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0.11.18 [傳勇傳][萊納x西昂]Mr. Beast
-我流學園設定,相關篇章請見《Shame on you》、《Key》、《Rabbit Ears》、《Downpour》
-仍是萊納x西昂
-外出閃光



[傳勇傳][萊納x西昂]Mr. Beast

僅僅只是一個微笑。
萊納看著他旁邊的人只是勾勾唇角就讓賣菜的大嬸多放了兩顆青椒到他們的袋子裡面,不禁興起了一股佩服之意。
──那個完美到暴力的笑容也有這種功能,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以後要叫你師奶殺手,採買都交給你負責!」萊納從西昂那接過裝滿蔬菜的袋子,沉甸甸的重量像在證明西昂的魅力。
「萊納你就錯了,只要言詞和表情得當連男人都會受用喔。」
狐疑地往旁邊一瞥,「西昂給我老實說,你用這招騙過多少人?」
「真過份吶,我可是發自內心稱讚他們的。」
「少來。」
兩人離開了市場走向商店街。
雖然萊納和西昂已經同居好陣子,但像現在並肩走在接上卻還是第一次。
撇除西昂總是忙碌得不見人影,萊納則是一逮到機會就在睡覺,過著徹底與世隔絕的生活。
加上前陣子又大雨不斷,脫沓至今的採購行總算成立。
過去食物的購買一向是由萊納負責,不過帶著西昂會有加三倍的成效;雖然之前跟菲莉絲來也有差不多的功用,但菲莉絲的攻略目標只有丸子,除此之外都興趣缺缺,而且只限定男性。
西昂的微笑才是無差別攻擊,不好好利用真是太對不起錢包了。
「小夜燈、桌燈、棉被、抱枕、衣服、褲子、鬧鐘……還真多啊。」
「鬧鐘就不用了吧?反正西昂你起得來就好了。」
「那我不在的時候萊納打算床嗎?」斜眼睨向萊納。
不是一直都這樣嗎?萊納裝傻避開西昂的視線。
自從西昂搬過來住以後,萊納的出席率有大幅的增加。不過這也使會長室裡的簡易床的使用率大增,萊納一有空就會躲到那去睡覺。
西昂腦內整理了下商店的位置,決定先去買衣服。
「萊納也順便買吧,一套正式服裝都沒有,這樣我就不能抓著萊納一起參加校外會議和舞會了。」
「慢著,為什麼我要參加?」
「萊納不願意陪我去嗎?」無辜地偏頭問。
萊納大叫:「不是願不願意的問題!為什麼我要跟你去參加那種無聊死的會議和舞會啊!我又不是學生會的成員。」
「那萊納就加入吧。」
「不要!」
「所以說強迫萊納去是因為我希望,這個原因萊納大人滿意嗎?」超級自我的答案。
萊納翻白眼決定無視。
陪著西昂走進他平常絕對不會走進去的商店,店員一發現他們就興高采烈地走過來介紹。
一看就知道店員的目標究竟是誰。萊納一副懶散的樣子完全在這間店的目標市場外,隨便看了下衣服的標價──都是他絕對不會花錢去買的。
「萊納過來一下。」
「吭?」
「腰挺直!」強迫萊納挺直腰,然後將一套西裝貼在他胸前比對。
西昂皺了下眉頭,換了另一件。「嗯……還是色比較適合,小姐麻煩你給他量一下尺寸,領帶要深藍色的,嗯,褲子和外套不用同樣款式,有小背心嗎?」
「欸,西昂你該不會……」萊納流著冷汗看著店員拿著軟尺過來,「不是你要買嗎?」
「我剛剛不是說要幫你買嗎?喔,不用擔心~因為是我要求的,所以我會買單。」西昂亮出卡片,笑得十分理所當然。「還是萊納有看上的款式?不用擔心,我都會買給你。」
「錢不能這花吧!」
雖然萊納發出不平的哀鳴,西昂完全不予理會。
一下伸手一下舉高,萊納完全只能任人擺佈。折騰了好半晌後終於看見西昂走到櫃檯迅速簽了帳單,笑盈盈地向店員道謝後走回來。
「我說你啊……錢不是要省點花嗎?而且給我買這些要做什麼?」
「萊納都沒在聽我說話嗎?我剛剛就說過原因了啊。」
「是你沒聽我說話吧。」無力地吐嘈。
西昂漾著笑拍拍萊納的肩膀道:「替萊納買東西我會很開心嘛,而且我跟菲莉絲都有正式服裝,要是你沒有就不能讓你跟來了。」
無論說什麼都改變不了他的決定就是了。萊納半放棄似地被拖著到下個商店,這次總是普通的服飾店了。
與方才的情況相同,店員一看到西昂馬上過來招待,但這次被西昂拒絕了。
「換萊納幫我挑衣服吧!這麼多衣服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挑。」
「你剛剛不是挑得很開心嗎?」
「便服跟正式套裝不一樣嘛,西裝的話就那幾個款式,只有顏色和布料要挑選,其他給設計師去煩惱就好了。」
「那就讓那些覬覦你的女生幫你挑吧。」指著在不遠處圍觀的女生們。
「萊──納──」
「好麻煩啊啊啊!」搔頭,萊納環顧了一眼後定睛在一件衣服上,「就那件吧!」
愣了下,「咦,你確定嗎?」
「你不是說要我幫你挑嗎?」見西昂都猶豫了一下,萊納哼哼笑道。
原以為西昂會因此打退堂鼓,豈知他真的拿著那件衣服去試穿。
當西昂從試衣間出來後,萊納真的後悔了。
七分袖附帽子的T-shirt,顏色是很誇張顯眼的桃紫色。
將帽子戴上後會看見兩根垂下像是兔耳形狀的布條,帽上繪製著一個咧嘴笑的大嘴巴,頭的位置就剛好在嘴巴上,像是被一口咬下去,獠牙還剛好在額頭上。
西昂看著鏡子的自己突然笑了起來,並不是因為這個造型很滑稽,而是很滿意的那種笑容。
隨後他轉過身來。
「萊納!你看好不好看?」
堂堂學生會會長,立於學校學生權力頂端的男子正用著孩子氣的笑容這樣問你。
而且還拉直帽子上那兩條像是兔子耳朵的布條。
如果是小孩子做這個動作的話,週遭的人一定會大叫「好可愛」然後衝上去抱住。
事實上週遭的人也已經尖叫了,只差沒衝過來。
萊納已經聽不見週遭的聲音,他只想趕快把這個不斷耀這件衣服的笨蛋拉出店家。
「……你高興就好。」撫額。
「那就這件。下一件要挑什麼?萊納幫我看看吧。」
原本以為西昂會拒絕穿這麼誇張的顏色,畢竟他不是那種高調的人物。
但他忘了,西昂可是連女僕裝都可以面不改色穿上的傢伙,區區的布偶裝根本為難不倒他,只會讓跟他同行的人覺得眼睛很痛而已。
之後萊納學乖了,請店員拿出型錄,直接從裡面選出已經搭配好的給西昂換上。
這時候週遭的女生總算發出比較正常的花痴叫聲。
連女生的叫聲都可以分辨哪裏不同,萊納真覺得自己被荼毒的很徹底──都怪他認識了這個笨蛋會長!
由於西昂買了許多套,他們請店家直接幫他們宅配到家,否則他們前往下間店也無法再買東西。

總算來到萊納最有興趣的地方。
放眼望去都是柔軟的被子與床墊,光是看著就讓人很想撲上去好好滾上一圈。
只要床上擺著「歡迎試躺」的牌子,萊納無一不去好好躺個幾分鐘絕對不會離開。
就連西昂祭出威脅也難以將萊納從床上拉離。
西昂只得無輒地看萊納露出愛睏的神情,整個人埋進柔軟的床鋪中,如果放著不管的話一定會睡著。
儘管如此他還是拿萊納沒輒。
比蠻力他比不贏,威脅也沒用,全身散發出萬年瞌睡蟲氣息的萊納用盡全力在享受這難得的體驗,絕對可以擔任「包准好眠」的代理人。
於是西昂只得先拋下他一人,獨自去挑棉被和新枕頭──意外地,是西昂要求的。
西昂也是和他同寢後才知道的:萊納睡覺時喜歡要抱著什麼東西入眠,並不是沒有就睡不著,而是有的話能夠睡更好。
萊納的床上有兩顆大枕頭,但西昂一來就少了一個。
偶爾──如果以一星期會出現三次,而一星期會長大人在家的天數是四到六天的話,頻率應該用經常才對,但萊納堅持要用這個詞──會出現來納睡著睡著不自覺地就抱住西昂,導致西昂起床的時候要費一番功夫才有辦法下床。
而西昂的情況卻是相反。
西昂十分淺眠,剛開始被萊納抱住的時候他幾乎是一碰到就會睜開眼。本來就不屬於熟睡的類型,被這一驚擾差點失眠。
後來稍微習慣後則是會腰酸背痛,畢竟睡夢中的人是不會控制力道的。
清醒時看見自己胸口或是手臂上出現口水印都令西昂感到好氣又好笑。
也許他們都是因為缺乏安全感的關係,只是表露出的行為截然不同罷了。
不過,西昂都還沒抱怨萊納就已經先受不了了,原因是──
「雖然是很暖窩可是西昂你也太瘦了。」
「這是對溫暖你的人體抱枕應該有的發言嗎?何況萊納你自己也沒好到哪去。」沒想到萊納不但不害臊還反過來數落他。
西昂在半夜好不容易處理完事情爬上床才剛要躺下,萊納儼然已經養成習慣又抱過來。
考慮到萬一要半夜偷摸起來處理事情或偷看書會被發現這點,西昂覺得是有買抱枕的必要。
而萊納目前只考慮到西昂老是笑他把口水沾在睡衣上而已。
「你可別真的睡著了,我買完就回來。」西昂在離開前提醒一句,回應他的只有意味不明的咕嚷聲。
沒好氣地淺笑,「待會見了。」

究竟過了多久,睡夢中的萊納完全不得而知。
也許只是一眨眼,也可能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
而對於西昂來說其實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鐘。
當他看見萊納睡得那張床上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東西」時,一向完美的笑容出現龜裂──
理智雖然及時回籠,但在那之前西昂已經彎腰半屈膝跪在床上動手搖晃萊納,其力道大得足以將他推到床下。
「醒醒萊納!萊納──」
「已經買好了?唔……我還沒睡夠啊。」揉眼,半迷茫的眼睛看見西昂難得失態的表情而清醒起來。
西昂將雙手搭在萊納肩上,一本正經問道:「你從哪誘拐來的?」
「什麼?」
「我都不知道萊納連睡覺都有辦法將女孩子誘拐到床上,難道萊納睡覺的時候就像捕蠅草一樣等獵物上門嗎?這麼一來為了全體女性的安危,我可能要禁止你在外面睡覺。」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摸不著頭緒的萊納順著西昂手指的方向看去,僅剩的瞌睡蟲也在當下全數煙飛雲滅。
「哇啊啊啊啊────」
萊納的旁邊躺著一名只有六七歲的小女孩。睡得香甜的小女孩小小的手捉著萊納的衣角,此時因為尖叫聲而醒來。
但,現在逃跑也來不及了。
悠悠轉醒小女孩更是緊緊地捉著萊納的衣角,像是怕他跑掉一樣。
小女孩大大的眼睛盯著萊納,一點都不怕生地綻開無邪的笑容,然後說出讓萊納心臟停止跳動的兩個字。
「──拔拔。」
萊納確定死亡。
甜甜笑著的小女孩舉起她小小的手,手指像槍口一樣指向西昂。
「長頭髮的是姊姊!」
於是西昂也跟著宣告陣亡。

突如來的發展,加上意外有攻擊性的字眼令兩人花了一小段時間才回過神來。
小女孩一點都不怕生地盯著他們倆瞧,而且還會張開手臂要萊納抱她。
「欸,西昂現在該怎麼辦?」萊納睜著無神的雙眼看向西昂,小女孩站在床上捏著他的臉。
「嗯……沒辦法了,既然連小孩都有了,當然是先找出這個女孩子的媽媽了。」西昂一本正經道。
「喂喂!為什麼說得像是我的小孩一樣?」
「她叫你『拔拔』不是嗎?沒想到萊納還未成年就已經有了小孩,糟糕這我該怎麼跟菲莉絲解釋?萊納你究竟是在什麼時候誘拐民女然後還霸王硬上弓的?」
萊納聽不過去,直接一拳揮了過去。
西昂往後躺下躲過攻擊,小女孩似乎覺得很有趣的樣子也跟著揮舞著小小的拳頭過來,但踩在柔軟的床鋪上不好施力的關係,小女孩直接往西昂身上撲。
「哇啊──」
「嘻嘻……」
西昂有點手忙腳亂地接住小女孩,不過小女孩一點都不以為意,高舉著雙手要西昂抱高高。
甜美的笑容令西昂都跟著笑了起來。
「咦,真訝異啊。」
「嗯?」
「我還以為你是會討厭小孩子的類型。」見西昂和小女孩玩得不亦樂乎,萊納也樂個輕鬆。
「是嗎?」
小女孩坐在西昂的懷裡開始玩起他的長髮,後者也乾脆地將一頭長髮撥到胸前。
「萊納不知道吧,其實伊莉絲是我在照顧的喔。」
「咦?」
「看看菲莉絲的例子就知道了,其實路西爾不適合帶小孩;而且路西爾明顯比較偏心菲莉斯,雖說伊莉斯也一樣啦,一個妹控一個姊控。菲莉絲就更不用說了,有時候還會直接把伊莉絲抓起來往外邊扔,雖然知道艾利斯家族的孩子不會這樣就受傷,不過看見的時候還是會捏把冷汗。」
印象中他們的互動的確很不像一般的家庭。
萊納怎麼也難以想像菲莉絲溫柔對待小孩的樣子,肯定是嫌麻煩然後全都扔給其他人照顧吧。
至於那個變態哥哥路西爾……他實在很懷疑艾利斯家的教育方針。
「真沒想到你意外是好哥哥類型的人啊。」
「說什麼意外,我本來就是爽朗的好青年代表吶。」眼見小女孩已經被哄得差不多了,西昂開始嘗試問關於小女孩家裡的事情,抽空才會回應萊納。
西昂開始替小女孩綁頭髮,任誰見著都會覺得他們是一對感情很好的兄妹。
就連他都會懷疑起來其實西昂根本就和這小女孩認識!又是抱抱又是親臉頰的,西昂才是貨真價實的誘拐犯吧!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萊納。」
「什麼,連我在想西昂是戀童癖都知道了嗎?」
「小維麗,拔拔是變態,不可以跟他說話喔!否則會有小孩從你的肚子裡面跑出來喔。」
小女孩點點頭,笑著重複一下:「拔拔是變態!」
「嗯,小維麗好乖。」摸頭。
「喂喂你不要教壞別人的小孩啦!你才是變態吧──」
兩個人對萊納的吶喊視若無睹,小維麗還將那句話當作口頭禪一直指著萊納狂喊。
倒在一邊的萊納簡直像是被中槍身亡一樣。
西昂將小女孩抱了起來,然後伸腳踢了萊納一記。
「別玩了萊納,趕快把小維麗還給她的母親吧,要是她的媽媽報警的話我還得去替你解釋會長的好朋友才沒有那麼禽獸,只是一時慾火焚身才鑄下滔天大錯,還請伯母原諒。」
「明明都是你在玩……」已經不知道從何吐嘈起的萊納只得拿剩下的行李,認份地跟在西昂後頭。
萊納這才想起他還沒問小女孩為什麼會把他認作爸爸這件事。
「喔,這個啊,小維麗說他看見爸爸回家的時候都在睡覺,經常坐在客廳沙發也會睡著。」
「吭?」就因為這個原因?
「原本她想要叫醒你,結果你睡得太沉害得小維麗也跟著想睡覺,所以他就趴在你旁邊睡著了。好險你沒把人家當作抱枕,否則我要怎麼跟家長交代。」
「你連她的地址都問出來了?」
萊納一臉震驚地看向西昂。
──這傢伙才是真正的誘拐犯啊!對這麼小的女生都會伸出魔爪,這傢伙太危險了!
──要是有小孩絕對不可以讓這傢伙靠近──
「你的表情像是在說絕對不可以讓小孩子靠近我。」西昂一語命中核心。
「你才是貨真價實的變態狂!戀童癖西昂──」
「什麼?我是多麼地喜歡小孩子,既可愛又軟呼呼的,讓小孩子撒嬌多有成就感。」
「你這是變態宣言嗎──」
「對別人家小孩出手是變態的話,那我們來生一個吧~男生叫萊恩,女生的話就取作席歐娜怎麼樣?」
「你連名字都想好了嗎?等等,不要擅自拿我們兩個的名字取名!」這下真的無力了。
太多可以吐嘈的地方讓萊納直接放棄。
跟著西昂到店家的服務櫃檯,麻煩他們用廣播找人。
另一方面,西昂則拿出手機打電話,看他的樣子似乎是可以直接找到家長本人。萊納已經不想費心去猜西昂到底是用什麼手段尋人的。
會跟小女孩玩到現在一定是故意的。
肯定是這樣耍他很好玩才會不把小孩子還給家長。
話說回來,西昂居然會喜歡小孩子,該不會是女孩子的關係吧?

「不是喔。」
回家的路上西昂對萊納的疑惑一本正經地回答。
其實一直到分別前小女孩還是高喊「姊姊再見──」,似乎還約好會再次登門拜訪的樣子。萊納唯一慶幸的是小女孩沒有在媽媽面前喊自己爸爸,否則又會被取笑好幾天。
「只要是小孩子都有他可愛的地方,雖然也有少數比較彆扭難哄的,但和小孩子相處連心情都會放鬆起來,被小孩子完全信任的感覺可是比什麼都還讓人自豪喔。」
西昂笑著解釋道。
「給你帶小孩以後只會出現一堆小惡魔,還請麻煩你不要把主意打到小孩身上。」想到西昂短時間內就可以收服小孩子,他反而替那些小孩擔心未來起來。
被這傢伙洗腦多年……可想而知未來會出現多少替他賣命的工作狂。
為了這群未來的國家棟樑好,西昂還是少污染他們為佳。
「意思是大人就可以囉?嗯,萊納不愧是我的知心好友,放心我會絞盡腦汁想出玩弄萊納的方法的。」
萊納慘絕人寰的大叫,「住手啊啊啊──」
在他大叫的時候已經回到家了。
將手上的東西全都放在客廳裡竟也佔了大半個空間。
當萊納直接癱在地上坐著的時候,西昂還得將東西挪出一個空位坐,而先在路上買好的晚飯早已失了溫度。
「啊啊,累死了,只是買個東西而已。」
「都是萊納太禽獸的關係,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啊。」
「對小女孩出手的是你吧──到最後那女孩子還是叫你姊姊,你都沒糾正她嗎?」
「這樣也很有趣啊。雖然我也想過萬一被叫媽媽的話我打擊一定很大。」
萊納決定不要追問到底哪裡被打擊到了,要是西昂又重提什麼生小孩子的他一定會瘋掉。鬧到後面一定愈講愈認真,要是真的出現「萊恩」和「席歐娜」他肯定會逃家。
西昂等待許久都聽不見萊納的反駁,也就沒再繼續鬧下去。
拆了晚餐吃以後,為了減少空間西昂開始整理起那堆新買的東西。
將需要回收的東西先分類,拆掉多餘的包裝和標籤,蔬菜交給萊納清洗後放到冰箱。
西昂則試穿買回來的新衣服,之後摺疊好收回房間。
過程中都很平靜,直到萊納拆了新抱枕──
「為什麼又是兔子?」他覺得兔子快變成他的禁字了,只要扯到這個就沒好事。
粉紅色的長條兔子很適合抱在懷裡,長度大概九十公分高,兔子臉都快比自己的臉還大。
「嗯?萊納不喜歡嗎。」
「是你喜歡吧!」
「不過萊納幫我挑的衣服也是兔子圖案,我以為萊納很喜歡說,而且之前戴兔耳的時候萊納不也被吸引住了嗎?」
──那是被騙!
一想到西昂戴起來毫無違和感,而且自己還動搖了一下,萊納真的很想洗掉腦中的印象畫面。
「你……你就不會買正常的白色大枕頭嗎?」
「那樣就不有趣了嘛。」
「果然是你的嗜好!變態西昂──戀童癖西昂──」萊納發出果然如此的大吼。
西昂呵呵笑了數聲,「被發現了,其實我挺喜歡的喲。」
「這麼輕易就承認了!」
「誠實面對喜好也是我的優點之一,萊納趕快稱讚我吧。」西昂一臉討糖吃的臉孔靠近萊納。
「啊啊啊我受夠了──」
「咦,萊納在忍耐什麼?該不會是我搶走小維麗的關係讓你的獸性無處可以發洩?」
──啪嚓。
萊納似乎聽到自己理智斷線的聲音。
禽獸。
今天到底聽到幾次這個字眼?
每當西昂在外面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語氣都特別戲謔,臉上的表情更是真誠地好比虔誠的傳教士,不過隱藏那張完美青年笑容下的惡意可是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句子中。
如今他還成功讓一名未成年少女指著自己喊同樣的辭彙。
數不清今天到底歎息了多少次。
身體上和心靈上的疲倦都是這傢伙害的,普通逛街才不會這麼累人。
好端端的放假被拖出去還不要緊,重點是這傢伙似乎不作亂會渾身不對勁就是了。
萊納看著手裡的兔子抱枕,眼中的景像和西昂的臉重疊在一起。
於是他將兔子抱枕直接往西昂臉上砸。
及時閃躲到一邊的西昂立即又被拽住手甩到地板上,接著抱枕被扔到懷中。
西昂看著壓在他上方的萊納露出詭譎的笑容不斷彎曲自己的五指。
「等、等等…萊納你不要亂來──」
「禽獸君現在要替天行道,懲罰你這個變態狂!」手指往西昂的胳肢窩搔去。
被搔癢的對象突然驚跳起來,不斷扭動身軀以擺脫萊納的手。
西昂抱著抱枕閃避,一張臉因為大笑而開始變紅,最終耐不住癢而開始求饒,眨眨眼都可以泛出淚來。
而萊納像是終於復仇而露出快意的笑容。
中途西昂一度想要反擊,但被用蠻力壓在地上。
「不要…哈哈不要再搔…哈啊……搔了…」笑到不斷喘氣。
「哼哼求饒吧西昂,快點承認自己才是禽獸。」
「才、才不是……呵哈…萊納才是禽獸!」
手指撫摸到西昂的腰際,立即又傳出他倒抽一口氣然後拚命慘叫的聲音。
如果說西昂是在同居後發現萊納的睡癖,那萊納就是在這時才發現西昂怕癢。
這是有前提條件的。
必須要在西昂情緒放鬆的時候搔他癢才會得到這種效果,如果是「會長模式」的話他連眉毛都不會抬一下。
倘若西昂在家熬夜的時候就要先引他的注意力,再搔他癢就可以輕鬆制服他。
萊納很好心地沒將這個弱點告訴其他人──因為西昂也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他有這個弱點。
於是這變成萊納反擊西昂的強大武器。
西昂笑到喘氣都岔了音整個人癱在地上,濕潤的眼睛瞪著萊納,一張臉紅紅的毫無攻擊性。
面對這樣低武力的西昂萊納一點都不敢大意,要是這時候鬆懈的話就會被反咬一口。
對峙的眼神太過認真反而讓他們同時都笑了出來。
西昂笑得臉都有些痠,將下巴靠在抱枕上。
「欸,萊納。」
「嗯?」
「這是我第一次買東西這麼放鬆喔,雖然中間有嚇了一跳。」
「嗯。」
「下次再陪我去吧,而且我也很喜歡為萊納買東西。」
萊納搔搔頭,「那還不如幫忙做家事,到現在你都沒好好準備過晚飯!」每次都讓西昂耍躲掉,頂多吃到他煮的宵夜罷了。
「那好!我就替萊納準備愛心便當吧──」西昂興致勃勃道。
──那便當能吃嗎?
──不,重點完全不在這裡。西昂會下廚這點是肯定的,重點是便當的內容──
可預見自己的便當菜色可能會讓人羞恥到無法在公開場合吃,萊納覺得有必要捍衛自己的中餐安全。
「不用,中餐我自己想辦法就好。」
「放心~無敵的會長大人我一定會做出讓大家都會眼紅的愛心便當,絕對不會讓萊納丟臉的。」
「你這麼做我要怎麼跟大家解釋──」
光是學生會那關就過不去,他一點都不想要備那群後衛隊槓上。
雖說他們現在同居的事情被某些人知道後他就很常收到會長愛慕者的「眼神關懷」。
「還要解釋什麼?啊啊,就算說這是『愛妻便當』以提升自己的男性魅力我也會替萊納掩飾過去的,萊納就別害羞了。」
「我才希望你會害羞咧!」
今日的吐嘈能量用磬的萊納直接在地上裝死。

而明天等待他的,是會長大人不負眾望的豪華便當──
代價就是他無法回答出便當的製作人就是他們愛戴的學生會長,而蒙受「禽獸君萊納威脅某位可憐的女孩子替他做便當」的污名。
之所以不能說的原因是一旦說出來他就會遭受學生會散發出的龐大殺氣。
他還不想死,真的。
不過──

「……便當很好吃真是太可惡了。」某禽獸君的不甘怨言。



2010.11.09 Fin

-後-

我大概是想把經典老梗劇情全都寫一次=w=
不管是被誤認成爸爸還是外出閃光還是糟糕兔耳上衣和愛妻便當(無誤),寫起來都讓人欲罷不能啊會長大人便當請來十份!(欸)
※文中提到的「萊恩(ライン)」和「席歐娜(シオナ)」源自總傳勇傳,萊納(ライナ)和西昂(シオン)的拆字組合。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499-8d2f9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