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11.08 [傳勇傳][萊納x西昂]fcy.
tag:
-99.99%妄想
-三王快相會!
-假設勇者王和英雄王是好朋友的話
-並不是3P
-好人卡都可以湊撲克牌了!
-事實上根本不存在
-官方圖妄想延伸(萊納扛著菲莉絲女王,西昂和雷法爾在旁邊吃丸子的場景)
-依舊萊納x西昂
-fcy.=fancy


[傳勇傳][萊納x西昂]fcy.

該怎麼說好呢?
雖然西昂那個笨蛋對誰都很好,即使有反對意見也會虛心接受,不過撇除私底下是個惡劣到讓人髮指的傢伙以外(僅限萊納),鮮少看見他露出這麼……嗯…該怎麼形容?就是很開心的表情吧。
不是解決棘手事情的笑容,也不像是對萊納惡作劇之後得逞的笑,更不是那張完美到讓人想痛毆他一拳的國王微笑,但也不是一貫用來安撫人的溫柔淺笑──更不會是那張明明在笑卻像在哭的笑容了。
只是很單純的,因為交談而流露出的笑意。
有時是恍然大悟,也有不贊同的時候露出的冷笑。
不管是哪一種,反應都很直接,可以說是以放鬆的心情在交談的吧,才會有那麼自然的表情。
如果不是很了解他的人也許不清楚這之間的差異,但對於西昂的「摯友」萊納而言,分辨西昂的笑容儼然成了他避免惡作劇的救命法寶。
但這也讓萊納感到一股陌生的感覺,因為那個笨蛋西昂還不曾對誰展露出這種心有戚戚焉的笑靨。
感覺到對方和自己是平等的,即便持有不同意見也會對對方的發言感興趣,進而思考對方的論點與自己哪裡不同;如果他們兩個再熟稔搞不好就可以看見西昂爭得面紅耳赤的模樣也說不定?畢竟現在和西昂平起平坐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就算是萊納自己也有無法觸及的地方──像這樣的溝通他就完全無法插手。
並不是說身分不平等,西昂除了在正事以外並沒有太大的架子,不過西昂並不會和他討論太深入的正事──那些非處在某個位置上就不可能觸及的話題。
因此西昂對著自己以外的人露出誰也沒見過的表情,這令他感到………有些吃味。
就在自己的不遠處,西昂正與他的「敵人」雷法爾聊得十分愉快,偶爾還能聽見他們的笑聲。
截然不同的聲音反應出他們在性格上的差異,所有人──包含他都以為他們都屬於王不見王的類型,誰叫他們各自的屬下彼此早有心結許久。
然後──
然後的然後,他便看見了那個大剌剌不拘小節又常被發卡的雷法爾將手搭在西昂肩上,一副好哥們的樣子。
西昂也僅是用他好青年的笑容回應,毫無抵抗這種肢體接觸的意思。性格和外型上莫大的對比使得這個畫面看起來有種說不出的搶眼和協調。
──完全沒有介入的餘地啊…………
眼神都死去的萊納想起來西昂身邊的那個位置一直都是自己的,會搭西昂肩膀的頂多就是自己和克勞;但會讓西昂毫無顧忌展露惡劣一面的卻只有自己,怎麼那個雷法爾一副被西昂耍了卻又生不了氣的樣子?
毫無自覺自己內心的抱怨已經足以讓週遭的氣壓下降許多,而不遠處的那個笨蛋更是沒有發現。
終於將注意力從雷法爾身上移開的西昂笑盈盈地對著萊納開口:
「萊納~我和雷法爾約後天要去小酌一杯,你也一起來吧。」
「……不去!」
在思考前嘴巴就已經說出拒絕。
西昂疑惑地偏頭看向萊納。「咦?是怕醉倒嗎?放心吧萊納我會制止你禽獸的舉動的。」
「……與其擔心我還不如先擔心你自己吧。」碎碎唸。
「你說什麼?」
「──說你也不准去的意思。」
「為什麼?」
「你那群副官不會允許吧!」反對者首推弗洛瓦,搞不好還會帶軍隊去赴約。
西昂不假思索地回道:「我可是國王喔,哼哼。」
「是嗎?那我說不要呢?」
「萊納,你為什麼要生氣?」頓了下,西昂微微瞇起眼瞅著萊納,像是有點訝異的模樣。
「我沒有生氣。」很冷靜地雙手抱臂。
「你分明有。」
「沒有。」
雷法爾聽著他們的對話,不知不覺地露出了別有深意的笑容。
他摸了摸下巴,突然從西昂後面扣住他的脖子。
「雷法爾?」西昂疑惑地回首,倒不是擔心被暗算的意思。
光憑武力的話他無疑是在場中最弱的一個,西昂對這點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欸你就是萊納吧?剛剛聽西昂講了不少關於你的事情,也跟我們來喝一杯吧,否則我就要『單獨』和西昂去喝兩杯了。」特別強調某兩個字。
果不其然,聽者有意自然就注意到了那兩個字。
「──就你們兩個?!」
「嗯,就我們兩個,加你就是三個了。」西昂還附和道,「哎不過萊納來就不構成單身party了。現在三個王中可是只有萊納身邊有著數不清的桃花啊。」
「是啊,我看還是我們兩個去好了。」
「為什麼非得要只有你們兩個?」
西昂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要是讓其他人來的話一定又會吵起來,所以我們單獨去喝就好了。」
對於邀請或約會或是舞會西昂一向會強逼萊納跟著參加,但這次西昂卻一臉「不去就算了」的表情。
萊納還注意到西昂還讓雷法爾趴在他身後,那股不的感覺開始成等比上升──
「我去──」
「咦?」西昂還猜不透萊納突然回心轉意的原因,在他身後的雷法爾掩面開始大笑,湮沒在笑聲中的話語仔細聽的話可以聽出「真是笨蛋啊哈哈哈哈──」的字眼。
雷法爾推了西昂一把。
西昂一陣重心不穩往前倒下,而被一直在注意他們的萊納接個正著。
「回去好好練酒力吧,西昂,要是你醉倒的話那傢伙會很麻煩的。」
「我的酒品很好,用不著萊納費心。」西昂哼哼笑道。
「是啊喝醉了就會在別人身上,喝酒喝到衣服上,動不動就用滿嘴的酒氣命令別人,被拒絕就會像小孩子一樣吵鬧要人哄──」
「閉、閉嘴!我才沒喝成那樣──」
西昂一陣結巴。事實上這些事情他完全沒有印象,還是靠路西爾轉述給他聽的,沒想到萊納居然知道這件糗事──該該該該不會他喝醉的那天其實吵鬧的對象就是萊納吧?
形象全毀的西昂摀著臉低下頭,難得地感覺到一陣羞恥感襲來。
因此他也沒注意到萊納一直維持剛才接住他的姿勢──摟著他的腰,另一手搭在他的背上,以雷法爾的角度看過去是十足十佔有的表現。
「──還真是看不下去了啊……兩個笨蛋。」暗自搖頭嘆息。
雷法爾臨走前拍了拍西昂的肩膀以示招呼,而萊納只是禮貌地點點頭。
──所謂的王不見王應該是這種場景吧?雷法爾心想。


2010.11.08 Fin

後記:
許久不寫後記一定要吼一下
狂野的勇者王和儒雅的英雄王在視覺上實在是太搶眼啦!!CV是中井和小野D也太犯規啦!(戳中萌點)
其實我也想看西昂和誰相知相惜的場景,不過顯然這個只能腦補……於是我也很開心的腦補了(欸)
原本是打算雷法爾x西昂一下不過最後還是萊西了……再說某人好人體質發作實在太不憫,這個話題就此打住。

以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97-5acec9b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