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1.01 [性轉大學][翅膀組]舊痛又逢新傷
※注意
-熟人網友們的性轉,設定可到《最終地平線傳說》觀看
-翅膀組:舒沛(本體)、草莓(翅膀)、一兩銀(翅膀)
-因為轉成男性所以有BL畫面也是正常的
-少年A依舊是個串場的
-《幸福的代價》後續
-本篇的OMAKE後續可見這裏



[性轉大學][翅膀組]幸福的代價後續──舊痛又逢新傷


交出第一階段的報告後舒沛就整個攤在桌子上,不管是筆記還是講義全都堆在別人的桌子上。

下課鐘響起後教室只剩下他們組的人還在討論,少年A實在是看不過去伸手就要抓舒沛額頭上的沖天炮。

「欸,要死等一下在死,先把你要做的部份領走。」

舒沛打掉他的手,「你們撿剩的給我就好啦,反正我每次都負責收尾。」

「接下來是要跟老師面談,你是要收啥尾?快點起來!」

「不要,我腰痠得要死,好痛!你不要抓我的頭髮──」因為頭頂那戳毛被拔的關係,舒沛也顧不得腰痠就站起來打人。

「明明就是癡漢天線,拔掉搞不好會正常一點。」少年A身手矯健地躲過,「你被家暴喔臉和手都有傷,還腰痠咧,該不會……」

推了下舒沛的肩膀,其他組員也意會的發出「喔~」的聲音。

「快從實招來!該不會是你太久沒回家所以被家法懲治啦?看來我真的要替你煮一鍋紅豆飯了。」

「吵死了!不是要分配嗎?我才不想又窩在你家五天,快點分一分我要回去了。」因為昨天熬夜看連載的關係一整個睡眠不足到很想死,舒沛現在只想去社辦追完遊戲進度後好好睡上二十四小時。

「不提我都忘了,你衣服和褲子不趕快洗一洗還我還穿來學校!」

「能讓本大爺穿你的衣褲是你三生有幸!先說你這件破褲上的裂痕可不是我弄的,本來就這麼破了。」

「馬的你知不知道那件褲子值多少錢?」

「一堆破洞的褲子我哪知道值多少!FUCK你還真的拆我皮帶──」

「幹!乾脆你今天穿內褲回去算了──」

「襙你有種你試試看──」

其他人見怪不怪地看他們開始打起來,甚至還拿手機出來玩,要不然就是挑完自己要做的部份後就先離開。

相互拍掉對方的手,拍到後來變成兩個人捉著對方的手僵持不下。

「好樣的這時候要來比頭槌是不是?」

「誰怕誰。」



就在兩個人額頭都要碰在一起的霎那,門口傳來熟悉的聲音讓情勢大為逆轉。

「沛沛~等一下晚餐想吃什麼?」

反射性愣一拍,「咦小銀哇啊啊啊啊────」

「你這笨──蛋────」

少年A的怒吼伴隨著某人身體落地的聲響。

舒沛的後腦幾乎是直接著地,少年A因為收力不及直接壓在他的身上,撞到頭又加上原本就痠痛的腰更是疼得讓他差點飆出眼淚。

少年A的情況也沒好到哪去。兩個人的手還握在一起,作用力的關係他根本沒機會抽手撐住自己的身體,沒讓舒沛的手骨折就算不錯了。

小銀子和其他組員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從小銀子的角度看去是少年A壓在舒沛身上,手掌還按住後者的手讓他毫無施力點可以起身。

從他們社團的角度來說明現在的情況就是:

「沛沛被強上了……」

之後到來的草莓聽見了小銀子的這句結論。



「痛……馬的我痛到要哭了你趕快滾啦──」

已經恢復意識地舒沛一拳就往少年A的臉上揮,另一手的手肘撐在地上想要爬起來卻因為頭痛又腰痛而攤在地上。

「還不都是你自己白痴!」說歸說還是要伸手拉他一把。

但少年A看見舒沛的同居人後愣了一下,會讓他愣住的原因是因為他記得這傢伙和這傢伙的同居人都是那什次文化研究……總之是跟這傢伙腦袋一樣糟糕的社團。

雖然只有耳聞而已,可是少年A伸出去的手卻遲遲無法施力將舒沛拉起來。

同時間,還站在門口的小銀子突然笑了笑挽住草莓的手,後者看了一眼狀況之後還點點頭,留下一句:

「お邪魔しました。」微笑。



──瞎毀?喔加碼細馬戲達是啥?怎麼好像在某個混帳收藏的動畫中聽過這句話?而且場景都很糟!

少年A腦袋當機了三秒後突然發狠攫住舒沛的領子搖晃。

「幹你的同居人不會跟你一樣糟糕吧?」那個笑容絕對不單純,靠杯他的一世英名啊──

舒沛雖然被搖到快暈車,不過因為他從來沒暈車過而且腦袋還沒被撞壞所以還能正常地運作中。

「咦,小銀子人咧?」好像剛剛還聽到草莓的聲音。

「和另一個人先走了。」其中一個組員指著門口解釋道。

「又拋下我一個人!」哭吼。

「靠杯先回答我問題────」



一小時後,社辦。

舒沛哭喪著一張臉跟其他社員說他才沒有被強上,不過模樣太悽慘而且還撫著腰的關係,顯然沒多大的說服力。

「我才不要被A仔攻略咧,嗚嗚嗚小銀子我的腰好痛──」

硬要在小銀子腿上讓他揉腰,舒沛整個人呈現HP掛紅條的狀態。

「這裡嗎?」按壓。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可憐喔沛沛。」

與同情的口吻相反,小銀子的手掌直接壓在舒沛剛才撞到的地方。

已經完全攤平的舒沛除了被壓到傷口還會抽搐一下後,只是抽著衛生紙擦鼻涕和眼淚。

「好啦,乖乖。」力道輕了許多。

躺在小銀子大腿上的舒沛沒有像過去露出滿足的笑容,只是像具被電焦掉的屍體。

身為宅男的羊君知道事情原委後,一邊翻著新買的漫畫一邊說風涼話:

「如果是純愛遊戲的話,這時候就會出現『你居然穿著其他男人的衣服!』,然後啪咂──進入18N的劇情吧。」事實上也的確是穿著其他男人的衣服……他瞥了眼舒沛現在身上的毛線衣和充滿個性的牛仔褲──很多刻意製造出來的洞,有幾條縫還開在大腿內側,搭他現在整個狼狽的樣子,要他們社團的人不想到其他地方去都很難。

「對象錯誤會變成喋血案件,已經是另一種程度的18N了!小銀子你剛剛居然不來救我──」

「好了,別哭了,我叫草莓去幫你買咖哩飯。」

雙眼發亮。「真的?要記得加辣!」

羊君默默地闔上書本離開正在放閃光的兩人身邊,向好心拿來撒隆巴斯的惟影說:

「就說小沛生命力很強,不用擔心。」

「看來是這樣子呢。」

唯一的良心露出欣慰的笑容道。




2010.12.3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03-c091c8c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