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11.09 [傳勇傳][萊納x西昂]Downpour
-我流學園設定
-相關設定請見《Shame on you》、《Key》、《Rabbit Ears》
-仍是萊納x西昂一直線
-砂糖海量
-閃(萌)死你不償命
-會長……會長超可愛啊!!




[傳勇傳][萊納x西昂]Downpour

接連數日的大雨。
像是給萊納一個絕妙的偷懶藉口,除了非得去上的科目以外萊納幾乎都窩在自己的小套房裡。
而現在小套房中還多了一位同居人──西昂.阿斯塔爾。學園中最完美的優等生兼學生會長。
不過現在他的模樣與完美似乎搭不上邊。
濕透的頭髮與衣服,總是綁得整齊的銀色長垂在胸前,臉色有些蒼白。
西昂將文件護在胸口,即使如此還是有些濕。
「我回來了。」在玄關處脫鞋,西昂先是將文件放在一旁的鞋櫃上,然後才脫下已經溼透的制服外套。
「呦,你回來了。」懶散的萊納這才起身,慢悠悠地走進浴室拿了毛巾出來。
「謝謝。」
「今天怎麼這麼早?」看了下時鐘,才剛要到晚飯時間而已。
以普通人來說現在應該是補習或是在街上蹓躂的時間,但對西昂來說現在應該還在學校處理事情,甚至被教師纏住也有可能。
何況這麼大的雨,他應該會直接在學校過夜。
「學校附近的排水系統好像出了點問題,接下來可能會放假一天。加上新聞又發布了連日豪雨特報,為了學生安全,除了住宿生以外的教職員和學生都被強制遣返回家。」
西昂擦了下臉將毛巾掛在脖子上,維持著這濕淋淋的狼狽模樣想要衝進房間拿吹風機時被萊納一把拖去浴室。
「你那些文件待會再說,先去洗澡,衣服我待會再拿給你。」看穿西昂的動作,萊納一副毫無轉圜餘地的口氣道。
「嗯。」
萊納走回房間要拿衣服的時候才想起來,這幾天下雨的關係大部分的衣服都還沒乾,而且西昂自己帶過來的衣服也都拿去洗了。
明明是全校的風雲人物衣服卻沒幾件,而且多數還是正式的套裝。
嘆了口氣轉而開了自己的衣櫃抽屜,抽出幾件比較不常穿的衣服。
「真麻煩啊……要買的東西還真多。」環視他們兩個的房間,以兩個男人住的房間來說實在是無趣的很。
除了基本的傢俱以外就是書、商用雜誌和一台筆記型電腦,西昂的個人物品少到讓人咋舌的地步,是讓人一看就會懷疑這人究竟有沒有娛樂的程度。
萊納自己本身只要睡得好就好,所以只有那張可以睡上兩三人的大床比較昂貴,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
爲了那個工作狂萊納把書桌讓給他用,還買了一個櫃子給西昂放書和紙張。至於少量的衣褲就直接放在萊納的衣櫃裡。
這間套房只有一個房間、一個小客廳和附設的小廚房與浴室,兩個人住是綽綽有餘,但小房間裡如果要在擺一張床就太過擁擠,西昂剛搬進來的時候是睡在客廳裡,但當萊納發現他會寫作業處理事情然後直接在客廳睡著,而且還經常冷到縮成一團的時候,他還是強制把他抓回房間裡睡覺。
還好西昂睡癖很好,不會打呼也不會亂打人。
除了空間變少以外沒有什麼大問題。
不,硬要說的話還有一點──
西昂並不會搶被子,但是萊納會。於是他們要購買的清單中第一樣就是棉被,再者是桌燈和小夜燈。西昂這傢伙居然沒有小夜燈睡不著!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西昂已經洗好了。
一頭銀色長髮隨意地盤起,以男生來說略顯纖細的身材,腰間繫著大浴巾。西昂鮮少穿短袖的服裝,這也使他的膚色比一般人來的白,屬於白淨的書生形象,但他一點都不像外表那麼弱。不像弗洛瓦或是路西爾那種讓人感到疏離的美貌,西昂只要嘴角一勾就足以引起週遭的人注目。
要說的話就是讓人會感到心情愉的美貌──
萊納把衣服硬塞到西昂手裡,然後再把他趕進浴室。
「萊、萊納?」
「你不要每次洗好都這模樣出來好不好!」到底知不知道這個樣子萬一被看到有多糟糕啊!
「咦,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很大──」大吼。
上次菲莉絲來訪看見西昂這副性去冰箱拿飲料,那天他們被揍了一次。
去學校的時候又被路西爾警告西昂校外的時候就由他負責。
然後試穿女僕裝那天被弗洛瓦看見他抱西昂就算了,還被撞見他幫西昂拉衣服後面拉鍊的樣子,弗洛瓦還打算把他養的狼犬叫來咬他。
被西昂叫去宿舍拿東西回家的時候又看見他衣服沒穿好來開門,害得跟他同行的菲莉絲又揍他一次──
萊納實在是不想再經歷房門被打開,暴露的傢伙沒事結果他卻被揍的情形了。
換好衣服走出來的西昂還是一臉不解的模樣,萊納覺得多來幾次他一定會神經衰弱。
「怎麼了萊納?」
「你有點自覺好不好……你是那種安心下來就會變得很脫線的角色嗎?」
西昂偏著頭調整帽T的繩子回道:「什麼意思?都是男人沒有關係吧。」
「不,我不是指這個。」
「那麼禽獸君是什麼意思呢?」揚著惡作劇的笑容靠近萊納,「以為會長大人在誘惑你嗎?這是在理智斷掉前對目標的良心建議嗎?」
「就說不是這個意思了!」
──他真的很想揍他一頓。萊納無力地心想。
「這是萊納的衣服吧?咦,我帶來的衣服已經不夠穿了嗎?」西昂瞇眼看著與肩膀有點差距的肩線,不是很願意地接受自己居然沒萊納強壯這個事實。
衣服是淺色的,花樣也很素,褲子……很好繩子綁一下就不會鬆掉。西昂一直認為自己在普通男生中身才算是十分標準的類型,但沒想到他居然沒有萊納壯!
這麼一來他不就只比路西爾高而已嗎?連卡爾尼都跟他一樣高……
「你要在家穿禮服嗎?不過你的休服也太少了吧,連運動服都拿去洗了。」
「唔,因為大多數的時間都穿著制服,過陣子萊納陪我去買吧。」
「好麻煩啊啊啊啊────你叫那群傢伙去買不就得了!」搞不好弗洛瓦還很樂意,只不過他的品味……
提到那群人萊納突然想起,「西昂,你為什麼不讓他們送你回來?」
「我讓克勞送安回去了,卡爾尼也有事先走,路西爾親自去接送菲莉絲,至於弗洛……你應該不希望他知道你的住所吧。」拿著吹風機吹乾那些文件,他解釋道。「只是淋點雨而已,沒必要這麼勞師動眾的,而且你這個時間一定還在睡覺,我想與其叫你來接我不如叫你先做晚飯,晚餐呢?」
萊納意興闌跚道:「把漢堡肉拿去煎,麵包弄熱就可以吃了。」
「耶~不愧是萊納!那就麻煩你了──」
「又是我?喂喂!」
西昂無辜地揚揚那些發皺的文件,「不然這就麻煩你了?或是重新幫我印一份重作也可以,不過沒有印表機,萊納要現在衝去買嗎?」
「我弄、我弄總行了吧!」自暴自棄地走到廚房,他實在很哀怨。
相較萊納的悲慘,西昂還哼著歌看起來就十分開心。


香噴噴的食物香氣迴盪在室內,掩蓋了原本潮濕的味道。
萊納雖然頗不甘願地在弄晚飯,但也習慣被西昂這麼壓榨了。會這麼想他都覺得習慣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但看西昂比誰都努力的樣子,到口的報怨總是會少了分怒意。
客廳裡,原本萊納用來趴伏的矮桌現在擺滿了紙張,西昂坐在矮桌前似乎是在核對資料的樣子。
吹風機已經收好放在一旁,濕衣服也扔到洗衣籃裡,就連萊納在客廳睡覺時用的毯子也已經折好擺在他常用的椅墊旁。
若說有什麼做不好的地方──
「你是笨蛋嗎,頭髮為什麼不吹乾?」桌面清出一個位置放盤子,他直接抽掉西昂手上的筆。
「咦?」後知後覺的摸著自己的後腦,「難怪我覺得頭有點重。」
他可以確定西昂真的是笨蛋。萊納抽掉西昂頭上的夾子,將吹風機塞回西昂手上。「自己吹乾。」
「萊納幫我~幫我吹幫我吹!」
「自己動手啦!」
「可是我要吃晚飯,涼了就不好吃了。你幫我吹我在餵你嘛~」
「為什麼剛剛不吹啊!笨蛋西昂──我肚子也很餓啊!」
「我忘記了嘛。不然萊納餵我好了。」
「不要老是來這套!怕涼就趕快去把頭髮吹乾,不吹你就甭吃了!」萊納也強硬起來,硬是要西昂將頭髮吹乾才開始用餐。
要是這樣姑息西昂以後一定更難管!為了自己好,說什麼都不能讓步。
西昂見萊納來真的後嘟著嘴瞪著他。「不要,萊納幫我吹~反正我要先開動了!」
說著還真的直接用手抓住漢堡開始吃,還因為太大口的關係被嗆到。
「這就是報應啦,笨蛋西昂。」翻個白眼替西昂拍背。因為頭髮放下來的關係,背部都濕了。
「你居然這樣說……唔。」因為漢堡比嘴巴還大的關係,咬下去的時候生菜會從另一邊跑出來。西昂舔著沾在手上的醬汁,將生菜抽出來吃掉。
「喂喂你還真的開始吃起來,頭髮怎麼辦?衣服又要弄濕了啦。」
「等一下再吹就好了,萊納也趕快吃吧,唔唔好吃!」
看他吃的一臉滿足,再堅持下去對自己也沒好處。萊納坐在另一邊也吃了起來,因為沒有電視的關係,客廳裡只有兩人咀嚼的聲音,以及不斷打在窗上的聲音。
只是──
乖乖的吃飯似乎不是西昂的習慣。
一下來眼睛又往那些文件瞥,一開始還怕萊納發現,沒多久又開始整理起來。
萊納發現這點原本還不想理他,但看見他都已經吃完漢堡卻還是忘記要吹頭的時候,冷不防的站起來拿起旁邊的小抱枕毆了西昂一拳。
「工作狂也要有個限度!」
「因為、萬一明天要是真的放假的話,這些作業必須寄到老師的信箱。」吃疼的西昂自知理虧地小小聲辨解道。
「……唉。」不僅他,連其他人都說過西昂慣壞了那些老師,能力強也不代表事情都可以堆給他做吧?
「生氣了?」
「廢話。就算明天不放假你自己感冒請假,這些不就白做了?」萊納又揍了一拳。
「好啦好啦,對不起,萊納。」
西昂雙手闔十一臉正在懺悔的模樣。
萊納大大嘆口氣,起身去拿梳子後,回來坐在西昂背後拿起吹風機,叫西昂轉過頭去。
「你趕快把事情做完吧,我今天不想熬夜。」
終究還是心軟。萊納無輒地看西昂開心地繼續他的文書處理,怎麼會讓這個笨蛋住到自己家呢?搞得自己經常累個半死。
一邊梳理著那頭漂亮的銀色長髮,垂下來的話都快到腰部,只比菲莉絲短一點而已。
因為沒有整理的關係,即使用手指抓髮也順不開。不想扯痛西昂他只能慢慢地梳開,熱風先是將頭皮吹乾,再慢慢吹至髮尾。
實在是件很浩大的工程。
真想一邊吹一邊揉亂頭髮,用梳子實在是太麻煩了。
「怎麼沒想過要剪短?」萊納問,現在頭髮只有一半乾而已,耳際邊的頭髮還滴著水。
「有啊,不過被阻止了。每次洗頭髮都好麻煩,在學校的時候偶爾會讓弗洛去弄。」嗯,這個場景他見過一兩次,而且那傢伙還很開心的樣子。
「平常綁馬尾就好了吧,紮辮子好花時間。」他每次起床看西昂最花時間的就是弄頭髮,有時候還會強迫他幫忙。
「我也這麼想不過……」西昂仰頭看著萊納,「他們說綁辮子的會長大人比較平易近人,應該是比較儒雅的形象吧?總之我就算綁馬尾去,沒多久弗洛也會梳成辮子的樣子。」
「你還真順從他們的心願啊。」把西昂推回原位,開始吹髮尾的部份。
「一點小事而已。」罕見西昂打了呵欠,身子放鬆靠在萊納胸口,「而且我很喜歡萊納幫我吹頭髮喔,萊納好溫柔。」
「說這什麼話啊……」萊納搓揉西昂的髮尾,臉上是他看不見的淺笑。「不要就這樣睡著了,你還要去洗碗。」
「唔嗯,明天再洗。」
「會長大人也會偷懶嗎?」
「今天應付主任煩死了,無敵的會長大人也想休息嘛。」瞥見桌上那疊文件已經整理好了,也難怪西昂會放縱一下。
西昂似乎打定主意在萊納胸懷,改變了原本正襟危坐的坐姿,雙腳隨意地擺在一邊,給自己找了個舒服的姿勢。
萊納將吹風機的風量轉小,挺直身方便吹西昂的額頭及兩頰的瀏海。西昂因此瞇著雙眼,像在閃避髮絲搔在臉上那種癢癢的感覺。
「下次也換我幫萊納吹頭髮吧,嗯唔好舒服……」
語音漸弱。西昂很滿足似地閉上眼。
「喂喂,西昂!不要真的睡著啊,這樣我還要扛你回房間。」
「萊納好吵。」
「回房間去睡──」
西昂摀著耳朵,從左邊翻身到右邊。「萊納晚安!」
儼然就是萊納平常逃避西昂要求的態度,這讓前者一時無語。
再看見那些整理好的文件中有幾張像是等著他蓋章的空格後,萊納停格了一下。
「笨蛋西昂──」
「啊啊啊────為、為什麼要突然生氣啊?」西昂吃驚地瞪大眼看著突然變遠的地面。
萊納像在報復似地一口氣扛起西昂,在後者要掙扎要跳下來的時候他已經能看見床了。
再來就是一陣天旋地轉。
西昂還在昏眩的時候萊納已經躺在他旁邊,枕頭直接往臉上砸過來。
「唔嗚。」
「晚安!」
「萊納好粗暴……」柔軟的床讓精神一下子又放鬆下來。西昂抱著枕頭,原本以為可以把萊納騙去睡覺在偷偷起來弄,怎麼會被扛回房間呢?正常來說萊納不會拒絕睡覺的邀約啊?難道是做得太明顯了?
轉個頭就可以看見完全把意識拋開的萊納,西昂又覺得其實這樣下去也不錯。
沙沙的雨聲有規律地打在窗戶上,宛如安眠曲一樣靜靜地奪去西昂想要硬撐的意識。
「不是說想睡了嗎?那就好好睡覺。」萊納的聲音突然響起。
「唔,可是……」
「晚安。」第二顆枕頭又貼過來。
「……晚安。」將臉埋在枕頭裡面,西昂決定要比萊納先睡著。一直都在睡覺的人怎麼可能比得過他這個萬年缺乏睡眠的人先入眠!
西昂抱著這個賭氣的心態闔眼,沒有注意到萊納的嘆氣。
「怎麼比小孩還難哄去睡覺……」喃喃抱怨過後也跟著入睡。
沒過多久,房間裡只剩下間歇的雨聲與──
兩道淺淺的鼻息聲。



2010.10.31 Fin
2010.11.09 發表



之所以編辮子,是因為可以多摸一會西昂的頭髮吧
2010.11.10 01:30 | URL | s | 編輯
這樣說也算XD
綁辮子真的很費功夫[那個想像畫面讓我想到織毛線衣..XD]
2010.11.11 18:21 | URL | 蘇沛 | 編輯
還好
西昂的長度(和我差不多)一般是5-10分鐘
但是梳通理順的時間不算(看天
2010.11.12 01:36 | URL | s | 編輯
這...這也夠久了XD
我連花三十秒綁馬尾都嫌懶[欸
2010.11.13 08:28 | URL | 蘇沛 | 編輯
可是,如果是弗打頭的某忠狗(其實感覺更像是悶燒大野狼)
三十分鐘肯定都還嫌不夠呢XDDDD

我也覺得梳頭麻煩,所以現在一般都用髮簪,15秒內搞定
2010.11.13 22:42 | URL | s | 編輯
24小時貼身...執事(?)
僕人還比較適合XD[不過這僕人偶爾會反咬主人一口]

我也覺得梳頭麻煩,所以剪了XDDDDD
2010.11.15 23:36 | URL | 蘇沛 | 編輯
西昂頭髮剪短不好看,禽獸君就繼續幫會長吹乾頭髮吧XD
2010.11.20 12:04 | URL | twinmaisie | 編輯
等著幫會長吹頭髮的人都排到巷角去了[領號碼牌ing]
剪短就會和路西爾的形象重複了w 絕對不能剪!!

2010.11.21 16:11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98-0c53a9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