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1.03.30 [自創][翅膀組][RPG]加里爾的失蹤雕像1-2
→地平線的RPG版ver.閃光翅膀組
→等同自創的一篇文,完全當自創看是沒問題的
→地名和人名暗藏玄機



[自創][翅膀組][RPG]加里爾的失蹤雕像1-2



#001


「光明之神在上,來到擁有海港的城鎮不進去喝一杯實在太對不起神明給我們的指示,是吧我的兩位好友?」

一接近城鎮,吟遊詩人的腳步便加快許多。他回頭看向遊俠和盜賊一副沒了疲倦似地興奮。

「就算這只是個小村落你也會直奔酒館而不是旅館,自己貪杯就不要推給神。」遊俠拿出地圖,在他們到達的城鎮上做了時間和旅程的標記。在這三人隊伍中,遊俠站在領導的位置。

「不管神什麼的,我也想休息了。」盜賊拉起帽子,決定趴在吟遊詩人身上讓他拖著走。

現在他們位於大陸的南方的加里爾市,擁有一個小型商港,居民約一千人左右,地處往西北方的主要幹道上;城鎮本身靠往來貿易維持基本民生物資,對其他都市的依性相當高。

加里爾市擁有自己的軍力,由城內的年輕人組成自衛隊,對上服從城主阿恩准;即使城主一職是世襲制,權力也未大到足以統領整座城,充其量像商會的統領。許多行會也紛紛砸下重金聘請傭兵保護貨源。

對外來者而言,是個工作機會許多的城市。在他們缺乏旅費的現在是個再好不過的落腳地。

遊俠見他兩名夥伴直奔酒館去,無奈地笑著跟上。

「我說你們兩個不要顧著玩,再懶惰都要接個任務否則沒有錢可以住旅館,不是一直吵著想坐馬車?」

「哎,草莓你真的很像老媽子耶。」舒沛,也就是吟遊詩人嘟嚷道。趴在他後頭的盜賊也點頭,順手將詩人的魯特琴往旁邊挪。

「在外面不要這樣叫我。還有你要形容的話,我希望你是用『父親』來稱呼。」遊俠無輒地看著隊友,但也懶得再糾正他們。

他的本名叫史托貝利。舒沛在他那名遠自東方而來的母親教導下,得知他的名字在他們國家被譯作「草莓」,從此他就鮮少聽到舒沛喊他的本名了;連帶後來加入的盜賊:銀──他們都叫他銀子,也都這樣叫他。

「好啦草莓爸爸,我們可以去吃飯了嗎?」

「不准點酒。」

小氣鬼。吟遊詩人暗暗吐舌,開始在街道上物色喜歡的店家。



酒館,扶魯忒。

接近黃昏前酒館內便聚集了不少冒險團,仔細聆聽的話許多話題都圍繞在城中央由商會提供的懸賞任務。

草莓觀察了下櫃檯酒保麻木著一張臉,似乎對不少旅行團前去詢問相同的問題感到厭煩;他只不過豎起耳朵聽了下周遭亂哄哄的討論聲,便也能簡單歸納出一個結論。

「要運往中央城的雕像不見了。多久前的消息?」

「很新,大概兩天而已。」盜賊銀子從酒保那晃了一圈也順手拿了份懸賞單回來。「雕像從商船卸下,要送往城主的途中弄丟,除了被攻擊的法師之外沒有人看到兇手。」

「價值十兩黃金,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漲。」草莓看了下懸賞內容,和他聽到的傳言沒有出入,也就說目前還是毫無進展的狀況。

「要試試看嗎?」說歸說,但銀子臉上並無見獵心喜的表情。和一堆人搶同樣的任務也意味著麻煩,何時被競爭者背後捅刀也不清楚,既然不是極度缺錢他倒不想淌這渾水。

「看機緣吧。即然其他冒險團都找不到線索,那我們應該也很難查到事件的核心。」酒館角落便有一群六人組成的冒險團,在進門時他就注意到他們不時在交換信息,隊裡頭不僅有法師也有牧師。光是有這兩個人物,硬碰硬是完全沒勝算。

「嗯。」

每當接近夜晚銀子的精神就會越來越好,雖然不到日夜顛倒的地步,但盜賊的習性讓他白日總是很睏。

草莓決定在日落前去問問看是否有任務可以接;在那之前,他已經等了半小時還是不見最後一個夥伴回來。

即使那名詩人收集情報收集到忘記回來已經是家常便飯,他還是不得不問剛剛和他一道出去的銀子:

「小沛人呢?」

「他說我們三天前又拿他當靶子射,跑去教堂收驚了。」雖然他不懂沒病去找牧師幹什麼,但他總是一到城鎮就會先勘查教會在哪,這傢伙明明就不是信徒來著。

「算了,隨他去吧。再半小時後沒回來再去找他,我先去逛逛,你要一道去嗎?」

銀子想了下,隨後跟上草莓離去的腳步。





#002


──他發誓他真的只是例行到教會報到,並沒有要成為信徒的意思。

脫隊的吟遊詩人維持他營業──也就是賣唱賣琴藝的時候才會用的笑容,有禮貌地回絕想要叫他皈依光明之神的牧師。

基於他的兩位伙伴會把他當靶子練習射箭和投擲小刀,偶爾出現需要救他的時候總是把他和敵人一起當目標攻擊,他脆弱的心靈勉勵他要與這世上每位牧師成為好朋友,但並不表他想轉職。

「你很有這方面的潛質,加入光明教會吧孩子。我們都是迷羊,一切遵從培羅的指示行動。」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露出誠懇的眼神,但行走四方的吟遊詩人覺得這表情就像街上在拉客的店小二,而且還是死纏難打的那種。

「比起為神服務我更喜歡傳頌神給予世人的恩賜和神蹟,拜託你不要再纏著我,另外,我應該和你差不多大而已叫什麼孩子!」天色漸暗,再不回去他今天晚上又會被夥伴抓去當標靶。舒沛總是和死亡之神無比接近。「你們教會現在很缺牧師嗎?」

少年露出一語命中地哀傷表情,倒沒忘阻礙舒沛離開。

「光明之神在上,既然你傾聽到祂的呼喚,不妨進去讓我們好好招待你。」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已經找到旅館住了。哎,你有什麼煩惱應該回去教會傾訴,不應該來找我這吟遊詩人懺悔吧!」他會老是把「光明之神在上」擺在嘴邊當口頭禪一定是被教會洗腦的,教會的洗腦能力真的很可怕。

「我的名字是戴特……」

「居然還自我介紹起來──」沒見過比吟遊詩人還要皮厚的神職人員,他的披風都快被拽下來。斜陽映在他前往的路上,他只能看著影子越拉越長身體卻無法動彈。

「教會能提供你吃住,在你前往散播培羅神的旨意之前聖歌將會為你一直唱誦著。」一直洗腦你的意思。

「你好煩啊我聽你抱怨就是了!不要一直拉我的披風──」


---


隨便探聽一下,他們很輕易地找到位於這座城中最大的商會:塔希肯。

這裡並沒有正式的冒險者公會駐紮,任務都是由各個行會提供再由塔希肯商會統一發出。草莓看了下公佈欄,許多任務都是為商家護航,或是幫忙傳送文件到較遠的城市。

一旦以冒險團的名譽為背書的工作,失敗了便會為冒險團帶來負面的評價,因此駐足在商會外頭的旅行團紛紛在討論該接什麼任務;然而新張貼的任務卻有無數人登記──尋找失蹤的雕像。看在賞金異常高的份上,許多人躍躍欲試。當時護航的冒險團一共有五人,負責看管雕像的法師受到傷害,其他四人在察覺到夥伴受傷時雕像已經被偷走了,沒有人看到兇手。

下手俐落又不拖泥帶水,若不是職業盜賊,肯定是內奸了。

即使不追究真相如何,雕像的價值也足以讓冒險者躍躍欲試──任務本身就值十兩黃金,雕像的價值肯定不凡。

「那位俊俏的小哥,也對這任務有興趣嗎?」在公告欄後靠近角落的柱旁擺了一張桌子,一名年約四十左右的大叔笑著和草莓他們揮手。「有什麼任務想接就來找我登記,我叫派安伯。怎樣,有興趣嗎?就算找不到也無所謂,太多人登記這個任務了。」

一頭金色短髮,笑容溫和,比一般男性稍高一點,高挑卻不顯得瘦弱的身材讓草莓一進商會大門就有許多女性側目;一旁的盜賊銀子則是慣性戴上帽子,並掩上口鼻不讓外人看出他的容貌,只露出一雙深棕色的雙眼,身高比草莓略矮一點。

如果不是盜賊的身分較為敏感,想必已有許多人上前攀談是否願意共同組隊。

「目前這個任務有多少人接?」

「很多,小哥你能看到的冒險團都登記了。這城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看機運吧。」派安伯搔搔下巴的鬍鬚道,「城外有自衛隊顧著。吃我們稅金,自然也不是擺好看的,目前還沒有風吹草動,大家也猜雕像應該還在城內。」

聽他的口氣,看來只要來趟商會的人都會得到相同的情報。

「雕像有多大?」

派安伯嘿嘿笑道,「這麼嘛,就要你接了任務才能告訴你了。」

「路上隨處可見懸賞公告,這不是什麼秘密。」

「沒錯。不過只有登記的冒險團找到雕像時才能給予報酬,否則嘛……」聲音刻意了一下,「加里爾市規定,捉到無端拾獲他人財產者,涉侵佔罪。」

眉頭一皺,「說明並證明來由也同樣?」這什麼規矩?撿到東西歸還還反被告侵占,這城市簡直不可理喻。

「如果你在公諸於世前登記……哈哈,我就不多說了。你也知道商人重契約,與其在得知消息後求償,不如一開始就講好價。對外來者來說一開始挺難接受的,不過所有失主都會在一開始講好價錢,時間一久可能會提高賞金或撤銷,一經撤銷所有物便歸自由人所有。當然先找到東西再來確定這是否有價值的人也不少,但被查到私下佔據失物者可是重罪,知情不報加侵占,罪加一等。」

派安伯指另一面牆,上頭亦貼了許多公告。「那邊登記的就是遺失物明細,怕自己撿了什麼東西出問題就全部都登記一次也無所謂,自然有人會幫你查。」

「真費工夫。」

「哈哈,小哥你說的是。如何,有興趣嗎?登記而已,也不差那點時間。」

「草莓?」

「如果在失物找到前離開城市呢?」草莓雙手抱臂問道,「任務會自動取消還是一直到找到失物為主?」

一般而言接到任務後,在達成前除非雙方解除契約否則仍然有效。銀子瞇眼看了下壓在派安伯手肘下一疊清單,應該許多人在聽到這番言論後紛紛登記下來,作為保障也好。

「原則上是契約會維持到找到或撤銷為止,在出城時自然有自衛隊來盤查你們的行李,如果不想繼續這個任務可以在那時候取消。」

「最後一個問題,倘若拾獲失物的人就是當初搶奪的兇手呢?」

派安伯拍了下桌子,大聲笑道:「問題問得好!這件事會經由城市的審判庭判決,正常來說查到兇手和拾獲者是同一人自然是嚴懲並押到牢裡,但當時負責保護商家的傭兵若沒有積極找尋兇手,並在兇手領走賞金前查出真相,這個傭兵未來三年內將不能在加里爾市內接任何任務。」

「我知道了。那麼需要登記些什麼?」看來無名的傭兵及冒險者很難在這找到工作。草莓和銀子互相看了眼,都察覺出這是商會要求傭兵或冒險者必須留下紀錄,以利他們確定行蹤;同時也怕比較強勢的傭兵團或冒險團反過來命令商會,有白紙字的契約在,在行事上就必須謹慎許多。

「團名、成員、職業和下塌的旅館。雖然我們不屬於正式的冒險者公會,但還是能和鄰近城鎮的公會查證。簽好後會有兩份契約,一份由你自己保管,找到東西後就帶著契約來這裡領賞金。」

草莓看了下契約,確定沒有疑惑後同意簽字。

「Iron Wings──鐵翅膀,出乎我預料的團名。」派安伯唸上頭書寫的團名,比對他眼前一派溫雅的遊俠,「團長史托貝利,職業遊俠;另外兩位分別是盜賊‧銀,以及吟遊詩人‧舒沛。」

「嗯。」

派安伯在兩份契約上蓋上塔希肯商會的章印,其中一份交還給草莓;除此之外又多遞了一份懸賞單。

「這才是正式的任務內容,關於雕像和那天發生的情況都有寫在上頭。如果有新線索也可以來商會領取一定的報酬,想不想獨佔情報就看你們冒險團了。」

草莓瞥了一眼懸賞單,「多謝。」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20-7ef0d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