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8.01 [黑子的籃球][木日]Rest Time__誠凜鐵三角
-前-
→《Rest Time》只是個日常系列的總稱,篇與篇之間不見得有關聯,也隨時可能完結。
→順應一下颱風天(雖然根本無關)
→不太明顯但還是木日
→全國大賽後你們就去結婚吧!(安祥)




[誠凜74]Rest Time


行間四__誠凜鐵三角。


狂風暴雨的到來,原本安排在泳池的訓練也跟著中斷。

誠凜的部員們雖然知道練習會取消,但不確定是否有其他的事情要討論,還是在放學後乖乖到休息室報到。

於是休息室呈現了人口飽和的情況,有些人直接坐在地上聊天看漫畫,也有人趁機拿出作業討論,一時間好不熱鬧。

話題的起頭是不知什麼時候進來的黑子,手上拿著一本去年的雜誌。

「去年有前輩們的專訪呢,很大的篇幅呢。」黑子神不知鬼不覺地坐到木吉附近,後者正抓著水戶部和小金井玩花牌,三人不約而同的被黑子嚇了一跳。

「是黑子啊。」

「那是當然的囉,我們可是去年才剛創立的球隊,一出賽就得到東京區的前四強!」小金井興高采烈道,但很快就被拿著冷笑話集走來的伊月打斷。

「結果鎩羽而歸,別把過去的失敗講得這麼開心。」

「……」水戶部點點頭。

「什麼啊,連水戶部都吐嘈我。」

木吉淡淡地笑了下,接過黑子找來的雜誌。雜誌上描述誠凜得到了國中時期便有無冠的五將之稱的「鐵心」,一舉拿下了許多勝利。這樣的宣傳詞在現在的雜誌上也常出現,只不過換成奇蹟世代罷了。

「木吉前輩好像不怎麼高興的樣子?」黑子就自己的觀察問道。

「嗯……也不是這麼說,只是我不怎麼喜歡被用『鐵心』稱呼,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除了長得比較高大這點以外沒什麼特別的。

「我明白前輩的感覺。」同樣被稱為幻之第六人的黑子,進入誠凜後還是有不少人拿這點作文章。

「哈哈,讓我想到去年剛出賽的時候,好像是對上……對上哪個學校?」

「初賽嗎?我記得是教律高中。」

「抱歉,我忘記了。」連Winter Cup都會忘記的人,其他部員也不太期待木吉的記性,「總之對方一直喊著鐵心、鐵心的,獲勝的時候日向好好介紹了我們誠凜籃球部呢。」

伊月也笑出聲,「那時候日向性格還沒這麼扭曲,不然對方應該會更生氣吧。」

「不過被日向這麼一說就覺得很有歸屬感呢,哈哈哈,能夠來到誠凜真是太好了。」

黑子心有同感地點頭。「不過前輩們當時都是一年級,是怎麼選出隊長的呢?」

其他部員聽見黑子他們聊的有說有笑,紛紛也湊到附近好奇地聽誠凜的創始者的八卦。

「對啊,最強的應該是木吉前輩吧,啊……我不是指日向前輩不好啦。」火神說出來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問話有些不禮貌,連忙補充道。

「隊長和強不強有什麼關聯嗎?」

「呃……可是在不清楚大家的能力之前,由公認最強的人當頭不是慣例嗎?」

「是這樣的嗎?」木吉偏頭回道。

二年級生們互看一眼,小金井這才想起來去年他們根本沒經過討論,完全是木吉說得算。

「當時木吉推舉日向當隊長,沒多想什麼就贊成了。」小金井去年是個初學者,沉默寡言的水戶部也不適合,土田還沒加入,剩下的人選就是日向和伊月了。

伊月只是意外木吉會將隊長一職交給其他人,但為什麼選擇日向倒是不大意外。「我跟日向國中就認識了,木吉說日向更適合的時候我也沒多想就贊成了,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為什麼木吉自己不當隊長。」

視線頓時集中在木吉身上,被關注的人像卻是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

「為什麼啊……嗯……」環臂思考中,「剛入學的時候日向超~級討厭籃球,一提起籃球和看到我都會直接跑掉,不過啊和他一對一的時候就發現他比我想的更喜歡籃球,喜歡到連放棄都很痛苦才會在提起籃球時都那麼生氣,那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日向願意加入籃球部的話一定要他當隊長。」

「也虧你能說服日向呢,在國中輸掉之後我找他好多次他都不願意去看比賽。」伊月嘆口氣道,日向究竟有多固執他可是比誰都早領教到。

「在天台宣示的時候我都要放棄了,還好日向加入了。」木吉笑道,「我覺得強不強是其次,能夠有撐起整個隊伍的精神力才是最重要的,而且隊長要能以身作則,日向做得很好不是嗎?」想到那堆被壓力訓練折斷的公仔屍體,他們爲日向堅忍的精神力由衷地感到佩服。

「木吉前輩也很厲害啊。」

「嗯,謝謝。」

「原來日向前輩從一開始就被木吉前輩算計了啊……」

「咦咦?」

「我說笑的,木吉前輩請不要生氣。」黑子語調平淡地道歉道。

木吉望向二年級組,他們也一副心有戚戚焉的表情,彷彿這時才恍然大悟。

「黑子一說我才被點醒,木吉當初看到日向時還沒問他的名字就直接拉著他要入部,欸,套用到偶像劇中的話就是一見鍾情了吧!」伊月一本正經道,但內容卻是當事人聽見會火冒三丈的發言。

「噗哈哈,那日向不就是女主角了?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想像不能的小金井拍著桌子不停大笑。

「日向是女的……?為什麼要是女的?」

「木吉前輩的意思是日向前輩不管是男生或是女生都能接受?」繼續誤導話題。

「嗯?可是我們是男子籃球部,日向還是男生比較好吧。」

小金井笑到岔氣,一手勾住木吉的肩膀神秘兮兮問道:「等我們當上全國第一要接受採訪的時候,你準備要說什麼獲勝感言?」

「耶、沒有想過耶。」

「那作為誠凜的創始人的木吉鐵平君,請問你對誠凜籃球部有什麼話想說呢?」黑子將雜誌捲成紙捲遞到木吉面前。

「『能夠和大家一起打籃球真是太好了』。」

「咦,小金井你怎麼知道我想說什麼?和大家一起打籃球是我最愉快的事情。」木吉震驚道,其他人早就笑得東倒西歪。

「針對誠凜的初代兼現任隊長,再一年就衛冕三屆的隊長日向君有什麼感謝的話嗎?」

部員們像摩西開紅海一樣不約而同地讓到兩旁,空出木吉視線的前方──也就是休息室的門口,一身濕漉漉搞不清楚狀況的日向拎著書包愣在門口,鞋子只拖到一半。

「一路支撐著誠凜這面大旗,日向辛苦了。」笑容燦爛。

「沒頭沒腦說這個做什麼?」日向一點都沒感染到室內和樂融融的氣息,甫當完值日生還一路淋雨過來,下午的訓練還被迫取消,心情鬱悶的很。

「可惜啊,那種情況下應該說點更搧情的話啊,木吉!」小金井爲不解風情的日向感到扼腕道。

「我剛剛都緊張了一下,唉~」

「就是說嘛,如果是偶像劇的話應該要說『我喜歡你』才對。」

「是這樣嗎?」

日向無視歡樂的眾人走到自己的櫃子前,一面換衣服一邊聽著部員們熱烈的討論。雖說放鬆也是件好事,但太放鬆就不太好了。

「我說你們很閒的話不如研究一下之後對戰的隊伍。監督去開會了,估計會晚一小時才來。」

「日向。」木吉被其他人推到日向旁,一臉正經地盯著衣服換到一半的日向,「我──」

「蠢話就別說了。」一掌堵住準備說蠢話的木吉,就算是正經的話多半也讓他火冒三丈。

小金井仍是一臉興奮地湊近日向,黑子也默默的跟上去將紙捲遞到隊長面前,連在開玩笑時也要貫徹上下一條心的誠凜部員們改將八卦的矛頭指向隊伍的最高指揮者。

「請問誠凜的隊長,對你來說部裡誰是最重要的支柱呢?誰又是我們誠凜最大的王牌呢?」

「啥?」

「看一下氣氛啊日向,就當作模擬得到全國第一時會碰上的問題吧!」伊月也跟著瞎攪和道。

「我也很想知道隊長的答案呢。」期待心滿滿的黑子。

「我也是。」聽見王牌兩個字,火神也跟著加入八卦的行列。儘管只是口頭上的稱讚,能被前輩認為是隊裡的王牌還是很開心的。

木吉雖然被禁言,但看著日向的眼神也充滿期待。

面對三雙意外閃亮的眼神,日向突然陷入說也不是不說也不行的騎虎難下的局面。

「隊長可不能怯場喔,誠凜的隊長應該更有霸氣一點。」落井下石。

日向一被刺激肩膀不自覺地提高,連帶開關也被打開。

「啊啊──夠了啊你們!王牌什麼的,除了眼睛發光的那三個以外,伊月、水戶部還有你們也都是誠凜的王牌,少了誰還能上場嗎!誠凜也不可能一直都是由我們二年級上場,都要有自己是誠凜一份子的覺悟啊!」

伊月搔搔臉,「沒想到日向連我們都算進去了。」

「這是團體運動,單單只靠一個人打全場是要怎麼比賽?別忘記讓我們走到這步的人是誰啊。」日向插著腰訓道,「真要說的話誠凜的籃球隊支柱是監督,優秀的球員很多,但能挖掘球員全部實力的監督卻很難找!」

部員沒想到瞬間從訪問變成被訓斥,聽到日向聲音一大起來就乖乖安靜下來。

「真是的,你們以為現在的魔鬼訓練表是誰做的?針對我們不足加強訓練的又是誰?誠凜籃球部可是從零開始,連教練和指導老師都沒有,監督她可是一手包下我們所有後勤啊。」

剛創立時沒有任何前輩可以依靠,他們共同擁有太大的夢想,空有一股對籃球的熱情卻缺乏邁向頂點的方法。

日向剛接下隊長一職時著實煩惱許久,不光是部室的申請、球隊的經費和球衣的訂做,報名球賽和隊內的規範等太多瑣事都必須要一一熟悉,那些都不是光靠嘴巴說說就能完成的事。

幸虧在他加入後沒多久麗子也答應成為誠凜的監督,樂得將事情交給她時,才在接連的訓練中發現真正讓籃球隊正常運作的人是監督,否則他們也只是一群會打球的笨蛋而已。

比賽中還要注意球員的身體狀況,適時地提供建議甚至幫大家按摩放鬆,有哪間學校的教練像他們誠凜的監督這麼萬能的?

「說的也是。」

「一個個得意忘形起來,等雨停後訓練加三倍!」日向雙手抱臂命令道。

從嘻笑的氣氛轉變成訓練三倍量的痛苦藍圖,誠凜所有人都沉默下來。

「可是日向,好像有颱風要來耶。」木吉悄聲道。

日向看著窗外愈來愈大的風勢,別說訓練了,可能連回家都很困難。

在來部活的路上日向就考慮過直接暫停訓練,原本是想趁風雨大時討論一下戰術,但如果雨愈下愈大還是讓大夥兒趕快返家比較好。

「嗯……大家先回去好了,如果明天氣象說放颱風假的話就先休息一天,如果放晴要訓練的話我再給大家發簡訊,別感冒了。」

日向一聲令下後大家便開始收拾,打開部室大門時外頭的風雨大到讓人懷疑是否會被吹走。

就在最後一組人離開後,木吉發現日向還沒有要走的樣子。

「日向?」

「你有多帶傘嗎?」日向翻遍櫃子都沒找到備用傘,估計有剛剛也給其他人帶回去了。

「你沒帶傘嗎?」

「你看我剛剛像是有撐傘的樣子嗎?我把我的借給監督了。」日向嘆了一口氣,看了下時間還是決定打電話。「我先發簡訊跟監督說今天取消討論,等等請景虎先生開車來接她,希望那個女兒控不要已經衝來學校了。」

日向背過身去講電話,對方似乎十萬火急的樣子,在聽到麗子可能被困在學校後馬上就掛斷電話。

再轉過身,木吉還是揚著笑容在等他。

「等什麼,趕快回去。」日向重新打開衣櫃,十分猶豫到底該不該換回濕淋淋的制服;躊躇半晌還是決定換回去,至少這比他穿休閒服加皮鞋好,更何況他不希望球鞋濕掉。

「日向和我共撐一把傘就好了啊。」

「笨蛋,你以為一把傘塞的下兩個大男人嗎?」濕濕黏黏的感覺並不好受,日向因為濕冷的制服打了個哆嗦,一手打掉木吉準備脫掉自己外套的手,「橫豎都會濕掉,別白費工夫快點回去!」

「日向才是別感冒了呢。」

「廢話,你別把傘往我這挪,我都已經濕了你顧好自己就好。」迅速把燈關掉門鎖上,日向抱著溼透的書包認命地往雨中行,一路上他們都在爲傘往哪邊多遮點而爭執不斷。


另一方面。

受颱風消息而提早結束會議,麗子從會議室回到教室時便發現擺在她桌上的雨傘。想了一下,麗子很快就想起哪裡看過這把傘。

今早她的雨傘就因為風太大而被吹壞,正愁放學要怎麼回去,沒想到日向君發現了。

與麗子結伴離開會議室的同學撞見她唇邊那抹感動的笑意,忍不住好奇問道:

「喔~是男朋友留下來的嗎,怎麼沒等你一起回去?」帶點揶揄的口吻。

「才、才不是!」麗子嚇得倒退一步。

同學一副八卦很久的模樣道:「一年級的時候你就和日向君感情挺好的,難道傘不是他的嗎?」

「我跟他只是監督和隊長的關係,頂多加上國中的孽緣而已,再說我們才沒有閒工夫去想些有的沒的。」麗子飛快地整理好書包,這時便傳來手機的簡訊聲。

「還說不是~他這不是傳簡訊來問候了嗎?」同學興致勃勃的撘在麗子肩膀上,「不過麗子,你真的打算把三年都花在籃球部上嗎?雖說有很多男孩子沒有錯,可是你美好的高中青春也都耗在那裡……不會想要離開嗎?」

身兼學生會副會長和籃球部監督,對個普通高中生來說已經是兩項足以在大學推薦名單上大書特書的頭銜,而麗子還能維持全年級第二名的成績,這份優異早就讓不少老師來勸她離開籃球部,專心應付三年級的大學考試,只是都被麗子拒絕了。

「我們已經約好要邁向全國第一了,身為監督的我怎麼可以在這裡放棄呢?」

一年前那群男孩子在天台上表明自己的決心時,她被說服了。

一度她看著每天上健身房的男生從勤奮練習到絕望放棄,她也知道接下來籃球將被奇蹟世代的光芒掩蓋,對這股潮流她也無力抵抗,但嘴巴上說要堅持下去的人卻個個喪失鬥志令她沒由來地感到憤怒。

情緒潛移默化地遷怒到籃球上,即使自己的爸爸曾經是國手,她對這個運動也無法提升好感。

直到──

「要怪的話就怪創立籃球部的頭號笨蛋吧,如果他知道放棄兩個字怎麼寫的話我也許會乖乖辭掉籃球部監督一職。」麗子沒好氣道。

一切都是從木吉彷彿玩笑的一句話開始。

嘴裡說著沒有籃球部就來創建一個吧,不知死心地拜託她成為籃球部的監督,根本連她行不行都不知道,一味地用真誠的口吻請求拜託著。

對於木吉的國中時代她多少還是知道的,但她還是不能確定他是否有與奇蹟世代相抗衡的毅力,證明的東西太少了,即使有著對籃球的熱愛也是不夠的,血淋淋的例子不就在身邊嗎?麗子一次次拒絕木吉時心想。

每天就是看著他追在日向後面跑,彷彿成了日常光景的一部分。

就連她和伊月都說不動日向,一個只是匆匆看見日向手機待機畫面就認定他喜歡籃球的人又能做到什麼程度?麗子也不抱什麼希望地看木吉被拒絕,隔日又到班上來詢問,見得她都有些膩了。

如果有說服那顆頑石腦袋的人,她真想見識看看呢。

於是在她看見日向剪去那頭可笑的金髮,變回腦子一熱就不瞻前顧後的傻樣,在天台說出輸了的話就要全裸告白的誓言,笑得眼淚都飆出來了。

「我可是還記得當初他們怎麼說服你的,唉,我看那些老師只能等你們變成全國第一時再去要人了。」同學聳肩道。

「培訓一群男孩子邁向全國大賽可是我高中最自豪的事情。我爸爸等等要來載我,你要搭便車嗎?」

「謝謝你的好意,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回家小心。」


2012.08.01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7-35453eed