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10.31 [金魂][DRRR]萬聖節特企
※金魂,金時x土方
 DRRR,平和島兄弟
※兩篇並無穿越(只是剛好放一起發)
※plurk上突發,對話多,描述少,原因結果沒有
※簡言之就是寫開心的





ver.金魂

「化身為狼人的土方變態先生會不會在街上襲擊無辜美少女呢?請讓我們拭目以待。」
「總悟不要在那裡亂散發不實謠言!」
「喔喔,惱羞成怒了!那麼變成狼人的土方變態美乃滋先生是否會在暗巷遭受美少年的侵襲呢?」
「不要一直造樣造句!」
另一邊。
「萬聖節的營業額要比平常高出三倍阿魯,為了這個阿金你想穿吸血鬼的衣服還是木乃伊的?」
「喂喂我親愛的大小姐,那個繃帶的數量會不會太少。」搞不好只能纏住重點部位而已。
「那就是吸血鬼了阿魯。這樣不行喔,要讓每個美少女臉紅尖叫的程度才可以喔阿魯。」神樂把斗篷扔到金時身上,「所以我強迫那個S王子幫你找了幫手了阿魯,阿金不可以偷吸人家的血喔。」
「S王子……咦,你把人家的副長騙來了?」
「是誘拐阿魯,從阿金的薪水裡面扣了1/3給土方變態美乃滋人當作酬薪阿魯。」
「──」才要大罵不要亂動人家的血汗錢時,金時突然想到其實這樣就可以誘拐他過來做變裝遊戲好像挺划算的。
「大小姐吶,土方是打扮成什麼樣子?」
「是阿金的死對頭喔阿魯。」
「啊啊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個面癱戴狼耳的樣子了。」
然後。
已經開張的夜兔果然因為有個得力助手而引發一陣喧然大波(雖然這也造成其他男公關的眼紅)
雖說土方是來幫忙的,不過神樂答應他他只要坐在旁邊不用服侍那些大小姐──不過自己找上來的麻煩要怎麼辦啊?冷臉也逼不退那些想要往他身上貼的女人,只穿著敞開的皮夾克口袋都被塞了錢了啊啊啊啊啊──
或許其他人看不出來,但是金時有發現土方的臉愈來愈陰暗,已經到了不用化妝就可以變裝成科學怪人的膚色。
用著看好戲的神情接近土方,然後一手搭在他的死對頭兼戀人肩上。
「吶~親愛的土方先生這個表情可是會嚇走美麗的小姐喔。」
「你看我外套上的口紅印和錢,哪裡像是嚇走他們了。」
「咦咦,生氣狼耳還會跟著動,土方你的尾巴在哪裡?」往下摸。
「滾開──嘖,你是想在這時候被我揍到青就是了。」
「好兇啊。」
「哼。」
金時眼神轉了個圈,打量土方現在的穿著樣子,其實扣除掉狼耳和狼尾及指甲這些平日絕不會出現的裝飾外,色皮夾克和貼身皮褲都像是土方會穿的樣子,頂多加了項圈和靴子讓他看起來更有禁慾的感覺罷了。
毫無阻礙的將戴了紅色假指甲的手撫上土方的胸膛,金時微低著頭靠進土方的頸項,不知是什麼原因,當金時的尖牙緩緩咬上土方的脖子時都沒有傳來任何抵抗的動作。
「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土方的聲音很冷靜,當金時感覺到一股異樣傳來時,拿著掃吧的魔女神樂直接將兇器打了下來。
「不是說不可以吸他的血了嗎阿魯。」
「痛……我的形象啊大小姐。」
「還在上班你是想要幹什麼?」土方哼笑。
「所以說下班就可以了?」
「快回去工作崗位阿魯!!」





ver.DRRR

因為靜雄和幽的來訪,新羅家又開始熱鬧起來──其實原因是出在幽帶來了一堆衣服,通通都是萬聖節扮裝舞會的服裝。
「啊啊~塞爾堤扮成魔女好可愛,我家塞爾堤不管穿什麼都很適合!」
『笨蛋新羅,不要再說這種讓人害臊的事情!』
其實塞爾堤還沒有在靜雄的弟弟面前摘下安全帽,不過看樣子他似乎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此時拿在塞爾堤手中的是一個和頭一樣大的南瓜燈籠。
新羅堅持要穿著和塞爾堤色小洋裝相對的白色禮服,靜雄嫌他吵就直接替他綁上繃帶閉嘴,結果卻演變成新羅自己憑著當醫生的高超技術將自己綁成木乃伊的樣子。
「哥哥的話,很適合吸血鬼喔。」幽擅自將哥哥的背心脫掉並綁上領結,以裝扮的容易程度來說靜雄改變的地方最少──也不過就裝了假指甲、獠牙和幾樣配件而已。
俐落地將靜雄亂翹的頭髮往後梳,嘴角在上點血跡的妝,雖然幽還打算上點粉底讓靜雄的臉更蒼白,但還是沒這麼做。
而幽自己則是在靜雄痛扁新羅的時候已經換好自己的衣服──說是衣服更像是巨大的布偶裝,只要套上頭套就像是劇中的白色幽靈。
靜雄在弟弟趴在自己面前綁上斗篷的繃帶時,一直忍住想去摸摸他的頭的想法,也許是想起了過去父母親給他們買的服裝都是成套的關係。
幽穿布偶裝的樣子已經好久好久不見了。
「哥哥,沒關係的喔。」幽面無表情的抬頭,像是看穿靜雄的想法。
「幽穿這樣很可愛喔。」靜雄微笑著摸著幽的頭,幽則順勢往前擁抱自己的哥哥。
旁人看起來是副溫馨的畫面,不過──
非法侵入民宅的傢伙就不這麼想了。
打定主意要來騷擾新羅並討糖吃的狼人臨也正用讓人傻眼的手法開新羅的家門時,都還來不及說"不給糖就搗蛋",一顆新鮮還未剖的南瓜就迎面而來。
「イ.ザ.ヤ.君喲~三秒內給我滾出去!」
「小、小靜怎麼會在這裡……」臉上還留著南瓜汁的臨也正要匍匐前進時,化身成幽靈的幽從自己的哥哥背上跳下,一腳踩在他的背上。
「Trick or treat?」
塞爾堤看著這個景象突然覺得有點懷念──好幾年前臨也還沒跟靜雄鬧到見面就廝殺之前時,每當萬聖節臨也就會打著同樣的主意去騷擾靜雄,但最終下場都很相似。
對那傢伙來說萬聖節應該都只有trick吧。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94-a5f65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