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7.29 [黑子的籃球][木日]Rest Time__木吉的場合
-前-
→《Rest Time》只是個日常系列的總稱,篇與篇之間不見得有關聯,也隨時可能完結。
→木吉就是有本事讓人不自覺地跟著他的步調走(受害者:本人)
→光是日向喜歡伊達政宗就足夠加兩百分好感度!!!



[誠凜74]Rest Time


行間二__木吉的場合。


靜默而認真的側顏。

木吉坐在和日向成直角的座位上,一手撐在桌面,另支手無意識地把玩四散在桌上的工具。

沒有練習的緣故,難得安靜下來的休息室只剩下他和日向,不過日向似乎不打算交談的樣子。

「把尺拿來。」日向頭也沒回地伸出手,眼睛仍專注於紙上。

木吉笑笑地將尺遞去,卻沒有收回力道。

「放手。」

「我以為日向要討論戰術,結果一直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我很無聊呢。」擺在桌面上的是一堆圖紙和文具,甚至還有計算機。

日向砸嘴哼了聲,「無聊自己找事做去,我很忙的。」

「你在畫什麼?」

「……新的透視畫。好了,快放手。」日向用力地抽回尺,「難得有時間可以改變櫃子裡的佈景,已經好久沒換了。」

「日向又買了新的武將嗎?」木吉好整以暇地盯著日向俐落地在紙上劃線,圖紙上一堆他看不懂的記號,但完成後就會變成他櫃子裏面那幅驚人的立體佈景了吧。

話說回來,可以製作出立體佈景,日向的空間概念真好啊,如果可以應用在籃球上就好了。木吉心想,這就有點像伊月的鷺之眼,只是日向只能發揮在平面上而已。

「啊啊,被監督折斷的信玄已經沒有再版了,我也不想冒險把家裡最後一支信玄公拿來部裡,所以想換換場景。」日向平靜地解釋道,但下筆的力道卻大上許多,「喂,你要看就安靜地看,不要亂動我的設計圖。」

「這是什麼?」寫得很潦草的紙上他只看得出一枚三日月,旁邊還有一些他辨識不出的家紋。

「伊達政宗啊,家徽太複雜了用頭盔上的三日月代替。」

木吉的視線往日向的櫃子瞥去,的確剛剛打開來時裡面擺著一支騎在馬上頭戴三日月頭盔的獨眼武將,印象中非常昂貴所以日向發誓絕對不讓他遭到麗子毒手。

比賽愈來愈嚴峻,日向自己定下的壓力訓練也愈來愈嚴苛。

「說到伊達政宗,不可不提人取橋之役!反伊達的軍隊集結判變,從觀音堂打到人取橋,連作戰指揮的大將都要投入戰役親自作戰,那場戰爭損失了老將鬼庭良直……」日向興致高昂地解說道,但人一興奮便失去專注力。「切,嘖,又畫歪了。」

木吉識相地將橡皮擦和設計圖放到日向手邊,神情柔和地看著日向講起心愛的戰國史。這令他想到去年他們在做考前複習時日向幫他做社會科的筆記,但他寫得太細很多考試都沒有出。

「……最後是慘勝啦。喂,木吉?」

「日向真的很喜歡戰國史呢。」手撐著下巴笑道。

日向盯著木吉那張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的臉,他彷彿回神似地搔搔頭又提起筆,呿了聲後繼續作畫。

「咦,已經不說了嗎?」他很喜歡日向講得神情飛揚的模樣,和打籃球時的興奮不太一樣,但同樣都是爲了喜歡的事情勤奮地努力著。

「……不說了啦!是說你還留在部活做什麼?今天已經沒有其他訓練了不是嗎。」

「等你一起回去。」笑得好像周遭有小花在飄。

「……」無言。

日向看了下自己的進度,估計會畫到天黑才告個段落,但這段時間他又不想一直被木吉用視線妨礙作業。衡量再三後他還是將東西收一收,對上木吉疑惑的神情,他大嘆了一口氣。

「回去吧。」

「欸?」

「囉唆,我說回家了!」

木吉愣了下,迅速收好東西跟上日向的腳步。這次日向手上拿著就是火神期待的訓練表,但下面那幾張就是最近的行程;日向翻了下後回首問道:

「明天要去複診?」因為木吉有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前科在先,所以麗子在木吉歸隊後便主動聯絡院方,直接將他複診的時間一併記到行程中。

木吉點頭,「嗯,託近日休息的福,腳放鬆不少呢。」

「嗯……明天的複診我和你一塊去。」他不像監督可以靠肉眼就看出一個人的素質和身體狀態,還是親自去醫院比較保險。

木吉老是把重要的事情避重就輕地說出來,日向最受不了他這點,索性趁這個空檔去醫院問比較快。

「咦?」

「咦什麼咦?再過幾天又是一連串的密集訓練,既然有好轉最好,問你不如問醫生怎麼樣的訓練強度才不會加重負擔,監督她也料到了。」指著行程上的星號,日向畢竟和麗子從國中就認識了,大概也猜得到她的心思,「我沒去八成她也會去醫院一趟。明天是休息日,你想睡到什麼時候去醫院?」

「呃,複診的時間是早上十點……」

「那九點半我去你家等你。」迅速敲定時間。

木吉發現一旦扯到和籃球有關的事情,日向就會不自覺地流露出一股強勢但不失穩重及溫柔的態度,該說是隊長的職責營造出的氣勢還是日向本身的性格特質?這點微妙的角色轉變恐怕連他自己都沒發現。

「木吉?」沒聽見他出聲,日向反射性轉頭,「是太早還太晚也說一聲。」

木吉的手繞過日向的後頸搭在他另一邊的肩膀上,在後者給他一貫不爽的神情時,他也回以一抹對方還不知道這完全可稱為寵溺的笑容道:

「改約七點半可以嗎?我想先慢跑暖身一下,日向也一起吧,然後到我家洗個澡再去醫院。」

日向皺眉瞇眼,「你乾脆把吃早餐的行程也放進去算了,給我吃過早飯再來,笨蛋,我家假日早上不開伙。」

「那日向想吃什麼?」

「隨便啦。不要拉著我──」拍掉在肩前晃啊晃的手,日向忍不住加快步伐。

「哈哈,這樣好像約會喔。」

「去你的約會!」



2012.07.26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5-c57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