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08 [黑子的籃球][木日]視覺失焦
[誠凜74]視覺失焦


一掌自手臂的前端掃下,掌心與籃球接觸時發出的巨響及著地時的不自然聲音震得其他的球員一個踉蹌。

「日向──」

「日向君!」

「隊長──」

日向越過防守正要投球時被突然從他側邊冒出的火神一掌蓋下,因為兩人距離過近加上收勢不及,日向著地時被火神彈到一旁。

「只是擦傷而已,沒事。」日向一邊扭動自己的手腕一邊安撫從場邊跑來的隊員們。

「抱歉,前輩。」火神搔搔頭,伸出手將日向從地上拉起。

「一點運動事故而已,是說……」日向瞇眼四處探看,然後被視野下方冒出的人嚇了一跳。

「日向學長的眼鏡。」黑子靜靜地找回日向掉落的眼鏡。

「喔,謝……」

甫從黑子手中拿回時,鏡片便從無框的鏡架中脫落。

「前、前輩……」火神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日向,後者只是愣了一下,倒沒有火神預料中的拳頭襲來。

「笨蛋,這種事情常有的吧,瞧你們窮緊張的。」日向呼了口氣道。戴眼鏡上場打球本來就有一定的風險,這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不過近視的人沒有眼鏡不就跟盲人一樣嗎?」

「白痴,還是有差好不好。」

木吉慎重地搭住日向的肩膀,伸手比了個數字,「日向你看的見嗎?」

日向不悅地瞇細眼,然後用力地往木吉揍了一拳,「笨蛋,我是近視不是瞎了,眼鏡壞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火神你要是這麼在意的話,今天你的訓練課程就改成從這跑到車站附近的眼鏡行,眼鏡拿去。」

毫不客氣地將學弟當跑腿使喚,但火神也乖乖答應了。

「麗子,之前打掃的時候我好像把備用眼鏡帶回家了,不確定有沒有放在教室,今天我的訓練要先PASS了。」

「我知道了。」

「喂,還愣在那裡做什麼?快回去練習。」日向對著還圍繞在附近的人大聲喝道,一如往常地精神也讓人稍稍放下心來。

麗子點頭,「不過日向君你不是近視很深嗎,你可以看多遠?」

「看多遠……」日向不知道該怎麼和視力良好的人解釋他看到的光景,「就現在的距離,五官、校徽、鞋子我通通看不見,嘛,如果回家的話應該還不是問題吧。」

「不行,日向,那樣太危險了。」

「我贊成。」麗子雙手環臂道,「讓木吉送你回去吧,反正你們都一塊回去。」

「喂、我說我可以……」還來不及說完,木吉已經拽著日向的手準備離去。

「那我先帶日向回家了。」

「我看得見!喂,木吉放開我──」


***


手扠在口袋,時而雙手抱臂。

日向一臉不耐煩地站在門口等木吉幫他拿書包,因為更衣室的櫃子裡擺了新佈置好的長篠之戰背景,不得不承認他現在很容易失手破壞,只得讓木吉替他拿要帶回家的東西。

「久等了。」

「慢死了!」

「因為多買了這個,從剛剛日向都還沒補充水分,應該很渴吧。」特地繞道自動量販機那買了運動飲料,不過日向似乎沒有發現的樣子。

「切……謝了。」不自然地哼了聲,在大口喝光前才悄聲道謝。

畢竟是每天走慣了的路線,不仔細看也不可能走錯。日向心想。然而身體力行起來才發現事與願違,熟悉的事物都變得難以捉摸,模糊的視野讓每一步都充滿了不確定性,而失去距離感令日向覺得一旁的木吉比往常都來得高大。

儘管如此日向還是維持著平常的步伐行走,也就沒發現木吉不著痕跡地引導日向走在比較寬敞的地方。

身體自動記住階梯的高度,也清楚還需要多久的時間可以到達視野看見的標的物。日向逐漸適應這種知覺落差,然而失去眼鏡後便會開始注意原本理所當然的事情,默默地數起階梯數,測量自己和其他事物的距離。

微妙的昏眩感不斷在視野及腦海中縈繞,日向不自覺地皺起眉頭,感覺又更煩躁了。

「日向你走太快了。」

「是你太慢了。」日向沒好氣地回道,不過木吉一雙大手卻阻止他繼續前進。

「反正我們也不趕時間,就慢慢回去吧。」牽著日向的手溫煦的笑著。日向沒戴眼鏡也能想像到木吉的表情,而這樣的小心翼翼及現在自身的處境卻讓日向聯想到:

「導盲犬……嗎?」

「咦?」

「沒什麼。」默默地抽回自己的手,假裝不在意木吉刻意放緩的腳步前進。

雖說還沒到真正的夜晚,但街上不少廣告招牌紛紛亮起了霓虹燈,那些照明在日向眼中都變成一團團的光圈,五顏六色的,幾乎佔滿他能見的所有光彩。

木吉瞥向手插在口袋的日向,臉上的表情就像一年級他慫恿日向加入籃球部一樣的不耐煩,腳步也不像一開始那樣踏實;等待紅綠燈時,一雙眼像對不到焦距,眼睛瞇到只剩一條線。

他笑了笑,不著痕跡地將日向拉到隊伍的外圍好減少他與人對視的機會。

「不過日向,為什麼不戴隱形眼鏡呢?」木吉像在閒聊似地問道。

「麻煩,而且我討厭隱形眼鏡。」日向解釋道,「國中伊月就問過同樣的問題,我也嘗試過了,但就是用不來。」

「這樣啊。」

「……笨蛋,你靠那麼近做什麼?」日向瞠圓眼,反射便一掌要推開木吉。

「所以說要多近才看得清楚?」捉住日向的雙腕,木吉的表情在眼前放大,大到日向只能捕捉木吉淺棕色的雙瞳,盈滿了他平日吐嘈的那過分天然脫線的認真。

「──太近了!大笨蛋。」

「所以說要這麼近日向才看得見我的表情嗎?日向你真的近視好深。」

「輪不到你來說!話說回來你抓著我的手幹麻,放開。」盡全力也無法從木吉的雙掌下掙脫,整個手腕都被包覆在木吉的掌心中,而籠罩在木吉身影下更加深了體型差的弱勢。

即便木吉沒有那個意思,這樣的心情在日向心中苦惱地傳開,參雜氣憤而轉化成屈辱。

「就算是去泡溫泉日向也戴著眼鏡,像這樣還是第一次,覺得很新鮮。」木吉笑瞇瞇解釋道,但他的笑容在日向看來卻是欠揍無比。

「笨蛋,睡覺時不就拔下來了嗎,有什麼好看的。看夠可以放手了沒?」在力氣及握力上從沒贏過木吉的日向衡量現在他們還站在街上,平常是沒什麼人會經過這裡,但看不見其他人不代表其他人看不見他們,日向選擇短暫妥協讓木吉趕快說完放手,要不然他只好一腳用力踩下去了。

「沒有眼鏡這麼焦躁嗎,一直皺著眉頭?」拇指輕輕地在日向眉間按揉,後者只因驚訝而稍微鬆開了那麼一瞬。

「是瞇眼!笨蛋,那是反射動作,瞇眼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但焦躁的成分也佔了不少,而現在引起他焦躁的原因不外乎是木吉的舉動。

追根究底讓這傢伙陪自己回去根本就是錯誤!雙手終於重獲自由的日向巴了木吉一掌,旋身氣呼呼地便要往自己的家跑回去。

「我家快到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那麼,晚安。」

「──!」

木吉一手按住日向的肩膀向自己拉,另支手順勢捧住他的臉頰往上帶,嘴唇輕巧地落在他的眼角。日向再度吃驚地瞠圓眼,僵住的身軀讓木吉毫無窒礙地奪取下一秒會迸出大吼的雙唇。

輕微地,在日向的心頭上撩撥成一道兇猛的火源。

「你這笨蛋──做什麼啊你!」憑著本能將書包準確無誤地砸在木吉頭上。

「偷襲毫無防備的日向。」說得正氣凜然,「這樣的機會很難得呢。原本想把這樣的日向帶回自己家,但沒有眼鏡日向會很困擾,明天麗子也會大發雷霆。」

滿腹想說的髒話哽在喉嚨,憤怒的灼熱感像燒掉他的所有話語,轉變成純粹的動力──身體上的。

「去死吧,笨蛋!」往木吉的肚腹痛毆,然而失去焦距連著拳頭都偏了力道,木吉自知挨這一記很可能明天換他不能練習,閃躲後便退離日向一大步。

「明天見~」

「等我拿到眼鏡一定會狠狠揍你一頓……」咬牙切齒地宣布道。

耳根子不知是氣紅或是其他因素,木吉揚著過分燦爛的笑意瞅著日向的背影,直到他怒意難扼地甩上家門後才轉身離去。


***


「今天的日向前輩好像一來開關就打開了呢。」黑子看著已經連續拿下十五分的日向如此說道。

「我也有同感。」

幸好只掉鏡片,火神衝去眼鏡行修理時老闆說一下子便能修好。今天一大早他便拿去日向的教室將修好的眼鏡歸還,這期間日向還是一如往常。

直到訓練時木吉前輩一出現,日向學長的三分球便勢如破竹地搶下好幾分。

「可能是昨天沒訓練到今天想要補回來吧?」火神猜測道。

「嗯……」黑子持保留態度。

伊月也來到一旁,「日向啊,大概是昨天木吉又惹他生氣了吧,今天一整天都這樣。」司空見慣的口吻。

「感覺日向前輩一直拿木吉前輩沒轍呢。」黑子就自己的觀點道,「不過大家也拿木吉學長沒轍就是了。」相比之下,日向前輩至少比較跟得上木吉前輩的思考邏輯。

「因為木吉那傢伙剛好是日向棘手的類型,不管他們就好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嘛。」

就在伊月做下結論時,場中便爆出日向冒火的聲音。

「我昨天說我一定會狠狠揍你一頓……看來你是很想要現在就被我揍嘛,吭──」

「原來日向在忍耐嗎?」惹人發怒的震驚語氣。

「麗子我可以把這傢伙揍到住院三天嗎?」

「不──行──」

木吉哈哈笑著搭在日向肩膀上,後者顯然已經氣到無力,駝著背把趴在後頭的木吉甩到一邊,然後洩恨似地踩他一腳。

火神等人盯著已經變成日常一部分的互動,二年級生是早就習慣了,一年級生也從聽到怒吼會嚇到轉變成「哈哈前輩們又來了」的親切感。

黑子發現黑子二號在門口的地方等他,在回顧吵個不停卻還是一直在交談的木吉及日向兩位學長,落下了倘若當事人聽見肯定會火冒三丈的譬喻。

「木吉前輩如果是犬派,日向前輩肯定是貓派的了。」

「你說什麼啊,日向前輩不是本來就比較喜歡貓嗎?」

火神聽見黑子的喃喃自語疑惑道,但黑子卻搖搖頭一副不打算多解釋的表情。

「連狗狗都不喜歡的火神君是不會了解的。」

「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2012.07.07 Fin

難得喜歡上眼鏡角,不能免俗的要來一篇眼鏡梗!
不過這大好機會(對木吉而言)卻沒有真的吃抹乾淨實在讓我很殘念(扼腕)

有天然黑和犬屬性的木吉和碰上前者很容易炸毛的日向,個性矛盾卻感情深厚……這要人怎麼不萌!!
只是很容易變成家暴組啊怎麼回事……(但認真起來日向肯定是壓倒性不利!!!←重點)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0-3f2ebb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