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28 [黑子的籃球][木日]Rest Time__學弟的場合
-前-
→《Rest Time》只是個日常系列的總稱,篇與篇之間不見得有關聯,也隨時可能完結。
→總之都是木日,只是程度不同(?
→作者因為木吉變成徹底的日向廚。
→誠凜親子組的互動可愛到炸掉!



[誠凜74]Rest Time


行間一__學弟的場合。


「吶,這個拿去。」

在火神趴在桌子上准備睡掉自習課,頭轉個方向便看見他們籃球部的隊長在和他招手。

考期將至,社團活動和訓練都因為場地關閉的因素強迫中止。火神原以為日向是特地來說訓練的事情,滿心期待地走到教室門口時日向卻是遞了一小疊的文件。

「新的訓練表嗎?」知道在日本很在乎輩分關係後火神有試著使用不習慣的敬語,但興奮之下就忘了。

「很抱歉潑你冷水,這個麻煩你轉交給你們的班長。接下來體育課場地配置有部分異動,別跑錯地方上課了。」

火神的失望都掛在臉上,日向無奈地抬眉笑了下。「好好享受這難得的清閒吧,之後的練習可是會讓你們懷念這段閒得發慌的時間。」

還在成長期的緣故,過度的訓練會造成身體很大的負擔,加上有部分的隊員有成績上的危機,監督麗子下達了一週內都不准上場打球的命令,只能做基本訓練。

過去曾有類似處分的火神充其量只能在體育課小練下身手,但畢竟同班同學都不是同個層次的,怎麼打也不太盡興。

「我知道了。不過隊長是特地把這個拿過來的嗎?」看日向手上還有其他類似的文件,火神好奇問道。

「剛剛學生會開會決定的,很多社團都有比賽所以場地搶得很兇,考量到每個社團的比賽時間所以才會挪動部份體育課的場地。」日向發現火神還是一臉疑惑,嘆口氣道:「我是體育委員,所以通知這件事便落到我頭上。」

「喔喔……」

「我看你連監督是學生會副會長都不知道吧。」

「欸欸?」

日向感到頭痛地按著自己的眉心,「你以為我們可以搶到球場是什麼原因?二年級除了小金井和木吉以外都有擔任職位,伊月是風紀委員,水戶部是保健委員,土田是放送委員,啊,黑子是圖書委員。要不是有這些頭銜我們哪搶得贏。」人多勢力眾,要同時借到那麼多訓練場地可不是件易事。

「……真厲害啊。」火神由衷地佩服道。

「知道崇敬前輩就好,哈~我先去其他班級了。」日向忍不住打了個呵欠,才要準備離開時突然被火神叫住。

「隊長晚上也在看NBA嗎?」

「咦,你怎麼知道?」

日向吃驚地問道,但看見火神眼眶下一層黑眼圈就理解了。因為時差不得不在凌晨觀看球賽,雖說可以預錄下來,但畢竟和實況轉播不太一樣。

「等我一下。」火神衝回位置上拿了一本雜誌,日向一看封面人物就瞠圓眼睛。

「這是上星期才上市的新款球鞋,還有專訪!」是籃球月刊,日向一翻開便哀傷地望向火神,「該死的歸國子女……」

純英文,一個日文都沒有。日向最苦手的就是英文。

「我請我朋友幫我寄到日本,隊長你要看嗎?」

「當然要。」

「隊長好。火神君我之後可以和你借來看嗎?」

「哇啊啊啊──黑子!你不要老是從旁邊冒出來。」火神被嚇了許多次還是難以習慣。

黑子一臉平靜無波地指著沒有大叫的日向,「可是隊長就沒有被嚇到,是火神君你反應過度了。」

「呃,不……」還是有被嚇到,但知道火神和黑子同班所以他已經先有心理準備了。

「那就從正面出現!」

「火神君好囉唆。」

「是你的問……」火神突然止聲。

在看圖說故事的日向好奇地抬頭,火神神情不太自然地與日向互看,而黑子仍一臉平靜。

再下一秒他就知道為什麼火神神情怪異了。

「……木吉,不要逼我在這裡給學弟們做不良的暴力示範。」突然眼前一黑,只差沒說出「猜猜我是誰」的遊戲,他以為有誰的手像他一樣大啊!

木吉哈哈笑了兩聲,把手移到日向肩膀。

「還沒說話日向就猜到是我,哪裡露餡了嗎?」他明明有和火神及黑子使眼色不要說出來的啊,除了伊月以外應該看不到後面的人。

「應該是火神君的錯吧。」黑子自侍他的表情毫無破綻。

「才沒有!」

「笨蛋,猜也知道。」日向沒好氣地瞪了木吉一眼。

因為木吉和火神的身高太過醒目,加上他們又吵吵鬧鬧的,圍觀的人開始多了起來。日向無輒地嘆口氣,難道高大的人神經也特別粗嗎?

「你們兩個,監督的話別忘記了,現在只能做基礎練習。特別是火神,別老是惹監督生氣,她除了我們部裡的事情以外還有很多事要忙,想要地獄訓練的話機會多的是,手癢的話……遊樂場的籃球機估計不會被看出來,你們好自為之。我先走了。」在兩位學弟的肩膀上拍了拍。

「隊長再見。」

「掰。」揮了下手,日向將文件捲成紙筒往趴在他後頭的木吉敲了下,「別玩了,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找我什麼事?」

「今天還會去部活嗎?」搭在日向肩膀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會啊。」

黑子盯著學長們離去的背影冷不防地說道:

「我覺得可以來誠凜真是太好了。」

「吭,幹麻突然說這個?」火神有時跟不上黑子突如其來的告白。

黑子認真道:「我很喜歡前輩們,雖然有時很嚴厲但都是爲了我們好,而且很好相處。火神君,你不覺得日向前輩和木吉前輩平常都沒什麼架子嗎?」開關打開了的日向例外,但會被罵通常是火神沒大沒小的關係。

火神難得用腦想了下,腦中浮現黑子的前隊長後茅塞頓開。

「的確,和你國中時期比起來,我覺得我們的隊長非常溫柔。」

「是吧。」


2012.07.25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4-533e99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