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3.21 [性轉大學][翅膀組]稱職的阿宅
。熟人網友們的性轉,設定可到《最終地平線傳說》觀看
。網址:http://blog.yam.com/user/9151310.html
。翅膀組=閃光組
。閃光always open(←新tag)
。稱職的阿宅與不稱職的帥哥
。在家形象與外出形象不合



[性轉大學][翅膀組]稱職的阿宅


舒沛死盯著他同居人的選課單,假如視線可以具現化的話那張紙已經千瘡百孔。

而現實上那張紙依然完好無缺的被自己捏在手上,一點皺褶都沒有。舒沛可以想像要是他「不小心」將紙揉成紙團,他的下場大概和紙團差不多。

「沛沛,你已經盯著草苺的選課單十分鐘了。」銀子趴在舒沛的肩膀上問道。他們交換彼此的班表,順便把對方的空堂背起來。

他和舒沛同學院,時間能配合的話會選相同的通識課或商學院的基礎課程。這學期他們兩個就一起選了「藝術與人生」及「環境生態」兩門聽說很輕鬆的通識;若不是「色情片鑑賞」熱門到選課系統一開就被搶爆,他們也很想選選看。

「你看草莓選的體育課!」聲音突然拉高,尾音還有些顫抖,「是防身術耶──為什麼是防身術?身為帥哥就是要盡帥哥的責任去選籃球或是網球課,要殺必死也要選一下游泳課,怎麼會選這個一點都不萌的課啦?」

太令人髮指了!他不能接受昭然若揭的針對性選課,他要上訴!不僅是少女漫畫,少男漫畫的公式中帥哥不是擅長籃球、網球,就是劍道及弓箭,熱血漫畫中更是少不了足球或棒球,柔道和空手道也是帥哥必選,怎麼輪都不會是防身術!

何況光看這個課程名稱就能察覺是在針對誰啦,嗚嗚……

銀子捏了下舒沛的臉頰,因為選了游泳課的正是他,但並不是要殺必死誰。

「那沛沛來跟我修游泳課吧,銀子可以教你喔。」除了蝶式以外都沒問題。惟有游泳他是壓倒性贏過草莓,加上這運動對他來說輕鬆許多,自然選了這門課。

「我不要一學期都在學憋氣和水母飄。」他喜歡泳裝美女或帥哥,但他討厭下水。

「放心有銀子在!溺水的話我還可以幫你人工呼吸喔。」

「這種事情我比較希望在我清醒的時候做啦!」

人失去意識,而且溺水臉色也不好看,再萌都是給旁觀者看,這種待遇另方面來說更虐待當事人。

「那我找草莓來和我一起修,怎麼樣?要不要也來修啊~可以看見草莓穿泳裝喔。」動機不純。

光想到兩個同居人只穿泳褲的樣子鼻子都有些熱。舒沛很認真地思考片刻,在答應之前當事人不但回來了,還揍了他和銀子一拳。

「不要想些有的沒的。萬一你真的選了,鼻血流到泳池裡面很噁心。」草莓抽回課表,走到沙發另一端坐下。

舒沛撇嘴,「哪來這麼多血可以流,而且要看的話我可以開浴──」接收到一抹溫柔的微笑,他立馬禁聲。

爾後他又想到,懷抱類似妄想的人一定所在多有!還是讓草莓包得緊緊地去上課比較好。

銀子還趴在舒沛背上讓他拖著自己到草苺身邊。三個人擠在沙發上,舒沛半個人都快撲在草莓的大腿上。

草莓挑眉睨著對他課表很有意見的舒沛,委屈的樣子讓他直覺伸手捏後者的臉頰。

「好痛!幹麻捏我臉啦,你和銀子都很喜歡捏臉耶。」不但喜歡捏臉還喜歡捏下巴和拔沖天炮,這是家暴!

草莓一臉裡所當然,和銀子一前一後開始戳臉。

「小沛細皮嫩肉的,不捏白不捏。」

「哪有這回事。不要搔我癢──」抓住搔他下巴的手。

「你以前就很討厭運動,很少曬太陽,皮膚這麼白。」

「身為一個稱職的阿宅當然是和太陽絕緣的夜行性生物,曬月亮是我們宅族的宿命,皮膚白只是附屬品不具有任何意義!可以的話我也想要曬得一點啊嘎嘎嘎嘎……」當服務生的時候還會被笑小白臉,嫉妒他天生白的一群混帳。

回想班上女同學還會攻訐部分男生腿比他們好看、皮膚比女生白、吃這麼多也不會發胖,那時候他都很慶幸自己在班上夠低調。

「熬夜爆肝你還敢講得這麼義正辭嚴,這學期你給我選要曬太陽和跑步的體育課。」聽到跑步舒沛整個人都乾扁下來,他不選球類運動就是因為一定要跑操場當暖身,否則他也很愛籃球和排球的。

「說到體育!」手撐在沙發上,身體離開草苺的大腿,他一副怨婦控訴的臉孔,「草莓你為什麼要修防身術?我又沒有虧待你為什麼要修這種破壞我們感情的課──」

早在課表給舒沛看的時候,草莓就有預感會聽到這番血淚的控訴。有時候他真的覺得他的同居人不但是小孩還兼職芭樂劇演員,舒沛碰上他的事情情緒總是很戲劇化,在其他人面前就不是這個樣。

相對舒沛的大驚小怪,他身後的銀子倒是很平靜地接著問道:

「對啊為什麼?你攻防力都比沛沛高,不修也不用擔心。」

「銀子你背叛我──」

草莓嘆口氣,把還要控訴的舒沛壓回腿上,大概是撞到鼻子的關係發出不明的咕噥聲。

「沒針對你,我只是不想選球類運動,太極拳又都是第一節課比較多,慢跑我上學期選過了,想換別的,所以我才選防身術。」

「走什麼武術路線!你是帥哥不可以選這種不萌的運動啦──」

「什麼萌不萌,我已經選了。你要萌的話就自己參加柔道吧,想要壓人或被壓就看你自己了。」蒙受二次元洗腦太深的偏剖發言,真是對不起。

「才不要咧柔道一開始只有學習怎麼被摔,我才不要去當沙包。」大部分的阿宅是很脆弱的,他這麼稱職,一定會被摔到全身骨頭都散架移位。這樣他寧可去曬太陽揮灑汗水什麼的。

「你有自覺是被壓的就好。」兩人合聲。

「這和那無關──」



於是舒沛最後還是選了很青春的籃球課,當了半學期的陽光宅男……大概是這樣。



2011.03.2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16-633fd4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