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1.14 [El Shaddai][Enoch & Lucifel]Entracte
-遊戲發售前的妄想作
-基本上作者是伊路西,但本篇並沒有CP
-只是試寫
-一番いい大天使を頼む!
-譯名未確定的關係,採英文名

ルシフェル Lucifel 路西斐爾 (路西法拼音應為 Lucifer ルシファ)
イーノック Enoch 伊諾克or以諾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請往下拉



[El Shaddai][Enoch & Lucifel]Entracte

舞台是一望無際的冰原。

天空是澄淨得讓人感受不到溫度的天藍色,視線的終點是褪去了天藍的純然潔白。

彷彿要吞噬所有污穢的雪白景色,枯木的存在突兀得彷彿扎進瞳孔的刺。

雪壓彎枯木的身軀,向Enoch伸出了槁灰色的孤枝。

他微微瞇起眼。雪地反射的光絢麗得讓他難以睜開眼注視屈膝蹲在枯木上的Lucifel。

「喲,Enoch,已經來了啊。」Lucifel的聲音輕得就像他可以立足於樹梢而不折斷樹枝的身軀一般輕盈。

他從來不知道Licifel是什麼時候到這裡,也不曉得他在想些什麼。

向自己報上「Lucifel」後便以輔佐的身分待在他身邊。Enoch是天界的書記官,雖然是從人間被召喚到天上,但不代表他沒聽過這個名字。

Lucifel,在神之下最強大的熾天使,惟一有資格站在神的右側的大天使。這樣崇高地位的天使卻是自己的輔佐天使,直到現今Enoch仍難以置信。

但Lucifel並不如他的身分那樣難以靠近。

總是挑著一抹淡然中有些促狹的笑意向他解說這次戰鬥的對象,甚至瑣碎的小事或笑話,在些小地方開開玩笑。Enoch不僅一次看見他突然出現在眼前,而背景卻是殺氣騰騰的敵人們。

「怎麼了Enoch,因為剛剛結束一場戰鬥還不能放鬆下來嗎?」Lucifel從樹梢上躍下,就連雪地裡的足跡都淺得只要一點風雪都會被掩去。

「不、不是。」

「是嗎?那就休息一下吧,時間什麼的不用擔心。」他微笑道。

Enoch在Lucifel離開樹梢時才注意到枯木的存在並沒有一開始那麼突兀。在雪地中到處是被雪掩埋的樹或石頭,是Lucifel讓一切變得不同。

「不會冷嗎?」

Lucifel的穿著與Enoch看過的天使們截然不同。初見面他就因為Lucifel的穿著而懷疑他的身分,因為他從未看過一頭髮、雙眼殷紅的天使,更別說著衣了,那是被烙上罪人才會有的顏色。除了白皙的膚色勉強可以說和其他天使一樣外,Lucifel的行徑與他知道的天使有著天壤之別。

「嗯?」Lucifel先是露出不解的神色,後來看了看自己的衣著才反應過來,「該怎麼說……人類用來感受事物的五官在天使身上並不適用,所以你說的『冷』我感覺不到。倒是你穿這樣夠嗎?」

「沒問題。」

「是嗎?雖然不用擔心時間,但萬一你感冒的話我也挺頭痛的。」一個彈指間,Lucifel手上便多了一件與他服飾同樣怪異的款式的大衣。

Enoch低頭看著Lucifel替他穿上那件大衣,他單薄的身影絲豪沒有大天使會有的威壓。若不是他明白Lucifel並不是他需要操心的對象,他也許會對這具以男人來說過於纖瘦的軀體興起一股想保護他的念頭。

Enoch見過很多天使,每個天使因為個性和屬性的不同各自散發出獨特的氣息,強大的天使即使收歛自己的能力還是散發出一股要人誠心納的心情。

Lucifel卻沒有。只有看見他操控時間時才會感受到他之所以被稱為「大天使」的緣由,但Lucifel並沒有使用這以外的能力,就算他遇到困境也頂多暫停一下時間;除了身上這套盔甲是他贈與的以外,Lucifel的輔佐完全是建立在Enoch的行動上。

「選擇的人是你──」

嚐到失敗的Enoch躺在地上注視Lucifel那張俊麗無比的臉,嚥下他想向Lucifel求救的話語。


Lucifel凝視著遠方。

如同Enoch來之前他一直做的,注視空無一人的大地與彷彿靜止的世界,這樣的事情當他還在天界時就持續著。

被時間長河擺佈的人們還是重複進行同樣的行為,那一切在他眼中也像是靜止的。

但Azazel卻看著同樣的景色,認為他們不斷在進化而墮天選擇人類;Ezekiel不再將愛奉给唯一的神,而選擇了不斷繁衍後代的人類;就連Sariel都質疑為什麼神無法理解「愛」,無法理解那些由祂創造的生物之間的愛。

一直看著人類而對他們心生羨慕之情的天使,最後選擇了墮天。

Lucifel只是一直看著。即便他覺得人類是可愛的,即便他對Enoch的輔佐是出於好奇,即便那些墮天的天使們都是他的同僚,即便他現在站在與他們敵對的一方,他還是處在旁觀者的角度。

因為神將選擇的權利交給Enoch。神說的話就是絕對的嘛──他漠然地看著倒下的Enoch,在他嚥氣的剎那把時間倒轉到他選擇的當下。

「嘛,來解說一下下個舞台吧。」歛起將要失控的嘲諷話語,他轉頭看著仍呆立在雪地中的Enoch。

「Lucifel,我有件事想問你。」

「嗯?」

「擔任我的支援……是自願的嗎?」

「啊,自願的喔。」Lucifel在Enoch做好心理準備前便已經回答出口。對上Enoch吃驚的表情,Lucifel莫名有點想笑,「只有神可以命令我,不過我沒興趣的事情也不會輕易答應。」

「為什麼?」

「因為人類擁有無限的可能性──也許天使很強大,但是道路早已被決定好了,連我也不例外。」淡淡地勾起唇角,他走到Enoch身邊與他並肩看著前方,「人的壽命很短,正因為如此『選擇』才顯得格外重要。」

「可是Lucifel你……」才要辯白時Lucifel便已經接口:「沒錯,我可以操控時間,但『Reset』不被允許用在自己身上,神將『選擇』交給你,於是你同時擁有機會和可能性──這便是我無法介入的原因,因為天使不可以直接操控人的命運。」

被Lucifel一語道出真正想問的事情,Enoch一時無語。

他還不曉得Lucifel話中矛盾的地方──那些「選擇」中有無「放棄」的選項?

Lucifel可以輕易地抹去Enoch在戰鬥中受到的傷痛,任務不斷失敗也可以重來,Enoch可以在無數的選擇中挑一條最適當的道路前進。只要他有這個「意願」,Lucifel就會替他辦到。只不過Enoch從未開口要求,一直走到死路前他還是咬牙堅持下去。正因為這點固執令Lucifel對他刮目相看,當力量就在垂手可得之處卻不濫用,對人類或天使而言都是一種罕見的美。

Lucifel接下任務後他留心在Enoch身上的時間變多了,多得讓他足以看見他的喜怒哀樂。

但那些失敗殘留的痛苦是否會隨著時間倒轉而遺忘?Lucifel並不曉得。

「當初你所說的:『拯救所有人』就是你所選的道路的話,我的職責就是支援你到你有足夠的力量完成你所說的承諾。」

Lucifel淡然解釋道。

當他在天界聽見Enoch的宣誓時著實吃驚了下,不過一向不容任何罪惡的神居然答應了Enoch的要求,這讓Lucifel起了難得的好奇心。

但他也發現了神給Enoch的條件近乎縱容,只要Enoch還想要拯救一切,那即使Lucifel看見他的失敗也要將一切抹除重來。

──結果早在一開始就註定好了。

Lucifel望著那片透亮過份的蔚藍天空,惟有唇角稍微勾起一抹諷刺的笑意。Enoch雖然捕捉到那抹倏忽即逝的笑容,卻不能解讀Lucifel為何那麼笑。

他只能看著Lucifel單薄的身影走入忽然刮起的風雪之中,獨留一抹從未在他面前展翼的身姿。 

「吶,要去下個舞台了,Enoch。」


2011.01.11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06-de84de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