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04.15 [300Ts:122][DRRR/平和島兄弟/些微幽靜]聯絡不上
-前-
怨念發作短文,純粹是練練手感。(忙到沒時間好好寫啊啊啊啊*哭)
初稿發表於plurk上,極小幅度刪修。




[300Ts:122][DRRR/平和島兄弟]聯絡不上


身為當紅偶像羽島幽平的經紀人,他自認為比起其他人──泛指那些臣服於幽平俊美的外表下的Fans及視他為金雞母的人而言,他這位形同保母般存在的經紀人算是很了解他了,至少還能從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上讀到一絲絲可稱為反應的情緒。

不過對於喜好……他不只一次懷疑路邊攤及高檔名牌貨間,不管在質與品味上後者遠遠超過前者,但幽平卻執意選擇前者的原因何在?

現在他又面臨了相同的疑問,飯店主廚特地做好精緻早餐,幽平連看都不看一眼,只說了句:

「我去買白飯和小魚乾蘿蔔泥,這些麻煩你了。」

憑他的直覺,他可以斷定幽平並非對早餐的樣式或口味不滿,只是單純比較想吃日式早餐罷了。

只是不管怎麼想吃,應該都不至於對眼前的美食視若無睹吧?光是餐點的視覺效果就足以勾起人的食慾,更消說傳出的陣陣香氣讓人食指大動;但幽的表情就像是在看食譜上的圖一樣,迅速掠過就起身準備離開。

「要替你準備嗎?」與其詢問原因不如直接行動,這是他可以成功勝任這位子的原因──羽島幽平並沒有特別的喜好,也不會對他人頤指氣使,也無不良習慣,算是非常優良的老闆,對個經紀人而言。

若說唯一讓他挑剔的地方──

──就是他下了戲就面無表情這點,怎麼也無法坦然看待。那股無言的壓力總是讓他感到胃酸氾濫,好險他已經有一套自我調適的方法。

其他人會因為無法揣摩到他的心思感到畏懼,但他不同,主子說得話最大,在思考他「為什麼」這麼做之前,先做了再說。──只要不影響工作的話。

「好,那就麻煩你了。」依舊平板的聲線,「…請幫我準備兩人份,我要帶回去。」

「咦?」經紀人有些疑惑地應聲,隨即又了解似地點點頭,「我知道了,那多準備兩碗味增湯和煮物如何?」

「謝謝。」

敏銳的經紀人哪可能不知道關於羽島幽平的家世背景。

***

靜雄回到自己的住所約莫是早上七點半的事。

偶爾也會有工作到早上的經驗,不過弄到正常上班族的通勤時間卻很罕見。

只能說最近亂七八糟的小鬼實在是太多了。湯姆先生在翻開這次催繳的名單時不免如此抱怨。

處在情緒穩定狀態的靜雄只是靜靜地等待湯姆先生決定。只要不要出什麼亂子,光靠靜雄的名聲和一身招牌的酒保福就有足夠的威懾力迫使債主繳錢,就怕不識相的人惹火他。

所幸今晚一切順利。

湯姆先生與靜雄告別時還拍了拍他的肩膀:「靜雄,今天辛苦了。」

「湯姆先生也辛苦了。」除了毆飛三四個人以外,實在可稱作和平的一天。

因此靜雄回家時,腦中只思考是否要先吃點東西墊胃(有想過買個咖啡牛奶,但湯姆先生說那太提神了),還是沖個澡直接上床睡覺。

看見自己的弟弟──在成名之後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幽出現在自己家中時,靜雄眼中的訝異毫不保留地表現在臉上。

幽已經先將東西放在桌上,依舊是面無表情地直視自己的哥哥。

「很久沒吃早餐了,哥哥先去洗手吧。」

究竟是對方還是自己很久沒吃早餐了?被推到洗手檯前的靜雄根本沒注意到這點,只是在想幽怎麼不好好休息,大清早到他這來。

「因為很久沒見到哥哥了。」

「…咦?」明明沒說出口,幽卻像看穿他的疑惑般無比自然地回答。

「再不吃就涼了。」

「喔、好。」

靜雄喝下還有些燙口的味增湯時才想到,為什麼幽會有時間來看他?或者說,幽怎麼會……知道他這時間點回來?

「那個…幽……」

「嗯?」

疑惑全寫在臉上的靜雄與臉上毫無表情的幽形成強烈的對比。但靜雄再遲鈍也知道幽是刻意在等他。

突然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幽不像他老是做出脫軌的事情,既然有時間來找他,想必工作也用不著他擔心。

於是靜雄嚥下即將脫口的疑問,轉而溫柔的一笑:

「沒什麼。」

幽點了點頭,默默地用手機寄出了一封簡訊後並將某筆通話紀錄刪除,然後關機。

***

「為了讓哥哥在自己有空的時間回家啊……好險平安達成了。」湯姆在收到簡訊後感嘆地一笑。

***

「又打不通?下午有通告啊!!要去幽平的哥哥家找人嗎?不行──萬一讓記者發現就糟了,還是先把行程排開?不…要相信幽平,那麼優秀的演員絕對會準時上班了。………誰有平和島靜雄的電話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82-07923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