那個女人了對吧?」近藤臉色一僵,「不是說別找女人找到那去嗎?身為組長找女人找到男公關的店裡……就算對方只是會計也不好吧?傳出去有損你組長的形象。」從近藤身上飄來的男士專用的香水味,他們組內也有人使用,所以土方並不陌生。

「阿妙小姐才不會在乎。」

但是我們會在乎啊!土方無言。

「唉,我跟受歡迎的十四和總悟不一樣,但即使如此阿妙小姐也不受你們影響而注……」

「好了好了,近藤老大,我知道了。」土方趕緊打斷他的話,一旦扯到這個話題,近藤就會說個沒完。「最近四天王將權力下放,歌舞伎町應該會騷動上好一陣子,松平叔的意思是要我們趁機打亂現在的勢力分布……」土方簡單扼要地將重點歸納出來,抬頭直視近藤。

「除此之外,上頭還要我們多關照『夜兔』那頭。近藤老大,你的看法呢?」對於夜兔他們也不陌生,誰叫他們組長老是往那跑。

話題一旦牽扯到正事,近藤的表情也跟著正經起來。

「有給特定的目標嗎?」土方從紙袋中取出地圖,近藤看著已經先作上記號的地點,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想一口氣踏上巔峰,就不能挑過於偏遠的據點。」如果要與夜兔保持友好關係,想挑偏僻的地方都不行。

「相對的,距離中心越近危險性也越高。」近藤道,土方點頭附和。

這就是土方頭疼的地方,萬一行動失敗,真選組勢必要承受莫大的災難,這對他們十分不利,畢竟新興的勢力一旦挫敗,要恢復十分困難──雖然不怕失敗亦是新興勢力的優點,可是錯過這次機會,不知要等哪時才能東山再起。

雖然有松平叔的口頭保證上層警官不會介入,但換來的代價真的有他們放手一搏的價值嗎?土方內心並不贊同這次顯得過於激進的命令,但決定權在近藤。只要近藤首肯,他絕無怨言。

「嗯……真是難辦啊,以我們的力量,以那棟不動產仲介公司作為中繼最洽當的,埋伏在那附近也比較容易。」近藤摸著下巴短短的鬍鬚,詢問土方的意見,「十四,依你的看法,最好的地點是哪裡?」

「我想法跟你一樣,近藤老大。」土方手指著話中的所在地點,隨著話移到另一處,「要接應也比較容易,即使警方派出人馬也可以迅速抽身,加上這裡警方的勢力較大,比較沒有其他幫派介入。」

「不過萬一警方全員出動,會犧牲不少人。」真選組雖然有十個小隊,以人數來說的確比許多中小型的幫派來得有優勢;但實際上多數都是新加入的成員,真正可以算上戰力的僅有六個小隊,另外四隊分別掌管組內的大小事務。

「並不一定。」土方在前來和近藤開會前又繞去情報組一趟,「先前戊威組進行市交易時特別選在那附近,警方沒想到他們會將交易地點選在自己的地盤,接獲情報後前去查緝時引發了不小規模的混戰,嘛,雖然對外公開的說法都不一致,但雙方都元氣大傷倒是事實。」

「十四,你打的主意是趁現在他們人員空缺的時候一口氣吃下這塊地?」近藤見土方胸有成竹的模樣,也明白他這位能幹的副手早將一切都準備就緒。

「哪有不妥的話,可以等情報更周全的時候在行動。」

近藤哈哈笑道:「不用了。派人下去調查有無可利用的消息,沒有的話,就製造一個!重點可是事後肅清可疑份子及殘剩的警力,沒問題吧?」

土方勾起唇角,內斂的笑意仍有一股張揚邪氣,「放心吧,近藤老大。」

只要目標確定的話,不管任務多艱巨他都有辦法達成。

因為他是真選組的副長,職責就是成為組長的刀,將阻礙在他們之前的障礙全部剷除。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78-be7ad2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