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11.01 [傳勇傳][萊納x西昂]Rabbit Ears
-依舊我流學園設定
-萊納x西昂,有其他西昂受的CP不是你的錯覺
-相關設定請見《Shame on you》《Key》
-閃光開無敵大
-大家都是國王廚(艸)
-兔耳…兔耳好棒啊!
-腦洞作者


能接受以上者再往下拉。




[傳勇傳][萊納x西昂]Rabbit Ears

學生會長專屬的會長室。
西昂拉開窗簾讓陽光照進室內。時間大約是下午兩點,還是正常的上課時間。
在牆壁一隅所擺設的簡易床上躺了一名不請自來的人。
西昂無奈的微笑,像是早就已經料到他會到來。手裡拿著一疊剛從教職員室拿回來的文件,劈頭就往那人的頭上砸。
「起床了,萊納。」
「好痛……」萊納睡眼惺忪地盯著打他的兇手。「喔,西昂啊。不管有事沒事我都要睡覺,晚安。」
「你怎麼會跑來我這裡睡覺?一般來說要翹課會去的地方應該是天台或是保健室吧。」西昂拉了一張椅子到萊納身旁坐下。
「那兩個地方早就客滿了吧!而且我也不想要被風紀追著跑,也不想要曬太陽。全校只有這裡不會有教職員過來,菲莉絲也不會拿著竹劍叫我去上課。」萊納打了個喝欠又躺了下去。
「會長室可不是用來給你睡覺的。」
「啊啊,我知道。你身邊那群傢伙警告過我萬一你要休息的話就要把床還給你,不過你根本沒有用過這張床吧?連床柱都長灰塵了。」
「已經請他們撤掉,可是他們還是放在這裡。話說回來,你這節應該是體育課吧。」
「嗯。」
「不去上課真的好嗎?下次被抓到可是要跑十圈操場喔。」
「理由就交給你了!晚安。」
說著萊納還真的翻個身繼續睡第二輪。西昂無輒地盯著他貓背般的背影。
「算了,這次就饒你一馬。」
西昂也不急於這時叫醒萊納。反正他們同居,多得是機會可以抓著萊納一起做事。
將一疊文件重新整理好後,學生會的內部會議才正要開始。


睜開眼,未闔起的窗戶透進了昏黃光芒。
萊納有些失神地看著窗外,拉開披在身上的外套坐起身。
「西昂那小子居然沒有叫醒我……我睡了多久?兩個小時?真是不尋常啊。」
搔著有些亂的髮,萊納對於西昂會這麼縱容他這點感到有些擔心──因為伴隨著甜頭而來的通常都是十倍恐怖的代價。
會長室與學生會的會議室其實只有一扇門之隔,坐在會長室裡隱隱可聽見開會傳出的聲音。
也就是說如果萊納現在打開門就會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但是這間會長室裡並沒有廁所,除了一扇窗、一張桌子和書櫃及這張簡易床以外單調得過分。
這種狀況並不是第一次,他大可可以睡到西昂要回家的時候再出去。
只是萊納睡到肚子有些餓了,也很想去廁所。
雖然被學生會的幹部──用他的話形容的話是西昂專屬的護衛隊,被那群人盯著的感覺並不是那麼好受,尤其是那名叫做弗洛瓦的人,哪天他會被他暗殺掉也沒什麼好驚奇的。
不過萊納並不是會特別注意這些的人,否則他也不會翹課。
於是他開了那扇門。
於是他看見了一團亂的會議室以及笑得一臉無奈,卻又放任其他人繼續胡鬧下去的西昂。
「……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闔上門。


---


時間往回拉前一點。
在西昂坐定主席的位置後,照慣例是校務相關的例行事項,再來是幹部發表意見,然後由書記──也就是弗洛瓦將會議記錄做好後,再交由主席閱目蓋章,大致上這週的事情就可以結束了。
由於過去到現在,愈是冗長的會議效率愈是低落,於是到了西昂這一屆後大幅刪減了會議的流程。
因為制度上的更改,所以西昂過了一段相當忙碌的生活。
但大致上新制已經確立下來。
在場的人──尤其是曾經是上屆的學生會幹部更是能感覺到這點。對此上屆副會長路西爾相當滿意。
會議時間減少,但向校方請公假的時間卻沒有因此縮短,結果轉變成學生會的成員早點將事情處理完畢便有一段空暇的時間。
西昂原本就有做不完的事情,但這段空暇怎麼也難以挪去做別的事情。
上位者不在能使下屬玩得比較自在這點通則似乎在他們身上不適用,學生會幹部似乎都說好要硬留西昂下來一起休息,一旦有機會就會先準備好茶點或是新話題絆住會長。
自知難以脫身的西昂也只是笑笑地任由他們擺佈,畢竟人都需要休息,他也不例外。
這次的話題是女僕裝。
一張合成照所引發的喧然大波至今餘韻未消。
會長穿上女僕裝的照片雖然經某些人士銷毀,但仍有漏網之魚在私底下流通。
會議室的氣氛呈現是一股莫名然的凝重。
原因出在弗洛瓦擺放在桌上的東西。
「這件事困擾我很久,還請會長挑一個。」弗洛瓦那張偏向陰柔的容貌此時露出少有的猶豫。
深諳弗洛瓦的人都知曉能讓他棘手的事情非同小可。
然而,能讓弗洛露出此種表情的那樣「東西」也同樣影響到某些人。
克勞算是少數不被影響的人。
但儘管他試圖讓自己不為所動,表情也不禁扭曲起來。
「喂,我說這玩意為什麼會在這?女僕裝事件已經結束了吧!」
「那時趕不及做出來,為此我深感遺憾。但既然都做了,還是希望會長能從中選一個。」
「西昂!不要認真思考──」
克勞轉而捉住西昂的肩膀搖晃。
「那樣東西」,是兔耳。
白色的與色的,毛茸茸的長兔耳。
當天由弗洛瓦親手交給他的女僕裝中所搭配的配件是貓耳,當西昂動搖是否真的要戴上去的時候,弗洛搶先一步奪回去,嘴裡還說「會長並不適合」。
此時西昂才明白弗洛瓦所指的並不是他不適合這些獸耳,而是動物的問題。
只是,為什麼是兔耳?
西昂被克勞搖晃到頭腦發昏,待他有餘力回應時克勞和弗洛瓦已經吵起來了。
弗洛一點都不受克勞殺人般的視線道:「白色和色都很適合會長上次穿的女僕裝,不過白色與會長的形象相符,而色更能襯托會長漂亮的銀色長髮,克勞執行長你覺得呢?」
「問這種事情有什麼意義!喂,不要忽略我說的話──」
「嗯……我們的學生服是色的,色應該比較適合吧,畢竟會長的頭髮是銀色的。」
「可是上次穿的禮服是白色的,白色兔耳也很合。」
「請會長都戴一次試試看吧。」
「女僕裝呢?女僕裝收到哪去了?」
「別胡鬧了!西昂你也說說他們──」
「會長不是要滿足大家的期待嗎?我喜歡色的。」
「都別吵了,我兩個都戴戴看就是了。」
「西昂!」
克勞方要捉住西昂不讓弗洛瓦得逞時,另個人從中介入,將色的兔耳戴到西昂的頭上。
「嗯,西昂會長如果還穿女僕裝就更棒了。」
「卡爾尼你這個叛徒──」
「抱歉了克勞學長,因為我喜歡色的嘛。」卡爾尼向眾人比了V字。弗洛瓦早就擺脫掉跳腳的克勞直接抱住會長,身邊一票高喊弗洛瓦是小人的噓聲。
接著,就是贊成白色兔耳的人跟著撲了上來。
局面演變成克勞護著西昂免受弗洛瓦和其他人的騷擾。西昂身高明明不矮,但在克勞和弗洛瓦面前卻只能抬眼看著他們在上方進行口水戰。
萊納打開門時便是看見這個場景──克勞像是老母雞一樣護住戴著兔耳的西昂抵禦大野狼役的弗洛瓦。
很像什麼童話故事的穿越版,萊納心想。
可是當下他的反應卻是將門關上拒絕西昂求救的眼神。

想當然爾,會在這時放過萊納他就不是西昂了。
被迫參予評斷「會長大人究竟適合白色還是色」的討論會,不管答案是哪個都會得罪另一邊。
西昂現在戴著白色的兔耳坐在位子上,揚著完美的微笑抬眼看他。
容貌、儀態無一不完美,相機隨便找個角度都能拍出像是修片後的效果。
加上微微的抬眼使得這個動作帶著分無辜,怎麼會有男人感覺像在示弱,但氣氛像是自己輸了一樣的感覺?
萊納注意這些有的沒的的細節時,除了西昂一如往常的微笑外身邊的人又開始起鬨。
「那麼萊納喜歡哪一個呢?」西昂微微偏頭時會有一邊的兔耳垂下來。
究竟是無心做出的效果還是刻意的?在西昂週遭好像冒出了粉紅色的泡泡──
這是幻覺,對,是幻覺!
大家都被幻覺騙了!
「萊納?」
「…………啊啊啊啊啊麻煩死了!你為什麼要戴這個?」萊納眼一閉,一手扯下那個擾人心弦的兔耳,「我肚子餓了,今天應該是你做飯吧!」
西昂摸著被扯痛的頭皮,微皺著眉瞅著兇手。
「成天睡覺還敢要求會長大人替你做飯!」低聲估嚷道。不過這也讓西昂注意到時間,看了下手錶,現在已經是放學時間了。
「唔,不好意思弗洛,這個就還你吧,兩個我都很喜歡喔。而且──」
西昂將被扯下的白色兔耳戴在弗洛瓦頭上,然後再將色戴在自己頭上。
「照你的話說的話,弗洛就是白色囉。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結束,不要再拿這個給我試戴了。」
「會長。」
「喂你幹麻又抱住西昂!欸那邊的傢伙,快抓西昂去吃晚飯,不准去吃速食啊。」克勞把西昂推到萊納面前,簡直就像監護人一樣。
萊納先是懷疑克勞怎麼會把機會給自己,再看見弗洛和克勞和卡爾尼和其他人又在對辯時默默地將西昂推出會議室。
把這個毫無自覺的災難人間繼續擺在那真是太恐怖了。
「我還不知道你喜歡的是什麼顏色呢,萊納。」災難人間依舊在製造麻煩。
「還在糾結這個啊。」
「想知道禽獸君對這種物件的癖好嘛,你就滿足一下我的求知慾吧。」
「是你才有這種興趣吧,還戴得挺開心的。」萊納對西昂手上的兔耳敬謝不敏,深怕他下一句就是叫他戴上。
「因為大家玩得很開心啊。也許弗洛眼光沒錯,要是沒有大家的話我可能會寂寞到死掉也說不定。」
此一番話讓萊納愣了下,瞪大眼看他。「你怎麼可以面不改色說出這種肉麻的話?」
「我才不像萊納這麼彆扭,我很喜歡大家喔,也很喜歡萊納和菲莉絲。萊納也老實點說沒有我和菲莉絲就會寂寞到死掉吧,我和菲莉絲都會溫柔地對待你的。」
「你和菲莉絲不要聯合起來壓榨我我就很感謝你們了──」慘叫。
「是嗎?那今天晚飯就交給沒有我們壓榨就會寂寞到死掉的萊納同學吧,偉大的會長我今天想吃漢堡肉和現搾果汁。」
「哪來得及啊!都過了超市特價的時間。」萊納無力地大吼,「等等,今天是輪到你吧!你昨天猜拳猜輸了耶──」
西昂無辜地一笑,「真的嗎?啊啊可能是太忙忘記了,嗯……好像有人偷跑進會長室睡覺,這件事要不要報告老師和風紀呢?」
「你、你這卑鄙小人!」
「錯!我可是體恤萊納的溫柔同居人喔,怕萊納不知道要做什麼晚飯取會長,所以我好心先告訴你。」
萊納無力地垂下肩膀,遠遠看去他的背影像是佝僂老人。
「太小人了……西昂你這混帳。」
西昂嗤噗一笑,搭著萊納的肩膀,「誰叫你那時候居然關門逃跑,而且還扯痛我,還把我借給你的外套扔在會長室裡,萬一會長感冒了萊納代替我接會長的職務喔。」
「你也太記仇了吧!冷的話我外套先借你,不要老是把事情推給我做啦。現在做漢堡太麻煩了可不可以改成咖哩飯?」
「我要甜一點的。萊納比較喜歡豬肉還是牛肉?」
「豬肉好了。」
「那就去下條街的超市吧,昨天看見DM上寫著生鮮特價,順便買蘋果回去調味。」
「突然又覺得好麻煩啊……」一定會被要求蘋果要削成兔子形狀,啊啊怎麼又是兔子啊!
「不去買的話我就把兔耳戴在萊納頭上囉!」
「住手啊啊啊啊────」


2010.10.3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96-28586e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