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04.17 [300Ts:292][DRRR/湯姆靜]強迫中獎
-前-
4/16和17的突發,因為有相關所以就貼一起咧~
唉呦寫到湯姆靜就會忍不住弱化小靜(死),其實我抓不到小靜的神韻啊啊啊啊囧
是說祇是突發練手感的文章為什麼會爆到快三千…(遠目



[300Ts:292][DRRR/湯姆靜]強迫中獎

突如來的大雨。

湯姆從沒想到他不過是步行到距離住家約十五分鐘的超市買東西也可以碰上雷陣雨,而且還是在他走出超市後五分鐘碰上,就算要返回買把傘也為時已晚。

只能說運氣實在是太不好了,湯姆搖頭低嘆。隨意找了個屋簷躲雨,不過身上已經有一半已經溼了。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只有買的東西都屬於溼了也沒什麼差的日常用品,而晚餐才正要去買。

無獨有偶,他著發慌眼神四處飄移時,發現了從另一邊大街過來的靜雄。

「喲,靜雄。」

被點名的靜雄猛一抬頭,臉上寫滿了訝異。

「湯姆先生?」

「怎麼淋得全身濕……啊。」

湯姆這才注意到渾身濕的靜雄不但褲管和襯衫都沾了泥巴,甚至還有衣服被利器劃破的痕跡。

大概猜得到發生了什麼事,湯姆也沒有多問。

「雨傘被我拿去扔那隻跳蚤了。」語末出現了咬牙切齒的氣音。

一句話道盡了前因後果,內心早有底的湯姆只是抓著靜雄一起躲回屋簷下。

「湯姆先生是出來買東西嗎?」

「嗯,忘記帶傘出門。」

「這樣啊。」

似乎是冷靜下來的靜雄恢復到平日乖順的模樣。湯姆睨了靜雄一眼,看見他正試著將黏在臉頰和額頭上的瀏海撥開,被雨淋得臉色有些慘白,仔細瞧的話,連嘴唇都沒什麼血色。

「又沒吃東西了嗎?」

「咦?」面對突然的疑問,靜雄慢了幾秒才回應,「嗯,正要去買…」

從自己家追到這來?未免也太遠了吧。湯姆內心暗自吐嘈,這可不是正常人步行會走的距離,也難怪會弄得這麼狼狽。

「你等一下。」

「喔、喔好。」連忙接下湯姆扔來的袋子,靜雄傻愣地看著湯姆衝進雨中,過了會,又拎了一小袋東西回來。

「湯姆先生……」他以為會是去買傘,但淋得渾身濕的湯姆回來後只是抓著他的手,快步在雨中行走。

「從這到我家比較近,先回去擦乾再說吧。」

「呃,沒關係我慢慢走回去就好。」

「萬一感冒呢?如果你感冒是因為我放任你這樣走回去,你覺得上頭會准假嗎?」湯姆沒說的是根據他對靜雄的了解,他回去後頂多沖個澡就直接躺平睡覺,根本不可能好好吃上一餐或是找點熱食來吃。

就算身體和怪物一樣,這樣也是會出事的吧?

察覺到湯姆先生有點不滿,靜雄也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就只是靜靜地跟在湯姆後頭。

假如不是那套象徵著人間凶器標誌的酒保服招搖地敘說主人的身分,跟身高相比過於單薄的身軀在雨中更顯得纖細,更讓人無法想像那具軀體有多強大的力量,外人看過去就只是一個男人牽著被拋棄的青年。

湯姆回頭看見靜雄不發一語的模樣,乖巧的模樣就連他都會忘記靜雄生氣時的狠戾。


***


從靜雄國中畢業後,湯姆就沒再見過靜雄,對他的記憶也一直停留在當年國中的模樣。

再次見到靜雄的時候,除了抽得過高的身高以外,外貌還是隱約可以感覺到當年小男孩溫柔可愛的一面──只要靜雄不在憤怒狀態中的話。

太注意他的力量帶來的刻板印象,以致於他現在看見靜雄過於纖瘦的四肢和軀體都會下意識將他與盛怒中的平和島靜雄區別開來。

──實在是落差太大了。

湯姆邊感嘆邊將兩人濕淋淋的衣褲扔進洗衣籃裡,走回客廳時同時將微波好的牛奶交給靜雄。

「謝謝。」

正在看發呆的靜雄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

「好像微波的太燙了,喝得時候小心點。」

「嗯。」

湯姆坐在另一邊沙發上,隨手轉開電視。一時間吵雜的聲音填滿了寂靜的小套房,靜雄像是終於找到焦距一樣,將視線移到節目上。

「……果然不太適合…」喃喃自語。

「什麼?」

「不,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湯姆道,「我在想雨停後你要怎麼回去。」

靜雄偏頭疑惑道:「回去?走回去或是坐巴士啊。」

「不是這個問題。」指著靜雄現在身上的衣服。

順著湯姆指的地方低頭,他現在穿的是湯姆先生的T-shirt,湯姆先生的褲子,用的是湯姆先生的毛巾,還在喝方才湯姆先生幫他買的牛奶……

「我回去會先洗好在還給湯姆先生。」牛奶的話,之後還是用咖啡還吧,靜雄心想。

撫額嘆息,「那倒不要緊,只怕你穿得不合身,還是先替你買件新的吧。」

原本給靜雄穿的長袖襯衫變成七分袖,身體的部分卻過於鬆,西裝褲就更不用說了;於是湯姆只好全給靜雄換成短袖的,連T-shirt都挑了件自己已經不再穿的無袖。

但現在根本還不到要穿短袖的季節,搞不好一走出去就感冒了。

「不用麻煩了,沒關係。」

「靜雄果然腿很長啊,手也是。」湯姆像是故意對他的話聽而不聞,自顧自地打量起許久未穿便服的靜雄。「除了酒保服以外沒有其他休裝了嗎?」從靜雄跟他開始工作之前就開始穿酒保服,他合理地懷疑靜雄其實沒什麼正常衣服。

「有啊。」一臉怎麼會這麼問的臉。

「工作以外的時間還是看到你穿酒保服,我以為你不穿那以外的衣服。」

靜雄用指尖刮了下臉,「幽一口氣買了二十幾套給我,所以就每天輪著穿,在家還是會穿T-shirt之類的。」

「原來如此。那麼如果我一口氣買二十套無袖上衣給你呢?」

「咦──」瞠大雙眼,之後又認真思考起來。

湯姆見狀笑道,伸手拂亂靜雄的金髮:

「開玩笑的。」

靜雄有些氣惱地皺起眉頭,但隨著湯姆的笑聲慢慢也跟著笑起,開始話家談起來。

「比起酒保服…還是T-shirt比較好穿。」

「嗯?」

「領結很緊,釦子也要扣到最上面,洗衣服的時候都要特別將西裝褲和襯衫燙平,如果可以直接丟洗衣機就好了。」雖然句句充滿抱怨,但也沒見過靜雄換過其他衣服。

湯姆知道靜雄很重視弟弟所以他才會收回剛才的話。況且酒保服已經成為靜雄的重要標記,要是少了這層保護色──或者應該說宣示?在催討的時候麻煩會增加不少。

「喔,所以平常是用手洗?」湯姆意外的點在這。

「……嗯。」慢了幾拍的回應。

想起了洗衣籃裡破爛的襯衫,湯姆識相地不在這個癥結點上繼續追問。

於是對話又安靜了下來,廣告中斷的節目又繼續演出。

靜雄安靜了一下後注意力又被電視機轉移過去,可能是感覺到有些涼,下意識拿起沙發上的小抱枕抱著。

這麼高大的人抱著一顆小小的抱枕其實有些滑稽,不過這也讓湯姆注意到靜雄對氣溫的變化還是很敏感,至少比痛覺敏感多了。

──在這樣冷下去,不會等等抱腿取暖吧?湯姆打趣心想,倒沒有壞心眼到要實際測試看看。
起身走到房裡拿了件薄毯出來蓋在靜雄的身上。

靜雄吃驚地回望湯姆,之後金髮又是趁機被亂揉了一次,倒也沒有生氣的意思,只是忍不住低頭想要躲開,被這樣對待讓他有種湯姆視他是小孩子的錯覺。

明明自己都已經二十三歲了……靜雄嘟嚷道。

「還真久了啊……從國中到現在。」湯姆這次坐在靜雄旁邊,看著那頭金髮有感而發。「都快忘記你其實是髮,一直都維持金髮?」

「嗯。」

「這樣啊。」意味不明地結束話題。

靜雄就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有一下沒一下地盯著電視瞧,喝光熱牛奶和有了毯子以後,身體暖烘烘的,讓他開始起了睏意。但湯姆就在旁邊,何況這又不是自己的住所,也不好這樣就直接睡著。

一旁的湯姆看著有點想笑,悄聲將電視機的聲音轉弱。

「雨還是一樣大…乾脆麻煩賽門送壽司過來好了。」

「嗯……」

「還是靜雄想吃其他東西?」

「…我都無所謂。」

「這樣啊。」湯姆悶聲笑道:「那我等會去打電話,賽門來了後再叫你醒來。」

「好………」絲毫不覺被套了話。

之後湯姆也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旁邊,看著被稱為「池袋最強」的平和島靜雄在睡意中掙扎到露出溫順的寢顏。

除了靜雄的弟弟以外,究竟有多少人可以見到他這一面?

湯姆回想過去他所認識的靜雄,在校園內就已經是隻身一人,其實當時的自己也不是很敢靠近這位學弟。

如果不是親眼瞧見他有別於稱號的模樣,也許也會隨著傳言繼續誤會下去。

讓靜雄倚靠自己的肩膀,湯姆笑了下隨手拿起報紙起來看。

「晚點再打電話給賽門吧,晚安。」






2010.04.17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83-05b0f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