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01 [黑子的籃球][木日]歸於日常
-前-
。時間點接在《Welcome Back》後
。依舊是練筆作
。清水日常




[誠凜74]歸於日常

顯而易見的,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放學後的訓練依稀還能嗅到殘留在部活中的甜食香氣,當然運動後的汗臭味更快地掩蓋過所有。麗子一雙利眼掃過全場,然後吹響哨聲。

「接下來休息十分鐘,黑子不要裝死,去做伸展操;火神!你如果嫌體力太多就去跑十圈操場再回來──水戶部,麻煩你拿毛巾了。」

木吉站在場邊喘氣,久違的疲倦感使他腳步踉蹌了會,原想再邁開步伐身軀卻不自然地傾斜一邊。

「你是笨蛋嗎,麗子說休息十分鐘再繼續,你是想再受傷不成?」拿著礦泉水和毛巾走來的日向毫不留情地再補踹木吉一腳。

「精神抖擻嘛,好想繼續練習下去。」

「麗子有特別準備你的訓練表,你也知道沒有照作會有什麼下場吧。」日向指著後方依舊氣勢洶洶地指揮眾人的麗子,希望木吉可別住院住到忘記地獄這兩個字怎麼寫。

「哈哈。」

「喂,那是我的。」

「不能喝嗎?」搶了水卻一臉無辜的木吉。

日向扶額,「隨便你。」

接過木吉遞來的水瓶,日向也沒有多想就將剩下的喝光。休息途中木吉就蹲在一邊,兩手交替抓著籃球像在確認些什麼,也許是手感吧,日向心想,有時他也會無意識抱著籃球發呆。不過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像木吉一樣,把籃球當手球抓在掌心把玩。

真視討人厭的優勢。日向皺了下眉頭,木吉突然起身湊近,一雙大手在日向的頭頂拍啊拍的。

「拍啥拍啊你──」

「之前日向來探望我的時候還沒有注意到,但這幾天我發現了卻一直忘記問,日向你該不會──都沒有長高吧?」一本正經地詢問道。如果是還沒被激怒的日向也許還能皮笑肉不笑地無視掉,但開關已經開了一半後,被這麼一說直接切換到ON。

「你這蠢貨!是你太高了──還拍什麼拍!笨蛋你想死嗎!」瞪著原本就比他高上許多的木吉,就連養病這段時間也還在抽高,是有沒有這麼沒天理的?

日向雖然在籃球部中不突出,但比起一般男生已經算高的了。不過站在193公分的木吉旁邊,足足15公分的差距還是讓人可憎所謂天生的優勢。

「剛訓練完日向卻還是好有精神啊。」

「長得高了不起啊都給我去死吧──」

「咦,你不是說這是優點嗎?」

青筋又多一枚,「啊啊啊所以說我最討厭你這傢伙了!」

「我知道啊。」

「那你們應該也知道這種時候我要說什麼吧,親愛的誠凜籃球部隊長日向順平?」從兩人後方出現的麗子像有一道巨大的黑影籠罩,頓時球場都安靜下來。

日向想到可想像的地獄光景而冷靜下來,但已經來不及了。

「身為隊長不以身作則維持秩序還帶頭大吵大鬧起來,日向君你要怎麼重新豎立楷模啊?」右手舉著日向新買的武將甲胄系列織田信長,這已經是麗子折壞後重買的第三支。

「慢、慢著……」

「三倍。」麗子俏皮的尾音彷彿有顆黑色的愛心,隊長完敗後跪在地上,然而她食指一指,「鐵平你也一樣,看在你剛歸隊就兩倍好了!給我先去跑五圈操場再回來練習!」

「……是。」


「該怎麼說呢,木吉學長回來後感覺吵鬧多了。」團體對戰後下場休息的降旗歪頭道,學長組還在球場上比賽,而一年級生則繼續做基礎訓練,連火神和黑子都不例外。

學長組唯一的例外是木吉。麗子拿著另一份訓練表到木吉旁解說道,即使是休息時間也要好好把握,因此通常學長們休息時也是和監督檢討的時候。

「而且火神被擋下的次數也變多了。」以往只有水戶部學長可以擋下他。

「日向隊長開關打開的次數也變多了……」被隊長真心話刺傷的程度也提高了。

「木吉學長的傳球……好難預測。」即使是黑子想要截球也變得很困難,但那股微妙的不確定感卻說不上為什麼。

「這樣不是很有趣嗎。」火神興致勃勃道,之前他是隊上最高的成員,有了木吉以後火神要從他手下搶下籃板球也變得非常困難。

將毛巾蓋在頭上,木吉在麗子說話的間隙發現了擺在椅子上的公仔。

「日向連這個都帶來了啊。」木吉好奇地把玩道。

「喔,這個啊,我有跟你說過。」麗子無輒地嘆了口氣,「是讓日向君紓壓的東西,也是提升他命中率的重要工具。」

畢竟這個壓力訓練是在木吉住院之後才多出來的,麗子雖然有在探病時提到,但木吉過去僅知日向很喜歡這一類的東西,究竟是怎麼發揮「功效」的他還不大清楚。

「是類似護身符那樣嗎?」

「可不止這麼簡單。」

「嗯?」

麗子拿出她一直在紀錄的得分表在木吉面前攤開,不僅有過去練習、比賽的得分,有些連投籃的時間都有記錄下來。

「自從誠凜失去籃下的優勢後,日向君跑來問我說怎麼樣才能在危及的時候維持同樣的命中率,於是我提出了要是達不到標準就折斷他心愛的公仔作為懲戒──不管是練習或比賽。日向君答應了喔。」麗子笑瞇瞇說道。

當然紀錄簿上的數字計算出的命中率愈來愈高,背後隱藏的都是日向痛失心愛武將的血淚。

──去死吧伊月,再吵就讓你下場。從球場上傳來的聲音簡單明瞭地告訴木吉這個訓練帶來的副作用。木吉傻愣過後笑了出聲,視野轉回球場。

「難怪日向變得那麼恐怖。」

「啊啊,重要時刻可是很可靠呢,畢竟他可是隊長啊。」

木吉揚起欣慰的笑容,「我果然沒選錯人呢。」


***


不出他所料,那個笨蛋果然在這。

日向一臉又來了的表情,本想裝作沒看到快步離去,不過木吉已經發現他並快步把人拖到球場上。

「日向來陪我練習一下吧。」

「不──要──今天訓練量是平常的三倍,全身痠的要死,放手我要回去了。」掙扎了一下後未果,日向只好等木吉鬆手在趁機逃跑。

無奈怎麼等木吉就是不打算放人。

「我已經很久沒有站在場上打籃球了,賠我比一場就好。」

「我說……能正面檔下你的只有火神吧,你一個中鋒是刻意來刺激我的嗎?」得分後衛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占盡身體優勢,光堵在他前面就讓他難以施展身手的傢伙。

「嗯,試著突破防守投籃不是很基本的訓練嗎?」

「嘎──煩死了,等等你可別求饒啊!」光盯著木吉那張雀躍的臉他就一股不服輸的怒氣上來。


終了。

地上的正字還是木吉得到的比較多,但衡量兩人站的位置和日向整套制服和皮鞋,這場勝負也不大能算數。

日向疲倦地直接坐在地上,一身制服被汗水弄得濕漉漉的。

「切……」

「日向的投球範圍愈來愈廣了,防守起來也很吃力啊。」木吉將礦泉水遞給日向,後者瞇了下眼,連同毛巾一同奪走。

「廢話,不變強怎麼行,邁向全國第一的途中多的是可怕的傢伙。」

「也是呢。」

木吉坐在日向身後,伸了個大懶腰後便直接躺倒。

「喂重死了,滾一邊去。」被壓得整個人都快趴下去,日向只得挺起身壓制住全身放鬆的木吉。

「我已經動不了了,借我靠一下吧。」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收回壓下的力量讓日向可以坐起身來。「日向已經變成非常強的隊長了,我也要更努力才行。」

「你這不是廢話嗎,給我努力追上來,否則就斃了你。」日向像在報復似地用力往後躺,不過只讓木吉稍微前傾,試了幾次後他也跟個鬆懈下來靠在木吉的背上。

「哈哈哈,現在只要讓日向認真起來就能聽到真心話呢,學弟們都說這時的日向很恐怖喔。」

「啥?」

「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呢,日向。」頭往後仰倚在日向的肩膀上,感覺到後者身體一顫,卻也沒有狠心推開他。

那具肩膀已經足以扛起誠凜的一切,僅管他中途離席了日向還是揹著所有走下去,難以想像一年前後者曾想要放棄籃球。

與之相比他還能做些什麼呢……看著自己的手掌,木吉若有所思地安靜起來,換得他身後的人一臉不滿。

起了話頭又說了莫名奇妙的話──日向嘶牙咧嘴地拍打靠在他肩膀的腦袋。

「誰沒變了啊,笨蛋。可不能像一年前那麼軟弱了,今年的誠凜可是很強的。」

「哈哈哈,說的也是。」

你才是沒變的傢伙,還是一樣莫名奇妙。日向忍住想吐嘈的話,但還是忍住了。

木吉溫和地笑著,如同過去一樣溫煦給人放心的笑顏,這種盈滿整個心胸的暖意讓他極為放鬆地靠在日向身上。

「我肚子餓了,日向晚上要吃什麼?」

「你肚子餓關我什麼事?休息夠了沒有,我要回去了。」打算拍拍褲管起身,但木吉卻還摟著他的肩膀不打算起來的樣子。

木吉望著遠方,「夕陽好漂亮……我們去吃月見烏龍麵好了,我也好久沒吃了。」忽然就拉人起身準備行動。

「你想吃幹麻拉著我,喂,木吉你這笨蛋──」


2012.06.29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39-9cd8861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