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11 [黑子的籃球][木日]振作
-前-
接於誠凜v.s陽泉後。
原本在腦中只是個畫面,以為不會寫成文結果還是在噗浪上……(ry
修一修後也可以破千,這怨念實在是(捶地)
在我心中日向是個非常man又有擔當的受,木吉則是連撒嬌都像大型犬一樣可愛的攻啊!

木日夫婦不是只有木吉撐起一片天啊!!!!!日向隊長是很男前的啊啊啊──(高呼)

那麼以下↓


[誠凜74]振作


──不甘心啊……

那股屈辱即使在隊友的打氣和支持下仍隱隱刺痛所謂的自尊,當然他的身高優勢對其他中鋒來說也許是相同的也說不定。

但如此被打擊……木吉深呼吸一口氣,想將無謂的懊惱束之高閣,卻怎麼也難以忘懷被打擊的體無完膚時的挫敗感。

「笨蛋,還待在部活做什麼?要鎖門了。」日向催促道。練習結束後只剩他還留在場中投球,自然也是由他來鎖門。

「日向還沒回去啊?」又是那副眉開眼笑的的臉。

日向挑起一邊眉毛,忽視木吉臉上過於洋溢的笑容。

「我才想問你,檢討陽泉那場賽事的時候你就有點不對勁,又再胡思亂想什麼?」

木吉傻愣地笑了下,「被看出來了?」

「就說你是笨──蛋──一看就知道了。」沒好氣地冷哼道。

被戳破也不尷尬。木吉搔了下臉頰苦笑道:

「從國中之後這是第三次這麼不甘心呢。」

日向偏頭睨著木吉,對於他說的三次哪些內心大概有個底。

「然後呢?」

這樣的回應對其他人來說肯定很冷漠吧──日向捫心自問。自從接下隊長一職後,隊員的心理狀況他多少也放在心上,其他人他也許會好生安慰或厲言振奮,但對木吉卻不同。

或者說,正因為是木吉他的態度才顯得冷漠。

不是心有戚戚,也不是安慰。聯想一下木吉在對戰陽泉時的情形就能猜到了,那股湧上心頭仍讓人咬牙不甘的苦悶,是多少隊友安慰也無法平撫的心情。

木吉現在懊惱的,與他當年幾乎要放棄籃球是一樣的。

被撕開了瘡疤,也只能讓它自然痊癒,康復與否完全取決於自己。

所以日向才會這麼回問。

木吉仍揚著淺淺的笑意,眉間卻皺了起來。

「那時候日向很緊張地跑過來呢,我好開心。」木吉湊到日向前面伸長手將他摟到自己胸懷,後者遲疑了下,倒沒有發怒推開。

「那種情況下你還在想這有的沒的?」

「因為差一點點,就想這麼放棄了……」頭輕輕地靠在日向肩膀。

礙於自尊,對誰也不能訴說的軟弱話在木吉口中伴隨著淺淺的嘆息流洩出聲。日向看不見擺放在自己腰後的大手握成拳,幾乎整個人都被摟在懷裡,卻感覺不到那木吉帶給人一貫的安心感。

日向原本張開的手慢慢收攏。那天也是這樣,從紫原手上接過木吉時他也是悄悄地隱去自己的神情,不讓其他成員看見自己挫敗不甘、卻一句反駁也說不出的表情。

日向拍拍木吉的背脊,比自己高大許多的身軀卻在此時讓人輕易地感受到脆弱的一面。

──但說到底他們也不過是高二的學生罷了。即使長得在高大也還只是個孩子。

對挫折會傷心流淚,但同時他們也擁有逆境中成長的無限可能性。

木吉忍不住收緊環抱在日向腰上的手,彷彿大孩子似地尋求安慰。

日向嘆了口氣,將視線調向天花板。

「跌倒了就給我站起來!你喜歡籃球不是嗎?喜歡到無法放棄才會有現在的誠凜,再說這種喪氣話我就要揍你了。」

木吉蹭了蹭日向的頸窩邊,彷彿得到某種滿足似地低喃:

「有日向在真令人放心啊……」

「笨──蛋──讓人不放心的隊長要怎麼領導其他隊員?」日向沒好氣道,「好好振作起來還不夠,要比之前更強,我們可不是去郊遊的。」

「那是當然的。」


日向鬆開手,往木吉的後腦杓拍下去。「熱死了,一身汗虧你還抱這麼久,我要回去了,你還想留下來就給你鎖門。」

「我和你一起回去。」欣喜的口氣,「前幾天我發現新開的店家,日向陪我去逛逛吧。」

「吭?才不要,我要回家。」

「一個人只限購兩個,和日向一起去的話我還能買回去給奶奶他們,就陪我走這趟嘛。」

「煩死了!要去就快點──」挨不過騷擾,日向忍不住罵道,「交換條件,你要請客!浪費我這麼多時間還要我當人頭買東西,你別太得寸進尺啊!」

接下日向不怎麼用力揮來的拳頭,他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

「日向想吃什麼呢?」

「哪知道啊,笨蛋。」


2012.07.11 Fin

蘇沛大你好
看了幾天木日忍不住來搭訕了
蘇沛家的木日夫妻真的好棒ヽ(●´∀`●)ノ
就是這種互相支撐彼此的地方讓人心動的不能自己
2012.07.11 21:05 | URL | ninety-nine | 編輯
同好歡迎wwwww
木日夫婦就是互相扶持對方這點讓人蠢蠢欲動(?),寫起來有種莫名老夫老妻的感覺XDD
2012.07.12 09:50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1-ef1da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