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1.01 [性轉大學][翅膀組+開皇]打工時請勿打擾
※注意
-熟人網友們的性轉,設定可到《最終地平線傳說》觀看
-翅膀組:舒沛(本體)、草莓(翅膀)、一兩銀(翅膀)
-因為轉成男性所以有BL畫面也是正常的
-少年A還是個串場的
-說是自創也是可以的



[性轉大學][翅膀組+開皇]打工時請勿打擾


「今天小沛又不在?」

發現這兩天閃光微弱不少,開皇推了下眼鏡向草莓發問道。

社團雖然沒有要求每天都要出席,但一定的出席率是少不了的。為了不讓社長在期末煩惱他們的社團成果,出席率太低的人就讓他負責這個好了。

「去打工了。」

「咦,小沛什麼時候有打工的?」

「他答應同學去幫他代班三天,今天是最後一天。」

「打什麼工?最近沒有展覽,何況臨時代班會被允許嗎?」就他對舒沛的認識,打臨工的地方應該會是什麼同人誌會場或是漫畫展之類的地方,在不然就是雜誌瘋、遊戲店或漫畫店之類的。

「他說是宴會廳喔。」小銀子中途插口,順勢到草莓旁邊坐下,「這幾天他都穿色襪子,超難得的。」

「宴會廳?是像飯店辦喜宴那種宴會廳嗎?還是開國際研討會辦的茶會那種形式?系上要辦活動也會向學校申請場地,小沛是在哪裡打工?」

「應該是在飯店,小沛是觀光系的嘛。」雖然從他的愛好看來應該比較像是資管或電機系之類的,沒想到是與宅男形象相差甚遠的觀光系。

在聽到他上這個科系的時候他也愣了一下,不過與他給人的感覺也不算相差太遠。

「所以說是服務生?」開皇手抵著下巴思忖了半晌,「就常識判斷,服務生都很講究手部整潔和儀態,你前幾天不是才替小沛擦指甲油,弄掉了嗎?」

「咦,沛沛沒有跟草莓借去光水,應該是還沒弄掉吧。」

「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突然很好奇小沛工作的樣子。」開皇道,「飯店的服務生不能穿T-shirt、牛仔褲和球鞋吧?當然連沖天炮都不能綁了,小沛是做什麼樣的服務生才可以不弄掉指甲油?難道你們不會好奇嗎?」

「對吼我還沒看過沛沛穿T-shirt以外的衣服,連襯衫都很少穿。」不過女裝倒是穿過一次。

「對吧,完全想像不出來。」

「是有看過他為了破關認真的樣子,嗯……」身為他的青梅竹馬,草莓也沒看過幾次他認真的樣子──而且大多還不是什麼正經事。

「講一講我也好好奇,草莓我們去找沛沛好不好?」

「直接殺去他工作的地方?」草莓挑眉道。不過問題又來了──「可是小沛沒跟我們講是哪間飯店,要去他們班問嗎?」

「嗯。我有沛沛的課表喔!他們班今天要補課,沛沛是直接翹課去打工。」

「那就走吧。」

開皇推了下眼鏡加入了這次同行的隊伍。


***


聽到問題後,少年A嘴角抽搐了一下。

儘管內心想要吐嘈他的那兩位同居人居然不知道舒沛的下落,但看旁邊那個矮小的同學不是很好講話的樣子,他決定識相點不要亂講。

「XXX飯店的OO廳。你們確定要去找他?晚餐時間超忙的,他大概沒時間鳥你們。」並不是大概而是百分之兩百,餐飲部的晚餐簡直就是地獄──對服務生來說。

「沒關係,我們只是去看一下而已。」

少年A皺了下眉頭,「意思是你們要去看他工作?」

「可以這樣說沒錯。」

「呃……我是不知道他在你們面前是不是笑得跟白痴或變態一樣,不過最好還是別去找他。」

──有八卦!

「怎麼說?」

少年A看見他們整個被勾起好奇心的笑臉,默默在心裡畫個十字:他真的不是故意要洩他老底的,真的。

「你們沒有被他警告過不準去他打工的地方找他嗎?」看他們都搖頭,少年A嘴角又抽搐了一下,「班上只有他故意挑了沒人選的飯店去實習,我之前去載他下班的時候差點認不出來,那傢伙工作的時候和平常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有多不一樣?」

「從笑得跟花痴一樣變成男公關那種程度。」

「騙人──」是那個癡漢小沛耶!

開皇和小銀子不約而同轉頭看向草莓,不過他也一臉被嚇到的樣子。

少年A不以為意地聳肩續道:「他說他不想被看見這個蠢樣,所以不准我們去找他。我們有堂課就是在訓練教你如何賣笑,露齒笑要露七顆半牙齒的那種白爛笑容,阿沛那傢伙一次就過了那關。」他笑了十次還是沒過,嘖。

「原來小沛是賣笑的料啊。」看來下次社團迎新就派他去吧,開皇心想。

「愈講愈好奇耶。」

「我有同感。」

「欸,既然你們要去找他的話幫我跟他講,我今晚就不去載他了。」

草莓微笑應道:「這兩天都是你載他回來嗎?謝謝。」

「喔、只是順路而已……」靠杯會覺得有點冷一定是他錯覺。


***


將最後一輪的甜點上桌後,總算得了幾分鐘進後台喘口氣。

第三天的晚宴採Buffet的形式,雞尾酒可以直接擺在桌上讓客人直接取用,他只要在酒快空的時候出去補就行了。雖然需要不時去支援其他人,但總算可以不用一直站在餐桌旁服務。

大概在過五分鐘後就要去收第一次乾杯完的空杯子,啊啊香檳杯量少喝起來一點都不過癮啊……舒沛想到晚宴特別準備的香檳塔,漂亮是很漂亮可是要回收就麻煩到不行,還好今晚沒有摔破杯子。

「太久沒做,累了嗎?」年紀比他大上六七歲的領班笑道,一過來就捏他痠痛的肩膀。

「一來就忙宴會廳,怎麼可能不累。」癟嘴。

「在一個小時晚宴就結束了,撐著點。」

「嗯。」

舒沛抹抹臉,重新將領帶綁好,拿著托盤走出去時又是營業模式的笑容。

領班就是看上他可以很快切換工作態度才會答應他來打臨工,不過除非必要否則他實在很不想要裝笑臉……

「你真的不打算留下來繼續做嗎?」這個問題他已經問了整整三天。

他微微勾起唇角用笑容代替拒絕。「我先出去了。」


時間往前提早五分鐘。

來到少年A說的OO廳,一行人看著明顯像是舉辦什麼商務會議的宴會廳,各各穿著正式的小禮服或西裝,與穿便服的他們一整個格格不入的狀態。

「這樣要怎麼找到沛沛啊?」小銀子看見這種場合就不想靠近,更別說還要混進去找人了。

「沒想到會是這麼正式的會議,看來我們要等到他下班了。」

「我們站在這裡久一點大概就會被趕走吧。」

「你才剛說就有人過來。」

三人不約而同地看向同個方向,與那名迎面走來的服務生四眼相對。

發現對方的身分以後三人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把抽氣聲壓下來,倒是服務生只是眉眼抽搐了下,左手托盤裡的酒杯倒是沒有酒被晃出來。

「我剛剛還以為我看錯了,你們怎麼跑來了啊?」舒沛沒好氣地小聲道,怕被發現的關係他一點都不敢做任何招呼的舉動。

好險在其他人過來驅離他們之前先被他發現了,否則要是讓其他服務生過來肯定會被他們兇一頓──已經累了一整晚,這個時候正巧是脾氣最暴躁的時候,難保他們不會遷怒在他們身上。

雖然他也很不想穿這樣過來和他們打招呼啦,舒沛哀怨地心想。

站在他們眼前的舒沛不僅穿著白襯衫和西裝褲,領帶和小背心都穿得整整齊齊,額前的頭髮都梳到後面,還戴著粗框眼鏡,有種莫名幹練的形象。

「小沛頭抬起來一點。」草莓捏著舒沛下巴端睨了會,眼睛和眉毛的距離和平常一樣,只是多了副眼鏡而已。

形象會和平常相差如此之多果然是衣服的關係,果真映證了人要衣裝這句話。

──冷靜!絕對要冷靜!被草苺這麼盯著看他都要大叫然後臉貼在他手上磨蹭了啊啊啊啊啊──

儘管內心已經發出高分貝的歡呼聲,臉上卻只能維持工作用的表情,什麼也不能做實在是太怨念了──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小沛只是穿著和平常不一樣而已。」一點都沒有少年A說得誇張,開皇心想。畢竟他們都看過舒沛穿女裝的樣子,只是西裝的反差還沒有那個大啦。

「你們有什麼事嗎?」他們以外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草莓才要收手而已,舒沛已經早他一步退開來然後稍稍側身擋在他前面,綻開一抹他們從未見過的笑容。

「他們只是來問盥洗室在那裡而已。」雖然不是露齒笑,但嘴角和眉眼的弧度都是他們沒見過的。

「嗯。請問還有其他事情嗎?」三人搖頭。

「不好意思,先失陪了。」舒沛向他們微笑點點頭後隨即尾隨同事的腳步離開。


被留下原地的三人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剛剛那是小沛?」會微笑著說敬語的真的是舒沛本人?是那個看見草莓就會花痴笑得很開心的癡漢本人?

那瞬間他總算見識到所謂的「營業用微笑」到底是什麼了。

「沛沛變臉好可怕……」才一瞬間就變成他不認識的人。小銀子看見舒沛穿西裝的新鮮感都因為剛才的變臉抹消掉了。

「我也被嚇到了。」任誰看見熟悉的人突然在你面前講話像是陌生人都會嚇到的。

三人又站在原地幾秒,才由開皇發言:

「我們還是去地下室的商店街逛一下吧。」消化一下剛剛那幕。

「好。」

「附議。」


***


「嘎嘎嘎嘎嘎被他們看見了啦──」回到後台後舒沛就蹲在地上低聲慘叫。

就說被看見工作的時候超丟臉的,他也是不得已的啊他也不想要這樣賣笑可是做這行業就是這樣被規定他也很想對客人用酒瓶做sparkling攻擊啊嘎嘎──

如果不是地板髒到不行他肯定會在地上打滾也說不定。

「超丟臉的……」掩面。

「所以剛剛那三個人你認識了?」領班靠在已經空掉的餐檯上問。

「你看見了?」

「我以為你被性騷擾,才要出去救你而已。」如實稟告。他還想說現在年輕人都這麼大膽嗎?直接出手調戲服務生。

──那不就等於從頭看到尾。舒沛臉上寫滿萬念俱灰,然後又將臉埋進大腿間。

「只是被熟人看見就覺得丟臉,你臉皮還不夠厚。」

「我才不想厚在這個地方。」吃豆腐臉皮厚就夠了。

「欸,你手上的指甲油該不會是剛剛調戲你的人塗的吧?」他認識的舒沛好像沒花俏到會塗指甲油。

大驚,「你怎麼知道?」

「有看見他塗指甲油,男人塗指甲油並不常見,而且顏色還那麼誇張。」酒紅色的,想不看見都很難。「明知道端盤子戴手套很麻煩,你還戴著他三天,我早就疑惑很久了。」

舒沛抽掉手套,露出一雙塗了色指甲油的雙手。

這個樣子出去端盤子不被經理打死才怪,他才不想因為指甲油的關係又被那個吵死人的經理唸。

「反正我只做三天,懶得去掉。」

「我看你那幾個朋友長得挺不錯的,幫我說說他們過來做PT如何?」

「免談!」


***


領完工資,換回熟悉的便服,舒沛對著鏡裡的自己做了幾個鬼臉後才離開。

「好!回家了──」還是這個樣子最習慣。

舒沛將瀏海梳回前面,打算等等叫小銀子幫他重新綁。

方和他們會合,都還沒說上什麼招呼開皇便將手搭在他肩上,臉上寫著「算計」兩個字。

「小沛我們居然這麼晚才發現你有這個專長,真是太可惜了。所以我們決定下次迎新的時候你就COS成塞巴斯欽的樣子去招攬新人。」剛好是髮,很好!再留個幾個月頭髮都可以不用戴假髮COS了。

「啥?」是那個惡魔執事嗎?不會吧──他們社團什麼時候也要COS了啊?

「回去的時候練習一下『Yes, My Lord』這句台詞,要用剛剛營業用的微笑和語調喔。」然後再讓夢子COS女僕,台詞改成「Yes, My Master」,真是太完美了!

「我才不要咧──」

「你要選小銀子當你的主人還是草莓呢?」

「我沒有要答應啊啊啊啊啊啊────」



2011.01.01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05-3d3df6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