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19 [黑子的籃球][木日]俏護士與男友上衣
。木日夫婦的日常
。標題詐欺
。日向マジ男前




[誠凜74]俏護士與男友上衣


「打掃過後就是不一樣啊。」日向感嘆道。

打掃除後的部活看起來整齊明亮,汗臭味也因為通風變得良好減淡許多,用不到的雜物也被監督一把火燒掉。日向打開自己的櫃子,暗忖是不是要趁最近休息時間換一下櫃子裡的佈景。

「哈哈,不過也整理出很多有趣的東西呢。」木吉打開櫃子,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一樣東西,「來,給你。」

「什麼?」

「日向不是一直想看這本漫畫嗎?我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是之前他們一直湊不齊的漫畫。

日向收下那本漫畫,然後抬頭瞅著木吉。

「……在說謝謝之前我有件事情問你,那個櫃子──該不會從去年你就沒整理吧?」指向不久前還長滿黴菌的櫃子,日向的記憶也因大掃除而冒出了許多原本忘記的事。

去年部活還只有他們幾個,所以一個人霸佔兩三個櫃子也是正常的。是今年加入了一年級生才明確地將櫃子分開來,所以木吉歸來時他才沒注意到這件事。

木吉歪頭思考,「好像是耶。」

「你這笨蛋!」

「哈哈。」

日向扶額嘆息,隨後想到什麼又一臉不爽地指著木吉,「所以說那本什麼巨乳護士的A刊也是你這傢伙的?」

「咦?」

「之前我們早就整理過了,有人偷藏也不可能藏在那個櫃子!好傢伙原來就是你害我們被監督痛揍……」細細的磨牙聲從日向勉強還能維持笑容的嘴角冒出。

木吉雙手搭在日向肩膀上,一本正經地回想。

「你這麼說我好像想起來了,但那不是我的。」

「吭?」

「是別人送我的。」

日向幾乎是用盡吞嚥的力氣才忍住痛毆木吉的衝動,稍早對戰霧崎第一的傷都還沒好,他如果揍下去光是監督那一關他就過不了。

「大笨蛋──那不是一樣嗎!」

「我不記得是誰送的了。」說著不知道是包庇犯人還是真的忘記的理由,「印象中是我要住院之前有人塞給我的,不過我一直都放在櫃子忘記帶去。」

「護士play什麼的給我去死吧──」

「痛唔……日向尼僕要爭漆……」臉被日向用力地往兩邊捏,痛得他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哪能不生氣啊笨蛋!」

「可是我記得日向你也很喜歡巨……」被迫消音。

「廢話!男人怎麼可能沒興趣!」日向雙手插腰承認道,即使木吉想多說什麼辯白也被他的氣勢壓倒,「我生氣的是你居然放在櫃子!放到長灰還被監督發現,下場最慘是我你說我能不生氣嗎?」

木吉的回應是呆愣地回望日向。

「真是的下次想看這種東西不要帶到部活來,你又不是不知道監督在乎這個。」說得很體貼但到頭來也是被鐵拳痛毆多次而銘刻於心。

「說到麗子,有一次她帶了水果來探望我。」木吉邊整理東西笑道,「剛好隔壁床的爺爺剛復健回來,看到蘋果就問著我說『探病削兔子蘋果不是慣例嗎』?」

日向一臉料到下場的表情接續道:「所以監督不服輸削了蘋果結果弄得像命案現場?」

因為日向留下來自主訓練所以最後一個走,木吉則是太久沒來學校,先是去教師辦公室一趟才又晃過來。也虧現在都沒有其他人在,否則如果被聽到傳到麗子耳中又免不了一頓飽拳。

「哈哈,好險是在醫院呢。」

「也是呢。」被加了奇怪的營養劑還能馬上就醫。

「日向也不會作飯的樣子。」

「完全不會!」鏗鏘有力。

「我也一般般。之後我和爺爺說我們隊裡的人每次特訓都會發生食物中毒,結果爺爺一臉神秘兮兮地靠過來……」木吉說著也提著收好的包包湊近日向,模仿當時對方的口氣,「『不會沒關係,只要穿著粉紅護士服和吊帶襪來探病就好了』。日向你為什麼嘆氣?」

「你到底住院期間都學了什麼怪東西……」雖說會對這種事情興奮也是高中男子的通病,但套在與情色話題絕緣的木吉身上只感覺到奇妙的違和感。

不,與其說是絕緣不如說拿捏不到他究竟是認真還是說笑,讓人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

「哈哈哈,麗子我不敢想像,日向我想像不到呢。」

「去死,想像個屁啊。」那畫面能看嗎?

「因為爺爺們說得興致高昂,所以我很好奇護士服有什麼特別讓人興奮的地方嗎?日向你也喜歡嗎,護士服?」

透過薄薄的鏡片,死透的眼神毫無窒礙地傳達給木吉此刻日向已經失去想揍他或附和之類的回應。

「你是笨蛋嗎,每天都有護士到你們病房,開不開心要問你們吧!」把人推開快快換掉運動服,日向想在自己不小心犯下部活殺人案件之前離開學校。

「可是他們不是穿粉紅色的。」

「重點根本不是粉紅色吧!」

「吊帶襪?」

「你是存心找碴嗎──」迅速換回制服,日向俐落地抄起包包關上櫃子。

就在日向決定結束這個無聊的話題閃人時,抬眼便被木吉一本正經盯著他看弄得渾身冷汗,過去不管是讓人噴飯還是無力的舉動都是從這個表情開始,所以日向乾脆地撇頭無視──但事與願違。

「日向。」

「我不知道然後我要回家了你要鎖門鑰匙就給你不想鎖門也不想走的話你就睡在這吧再見。」一口氣說完。

木吉的大手及握力在此時發揮驚人的優勢,日向只邁開一步就被拽回前者身邊。

「比起護士服日向還是穿正式選手的隊服我會比較興奮耶,啊,爺爺有說過什麼時下很流行的男朋友上衣,嗯,還是襯衫?日向你要不唔噗──」

Critical hit!木吉遭受到包包擊中顏面。

「看來你很想死在部活嘛啊吭──」敢拿他想像是打算和閻王老子打交道就是了?

「好痛……」

「哼。」



一方面作為惹怒日向的賠罪,另方面肚子也餓了,木吉和日向兩人到學校附近的速食店用餐。

本著這只是餐前點心兩人並沒有像火神點那麼多。日向餘慍未消地咬著大杯可樂的吸管,搶走木吉正要咬下去的雞塊。

「還在生氣?」

「啊啊,連殺了你的心情都有了。」日向翻白眼道。

木吉無輒地笑了下改吃起薯條。

「日向你有找到相片嗎?」

「……又是你這個笨蛋啊。」肩膀垮了下來,日向對不解的木吉解釋道,「之前火神他們翻到去年的照片,原來是你的。」

「太好了,我一直找找不到,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呢。」唇邊漾著淺淺的笑意,表情是極為珍惜的神情。

日向手撐在桌面,另支手往木吉的額頭彈了一下,「笨蛋,我剛上高一的時候明明就沒有拍照,你怎麼會有?」金髮黑歷史時期的樣貌到現在還是會被伊月和麗子取笑,現在連火神和黑子都看過了。

「伊月給我的。」

「那個混帳……」皺眉咬著吸管磨牙。

木吉歪了一邊眉毛淡笑,見日向不耐煩地碎唸著明天去學校要揍伊月一頓。雖然當時他們都說金髮的日向和現在的他相差甚遠,但木吉怎麼看來都一樣,倔傲和不服輸的個性從來沒有自日向身上抽離。

「欸,日向那時候的頭髮是假的嗎?」

「啥?當然是真的。」

日向疑惑地回望木吉,後者突然伸長手搔了下他額頭的碎髮;前者瞠圓眼愣了半晌才拍掉木吉的手。

「搞啥啊──」

「我只是突然想到,高一的日向頭髮那麼長──也就是說國三的時候就開始當不良少年嗎?」不良少年一詞的說法來自於伊月,木吉本人倒是不覺得日向哪理不良,頂多就毒舌了點,好幾次說要翹課結果也沒翹。

日向臉上的青筋清楚可見。「笨蛋嗎你?留長頭髮就得是不良嗎?」

「真想看看國三的日向呢。」陷入幻想的木吉巧妙地無視掉瀕臨發怒的日向,但發言只是將後者推向更火大的階段。

「有啥好看的,混帳,喂!聽我說話!」

「很好奇啊,現在日向都把頭髮剪得短短的。」

剪短過後就懶得留長──這是許多一口氣剪掉長髮的人常有的理由,日向的原因也差不多,加上短一點比較清爽也不刺眼,從高一那次覺悟後剪短就再也沒留超過當時的長度。

兩人吃完速食後回家路上,木吉一直好奇的盯著他看,瞧得日向全身發毛;前車之鑑在前,日向一直到距離家的不遠處才忍不住破口大罵。

「你是看夠了沒有!」一停下來,木吉似乎嫌用看得還不夠,一支手便往日向的頭髮摸。身高的差距讓日向只能抬眼狠瞪。

「我只是在想最近要不要再來合照一次,我們已經是二年級了呢。」很快他們就會升到三年級,屆時木吉真的得回醫院專心做復健了。

日向沒好氣地拍木吉一掌,「想合照就直說不要趴在我身上!到時候我們還要拍下得到全國冠軍的紀念照,放大錶框讓你帶去復健!」

「哈哈,我會跟爺爺他們炫耀我有一群最棒的夥伴。」

「還用得著你說嗎。」

「那時候日向考慮穿一下男……」尚來不及將請求說出口就被手刀勒令消音。

「閉嘴!滾回去──」



2012.07.17 Fin

-後-
我懷疑木吉隔壁病床可能是全藏或是阿銀(咦?)

真想挑戰一下日向穿男友上衣的梗……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2-dc537df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