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02.25 [銀土]鼻血祭
原稿是寫在衛生紙上,第二版則是在小銀子的筆記本上XD
這已經是第三版的咧ww



[江戶]
悶熱的天氣已經讓人很不快了,還有個色狼黏在自己腿邊。
「你想死嗎?」一拳揮出。
「唔。」流出來了。






[3Z]
一顆棒球飛進教室,砸到了正在小憩的銀八老師。
五分鐘後。
「老師你沒事吧?」土方穿著運動服,腳上還是運動鞋就匆匆忙忙奔進教室。
「土方同學,請和老師去保健室……」銀八老師故作虛弱的一笑,勾住寶貝學生的腰就往保健室拖。






[逆 3Z]
身兼劍道社指導老師的土方,在指導學生的時候都是親自下海,因此平日受土方氣的學生們都會想要藉機報仇。
但下場經常都是到保健室報到。即使如此挑戰的人還是絡繹不絕。
「銀時,你幹麻不穿護具去挑戰土方老師?」高杉抱著整包衛生紙到流了滿臉鼻血的銀時面前。
「這樣我就看不清楚老師的臉啊!」好痛、痛死人了。
「……那也沒必要看呆了連躲都不躲。」一臉受不了地把衛生紙扔到銀時臉上。






[攘夷時期]
我看著前方的銀時。
沒錯,依然是那名令人望之生畏的白夜叉,渾身是血。
轉過身,背對著背,彼此的前方只有無止盡的敵人。
「銀時,你先走吧!有你在的話我們就絕對會獲勝。」
「你說什噗──」被譽為白夜叉的男人,一轉頭,發出了沉痛的哀鳴。
「臭假髮,你的手肘撞到我了!」戰場上從未流下眼淚的白夜叉此時臉上兩行如血泉的液體流出。
「我不叫假髮,叫做桂!銀時你幹麻把鼻血抹在我的衣服上?」






[律師銀時]
碰地一聲,門被粗暴的打開時,土方風風火火地衝到辦公桌前,一把捉住銀時的花俏的領帶。
「你這傢伙──」見銀時毫不訝異,嘴角一抹「你果然來了」的輕佻微笑,土方火氣上來,更加粗魯地扯住銀時的桃紅色西裝。
「為什麼這麼生氣呢?土方先生。」明知故問。
「別睜眼說瞎話!」本來還想好好將話講白,但銀時臉上刻意的挑釁讓土方的理智全非到九霄雲外。
忍不住一拳往那張臉毆了下去,沒想到銀時連躲都不躲。
土方雖然未使上全力,但那個力道也足在銀時臉上留下明顯的傷跡。
「土方先生,行使暴力可是不好的喔。」將鼻血擦掉,將被打歪的桃紅色眼鏡扶正,銀時笑得好不得意。
當土方注意到銀時的語調有異時已經來不及了。銀時站起身的同時也攫住土方的領口,在土方反抗時張口咬了要破口大罵的唇。
銀時在被咬之前鬆口,一手按住土方的後腦往辦公桌上壓,自己則側坐在辦公桌上,及其緩慢地拉掉自己的領帶,綁住不斷扭動的土方的手。
原本整齊的桌面此時凌亂不堪,但土方的樣貌卻比桌面更加狼狽。
「對律師行使暴力這該怎麼算呢?」銀時壓制土方的力道並未減輕,滿是惡趣味的口吻不斷在刺激土方,「啊啊,就用身體賠吧,這是慣例嘛。」
「放、放開我!」
銀時撫上土方的臉頰,一字一字清晰道:「異議あり。」






[律師銀時2]
「我要當攻。」
「異議あり。」
「我要在上面。」
「異議あり。」
「脫下來讓我做!」
「異議あり。要求別人之前要先付出相對的代價可是禮貌喔。」
「做就做囉唆這麼多!」拉住銀時的領帶,低頭覆上自己的唇。
「……哈。」






[金魂]
土方只穿著襯衫出來,下半身也未穿著褲子就從浴室從容走出。
當金時回家沒多久,方看到愛人的身影時,土方便將他一腳踹向沙發。
「十…十四?」金時大感訝異的同時,土方就坐在他的腿上。修長的雙腿赤裸裸的展現在他眼前,從他的角度可以看見微溼的襯衫下的突起,再往下去,噗滋──
「流鼻血了你。」土方哼笑。
土方得意的一笑,手捏住金時的鼻子外,唇也貼了上來。
「是想讓我死了嗎?」鼻子和嘴巴都被堵住的金時在斷氣前不禁如此心想,卻也沒有放棄品嘗自己送上來的雙唇。






心得↓
我喜歡很威很威很帥還很凶暴的副長!
除此之外就是很鬼很鬼很S的坂田律師^q^ (鬼到阿銀的成分大概只剩下1%)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81-47798f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