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3.21 [性轉大學][翅膀組]同居啓事
※注意
-熟人網友們的性轉,設定可到《最終地平線傳說》觀看
-網址http://blog.yam.com/user/9151310.html
-翅膀組:舒沛(本體)、草莓(翅膀)、一兩銀(翅膀)
-說是自創也是可以的



[性轉大學][翅膀組]同居啓事


「唉……」

舒沛收到了下學期的宿舍通知單,豎看了許多次終於承認他得自己找房子住。

目前他人正窩在同班友人少年A的外租套房裡,已經打點好的行李還放在家中等著他回去搬,這次返校也只是來確定是否有空下的宿舍。

「剛過年完不要在我這裡嘆衰好不好,反正你本來就打算住外面了,趕快去找房子啦。」少年A搶過那張通知單扔到垃圾桶。

「房子已經看好了,不過還需要兩個人幫我分攤房租。」

「哼哼,上學期就叫你搬來和我一起住,報應。」

舒沛不滿地砸嘴道:「你這去學校還要騎車,宿舍比較近。」

「你真的很婆媽耶,我都說我會載你。」

「還不知道是誰為了泡馬子叫我自己回家吼!」了他一眼,「你現在還缺室友嗎?」

少年A哼道:「本少爺現在只願意讓女朋友入住,你自個自生自滅吧。」

「你這貧乳控要找到女朋友,我看不是偽娘就是國小學童吧,嘖嘖。」舒沛才不相信他有辦法找到不在內衣裡墊胸墊的女生。

「閉嘴。」

「我也沒時間跟你吵。欸,還是你搬來跟我一起住?其實我已經和我社團的學弟說過這件事,再加他一個剛好三人。」

少年A斬釘截鐵回絕道:

「不要。」

「幹麻,我又不會虧待你。」

「有時候你的用詞真的很怪異……」無視那個滿臉寫著「會嗎」的舒沛,他續道:

「我不是指你個人問題,是你們社團的性質──」少年A一想到舒沛待的社團就會惡寒,「是普通的動漫社倒算了,頂多就宅男而已。」

「你這是偏見!」舒沛插嘴。

「好啦好啦我的偏見,不過你也不能否認你們社團的男生都沒有女朋友吧?」眼看舒沛很想反駁什麼,他搶一步摀住他的嘴巴,「明明你們社團的人長得都不難看卻沒有女朋友,不覺得很奇怪嗎?」

「是你的觀點很奇怪!」咬手。

少年A即時縮手,不過臉被抱枕毆了一拳。

「總之我不想要被傳染然後大學四年都光棍一人!而且我也不想回家還聽到一堆我聽不懂的名詞和奇怪的A漫,會認識你這傢伙我都覺得很莫名奇妙了,奇怪的傢伙你一個就夠了。」

他這個外出派怎麼看都和懶得打扮的舒沛合不來,一定是開學自我介紹的時候被他營業用的男公關笑容給騙了,誤以為他也是喜歡泡妹妹的那款。

「你的偏見真的很要不得耶,我說的那個學弟銀子也跟你一樣很喜歡打扮,我不講你才不會知道他和我同社團咧。」

少年A攤手,還一臉自己很無辜的樣子。

「來不及了,你已經說了。」

「你這小人……哪天你交了女朋友我就特地來和你演一段斷背山。」舒沛抱胸詛咒道。

「你才卑鄙!」



「所以他不答應啊。」

銀子聽完舒沛的轉述,也覺得這樣下去他們真的要兩個人分擔房租。

看上的那間房子應該算普通民房,有三個房間外又有小客廳和廚房,房租平攤下來也不算太貴。

也想過找同社團的開皇和小石一起住,但這樣房間會不夠;小羊住家裡,雖然在學校附近,但畢竟要住上一學期或住到畢業,去叨擾他也不太好。

舒沛嘟著嘴翻看自己的手機電話簿,看看還有誰可以問的。

不過一個阿宅的電話簿是沒多少正常朋友的,特別是這個阿宅又不太熱中參予班上活動的時候。所以他只傳了封簡訊給很久不見的朋友。

「嗯……你有想到的人選嗎?」

「沒有。」同樣對班上活動沒興趣的人。

銀子原本是通勤上學,但一到冬天出席率就會直直下降──冬天騎機車簡直就是要人命,而且要找車位也很麻煩。

也是有同班同學找他一起在外合租,不過和社團的人比較有趣。

「我不想找完全不認識的人。」銀子堅持道。雖然舒沛原本要找的人他不認識,不過至少他們是好朋友──情況允許的話感情不要太好最好,他們同班已經經常窩在一起了,連宿舍都一起行動的話他會很無聊的。

因此聽見他朋友不答應時他有小小竊喜一下,從對話聽起來應該很熟,這樣小他們一屆的自己不就很容易插不上話題?

「那就要看看其他房子了。」

「沒關係。」

坐在街頭的長椅上,銀子拉緊圍巾靠在舒沛身上。在這之前他已經玩了好幾輪的手機遊戲,也揉掉很多想撘訕他的女生的電話。

舒沛搔搔頭,一時半刻他也不知道要幹麻。

「哎呦……在幾天就要開學了耶。嗯,簡訊?」


***


他前幾天收到青梅竹馬的簡訊。

說是青梅竹馬,其實也不過是國小同班兩年還三年,國中又同校的同性友人,並不是言情劇中會出現的浪漫關係。

由於兩個人的老家住得近,高中雖然唸不同校還是經常約出去吃飯或遊玩。考大學時兩人成績沒有差太遠,卻也唸了不同的學校;說起來研討會時還經常到彼此的大學,在學校方面也是處在競爭的關係中。

但是他們卻很少見到面。

頂多是透過MSN或手機告知對方近況──更多時候是對方傳來單方面自HIGH的留言,莞爾笑完後也就擱在一邊。

他的竹馬朋友傾向自己高興就好,班上或是系上活動也是有人抓他才會想要參予,他經常吐嘈他根本就是「一人樂」,但現在看來這樣過生活也挺不錯的。

至少……

他轉頭看向那張轉學須知,不自覺地苦笑了下。

也許,可以看見他很開心的表情吧?

也許在「事情」發生後會對他轉學的行徑感到高興的,只有那個笨蛋吧?當然他不會跟他說明事情的原因和經過──那些也無關緊要了,都過了個寒假,氣惱的情緒也會被時間撫平,更何況再多憤怒也無法挽回。

於是他又將視線轉回前幾天收到的簡訊。

上頭寫滿他這學期很可憐沒抽到宿舍要夜宿街頭之類的誇大言詞,而且還有個學弟也很可憐要和他一起當遊民,最後夾帶了一張他和學弟的合照。

要不是他很確定畫面上兩個都是男生,他會以為這是哪來的情侶合照;臉貼的很近不說,就姿勢來看對方還坐在他友人腿上,笑得有些燦爛過分。

就在他瞇眼決定要把照片刪掉的時候又有封簡訊傳來。

扣掉寒喧只剩下說明他現在又窩在那裡,問他有沒有興趣過來吃個飯之類的。最後又是他和學弟的合照傳來,背景是他們過去經常去買漫畫的地方。

不知怎麼,有點生氣和懷念的感覺湧上。

「你啊……要是真的交了『男朋友』,就算是粗神經的伯父也會頭痛吧。」他喃喃自語道,抓起鑰匙和錢包,只在簡訊上回了一句話後便離開陰暗的房間。



招手,然後不意外的看見那個笨蛋往自己的方向衝過來。

他遠遠看見那頭醒目的髮型,還來不及取笑,許久不見的友人便先綻開和照片上同等燦爛的笑容。

「好久不見!咦,你什麼時候比我高這麼多?」舒沛踮腳尖才和他平視,笑臉瞬間又換了神色。

「在你沉淪在遊戲裡頭的時候。綁沖天炮是故意要高嗎?」他取笑道,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

「才不是咧!」躲開哼哼數聲,他又疑惑地回望他,「我平常約你你都說沒空,怎麼今天會過來?連過年的時候都沒看到你,伯父伯母說你出遠門了。」

他微笑卻沉默了一下,在舒沛察覺到異樣前巧妙轉了個話題。

「突然想看看你而已,不高興嗎?」語畢,他抬頭看向一直乖乖站在舒沛後頭的男生。「他就是你的學弟?」

「嗯,之後就會是我的同居人啦。」舒沛拽著銀子的手走到草苺面前。當銀子看見草莓的手指愣了下,然後突然笑出聲。

「怎麼了嗎?」他才要向對方自我介紹,突如來的笑聲讓他嚥下到口的話。

「抱歉,因為你的指甲油跟我的高中同學們很像,突然很有親切感。」銀子指著對方脫落的指甲油笑道,「聽沛沛說過你的事情,不過很難和會塗指甲油聯想在一起。」

「是嗎?」

「男生塗指甲油很流行嗎?」舒沛也是第一次聽說他的竹馬朋友會塗這個。

「我高中的時候,女生還會撐洋傘去參加朝會,男生忙著打扮也不太會打架,塗指甲油很普遍。」銀子解釋道。

「這樣啊。」

舒沛偏著頭,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看見銀子開始和他有說有笑就沒怎麼放在心上。

他還是笑得很溫柔,身高抽高不過感覺還是和過去一樣,金色的頭髮要不是帽子遮著肯定會引來周遭人的注目。銀子則是難得碰上一見面就有話聊的人,所以態度也比平常熟絡,雖然他們交談的內容很多是在吐嘈他。

「欸欸,你還沒說簡訊裡寫的驚喜是什麼意思?」

舒沛抓過他的手,罕見地皺起眉頭。

不是被冷落的那種不滿,原本的期待感也轉變成困惑。他先是挑了下雙眉,然後伸手彈了下舒沛的額頭。

「就是那個意思。我之後會轉學到你們學校,而且──」他看了兩人一眼,壓下自己也覺得訝異的困惑,「會成為你們剩下的室友。」

「咦咦──」



2011.03.16 Fin

-後-
那個「他」是後來的草莓XDDD
由於暱稱是參加社團後才取的,在這之前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捶地)
轉學前的草莓一直是憂鬱狀態(←不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咳),至於發生了什麼事情請去問原作(?),我只知道單行本3會解謎不過單行本……(ry
至於銀子的高中真的這麼花俏喔我沒有騙人XDDDD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14-1cb28c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