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10.24 [300Ts:185][傳勇傳/萊納x西昂]Shame on you !
-ver.學園傳勇傳
-基本上不會有這段的後續^q^,不過相關的應該還會有……應該(你還來啊!
-萊納x西昂,其他西昂CP有
-女裝出沒
-人物個性OOC,角色關係混亂
-完全妄想設定
-照理說風紀應該是米勒路克蜜兒可他們,但給雷法爾他們更有趣所以改了
-學生會長是女(西)僕(昂)好萌
-不過這樣下去應該會變成公主、公主模式喔(沒人懂你的梗
-下次我會好好寫正篇的設定文的(土下座)

那麼,能接受以上的請往下拉──








[300Ts:185][傳勇傳/西昂中心]Shame on you !


──傳說.從洛蘭學園開始──

萊納看著這次校園報紙刊登的偌大標題,腦袋停機了五秒。
「吶,西昂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嘛……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學校的一種行銷手段吧。」
「所以說我們學校的行銷手段就是『派學生會長穿女僕裝招攬新生』的意思嗎?」
萊納看著「現任」的學生會長──也就是他身旁的西昂.阿斯塔爾,不禁懷疑起這是不是他又一次的惡趣味。
會用到「又」這個字正證明了西昂曾經做過很多類似的事情。
「別這樣看我萊納,我才不像你一樣有這種興趣。」
「什麼興趣啊喂!」
「不過這合成得真好,連我都被嚇到了。」西昂接過萊納手上的報紙仔細地看了上面刊登的照片,先不說他穿起女裝挺有模有樣的,到底是誰這麼費工夫找來身形與他相仿的模特兒?
「那現在要怎麼辦?就算是假的,全校也都知道學生會長穿女僕裝囉。」
萊納一臉幸災樂禍地看著西昂,不過後者卻沒有多大困擾的模樣。
「嗯,我想應該有人先去找出兇手是誰了。不過放出這種謠言連我都覺得有點過分了啊。」
「從欺凌王口中說出來還真沒有說服力。」
「我可是很認真的喔,萊納,而且這個兇手也太不了解我了,比起長裙我更喜歡膝上襪喔。」
「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騙你的。」
萊納一點都不覺得西昂是騙人的,那張臉到現在還是氣定神閑的樣子實在讓人生氣。
正常人應該不會盯著自己被合成的照片還一臉興趣盎然的模樣吧?合成照上的女僕裝是最經典的底白襯加荷葉邊,主角「西昂會長」仍是一貫完美無缺的會長笑容,搭上女僕裝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真是太誇張了。萊納心想。
「抓到兇手的話要怎麼處置?」
「嗯……逼他穿兔女郎繞校園走一圈?」
「你有沒有想過兇手的外貌啊!萬一是滿身筋肉的男人怎麼辦?」萊納不禁大吼。
「的確,要是克勞穿的話我也很擔心。」
「焦點錯誤了吧──」
西昂搖搖頭,「哎,現在想這個也沒有用,我的名聲已經被破壞了怎麼辦啊萊納?我已經嫁不出去了。」
「喂喂不要往我這邊倒啦──」
一手接住把全身重量都往自己身上壓的西昂,萊納無奈地搔頭。往旁邊一看,路過的女學生像是受了什麼驚嚇,急急忙忙地躲開視線,可是又不時地往回瞄。
「都怪你說那些奇怪的話啦。」萊納無輒地看著西昂故裝無辜的模樣,放任他整個人都趴在自己身上。
「什麼奇怪的話?啊,還是萊納要嫁給我?」
「就是這句奇怪啦!」
「原來如此,比起新娘子萊納更喜歡女僕嗎?」
「最奇怪的就是你的腦子───」
吼完後萊納一副雙眼都死了的樣子。
西昂見萊納打定主意要裝死後也沒興趣再捉弄下去。稍微站直身體,雙手抱臂,恢復了他平日形象在外的姿態。
「哎呀呀,這樣下次學生會開會的時候該怎麼說明才好?」
「不要把問題扔給我。」西昂一站好就換萊納懶洋洋地靠在他身上,但西昂也習以為常了──倒不如說這樣的場景才正常。
懶散到出名的萊納與精明幹練的西昂是好朋友這點,是這間學校最不可思議的組合第一名。
「那我只好怪罪因為我和萊納玩國王遊戲輸了,所以被迫穿上女僕裝娛樂國王萊納。」講得煞有其事的樣子。
「…………」
「沒反應了?萊納~~」


***


鬧規鬧,引出的風波還是要面對。
西昂捉弄完萊納後準備回學生會詢問是否有消息時,被中途遇見的克勞攔了下來。
「喂,西昂,這是怎麼回事?」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西昂無奈地笑道。
克勞手上的報紙都被捏爛了。
「這下子風紀那邊的人又要亂嚼舌根了,嘖。已經派人去查兇手是誰。」
「嗯,就麻煩你們了。」
「你這個當事人也緊張一點吧,是男人都會對對這種事情感到憤怒吧!」
西昂不以為意道:「憤怒啊……倒不如說是錯愕。何況新聞社明明在我們的掌控之下,會放出這種消息真是我始料未及。」
「是指我們有內奸嗎?」克勞挑眉道。
「別說得這麼嚴重嘛。」
「事關你的名譽你也緊張一點!」
「再難聽也不過傳出我有女裝的癖好或是我是靠臉蛋當上會長的嘛,比起這個我更擔心弗洛會不會私下處置兇手。」
一想起弗洛的作風,西昂都開始擔心起兇手的安危了。
克勞也清楚他的手段,不過此時他倒希望弗洛可以「動真格」的。要那些打西昂主意的人知道他們學生會可不是好惹的。
「不過西昂,關於這件事你有什眉目嗎?」
「這個嘛……」光憑對方會將這張照片交給新聞社,而社團卻未告訴他們這點看來,應該不會是普通學生。
但是,「應該不是風紀委員會做的,他們可不會玩這麼無聊的小手段。」
雖然想要回想這陣子做了什麼事,但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反而想不起來在哪裡得罪了誰。
提到得罪……他並不會刻意得罪誰,但捉弄的對象倒是有幾個。
「萊納不可能,菲莉絲更偏好直接動手,嗯……」回想週遭人最近的作息,他想到一個最不可能的人。
「該不會是伊莉絲?」最近看見她正在學繪圖軟體,不過她的技術應該不會高到可以做出這種合成圖。
不過如果是另個人就另當別論了。
光是想到他的名字連西昂都會流下冷汗。
雖說那個人心血來潮時就會戲弄他一下,但應該還不至於做出這種「詆毀學生會會長名聲」的舉動………吧?西昂聯想至此都不免爲這個結論感到懷疑。
「西昂?你臉色變得不太好。」
「沒事。」
「難道又熬夜看社團報告了嗎?」克勞低頭看了西昂眼下的眼圈,口氣帶了分責難。
「那些前天就處理完了。」
蒙受克勞狐疑的眼神, 西昂的笑容愈發優雅。「真的,你可以去問問卡爾尼,經費已經撥下去了。眼圈只是還沒消而已。」
「……你再這樣努力下去不可能會有消退的一天,今天你給我好好回去休息。」
「是是。」

當他們回到會議室時,一陣可媲美極地寒流的氣息拂過每個人鼻尖。
「弗洛和……路西爾?」連克勞都愣了一下。
西昂則是一臉我猜對了,默默地把門關上。
對峙的兩人皆將視線放在西昂身上,除了他們四人以外,其餘人等都被清空了。
「那麼,請來跟我解釋一下『西昂會長穿女僕裝』的真相呢?」西昂瞥向已經氣到週遭溫度下降十度有餘的弗洛,然後定格在路西爾身上。
「呵呵,你發現了?」
路西爾似乎一點都不意外,反倒有西昂早該發現的意思。
掛在那張與西昂相比一點都不遜色的美貌下的笑容,仔細比較會察覺出這兩人的笑容在本質上的不同。
「我不知道誰有膽子反抗上屆的學生會副會長。」順帶一提,上屆會長是被副會長幹掉的。如果西昂做的不好,就會變成「被上屆副會長做掉的學生會會長」。
「那麼感想如何?」
嘆氣。「只能說……連我都會懷疑我是不是曾經穿過那套衣服了。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伊莉絲的作業需要範本,我隨手做給她而已。」
西昂忍住想要多問素材的來源,繼續下個問題。
「……那新聞社那裡是?」
「風紀委員會答應的。」
此話一出,弗洛馬上衝出會議室。
「我去處理掉他們副風紀。」目標不是風紀委員長雷法爾,而是副風紀委員長理魯,由此可知雙方早已明白誰才會幹這種事。
西昂再次嘆了一口氣,覺得疲倦似地坐在椅子上。
「那麼你要怎麼處理呢?學生會長。」路西爾問道。
「哪邊我都得罪不起,既然如此只好利用這個新聞了。」
不說犧牲形象而說是利用,這點讓路西爾露出滿意的微笑。
相較之下,克勞的臉色就更難看了。
「西昂,你是認真的嗎?」
「嗯,再認真不過了。既然新聞社和風紀委員會用了那張照片說傳說從我開始,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怎麼做?」
「學園祭要開始了不是嗎?這一向是學校最大的宣傳活動嘛。」
「等等,你該不會是想……」
「學生會擬定的活動草案還擱在我這沒通過,要更改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走至自己的辦公桌,抽出了壓在最底的那份待審核文件。
「千萬不是我想的那樣──」
西昂偏頭笑道,「就是那樣喔,克勞。」
「我不參加!絕對,不參加!」克勞激動地拍桌,不過西昂已經拿起了手機準備打給其他幹部。
「呵呵~~」
當日下午,學生會便對外說明那張照片其實是會長為了學園祭私底下試裝被偷拍到。當消息一被證實的當下,就連風紀委員會的人都衝來學生會求證──因為強迫要跟著參予的還有「副風紀委員長」,以及學生會會長的「摯友」萊納。

「等等為什麼連我都在裡面────」


強☆制☆終☆止☆




***


行間。

放學後。
一向吵雜忙碌的學生會也在放學後呈現出一股散的氣息。
學生會所使用的辦公室是一般社辦的三倍大,而核心辦公室則是由兩間教室打通再重新隔間,呈現一股與其他教室不同的氣息。
其中一個隔間是專門用來給現任學生會會長.西昂使用的。原本會長是沒這個特權的,但打從西昂經常留校熬夜把事情做完後,其他幹部和社員決定將比較少使用到的隔間充當他的休息室兼辦公室。
而現在,這間休息室裡放著許多平常不曾出現的東西。
好比說穿衣鏡、成套的女僕裝、貓耳和用蕾絲與碎花織成的緞帶。
萊納做完值日生後就被下令到這待命,看著眼前這位立於學生權力頂端的會長已經穿上那套不知打哪來的女僕裝,現在正在將綁成雙馬尾的銀色長髮上繞上髮飾。
一樣是色做為基底,白色的圍裙,綁在腰上的大大的蝴蝶結緞帶長至膝蓋,領口用著紅色的細線打結,衍伸出去的肩帶刻意用荷葉滾邊稍稍修飾了男性的肩線。
短短的裙襬仍是綴了許多蕾絲,長度只到大腿的一半多一些。
與成套的長襪間隱約可以看見膚色。
西昂戴著色滾粉紅蕾絲邊的手套牽著裙襬,大方地在萊納眼前轉了一圈。
「你穿這樣都不害臊嗎?」比起西昂適合穿女僕裝這點他更訝異他的接受度。
「笨蛋萊納,愈是遮掩愈會引來大家的好奇喔,輕易地滿足大眾的期待就會喪失興趣嘛。」
「嗯……是嗎。」萊納支著下巴定眼看著裙子和襪子間的隙縫。「所以說連被掀裙子這件事都已經想好對策了嗎?」
「咦?」
西昂愣了一下,萊納趁勢掀起那件澎澎的裙襬。待西昂急忙用手蓋住的時候耳邊已經能聽見萊納的評語。
「還是四角褲嘛。」他還以為會徹底到連裡面都換了。
難得地換西昂一時無語。
雖然放學後學生會的會長辦公室不會有人擅自闖進來,但他還沒有走出那扇門的勇氣──即使他在萊納面前表現地很大方。
不過,饒是他已經有要穿這身羞恥的衣服在公開場合的心理準備,但不代表突如來地性騷擾也在他的思考範圍內。
「西昂?」
注意到西昂沒有反應的時候已經過了五秒以上,當萊納發現西昂的臉有些紅的時候,當下又沉默了五秒。
「呃……」
「萊納果然是禽獸君!」給自己深呼吸幾次冷靜下來的西昂微微一笑,儼然就是那張完美學生會長的笑容。
──死定了死定了!萊納意識到西昂絕對會想什麼點子報復的時候,西昂一屁股坐在他腿上,把菜單攤開在裙擺上,然後往自己的方向看。
「那麼禽獸君主人,午飯想吃義大利麵、焗飯還.是.我.呢?」西昂雙手勾住萊納的脖子,微微偏著頭,用著比平常還要優雅柔軟的笑容問道。
簡直就像是把平日的微笑閃光再加強十倍伏特量的等級。
以視覺上來說的確十分享受──不去思考他的真實性別的話,但在萊納眼中無疑和惡魔的微笑一樣。
「西昂大人我錯了拜託你從我腿上起來吧。」要是可以跪下叫西昂放過他一定會老實照作,但現在光是避開西昂故意裝出的甜美笑容和眼神就夠他折騰了,一個男人這麼適合做這種動作也太誇張了。
考慮到萬一把他推下去可能會招致更可怕的懲罰,此時萊納也只能用蠻力強行把西昂抱起在放到他的腿以外的地方……大概是這樣的行為。
不過對突然進入辦公室,而且那個人還是弗洛的時候,他眼中所看到的是自己親愛的學生會長(而且還穿著女僕裝)被禽獸君公主抱的畫面。
「……啊。」就連西昂都定格了。
「萊納.龍特同學,你在對『我』的會長做什麼呢?」


強☆制☆終☆止☆哩




***


行間2。

「萊納,有件事情我很在意。」
「什麼事?」
因為試穿女僕裝的關係,學生會裡頭會長所使用的房間裡有面穿衣鏡。西昂一邊拆開領結一邊看著穿衣鏡映出他和他身後的人影。
「你什麼時候長得比我還高的?」明明高一的時候他還比他高一點。
萊納疑惑地偏頭看向西昂,然後被強迫挺直腰和西昂並肩而立。
「真的耶。」雖然只高出一隻手指頭的距離,但近距離接觸使得西昂抬眼才可以對上他的視線。
「一定是你天天熬夜看A漫睡眠不足才長不高吧。」
「哎呀,真的嗎?這樣可不行。」
「嗯嗯,知道就好。」萊納點點頭,隨即又把頭靠在西昂的肩頭。
「嗯,多虧你提醒了我,我應該找你陪我一起熬夜看才對,這樣萊納就會跟我一起變矮了。」 燦笑。
「你為什麼不考慮多睡一點長高!還要我變矮陪你──」



這☆次☆真☆的☆沒☆有☆咧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93-cbea2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