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6.30 [黑子的籃球][木日]和平不等於安靜
-前-
。手上練筆還沒修完我在幹麻啊(自爆)
。木日的萌點完全來自於15cm身高差啊環抱真是萌死人
。萌到半夜睡不著,於是只好走上爆氣一途了!



[誠凜74]和平不等於安靜


「……」

「喝──黑子你什麼時候在這的?」火神回到場邊休息時又被黑子嚇到。

「我一直都在這。」

「騙人,你剛剛不是和我在場中練習嗎!」仔細瞧的話還能看見黑子在喘氣,火神真覺得黑子是嚇他們嚇成習慣了。

黑子冷靜地看了嘶牙咧嘴的火神一眼,然後轉回他方才注視的方向。

「怎麼了?」

「你看那裡。」

「啥……不就木吉學長和隊長嗎?」火神歪著頭回道,「哪裡奇怪了?」學長們聚在一起討論戰術也不是很特別的光景,有啥好看了?

「你仔細看。」

「有啥好看的啊,不就木吉前輩趴在隊長身上而已嗎,你在大驚小怪什麼?」火神還是不覺得這有啥詭異的,在美國這種場景見怪不怪了,加上他有位作風開放的導師,他反而覺得日本的人過於拘謹。

被火神這樣一說反倒是黑子自己太過鑽牛角尖,但後者十分確定這個畫面哪裡怪怪的。

「不……正因為是木吉學長和日向學長我才這麼說的。」先前的記憶總是會被後來的行為掩蓋,是哪裡被潛移默化了嗎?黑子盯著日向學長像是揹著一支巨大棕熊在後面的場景,隱約感覺到與記憶中出入的違和感在哪。

火神見黑子這麼篤定自己的直覺,只好也跟著加入臆測的行列,但饒是他想破頭也查覺不出哪裡怪怪的。「你想太多了吧,木吉學長和隊長一年級就認識了,感情好也很正常吧。」

「就是這裡不正常。」如同偵探般的口吻道。

「黑子你是不是最近熬夜看推理小說太入迷了?」

「請不要拍我的頭。」伸手揮掉,「你忘記日向學長說木吉學長是怪人嗎?之前還一副唯恐不及的樣子,雖然還是有好好替木吉學長收尾……」想起先前木吉學長鬧烏龍弄丟錢包,搞得全社人仰馬翻的。

「嗯,那又怎麼了?他們集訓時不是睡在一起嗎?哎黑子你想太多了,在我看來學長他們默契很好,你就別管太多了。」

「嗯……」

倏地,他們談話的對象那傳來怒吼聲,再之後是如同毆打沙包般的重擊聲。

「木吉你這笨蛋,你手掌這麼大難道是生好看的嗎?」

「可是日向,如果我剛剛沒有抓著你閃開就會弄髒球鞋了。」黑子和火神看見的便是木吉學長摟著痛揍他的日向隊長,他們的腳邊一攤運動飲料的水漬,從此判斷大概是飲料沒有拿好弄翻了吧。

「要不是你沒頭沒腦地說什麼鬼話我用得著嚇掉飲料嗎!去拿拖把來,笨蛋!」日向一掌拍掉木吉的大手指揮起來。

黑子默默地笑了一下,對還摸不著頭緒的火神解釋道:

「這樣才像學長的日常。」

「……是這樣嗎。」已經放棄爭辯的火神決定回去練習,總之沒有出事就好。


2012.06.3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38-eb0e0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