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22 [黑子的籃球][木日]犯罪的健康運動
。這是健康的發洩方式
。但因為是BL所以放一下R15(?)
。木日夫婦最高!
。男人的浪漫就是女朋友穿著自己的上衣啊哈啊哈啊哈(被揍拖走




[誠凜74]犯罪的健康運動


「……要不然我來幫你吧。」

「什、唔嗯……木吉你──」

手臂禁錮了想退後的身體,緊接著是撫摸。日向倒抽一口氣想要阻止木吉的動作,本來就已經有點感覺的身體選擇順應本能,湧起的快感讓日向不得不憎所謂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這件事。


***


二十五分鐘前。

木吉和日向從部活裡搬了一整箱關於各校比賽的DVD,原本打算在學校看完再回家,結果除了監督以外的其他人也來了。

因此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一張肯定會被監督折斷燒掉碎屍萬段的謎片被混在裡頭,讓打算回去繼續看的木吉翻個正著,日向便在毫無防備地到木吉房間時一開門便是兒童不宜的聲響。

「我說你啊……」愣了一下後日向到木吉旁邊,啪地拍了下桌子,「這片借我我要回家看。」

木吉坐在椅子上歪著頭疑問道,「為什麼要借回去?」

「笨蛋,難不成要和你在這看?」

木吉一臉「難道不行嗎」的表情,日向眼鏡下的雙眼都瞪到瞳孔放大,思考了三秒後後者決定回家。

「你慢慢看吧,我要回去了。」拿起放在地上的包包。

「欸欸日向不看嗎?」

「為什麼非得要和你一起看啊!喂,放開我──」被拽著回房,日向氣沖沖地望向不知道是興致還是性致的木吉,根本感覺不出來他對這種東西感興趣。

「因為日向很喜歡的樣子,我也有點好奇。」按下播放鍵。

日向不爽地被木吉拉到他的椅子上坐下,木吉自己則拉了另外椅子。但不得不說片中的女主角身材真好……日向碎唸的時候還是先毆了木吉一拳,然後將視窗拉成全螢幕。

只能說這是所有高中男生的通病。日向在猶豫到底該開擴音還是戴耳機時,木吉已經遞來一副耳機。


再之後──

再之後的之後──

男人在興奮時會有的必然反應,按理說是不需要害羞的。

起床的時候會、有時後比賽太興奮會、打球打得正興頭時也會,總之這種說出來會讓女孩子羞得賞一個巴掌過來的事情對男子高中生都是正常的。

日向在爽爽地看完片子後拿下耳機,關掉影片的同時木吉便將下巴靠在日向肩膀,一本正經地說明:

「勃起了喔。」

「!$#%&……」猛然有種興奮過後突然被自己家老媽發現昨晚夢遺的那種感覺。日向嘶牙咧嘴地瞪著木吉,耳根子有些紅。「囉唆,身體本能啊吭──」

「可是沒有發洩很難過吧?」一副過來人的樣子,這讓很想去廁所的日向更為光火。

「吵死了!」

發現木吉沒什麼異樣,這個落差令日向除了不爽以外還多了點羞惱。

木吉皺了一邊眉毛,嘴角彎得弧度愈來愈大,直到日向一手握緊拳頭,準備揍人後走人時──

「……要不然我來幫你吧。」


***


對方替自己打手槍這種羞恥到不行的事情,早就篡了他黑歷史TOP1的金髮時代的位置。

頭抵在對方寬闊的肩膀,喉間傳來咕嚕嚕壓抑的呻吟。

「…嗯哈……哈…」屈膝跪在床上,爲了遮掩自己的表情而選擇把臉埋在木吉頸窩邊,殊不知這只是讓自己壓抑不了的喘息毫無保留地傳到木吉耳裡。

同樣是在自慰,但失去的自主權後的不安讓情緒更為緊繃,日向的肩膀因為木吉的手摸到根部時顫了顫,想從木吉身前逃脫,後者另支手便摟著他的腰往自己懷裡帶。

「咳哈…唔,你給我適…可而止……」指尖使勁地捏住木吉的臂膀,這種身不由己地快感讓日向感到有些恐懼,「停下……來…」

「但日向很舒服不是嗎?」抬首,日向便伸手遮住他的雙眼。

「閉嘴!」

「這種時候應該要誠實面對自己啊。」大手稍微加重套弄的力道,同樣身為男人,木吉當然知道怎麼樣的撫摸最有感覺。「……我也一樣喔。」

「什麼……?」遮住木吉的手被移往下方,日向反應過來時倒吸了一口氣。

「日向……」細細的薄汗從頰邊滑下。木吉捧著日向的臉,那雙眼瞠圓盈滿了不可置信,他帶著些微的歉意和更多寵溺意味的笑,「日向日向日向……」

「不要喊我的名字!」語調太過溫柔,會有種對方是情人的錯覺。明明只是在排解生理需求而已,升起的曖昧氣氛讓日向感到侷促,然而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讓人無法掌控這股失控。

在理智重新擺佈軀體之前,日向頭抵在木吉胸口,後者則將臉靠在日向頸窩,能感覺到彼此粗重的喘息卻看不到暈紅的臉,像是這樣就能將超界的曖昧悄悄藏起。沒停下過手的套弄,細微的摩擦都能感覺到對方輕微地打著哆嗦。

「日向……」木吉看著胸前不想抬頭的日向,從有些凌亂的衣服領口瞥見頸後那一小塊的肌膚。稍稍地低了下頭,舌尖舔過日向的右耳耳殼,極為溫柔地,令發顫的日向的低吟脫口而出。

「你……」羞赧的臉暴露在木吉眼下,兩人的臉都有些紅,似乎有點手足無措現在的反應。

啊啊,終於看見日向的臉了……木吉悄聲呢喃,一手捏著日向下頜,不讓他再轉移視線。然後再彎下一點,張口貼上因為錯愕還來不及闔上的雙唇,同時加重給予刺激,直到日向發出難耐的粗喘。

「抱歉日向,情不自禁就……」手心一片黏搭搭的液體,而自己的卻是留在對方的肚腹。

發洩過後的滿足與被親吻的打擊不知哪邊更重些,日向一面喘息,看著自己的衣服上沾了木吉的體液,褲子也褪了一半,明明都可以全裸一起去泡湯,此刻衣衫半解的狀態卻眼神反而不知往哪擺。

「日向……生氣了嗎?」湊到對方頰邊,原本沒在在意的氣味瀰漫在鼻尖。日向皺了下眉毛,抬首便是狠狠一瞪──耳根子還有些紅的。

「你只要閉嘴就好了!」只是被親一下沒什麼大不了的,日向如此安慰自己。比起被親,他居然默許木吉替他打手槍的懊悔和羞恥感還比較重。

像是刻意消弭這股驅之不快的曖昧和尷尬,日向將衛生紙扔到木吉臉上,「快把手擦一擦,然後,你的衣服借我。」

「咦?」

「咦個鬼,我現在這樣是能回去嗎!」指著衣服上那一片印子,就算可以拿外套遮掩他也不想渾身木吉的味道回去。

「哈哈。」傻笑地從衣櫃中拿出比較小件的T-shirt給日向替換。

日向早已沒了高潮後的舒爽感,除了想揍木吉以外還是想狠狠揍他一頓。接過衣服後就去浴室換掉,順便沖了下身體。

「還是太大件了啊,可是我已經沒有國中的衣服了。」木吉歪著頭見日向直接套著他的T-shirt,下襬隱約可見他還穿著四角褲。

肩線距離肩膀好一段長度,長度到大腿的一半,寬鬆地衣服造成日向瘦弱的錯覺。木吉很確定日向並不是什麼軟柿子或小白臉,但體型上的落差讓木吉頓時了悟之前住院時隔壁床的爺爺說過的男朋友襯衫為什麼火紅的原因。

「切,笑屁啊,是你長太高了。」木吉傻笑的臉旁好像有一堆小花在開,日向將揉成襯衫扔到他臉上,「臭死了,給我拿去洗一洗。」

「知道了。」

「看啥看啊小心我戳爆你的眼睛!」

渾然不覺自己造成木吉某種癖好的覺醒,日向大剌剌地坐回電腦桌前,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光碟折成兩半扔進垃圾桶。

木吉很想問難道日向就這麼打算穿他的衣服回去,還是要等襯衫乾?

「嘛……不要脫水的話應該明天也還乾不了吧。」笑瞇瞇地心想。



2012.07.22 Fin

-後-
其實我對男生集體看A片疑惑很久了……但問人都得不到答案只好BL了(不對)

結果你真的寫了(尖叫!!!!!!!!!!!)
於是浮水出來w
2012.07.23 16:38 | URL | C | 編輯
對啊這次我動作驚人w
木日夫婦讓我欲w罷w不w能w

2012.07.24 02:10 | URL | 蘇沛 | 編輯
第一篇木日文就獻給開萌軍師的沛沛了...!!!WWW
總之今晚圓滿了...(拭淚
2012.07.25 03:36 | URL | PA | 編輯
開萌軍師wwww
我一直致力推廣木日夫婦不遺餘力啊啊啊!!大家一起摔吧!
2012.07.27 13:35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3-8ce6eb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