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06.29 [300Ts:121][DRRR/湯姆靜]相片
-前-
*給我的朋友偷米ww
*前半是幽→靜,後面是湯姆(老夫)靜(老妻)一直線
*誰來打死哪個賣糖的!!!!!!!(太甜的意思)
*這告訴我們半夜趕文是不可以的(醒來會後悔的意思)
*即便如此作者還是讓他們一直閃
*明明對話正常卻帶著少女情懷(?
*絕對不是作者癡漢的關係
*照片請來十打!!
*全裸待機



[300Ts:121][DRRR/湯姆靜]相片


靜雄依舊穿著那身酒保服待在辦公室中。

雖說是辦公室,但用來當作休息室的時間反倒比較多,此時也不例外。當上司田中湯姆在確定接下來三天內要催收的對象及帳款的這段空檔,靜雄只是無聊地坐在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地用手逗弄著桌上的小盆栽。

「久等了,靜雄。」湯姆拎著牛皮紙袋走進辦公室,看著幾乎都快睡著的靜雄不自覺地想笑。

說是懶散過度而有種在家的錯覺也不為過,由於兩個人都鮮少使用到所謂的辦公桌,一旁的書架也只是象徵性的裝了幾本看似高級的精裝本,看起來就十分柔軟的褐色沙發軟化了冰冷的辦公室,單單只看沙發與玻璃茶几的話,其實與客廳相差無幾。

「湯姆先生。」

「果然還少了些什麼……電視吧,下次和社長建議看看。」似乎是很認真在考慮的口吻。

「社長會批准嗎?」靜雄歪著頭看著另一邊的矮櫃,原本就打算用來擺放電視,但從靜雄入社開始那裡便一直就是空著的。

「每天在外面奔波,作為給員工的犒賞只是要一台電視好像還不太夠啊。」

「但在工作時間看電視好像不好吧。」

「嗯,說的也是,何況要看的話不如回家去。喔、謝謝。」閒聊的同時,靜雄替兩人倒了杯水。

「手上那個是這次的工作嗎?」

靜雄意興闌珊道,但湯姆卻意外地搖頭。「你不說我差點忘了,喏,這是給你的。」

「給我的?」偏頭表示疑或的反問。靜雄的學生時代收過不少「學長」送的東西,打開來無一不是恐嚇信或挑戰函,包裹的話多半都是裝著威脅意味濃厚的「禮物」;但從出社會後已經很少收到了,雖然偶有幾次收到「特別」的大禮,但盡是讓靜雄發火的事情。

因此靜雄對信件、包裹一類的東西並不是很有好感,儘管弟弟和家人送給他的東西也都是用包裹寄給他比較多。

「摸起來好像是紙之類的東西,還是用掛號寄。原本是指定你簽收的,不知道為什麼社長說我直接替你簽了就好,靜雄介意這種事嗎?」

「不會,麻煩你了。」幾乎沒有缺口或細縫的包裹在靜雄的怪力之下輕易地被撕開,裡頭的包裝像是看準靜雄的個性似的,在原本要給予的東西外圍又套了一層泡棉與瓦楞紙,封口則是用細線纏了個蝴蝶結。

「看起來像是照片呢。」湯姆原本還擔心是什麼會讓靜雄發火的內容,眼角覷了他一眼,見臉上柔和的笑意便安心起來。

「幽寄來的,是先前的廣告。」取出塑膠袋裡的照片,一共兩組約十來張。第一組是他在廣告上便看過的,第二組則是同樣的造型不同的角度和表情,看上去像是不被採用的作品。

湯姆也跟著湊過去看,第二組照片明顯並未修片,但照片主角的容貌依然是秀麗得讓人不禁出口讚嘆。

「還是一樣讓人震驚的美貌啊。這是之前那張天使與惡魔並存的宣傳照?」端麗的容顏用天使的翅膀作為背景,象徵著純潔意象,雙眼戴上不同顏色的隱形眼鏡讓潔白的氣氛有了一絲詭譎,而烏黑的髮上一對惡魔的角更是讓這股祥和透著微妙的邪氣感。

「嗯,之前他給我的海報我寄給家裡了,沒想到幽會再寄一套給我。」靜雄翻看照片,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讓人難以置信的溫柔笑靨。

在翻到其中兩張照片時,湯姆不由自主地看向靜雄的側顏。

「你們果然是兄弟。」平心而論,靜雄的容貌雖然不像幽那樣使人在第一眼感到驚豔,但也稱得上是俊秀;雖然根據情況不同,形容詞可能會出現帥氣、文靜或是猙獰之類完全不同的詞彙。

身高讓靜雄看起來較有男子氣概,但過瘦的身材卻削弱了男人剛硬的一面,但外貌上的特徵在知道「金髮,戴著墨鏡穿酒保服的男人」時,全都會被其他認知掩蓋過去,會真正注意到靜雄外表胖瘦的人根本不出幾個。

隨著相處的時間變長,湯姆漸漸開始注意起細微的部份。

好比說方才令他忍不住多瞧靜雄幾眼的照片。

「說出來你可別生氣,幽發怒的那張照片和你生氣的時候……像到足以讓知道你和幽的人你們的關係。」

雖然在性格上兩人簡直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在某些時候,這對兄弟表露出的神情與態度卻又讓人無法懷疑他們的確是流著相同的血。

盛怒中的靜雄,在真正爆發之前總是將情感隱藏在笑容下,那抹笑就像是將所有怒火壓在鍋爐中,只要一點空隙就會爆發──那時候的靜雄總是讓人不禁想起「鬼神」或「大魔神」一詞,幽在相片中的神情便是如此,表面上看似面無表情,嘴角隱隱露出的獠牙展露出兇狠的殺氣。

聽到湯姆如此形容,靜雄也跟著重看一眼;對於一個發怒中無瑕顧及其他事情的人而言,是不可能知道自己臉上是怎生表情。

湯姆察覺到靜雄臉上細微的變化,隨後又補充:「另一張笑容雖然不太明顯,但似乎也是參考你喔。」

像是看見小動物平安無事而安心下來的表情,參著一分堅強與寵溺的溫柔氣息。

只有待在靜雄身邊,並直視這個直率的青年才有辦法察覺到的情感。

於是湯姆便明白了,這套圖對羽島幽平──不,平和島幽的意義。


──在他的心中,其實真正天使與惡魔並存的,是自己的兄長。


靜雄訝異地回望湯姆,「是這樣嗎?」

「嗯,我可以打包票,而且我的想法也許和你弟弟一樣。」湯姆笑道,而靜雄像是不知該做何反應,搔著臉頰開始翻看其他照片。

「我不太懂什麼藝術之類的,不過我想幽應該會覺得很開心吧。當時他拍完這個主題時好像心情很好,連爸媽他們看了也嚷嚷著要幽記得把海報寄回家。」

「真的拍得不錯,照片可以給我一張嗎?自己同事的弟弟是大明星,偶爾也會有想要耀的心情。」

「可以啊。」靜雄也不藏私,大方地將照片全部交給湯姆挑選。

湯姆意外摸到一張額外用塑膠套裝起來的照片,被壓在這疊照片照片的最後。

「咦!這不是你的照片嗎?」將塑膠套撕開,出乎意料地是靜雄的照片。

「什、什麼時候拍的!」靜雄急忙想要搶回那張照片,早已預料到的湯姆先生先一步抽起了起來。

照片上是穿著便服的靜雄趴伏在桌子上的模樣,微微闔上的眼簾,一派適慵懶地將頭靠在自己的上臂,幾不可聞的笑意只能從彎起的雙眸看見。

近乎純白的背景下,靜雄的金髮顯得分外突出,加上那對在背後展翅的天使羽翼──合成的太過完美,導致看見的時候一時無法聯想到是用繪圖軟體合成的。

「……很像真的天使啊,靜雄。」湯姆由衷的讚嘆讓靜雄臉上浮出明顯的羞赧,雖然想要動手奪回來,卻怕傷了湯姆而不敢使力或是有大動作。

「別再說了湯姆先生──請把照片還給我。」從靜雄使用了平日也鮮少用到的敬語,湯姆知道在堅持下去也許靜雄會因此發怒。

不過──

「剛剛你答應我要給我一張照片,就決定是這張了。」出乎預料地堅持。

「可是那是我──」

瞥到照片上的自己,不知怎麼就是覺得臉上發熱。一直以來都只被用「恐怖」來形容自己,突然被冠上這麼個讚美讓他感到不自在起來。

「幽的相片還可以在雜誌或是廣告上看見,但靜雄的照片卻很少,國中時期還有拍一些,之後的大概只有當時繳交履歷的大頭照吧?難得拍了這麼漂亮的照片,要拿出去燿還真捨不得。」彷彿在說這樣的靜雄只要給自己瞧見就好──這般獨占性的說辭,湯姆說得很隱晦,靜雄一時還無法理解。

「別開玩笑了,那麼丟臉的照片……」

「不只是我,連幽也這麼覺得喔。」翻到相片背面有段幽的留言。


──『我覺得這個背景很適合哥哥,所以我請美編教我怎麼合成。比起惡魔,哥哥更像天使喔。   幽』


靜雄一時無語,嘴巴開開闔闔說不出完整的詞句。

「那、那湯姆先──」深吸了一口氣,靜雄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怎麼也無法消去發燙的臉頰。

「嗯?」

「湯姆先生的照片也要給我。」

湯姆失笑道,動手揉亂靜雄的金髮:「那有什麼問題。乾脆我們找時間和個影,畢業後我們就沒一起照過相了。」

「好。」

湯姆不忘補充道:「穿私服去拍?從認識你到現在,好像只看過你穿制服、運動服或是酒保服,當然也不是說不好看……」只是想要看多一點,多一點不一樣的你。

湯姆像在遮掩自己沒說出口的話,微低著頭推了推鏡框。隨即又揚起一貫平和的淺笑,雲淡風清地接續道:「如果沒有的話,工作完去買個幾套也不錯,我也很久沒買新衣服了。」

「工作完不就很晚了,店家也都關了吧。」絲毫沒有察覺到兩人的對話彷彿在約下次的約會。

「說的也是,那只好挑假日了。連工作以外的時間都陪著我這個大叔,靜雄應該覺得很無聊吧?」

「才不會。湯姆先生才是吧,工作上已經受到很大的幫助,私底下還願意和我出門……」靜雄揚著幸福卻帶點落寞的微笑,讓湯姆忍不住勾住他的肩膀往自己懷裡帶;重心突然的轉移令靜雄整個往湯姆身上倒,正處在慌亂的情緒下時湯姆沒好氣地聲音又徐徐傳來:

「再這樣下去我們都要在公司過夜了,想吃什麼?我們去好好吃一頓吧。」

低頭可以看見靜雄的髮旋和發紅的耳根,明明可以輕易地掙脫開來的擁抱,靜雄卻只是揪著他的袖子,一副舉棋不定又困窘的模樣。

「又讓湯姆先生請客怎麼可以,這次換我請。」

「就當作擅自拿走靜雄的照片的回禮吧,畢竟這可是唯一一張。」

──唯一一張,用具體的形象去洗刷總是用魔神來稱呼的你。


「……請不要再提那張照片的事情。」

「好、好。」






O*M*A*K*E

羽島幽平在兩天前看到這次企劃時,反射性想起了自己的兄長。

每次的拍攝對自己都是一種考驗,而這一次他幾乎沒有思考過該如此詮釋這次的主題,彷彿那個答案從一開始就已經存在在心中。

──天使與惡魔並存。

畫面上只會有一個人,不同以往對比的兩張相片,只能用些微的表情差距將這股矛盾表現出來。

他的經紀人從社長那知道這次Case時也露出了擔心的神情,姑且不說社長的心血來潮究竟對多少人造成麻煩,主要還是社長額外的附註:

「要人一看就察覺到Devil與Angel都是同一人,甚至是面對同樣的Trouble或Predicament,Mr. 幽平,為了讓你表現得更加Faultless,請用最少的表情表現!」

之後為了排練表情,花了許多天讓他融入情境,最後在從這些照片中選出最恰當的兩張照片,素材加工後再加以合成。

拍攝惡魔時的他引起了一陣嘩然,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幽平上戲與下戲有著天與地的差別,但親眼見到還是不免感到震驚。

知道幽平私底下是個表情比冰雪還要寒冷的人,

見過他轉換情境時表情落差的人,

被俊美無濤的臉龐所迷惑的這些人──在看見幽打算拿起早已被棄置的道具:比人還要高大的鐮刀,準備砍下攝影機的霎那,呼吸幾乎停止──

「……卡、卡!」急忙喊出停止的監督冷汗簡直要流滿了整個背脊。

剎那間幽平又恢復成冷漠的神情,但剛剛給人的衝擊實在太大,一時間現場悄聲無息。

「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平淡無波地說著這番話,實在讓人無法猜測究竟是真是假。

這次之後傳出「其實幽平只是裝做毫無表情,其實非常生氣」的傳言,親眼瞧見的人都不免為這番流言作正面的回應──聽到這個風聲,始作俑者的社長還因此躲回美國。但這也是後話了。

相較拍攝惡魔時造成的風波,營造天使的形象倒是溫馨許多,可說是一帆風順的完成。之後被追問是以誰當作參考或是對角色塑造的靈感從何而來時,幽平仍是一派淡然地回應:

「關於這方面我想保密,因為他是對我很重要的人。」話裡散發著對那個人濃濃的保護欲,雖然還是有記者窮追不捨地問,但都敗在那張用冰山美人形容也不為過的冷漠美貌下。

消息終究不是密不透風。

好比說幽平的經紀人、後來摸摸鼻子回到日本的社長、意外看見幽平手機裡的照片的美編……知曉的人不約而同地守著這個「秘密」。

「原本我只知道幽平的兄長……是很恐怖的一個人。」他們都聽過幽平出道的真相,聽說那個星探至今還是不敢踏入池袋半步,即便他原本是打著兄弟一起出道的念頭。

幽平──此時正在使用繪圖軟體的人應該稱呼他平和島幽比較恰當,盯著螢幕上的照片做修改的神情雖然依舊冰冷,但舉動其實和普通的高中生無異。

一張張從手機裡面傳輸到軟體裡的照片,有許多都是一名金髮的男性,在從那些照片中挑選出喜歡的幾張出來做各式各樣的修改和加工。

「嗯,那是在惹他生氣的時候,哥哥平常很溫柔。」

美編與經紀人不約而同地瞥向那張被幽挑出來合成的相片,默默地將震驚吞回肚子裡。後者曾為了敲定工作行程而和幽一道回去他的住所,那時他恰巧瞥見正在解決不良少年的平和島靜雄。

人體像是砲彈一樣筆直飛向牆壁的畫面對他來說衝擊性實在太大,至今他仍難以忘懷;而幽平卻只是淡淡地打了幾通電話便走上前去安撫他的哥哥。

當時他只顧著擔心幽會不會因此受傷而忽略掉難得一見「池袋最兇」的魔神恢復成常人的一刻。

因此──

「我有點懂那個挖掘你的星探當時的想法了。」見到這對兄弟平和的一面是他的幸運,但招惹他的兄長是他最大的不幸。

比較了解幽的經紀人如此心想。一旁的美編僅僅只是聽過傳聞,尚未見識到本人。

「真不愧是幽平的哥哥,長得也挺好看的。金髮是染的嗎?」

「金髮很適合哥哥,從國中的時候……」回想到兄長染髮的原因,幽突然沉默了半晌。趕在旁人發現之前又補述:
「第一次看見染髮的哥哥,閃耀的金髮和笑容都讓我和父母覺得哥哥像天使一樣──那段時間應該是我看過最多次哥哥的笑。」

「所以我很感謝那個人,只是………」還是有點不高興。因為那個人也發現哥哥的溫柔之處,明明就想要自己獨享的。

逐漸消散下去的尾音彷彿連氣氛都一起暗沉。經紀人和美編這時又展現了他們的默契,連大氣都不敢喘地等待幽再度開口。


「可以麻煩你們替我把這個印出來嗎?我想要寄出去。」仍是毫無表情地請求道。

美編拍拍自己的胸口道:「沒問題。我還可以替幽平印一份大張的喔。」

「麻煩你了。」



2010.06.27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87-007f9fb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