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1.01 [性轉大學][翅膀組]幸福的代價
※注意
-熟人網友們的性轉,設定可到《最終地平線傳說》觀看
-翅膀組:舒沛(本體)、草莓(翅膀)、一兩銀(翅膀)
-因為轉成男性所以有BL畫面也是正常的
-少年A只是個串場的
-關於人物的長相可以參考這張(從左到右:一兩銀→沛→草莓,by一兩銀繪)
-不懂以上就請當做純自創看待




[性轉大學][翅膀組]幸福的代價


「太過分了────」

坐在客廳裡的少年A慢慢抬起頭往後瞧,迸出大叫的正是這次專題的組員兼他的損友舒沛。

舒沛對著手機發出哀鳴,掛斷後一臉失魂落魄地走回來。

「怎麼,叫這麼大聲是在叫魂喔?」

「草莓和小銀子手牽手去看電影啦……嗚嗚我被拋棄了。」一屁股坐回電腦桌前,拿起修羅中才會出現的粗框眼鏡戴上。

因為專題的關係他不得不和組員出來討論,還要四處蒐集資料討論幹麻的,已經四天沒有回家了。

現在他正在少年A在外租屋的小套房裡,一堆穿過的衣服和褲子亂七八糟地扔在四周,都快搞不清楚到底哪些穿過哪些沒穿過。

其他三個組員已經陣亡爬回宿舍,只剩下少年A和舒沛還在死撐。

「你說你那兩個同居人?」

「嗯啊。」

「不是我在說,每次你提到他們好像都在說自己馬子一樣,那個草莓幹麻不取正常一點的外號?」少年A撇嘴道。

「社團抽籤的時候抽到的。」撥起額前長長的色瀏海,老是刺到眼睛的關係一雙眼瞇得細細的。

平常都是讓小銀子替他綁,現在人在外面他也懶得綁,只是用手往後梳而已。

「真衰。欸我說你不要一臉沮喪然後用我的電腦看A漫好不好?你啥時用我電腦下的?」

「裝在硬碟的啦,不能上網是要下啥鬼。這本好像是C79的新刊,你要檔嗎?」

「聽不懂啦,不要把那種東西放到我電腦裡。」比起舒沛男女不拒、二次元三次元都吃的糟糕個性,少年A自詡在性向和癖好上都還在正常男人的範疇內。「我一直想問你,你該不會對你那兩個室友有好感吧?」

「你指的是到什麼程度的好感?」

「當然是比你跟蹤那個叫作草莓更深入的程度!」少年A指著舒沛的鼻子聲音突然高昂起來,「老實承認吧,你該不會拿人家的內褲打手槍?」

舒沛一臉被污辱地回嗆:「本尊就在我隔壁我幹麻吃自己!」

「所以你已經夜襲過了?想不到你動作這麼快──」

「哪有,我只是看他太晚睡進去看他怎麼了而已,我才沒誇張到把腦內妄想運用在現實上咧!」

少年A狐疑地盯著他的臉嗆得有聲有色:「屁啦,你這個理由就跟電車癡漢說女高中生裙子夾在內褲上,好心幫她拉裙襬一樣。」

「靠杯,看太多A片的是你才對吧。」

「快說你成功了沒有?」

「我看見他戴眼鏡睡覺,想替他摘下來結果……」想吊人胃口結果被捏了一把,「反而被他推倒了。」

「居然是你被開苞──」少年A發出吃驚地抽氣聲,瞇著眼重新打量他的損友。

「shit,你聽一下人話好不好!我是有說我被破處了喔。」

「那是安怎你就趕快說啊。」

「沒多久小銀子也跑來,哪來工夫偷襲!」

少年A仍舊用他狐疑的眼神盯著舒沛,「沒想到你們玩3P,真不愧是辣手摧花魔舒沛,果然口味吃很重。」

「幹,你再說下去我就在這裡先上了你再說。」舒沛自詡品行優良決不脫口穢言,這完全是他逼他的。

「我跟你這男女通吃的傢伙不一樣,我只對有柔軟胸部的女人有興趣,平一點更好。」陶醉的笑臉。

「閉嘴啦貧乳控。」扔硬殼原文書過去。

「吵死了你這個巨乳控,你被開苞我就煮一大鍋紅豆飯請客!」

拍桌,「你根本連開瓦斯都不會──」



草莓突然打了個寒顫。

他轉頭看向趴在沙發上玩PSP的小銀子,正巧那時他也抬起頭來。

「總覺得有點冷。」他說。

將手上的雜誌放下後他抬頭看了下牆上的月曆,雖然上面註記另一位同居人今天會回家,不過看這時間似乎會在延後的樣子。

不久前他和小銀子才去看完電影回家,打電話告知舒沛的時候都能聽到他淒的哭喊。

看來是被專題弄得很慘,他心想。

「沛沛已經出去四天了耶。」出門的時候行李比上課還少,衣服加褲子還沒有襪子來得多。

「去看電影的時候還覺得小沛人就在後面。」果然是平常被跟蹤習慣了(如果那能叫跟蹤的話),突然少個人在後面還真有點不習慣。

「不過草苺,要是沛沛有跟去的話真的要他坐地板嗎?」

「如果他吵著要坐大腿的話。」讓人看不出究竟是說真的還是玩笑話的漂亮微笑。

「沛沛會哭的。」對他的了解,答案應該會是坐草莓的大腿或是草莓坐他的大腿兩種。

「那就讓小沛哭吧。」

草莓手抵著下巴微笑道,手指上的巧克力色指甲油格外明顯──這樣的草莓散發著一股莫名然的壓迫感。

小銀子在沙發上滾了半圈,將PSP關機後坐起身來。

「吶吶好無聊喔,明天他就會回來吧?」

「嗯。」

「那我們去找沛沛吧!」抱緊沙發上的小抱枕笑得格外燦爛。

草莓挑眉看著那顆被捏扁的抱枕,有所意會地點頭:「好啊。」


***


舒沛難得看見校舍會感動到想要哭出來。

雖然趕專題那幾天也有去學校上課,不過因為推翻之前提案的關係幾乎等同重做,為了追趕進度只好下課後就馬不停蹄地奔去少年A家繼續修羅。

同時間還要交其他科的作業,絕體絕命了五天之後總算有點成績可以拿出來見人。

──但也只是能見人而已,想到還有漫無止盡的後續,舒沛現下選擇逃避現實。

「社辦!新連載!草莓的背影!小銀子的髮飾!嗚嗚嗚我終於回到日常了──」因為換洗的衣服還爛在少年A家還沒乾,其實他現在穿著的是少年A僅存乾淨的衣服,只有襪子和內褲還是自己的。

老是遮在眼前的瀏海很隨便地讓他繼續垂著,舒沛瞇著眼走進睽為已久的社辦前,聽見遠遠有人叫喚他的名字而回過頭去。

挾帶著驚人氣勢和隱約可見的沙塵狂奔而來的人令舒沛吃驚地瞪大眼。

「咦、咦咦?等等!噗──哇啊啊啊啊啊────…好痛!痛痛痛痛嘎啊啊啊啊啊────草、草莓你抱太緊……了………」嚥氣。


坐在窗邊看見這幕的開皇正咬下最後一口餅乾,那清脆的聲響似乎和遠方傳來的聲音有異曲同工之處。

「小沛真是受歡迎呢。」原來草莓和小銀子今早會笑得那麼不懷好意,原來是有所預謀的。

「我想這也算是死得適得其所?小沛一定覺得很幸福吧。」楊群,綽號羊君或是小羊的少年只是抬眼看了下後又將視線轉回手中的PSP,因為這幾天舒沛不在的關係他進度大超前,已經要攻下最難搞定的放浪女高中生。

「呃,我聽見沛沛好驚人的叫聲啊,還是去看一下吧。」唯一顯露出擔憂神色的社長惟影看著窗外,不過其他社員顯然毫無移動的意思。

「放心放心~」



最後。

羊君看著已經綁回他們熟悉沖天炮樣子的舒沛,被直接被仆倒在地上所以額頭和手掌都有些擦傷,剛剛才讓兇手草莓和小銀子簡單消毒過,現在坐在椅子上痛得嘶牙咧嘴卻又忍不住笑意的模樣實在是忍不住想吐嘈。

「明明是癡漢屬性卻可以讓攻略目標想要抱你,真是奇妙的附加屬性啊。」如果本性天然的話搞不好早就被攻克下來了,顯然人都是會進化的,只不過演化方向實在難以捉摸。

「我又沒有真的出手過,嗚、好痛,連腰都扭到……」揉著側腰,舒沛實在止不住那一臉寫滿爽卻又很痛的扭曲笑臉。

任誰被自己喜歡的人撲抱都會是這個表情的,換句說法就是送上門的豆腐不吃實在對不起自己。

只是沒想到自己會弱到被抱住會覺得呼吸困難,肚子和腰都痛得要命。

沒被後背摔應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看來你要撲倒草莓除了用藥梗以外,只能把身體練強一點。」拍肩。

「我才不會用藥咧──」



2010.12.29 Fin

↓本篇的緣由
1207.jpg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02-25f9b3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