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3.30 [性轉大學][全員][ver.RPG]死後請乾脆成佛
→性轉大學RPG版
→關於性轉大學設定請到http://blog.yam.com/9151310
→請至少看過《以食物之名》→翅膀閃光always open☆


[性轉大學][全員][ver.RPG]死後請乾脆成佛


他很認真想過,他們冒險團也許該改名叫「鬼見愁」。

聽說「月不落」王城中接近地下一層樓前有種女妖出生就帶有魔力幅效果,因此魔物特別喜歡聚集在這種女妖身邊;用那種女妖鍊製出的詛咒飾品對神職人員也同要有效,但屬於耗損性的道具。

他們隊裡有兩名牧師卻只有一名戰士,遊俠和盜賊雖然也是攻擊主力但他們只要聽到吟遊詩人不見或受傷就會暴走,所以輔助性隊員都很有自救的精神;而牧師經常在治療戰士之虞還要照顧被波及的詩人,為了留有更多空間裝食物,治療的藥品遠遠不及牧師一句詠唱有效率,治療術可說是一等一的品質保證。

但即使再有效率施法的人也只是普通人,在隊友偶爾出現衝直撞不顧後果時,負責收尾的他們也會覺得頗吃不消。

也就說平常在前線的都不會是牧師。是的,平常。

「每次碰上不死系我都會覺得夢子好可怕。」吟遊詩人舒沛乖乖坐在盜賊銀子幫他弄出的陷阱保護圈內,只差沒有拿出餅乾。

十公尺遠負責拖延怪物進攻的戰士開皇依舊很盡責地固守在前方,而站在他後面一點的是遊俠草莓,專司射殺想要突破包圍網的殭屍;在草莓旁邊的則是盜賊銀子,設置完陷阱後就一直在草莓旁邊待命,間或清掉想要靠近他和法師的喪屍。

「大概就像阿開沒吃飽的時候,神智不清到想拿腐屍做生魚片。」法師小石放完法術後回到後方等魔力恢復。舒沛看他的側顏總是覺得很憂鬱,他聽說小石有隻召喚獸叫阿吉,但是卻很少在戰鬥中看見;開皇說是召喚的時間太冗長,等他召喚出來他們早就把戰場夷平了。

他們口中說的夢子並沒有像另一位牧師小羊乖乖站在防禦網的後方,而是站在開皇的旁邊。見到大批的殭屍衝過來,一張比女孩子秀氣漂亮的臉露出近似猙獰的笑容,從他手上發出的聖光一瞬間就把那些殭屍和骷髏炸得連碎屑都沒有。

「看幾次都好壯觀,我都想替那些喪屍和女妖唱鎮魂歌了。」

「你要吃糖果嗎?」果醬在今天的早餐就被吃光了,否則他施完法術肚子餓的現在比較想吃果醬塗小麥麵包。

「要。」

「你們也太老神在在。」

魯伊惟影並沒有上前參戰,留在後面當後勤及保護同伴是他的責任。

「我是倡導和平的吟遊詩人!跟隨同伴來到不死系和惡魔系的王城來已經夠危險了,難不成要我唱聖歌嗎?」效果可能不錯,但他不想以身犯險。

「放完法術的法師你不能奢求他像戰士一樣用生命力抵抗威脅,現在我們需要的是休息和糖份。」

惟影無奈地看著兩位同伴開始野餐,對於充斥哀鳴、吼叫和哭聲的環境一點都不以為意。

前方的同伴還在作戰,夢子像是一點都不覺得疲倦似地接連放了效果強大的法術,聖光此起彼落好不美麗。和他相比小羊就低調多了,只有在戰士危急的時候扔出即時的治癒術。

「草莓的動作好像變慢了。」一邊嚼餅乾,舒沛還不忘關心好友。

「那大概阿開也快不行了吧。」肚子餓的意思。

兩位後勤毫無緊張感,惟影再次無奈地嘆口氣跑到前線去,此時來替補他位子的是盜賊銀子。

「沛沛你居然在吃餅乾!我也要──」甩掉匕首上的屍塊蹭到舒沛旁邊。

舒沛瞥了匕首一眼,自動把餅乾遞到銀子嘴邊。旁邊的小石見慣不慣地別過眼,遠方的聖光都比旁邊的閃光來得柔和多了。

「打了好久喔,他們打爽了沒有?」他們的目的是來收集女妖,並不是來打殭屍洩恨的。

「不知道。我想吃糖果。」


惟影一靠近戰場便可以聽見在一群喪屍的哀鳴中傳出「哈哈哈哈都給少爺我去死吧──」的笑聲。

撐得頗為吃力的開皇現在只能靠小羊的治癒術,平常盡責的夢子完全進入暴走狀態。惟影和草莓互看一眼,後者向在場神志還清醒的小羊確認道:

「已經收集完了嗎?」附近的不死系大概快被夢子消滅了,原本目標的女妖比想像中少,大概躲去別層樓了吧。

羽箭射到手犯疼,目的達到後他想要趕快離開這裡。

「嗯,去阻止夢子吧。」

怎麼阻止?暴走中的牧師亮得連人都看不太清楚,輕易靠近被高純度的聖光打到也是會痛的。

惟影和草莓很有默契地看著小羊,站在最前面的開皇都開始抱怨身為戰士至少給他一面盾牌來著,如果法師還在身邊大概會吐嘈他「沒有你適合的尺寸」;現在他們都累了。

身為牧師在對戰不死系的時候有絕對的優勢。現在強行將夢子拉下場小羊自然可以頂替他好一陣子,但是他懶得走到前線去。

「夢子,你再打下去開皇就要把你前幾天帶回來的兔子做成肉湯了。」

「不可以!」

「那點肉哪夠吃──」被栽贓的戰士憤恨地提出反駁。

絢麗的光芒消失,醜陋的不死系軍團終於逮到空隙,從暗處蜂擁而至。

惟影和草莓很有默契地抓過夢子往後面跑,戰士還留在前線為大家墊後。

「小羊你在幹麻,快回去!」

「就算我經常忘記幫你恢復,你也該記得我是牧師。」

開皇反射性舉起巨劍斬殺眼前的骷髏兵,擋在小羊面前;壓壓的小型不死兵團在牧師的魔杖舉起後瞬間煙消雲散。

默默地,在眨眼間連聲音都消失了。

就算是暴走中的夢子也沒有一口氣就清掉這麼多不死系的怪物,小羊只用了一擊,也看不出是用了什麼必殺技。空氣中彌漫清新的味道,爽朗得不像是不死系的王城。

「嗯,等待這麼久還挺有效的嘛。怎麼了,不是要回去嗎?」小羊疑惑地看向吃驚的開皇,不僅是後者,身後的同伴也想著同樣一件事:


「就算想不開掛掉,也絕對不能變成不死系的生物。」人死了就不要對世間太多留念,否則哪天被神職人員轟得連靈魂都變成碎片都不知道。



2011.03.22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19-c7f94c5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