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3.30 [性轉大學][全員][ver.RPG]以食物之名
→性轉大學的RPG版
→其他性轉大學的設定請見http://blog.yam.com/9151310
→職業分配來自於http://www.plurk.com/p/b9y6j1
→其實完全當自創也是沒問題的
→詩人廢話很多
→翅膀閃光always open☆
→礙於篇幅關係,只能確定每個角色都有提到,戲份分配不均



[性轉大學][全員][ver.RPG]以食物之名



根據他專業的判斷,這裡應該是某個有錢人的宅邸倉庫。

麻布袋裡傳來麥子的香味,一袋袋整齊地疊高到天花板,推車在門口的不遠處。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可以變賣的糧食,他並不沒聽說過哪個農家會種這麼多,而且還這麼多種。

而很不幸的,當他清醒後發現自己雙手雙腳被綁著,後腦杓還留有被重擊的疼痛感。

「啊啊,想起來了,把我打暈的不就是山賊嗎。」他們冒險團原本是要到中央城看看有無新的任務,但主要幹道因為山崩無法通行,改道之後便在城外二十幾公里處紮營。

他們團一共有八個人,分別是:戰士開皇、法師小石、牧師小羊、牧師夢子、遊俠草莓、盜賊銀子、魯伊惟影和他──舒沛,是個吟遊詩人。以上通通都是男性,無趣到他每到城裡都會先衝去酒館把妹……咳,收集情報。

這次因為聽說城外有個出了名會搶劫的山賊團,老是襲擊往返城市的商隊,搶財搶貨卻不搶人,也不知道算不算有道的一群山賊團,公會也有提出懸賞金額,他們團裡也有人提出要不要順便賺這一次,但戰士開皇顯然對山賊搶來的貨比較有興趣,於是造就了他現在這個處境。

「吟遊詩人對紮營和打獵都沒什麼用處,你去打聽打聽山賊團吧。」他們隊裡唯一的戰士開皇總是在這時候很可靠,不過他的身高卻是全部人中最矮的,這點經常造成敵人對他的誤判──不管是人類都怪獸都有以貌取人的壞習慣。

好險他在看見對方提著一柄有三個他都舉不起來的巨劍就知道這人不可小覷,不然他大概會被揍到他親愛的草莓都認不出來的可憐下場。

「吭,我一個人去嗎?」他可是孱弱的吟遊詩人耶,應該是要優雅地坐在營地裡唱唱歌為大家助興加油兼搗亂。

「小石要留著升火,小羊和夢子負責做菜,草莓盯睄去了,銀子還忙著要佈陷阱,這時候不是你最嗎?」不遠處傳來法師小石抱怨說他不是學火系法術來烤肉的,但舒沛很確定他就算選了冰系法術也會因為開皇說想吃刨冰所以被抓到團內當活體冰箱。

很想說明明還有一個人,但連他都察覺不到隊上的魯伊究竟到哪去了,抗議根本無效。

「現在能去哪打聽山賊團啊?難不成要我去敲他們大門說:『光明在上,您好,在下是一名優雅卻很貧弱的吟遊詩人,可以請你們給我借宿一晚嗎?』,光看我這麼弱就知道我不可能單獨出現在那!你是要我去送死嗎──」誰都知道吟遊詩人不會單獨出現在城外,哪來這麼多身懷奇技的詩人,他只是個氣質優雅樣貌清秀態度溫和有禮的城市派詩人,不要太強人所難好不好!

「放心啦你就算被綁架,你那兩個好朋友也會殺光敵人去救你。」開皇一點都沒有同胞愛的把吟遊詩人拎出營地。

「重點不在那!萬一我被抓去當人質或被怎麼了該怎麼辦?」就算他兩位好朋友:草莓和銀子會衝來救他,但順利獲救後等待他的一定是什麼「誰准你亂跑」之類枉顧他上訴的罪名。光明之神啊,他只是個喜歡唱唱歌騷擾一下好朋友的小詩人而已,沒必要老是派他去當人質或誘餌。

「你只要還有一口氣小羊和夢子就能讓你起死回生,快去吧我肚子餓了,萬一我把你煮來吃草莓會扒了我的皮。」

「你居然想要吃隊友!你這邪惡的戰士,你對得起光明教會的教唔──好痛!就算我比你高也不要踢我的小腿骨,你是在欺負弱小!」



於是他被迫來到山賊團進行勘查……美其名是如此,但有八成以上的機會他只是來當炮灰的。

舒沛站在山賊建立的山城外圍,夜晚的緣故看不清楚駐紮的人員和城牆究竟有多廣,高聳的牆顯示了這根本是一座要塞。他推斷這個山寨寨主大概挺有商業頭腦的,因為最主要的大門根本是虛設,主要的運貨通路是在另條小徑中,而且還設了一道關卡過濾近出人員,大概這座牆過去後還有一道真正的城牆。

「只是山賊也太囂張了,這根本是小型的王國。」爬上樹,他小心翼翼地站在樹梢探看真正的範圍。

他並沒有所謂的夜視能力,完全是裡面隱約的燈火告訴他大致的輪廓。

然而常年培養出的預感也告訴他,他現在站的地方一定會為他帶來危險,現在逃跑的話還來得及──他的逃跑功力和吟唱能力一樣高明,前者他甚至有自信可以成為吟遊詩人的翹楚。

但他只是緩緩地躍下樹梢,看著兩名山賊臉蒙著布眼露凶光地衝過來扣住他的手並打昏。

──唉,身為詩人就是這麼可憐,老是因為體弱被剝奪發言權。他總覺得他被派來當誘餌的次數都快比他吟唱的時間還長。



舒沛回想完畢。根據他長期蒙受不平待遇的經驗,他大概昏了十幾分鐘。

也就是說他待的地方應該沒有距離大門太遠,或許有其他密道,但倉庫並不需要羊腸小道。他對他沒有被扔進牢房之類的地方感到一絲慶幸,但也讓他頗為好奇一個被懸賞的山賊團怎麼沒有專門處置入侵者的場所,該不會等等他就要被殺了吧?

「醒了嗎?」倉庫大門開了個縫,月光透進來,舒沛微瞇著眼才看清楚來人。

「嗯。」感覺不到敵意,對方表情比較像是受不了的樣子,大概是對這種情況很習慣了吧。

那名山賊把他扶了起來,並沒有解開他的繩索。

「還是第一次遇到連逃都不逃的旅行者,欸,你是沒聽過這的傳聞嗎?」山賊居然還和他話家談起來,這世道是怎麼一回事?

一時確定沒有生命危險,把講話放生命及兩個朋友之後的舒沛也沒在忌諱道:

「有啊,你們很值錢。」

「憑你想賺這份賞金……」山賊上下看了他一眼,「你還有其他隊友吧。」被綁的吟遊詩人還老實點頭。

山賊皺起雙眉,「派詩人來勘查?」

「對啊他們真的超狠心!把我這隊友當成隨時可以拋棄的人質,而且他們現在還在吃飯,你們趕快派人去滅團,啊,有其中兩個請你們放過他們,我會無償幫你們唱凱旋之歌。」

山賊還沒聽過這麼忠誠心的團員,突然有點同情這個詩人。

一開始逮捕到這名詩人的時候就在猜他的隊友應該就在不遠處,而他們派人去察看後的確發現了有一個六人隊伍的冒險團正在紮營。原本還在猜想是否可以再撈一筆,看來綁了這傢伙只是個無償買賣;放了他又沒面子。

過去即使綁架人質也都關在這座山城外面的房子,省得惹禍上身;若不是前鎮子山崩也讓那間房子接近半毀,也用不著把人帶回倉庫來。

「咳,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什麼?」

山賊反應過來時,他眼前的詩人居然自行掙脫繩索。山賊反射性要制住人,卻被人從後面用手刀放倒。

「哎,我剛剛不是說要小心一下我的隊友嗎?」手腕一圈淺淺的瘀血,舒沛扭動雙腕看向來者。「惟影~晚安啊,我可以回去吃晚飯了嗎?」他們團裡的良心啊。

身為魯伊,惟影可以讓自己與環境融為一體,甚至可以化為大樹;但大多數的時間很影薄,若不是舒沛在勘察的時候就注意到惟影在附近給他暗號,他也不會這麼輕易就範。

「你啊,不要仗著有草莓和銀子來救你就這麼肆無忌憚,萬一真的被殺了怎麼辦。」惟影無奈地幫舒沛解開腳上的繩子,然後將那名昏去的山賊拖到陰影處。

「所以現在要趕快回去!知道倉庫在哪就好了,開皇對這個比較有興趣吧。」因為這個山賊是好人的關係,為了感激他他會拜託隊友不要把人家滅掉。

惟影突然露出了憐憫地神色,拍拍舒沛的頭。

「你知道你暈了多久嗎?」

「嗯?大概十幾分鐘吧,不會超過半小時。」大概開皇剛捕獵回來,放血要煮來吃的時候。

「不,你昏了一小時左右。」加上舒沛原本走來山寨的時間,大概經過了一小時半。

惟影一直待在暗處,確定舒沛暫時生命無虞後查了下這座山城的通道,再捎了封短籤回去。

舒沛聽到自己昏了一小時後整個臉色發白,立馬從地上坐起。

「我、我們趕快回去吧──」

推開倉庫大門,沒聽到預期中的兵器交擊聲令他鬆了口氣。隨即他那口氣就哽在喉嚨,他看著他兩位好朋友押解一名山賊──大概地位不低,服裝明顯豪華許多,緩緩往倉庫走過來。

「喔,發現沛沛了!」銀子笑得很燦爛,聲音中一點闖入敵陣的緊張感都沒有,如果沒有手上那柄淬了毒的短刀倒很符合陽光的形象,但他是盜賊。

「不是說過晚上不要亂跑嗎,真是的。」草莓溫柔笑道,金色的短髮和和藹的口吻都很符合他遊俠的感覺;但那張帥氣的臉上沾了血,雙手持著武器,到底是剛才順便捕了獵物還是山賊的血完全不得而知。

舒沛很感謝他們在危難的時候都會不顧一切來救他,但是那個氣勢反而像要他去死。

「惟影為什麼你不早點把我弄醒──」

「開皇說他肉吃膩了,想吃點白飯。」正巧他們才聽到山賊搶了一批糧草回去。惟影有些抱歉地回望他,「即使是山賊,要用光明之神直接來討伐他們也不太好。不好意思,沛沛,辛苦你了。」

也就是說「為了拯救被綁票的夥伴」來搶劫山賊就比較有大義的名分嗎?光明之神啊,你怎麼會讓那個人當上隊長,他應該要住在深山裡當惡龍或什麼惡魔領主才對。

「……沒什麼,我只是來借醬油的。」

聽到他的法師隊友在放大法、戰士嘴裡喊白飯,其中一名牧師很沒趣地說他比較想要吃點蔬菜,只有夢子很盡責地在掩護同伴……他在胸口默默畫了十字,這真的不是他的錯,真的。

舒沛很哀怨地被好友各捏了一邊臉頰,看見他手上的瘀青開始另一輪暴走,他才知道惟影為什麼要把人藏到陰影裡面。



***



「……大概是這樣。」

社辦。

小羊漠然地聽著舒沛講完自己的夢境,很認真回道:「設定和劇情都有了,你乾脆下次同人誌販售會出這個吧。」

舒沛和開皇去吃吃到飽,之後又玩了十五小時的電動後晚上就做了這個夢。看來他不用擔心沒靈感這回事嘛,小羊心想。

「才不要,我的設定居然這麼弱!我自己的夢還這麼可憐,至少要是可以保護他們的職業!」

思考了下他和他兩位同居人的相處,他不置可否道:「其實挺適合的。」

舒沛顯然沒在聽,信誓旦旦地說:

「再夢一次就好啦!要夢個更好的職業──」



2011.03.22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18-94da12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